icon-close

「哼…」

聽到法瑪斯的話,小雷螢術士的哭聲明顯小了很多,但還是抬手打向法瑪斯的手臂,想要把他作亂的手挪開。

「啪。」

軟綿綿的聲音響起,似乎是剛剛哭得太用力,小雷螢術士的攻擊完全沒有對法瑪斯造成一絲傷害,胖乎乎的小手像是按摩一般,搭在法瑪斯的手臂上。

「來。」

法瑪斯撿起被小雷螢術士放在一旁地上的霧虛燈,緩緩往燈中注入了一絲帶有火元素力的神力。

「給,全新升級,絕對比你之前的好用。」

小雷螢術士摘下面具,用棕色的眼睛好奇看著法瑪斯操作。

「那有…這麼簡單,升級霧虛燈要很多很多複雜的工序的。」

坐在地上的小雷螢術士剛想站起,卻因為剛剛的奔跑,已經耗盡了力氣,無奈只能坐在地上,接過法瑪斯遞來的霧虛燈。

看著原本深紫色的霧虛燈芯中,隱約飄散著一縷赤紅,小雷螢術士好奇的揮舞了一下霧虛燈。

「轟。」

一坨巨大的紅紫光團砸在蒙德城居民樓的城牆上,直接將牆壁砸出了一個大洞,露出了正在吃飯的一家三口。

「爸爸…牆,塌了?」

坐在餐桌上,嘴裡還嚼什麼的小男孩迷茫的問了一句,然後盯著大洞外的法瑪斯和雷螢術士。

「快跑!」

法瑪斯一把抱起小雷螢術士,火元素一裹,化作星星點點的元素力,朝蒙德城外遁去。

「救命啊,有強盜!」

屋裡的女主人反應過來,大聲呼喚,在一旁巡邏的西風騎士聽見了叫喊,立馬趕到了事發現場的小巷,然後順著屋子主人指的方向,毫不猶豫的追了上去。

半個小時后,坐在辦公室的琴團長收到了西風騎士團的彙報,一個紅色衣服的男子和紫色的愚人眾炸垮了居民樓的牆壁。

「紅色…爆炸…」

琴團長心裡已經有了大概的猜測。

「不會又是法瑪斯吧?」

看了看手邊葛瑞絲修女發來的西風教會正式公函,內容是要求嚴懲宰殺提米鴿子的兇手。

換回工作服飾的琴喝了一口咖啡,半躺在身後的椅子上。

——————————————

PS:感謝插標賣首之人、s麟的100點幣打賞,和蒼穹·星的一張月票!

下一章還是晚上更。

應看官老爺們要法瑪斯和溫迪擊劍的要求,爺的女主已經開始偏了……

熒怎麼辦?諾艾爾怎麼辦?還有璃月的椰羊,凝光大富婆,胡桃小可愛……?

不管了,搖擺就對了!。 第四百二十九章進局子

見協管們遲遲都不動手,田陽偉惱火透了,恨恨的瞪了劉黎明一眼,咬咬牙道:「還愣著幹什麼!快他媽上去湊他,打殘了我重重有賞!」

一聽有賞錢,幾名協管頓時又有了精神,各個擦拳磨掌便朝劉黎明沖了上來。

劉黎明挑了挑劍眉,無畏一笑,不知什麼時候已經將手銬解開。

只見他一聲大喝,騰空而起,一拳豁然揮出,直接正中最前面那名協管的小腹。

協管一聲慘叫,身子像失去重量一樣,一飛而去,直接撞到牆壁才落地,屋頂的燈泡都搖晃了起來。

瞬間屋裡一片寧靜,看著劉黎明冰冷的目光刺骨的目光,田陽偉心尖一顫,渾身發抖,七竅冒火,但竟然不敢直視劉黎明,剩下的幾名協管也驚呆了,連連後退了幾步。

但是沒有逃脫,劉黎明縱身一躍,一個耳光抽了過去。

啪……

一聲,一名協管連一個悶聲也沒吭,身子直接就側飛了出去,將一旁的桌子撞得粉碎。

這一下子,田陽偉和餘下的協管都震驚了,剩下的一名協管雙腿一顫,褲子頓時濕了一大片。

瞬間放倒了兩人,其餘的協管也嚇得魂飛魄散,各個扔下手中的警棍都愣在哪裡,田陽偉現在也真的怕了,他怎麼也沒想到,劉黎明竟然這麼能打,登時慌汗淋漓。

「偉弟,怎麼樣,你不來試試?」

說著劉黎明眯了眯眼睛,危險一笑,向田陽偉慢步走去。

「劉,劉黎明,不,你不要過來……」

田陽偉慌忙撿起地上的警棍,一邊後退一邊吆喝的起來。

「呵呵,偉弟拿著警棍看起來是還想打啊?」劉黎明步步逼近。

「咣當!」

田陽偉慌忙扔下手中的警棍,哭喪著臉說道:「不,不,我不打了,不打了!」

「晚了!」

劉黎明冷笑一聲,雙眼中閃過一絲寒意,他一腳把田陽偉踹到在地上,腳死死的踩著田陽偉的小腹之上,腳跟不停的擰了起來。

「說,那把寶劍是誰的?」

瞬間,田陽偉感覺肚子里的腸子好像都被擠出來似的,菊花也好像馬上就要爆開似的!

「你,你的!你的劉黎明,我錯了,錯了,饒命!」

「住手!幹什麼呢?」

這時,房間的門再次被打開,幾名警察竟然沖了進來,各個手中還帶著武器,黑洞洞的槍口頓時指向了劉黎明的腦袋。

「雙手抱頭,蹲下!」

我靠!

劉黎明瞬間有點無語,怎麼警察也來了!

這回來的可是正兒八經的公安,劉黎明只好老老實實的蹲在了地上。

一名警察使勁的用槍口頂住了他的腦門,另一名警察咔嚓一聲將劉黎明死死的銬了起來。

劉黎明見情況不妙,慌忙解釋道:「警察同志,我沒有犯法,我沒有犯法!」

警察同志指著地上的田陽偉和協警,冷聲說道:「沒有犯法,打人了還不犯法嗎?」

「警察同志,我這是正當防衛,是他們先對我動手的!」

「他們先動手你就可以動手了?為什麼不報警?」

劉黎明微微蹙眉,如實說道:「來不及了!」

聽言,警察一臉的無語,冷喝道:「怎麼,你還有理了?」

「不敢!不敢!」

劉黎明低著頭繼續說道:「警察同志,我說的都是實情,你們可以調查!」

警察瞥了劉黎明一眼,吩咐道:「將他們帶回局裡!」

回到警局,警察便輪流對劉黎明審問了一番,但套路還是老樣,姓名、年齡、家庭住址……

這時,審訊桌上的電話響了,劉黎明一看是胡安邦,他心裡愧疚不已,一定是擔心他在外邊出事,便慌忙說道:「警察同志,這是我朋友的電話,能不能讓我接一下電話,給他報個平安?」

警察一聽笑了,「平安?你這也叫平安啊?告訴你,你的問題非常嚴重,已經違反了治安管理條例,既然你在這裡有朋友,趕快讓他過來……」

「警察同志,這一切真是誤會啊!剛才真的是我正當防衛,我已經向你解釋的很清楚了!是他們搶我寶劍在先,我才動手的,你就讓我接個電話,好嗎?」

警察瞪了劉黎明一眼,隨即拿過電話接通,沉聲說道:「你好,請問是劉黎明的朋友嗎?」

「是,我是,怎麼了?你是哪一位?」

「我們這裡是東城分局,你的朋友觸犯了法律,請你馬上過來一趟!」

「啊?」

聽言,胡安邦一驚,便慌忙往警局趕去。

劉黎明頓時一臉的汗顏,只能老老實實的待在審訊室。

胡安邦勢力果然不小,來這裡不到兩分鐘便把一切事物擺平了,走的時候分局的局長還親自遠送。

劉黎明感覺丟人真是丟到了家,車上胡安邦笑道:「黎明兄弟,你這搶親還沒搶呢,怎麼跑進局子里了?」

劉黎明嘆了一口氣,不好意思的說道:「大哥,你就別挖苦我了,我今天已經夠倒霉了!沒想到買一個玩物,竟然會把自己買進局子!」

「你這小子得了便宜還賣乖!你六萬塊錢買了一個無價之寶,還在這裡說風涼話!」

「什麼無價之寶,只是一把寶劍,我看著順眼就買了,也就是運氣好!大哥要是喜歡,弟弟就送給你!」

胡安邦呵呵一笑,揮了揮手說道:「算了吧!這玩意我可玩不了,你還是自己留著吧!」

劉黎明笑了笑,歉意的說道:「兄弟今天給你添麻煩了,你這麼忙還讓你親自跑一趟,晚上弟弟請你喝一杯?」

「請我喝什麼!你來我還沒顧上給你接風呢!這樣吧,晚上我請你,想吃什麼儘管說!」

劉黎明想了一下,說道:「海鮮吧!海南這邊不是海鮮有名嘛!」

「行,沒問題,我現在就安排!」

「安排什麼!大哥咱兩就去吃大排檔吧?」

「大排檔?」

胡安邦笑笑說道:「兄弟,你這是寒酸你老哥嗎?好不容易來一次,我能讓你去那種地方吃!」

「大哥,一邊欣賞三亞的夜景,一邊吃著海鮮……今天就隨了我的願吧?」 瞬間,整個大殿鴉雀無聲。

眾神都特么驚呆了!

目瞪口呆地看着蘇平。

這貨,竟然讓觀音菩薩給他唱曲?我擦,這傢伙是不是瘋了!

狂啊,太特么狂了!

東華帝君雖然瞧不上佛門,但是對佛門的一點敬意還是有的。

九天應元普化天尊,脾氣火爆,向來是有什麼說什麼,自認自己是心直口快之人,但此刻,跟蘇平比,他覺得他就是個弟弟。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