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哪兩種?」

嘴上如此問,方乘研的心中卻是有點不耐煩,不就是掰個手腕么,還搞的那麼複雜幹什麼。

「一種模式是只憑力氣,這種模式很簡單,選擇這種模式只需交兩個金幣,如果你能夠獲勝,『紫星乾牙石』你免費拿走。」

停頓了一下,路亮接著道:「另外一種模式,可以使用鬥氣,不過只限於鬥氣加持,不能利用屬性進攻,違反的話便算作輸。」

「明白了,就是說只能光憑力氣較量,不能有小動作對吧?」方乘研有些不耐煩地道。

「就如你所說的,這是一項公平的較量。」路亮很高興對方能夠這麼快明白。

站在一旁的羅子廣翻了個白眼,他可不認為這是一項公平的較量。

「別墨跡了,趕快開始吧!」

方乘研隨手扔出兩枚金幣,把衣袖高高挽起,一副要與人拚鬥的架勢。

路亮輕輕一笑,同時將手伸了出去,嘴上還不忘提醒道:「誰的手背先碰觸到桌面,誰就算輸!」

比試正式開始之前,方乘研又偷瞄了一眼被放置在一旁的「紫星乾牙石精」,心中的自信已經在臉上寫了出來。

在方乘研看來,自己存在著很大優勢,作為煉器師的他,有時候需要揮動巨錘對剛成形的器具進行千錘百鍊,就算不施展鬥氣,自己的臂力也絕非普通人可比。

掰手腕比試正式開始。

就如同方乘研所猜到的那樣,他漸漸取得了局勢的主導地位,可就在眼看快要獲勝的時候,對方不知哪來的力氣,竟然將他好不容易獲得的優勢擊潰,最後更是一鼓作氣地將他的手腕掰倒。

初戰告負,方乘研不氣餒,又連續嘗試了十多把,總是差那麼一點與勝利失之交臂,這讓他恨得牙痒痒的。

偏偏這個時候,對方還總會說上兩句風涼話。

「剛剛真是可惜啊,要是再加把力,這塊紫星乾牙石就是你的了。」

周圍的看客,也都為方乘研搖頭惋惜,只有路亮身後的羅子廣知道這是怎麼回事。

有些無語地在心中想道:路亮這傢伙,越來越會演戲了。

「我選擇和你比拚鬥氣!」

又失敗幾次之後,方乘研體力耗費巨大,不得不改變挑戰模式。

「比拚鬥氣消耗巨大,所以要交二十個金幣。」路亮面不紅氣不喘地說道。

由此也可以看出,他與方乘研的力量等級並不在一條水平線上,路亮表現出的虛弱,只是為了引方乘研不斷嘗試而已。

方乘研並不在乎區區這點金幣,作為一名玄階煉器師,他可是賺了不少錢,他現在一心只想著如何快點贏過對方,然後拿走那塊「紫星乾牙石精」。

比試再次開始。

就宛如歷史在一遍遍重演,方乘研總是在關鍵時刻與勝利擦肩而過。

只是一小會兒的工夫,方乘研就已經輸給了對方數百金幣。

鬥氣消耗過多的他,最後不得不停止挑戰。

用一種看怪物的眼神瞪著對方,方乘研總算明白對方為什麼如此有持無恐了,原來竟是一個深藏不露的傢伙。

「哎呀,還真是可惜啊,明明只差那麼一點。」

路亮抖著手腕,擺出一副很疲憊的樣子。

此時的方乘研心中十分不爽,倒不是因為輸掉的那幾百金幣,而是不爽對方這種得意的嘴臉。

「大家聽我說,」方乘研突然高喊一聲,待四周安靜下來之後,繼續道,「你們剛剛也都看到了,這個傢伙並不像外表看得這麼好對付,他的力量很強,這點毋庸置疑。」

所有人都仔細聆聽,就連羅子廣也猜不透方乘研打算做什麼。

「不過大家不要害怕,這個傢伙雖然很強,但不是無敵的,在剛剛與我的比試中他消耗巨大,」見有些人似乎明白了自己的意思,方乘研嘴角一笑,繼續道,「他只有一個人,只要不斷對他消耗下去,一定會有人能夠獲勝!」

此言一出,立時在周圍引起了一陣不小的議論。

待大家的情緒漸漸平靜之後,方乘研突然伸出三根手指,高舉頭頂,大聲道:

「無論誰得到那塊石頭,我都願意出價三百萬金幣購買。」

這話一說完,全場立時沸騰了起來。

如果說剛剛還有人猶豫的話,那麼現在,在金錢的誘惑下,這些有點經濟條件的人全都紅了眼。

誰都不傻,知道用幾個金幣的投入換取數百萬金幣是一件多麼划算的事。

而且,也正如方乘研剛剛所說的,對方只有一個人,沒有什麼好怕的,只要和他耗下去,總會有一人能夠幸運地獲勝。

現在,大家就是在為這幸運名額競爭。

看著周圍這些人如狼似虎的表現,方乘研很得意,心說話現在這個傢伙要哭喪臉了吧?

然而,他看到的卻是一雙散發著興奮光芒的雙眼。

路亮非但沒有感到害怕,反而一副很激動的樣子。

「這幫傢伙,他們已經激起了路亮的鬥志,想贏的概率更低了。」

知根知底的羅子廣心中暗自感嘆。

周圍的這些人,猶如飛蛾撲火一般不斷挑戰,只一會兒的工夫,石桌上已經堆滿了金幣。

這麼多的金幣,倒是會讓一些人眼紅。

※※※※※※※※※※※※※※※※※※※※※※※※※※※

因為只是隨便逛逛,東方修哲並不著急,邁著悠閑的步子向著那堆人群走去。

在距離還有五十多米的地方,東方修哲突然停下腳步,兩道彎眉皺了皺。

「難道有高手?」

因為距離有些遠,再加上對方隱藏的很好,就算東方修哲的感知比較敏銳,也只能捕捉到兩絲微弱的異於常人的鬥氣波動。

這使得他不能很確定!

抬頭望了望,正是由那堆人群的方向傳過來的。

抬腳繼續往前走,當離著那堆人群還有三十多米的時候,東方修哲再一次停了下來。

如果說先前只是將信將疑,那麼這一次他可以很確定,在那堆人群裡面,的確有兩個實力非常強大的高手,雖然隱藏的很好,但還是被他發現了。

「最近這裡到底是怎麼了,怎麼感覺突然冒出了這麼多高手來?」

東方修哲有些想不明白,這一路閑逛下來,他感知到了很多實力都不俗的斗師,這和以前來這裡時完全不一樣。

以前來這裡,很難碰到一個鬥氣比較不錯的人,可是今天,卻是一連碰到了好幾個,而且竟是一個比一個強悍!

「難道這些人都是為了那件什麼東西而來的?」

在這一路上,東方修哲也曾聽到一些高手之間的對話,好像說「魔獸山脈」出現了什麼東西,這些高手對那件東西非常感興趣,都想得到。

因為幕如春廣場離著「魔獸山脈」比較近,大家都到這裡來採購補給品,順便也想在別人的口中探聽一下那件東西的下落。

那件東西竟然擁有如此大的魔力,引得如此多的豪傑高手為它奔波於此。

那件東西到底是什麼呢?

起初東方修哲猜測那可能是某件類似於法寶之類的兵器,可是後來,他否定了這個猜測。

因為他聽某些人的談論講到,那件東西可以移動,捕獲相當困難,想要煉化更非一般的事。

這似乎有點像某種魔獸或者幻獸,但是絕對不是!

這一下東方修哲可就糊塗了,本想了解更多,而那些人卻是不再談論了。

「讓開,讓開,都給老子讓開!」

就在東方修哲沉思的時候,一陣大聲的嚷嚷聲從身後傳來,將他的思緒拽了回來。

回頭望了一眼,竟是二十多個手拿各種武器的大漢,氣勢洶洶地向自己這邊走來。

原本以為這幫傢伙是沖自己來的,可是沒有想到,他們直接從身邊走過,直奔那堆人群。 突然前來的這幫來勢洶洶的傢伙,讓那些沖昏頭腦不斷挑戰的人都相繼冷靜了下來。

很多人都用一種不解的目光注視著這幫手持武器的人,他們不明白接下來將要發生什麼,但是都有種預感,不會是什麼好事。

一些膽小怕事者,甚至選擇了遠遠躲開,以一種隔岸觀火的態度,好奇地投來目光。

原本擁擠的人群,只一會兒的工夫,竟然離開了一半以上,場地上多出了一個很大的空地。

「這些人是些什麼人,凶神惡煞的,他們要幹什麼?」

「看他們的樣子,不會是來尋仇的吧?」

「這些人應該都會兩下子吧,誰招惹上他們可算倒霉了!」

剛剛還是被嚇得躲到一邊的人,此時像個沒事人般開始議論了起來。

真是事不關己高高掛起!

「你們連他們都不知道么,他們可都是馮寧的手下。」其中一個男子有些嘆息著說道。

「馮寧的手下?」旁邊一位聽到之後驚呼一聲,「天啊,竟然是他們,這一次真的有人要倒霉了!」

「我也聽說過,馮寧那可是治安隊長的小舅子,聽說此人仗勢欺人,拉攏了一批地痞流氓,專門欺負那些沒有背景的人,傳言說他們壞事都快做絕了。」

「你小點聲,要是被他們聽見了,咱們可能都要倒霉!」

議論聲很快停了下來,倒不是因為怕被聽到,而是他們看到那幫人將石桌前的路亮和羅子廣給圍了下來。

方乘研沒有離開,而是冷眼看著這些小嘍羅,對於他這位玄階煉器師來說,根本就沒有將這些人放在眼裡。

他現在最關心的是那塊「紫星乾牙石精」,並且滿腦子考慮的是,如何才能得到它?

「喂,你倆哪來的,誰允許你倆在這裡擺攤做生意了?」

走出一個傢伙,手持著一根棍棒對著路亮呵斥道。

路亮和羅子廣對視了一眼,竟都露出一副無奈的表情。

「看什麼看,就是說你呢!」

男子用手中的棍棒一敲石桌,冒起一道火花。

「廢話少說,這些錢全部沒收,從哪來的滾哪去!」

原來這幫人的目的是石桌上的金幣。

路亮和羅子廣兩人,根本就沒有將這些鬧事者放在眼裡,兩人的實力又豈是這些小嘍羅可以對付的。

只是路亮一人出手,幾乎是三下五除二,這些小嘍羅全部被扔飛了出去。

這個插曲就這樣結束了。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