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哦?歌兒說的人家,是誰?」柳素雲看慕歌表情不似在說笑,眼中溫柔的光芒中一抹冷意夾雜而過,她倒是要聽聽看,曾經自己只是個沒有背景的姨娘時候,都沒人能進得了將軍府的門,如今自己身後有北安王府,還有哪家的賤女人竟敢打將軍的主意?

慕歌仿若想到了什麼可恨的事情般,咬牙切齒道,「除了南宮玉,還能是誰?」

柳素雲臉上無意中表露出來的倨傲猛地一滯,「歌兒你說誰?」

「南宮玉,就是北安王府的玉郡主南宮玉啊!姨娘,今日她當著我的面直言愛慕爹爹,還想讓我去皇宮幫她請旨嫁給爹爹,簡直……簡直不知羞!」慕歌憤憤道。

南宮玉愛慕將軍?怎麼可能?說起來,她南宮玉還得叫將軍一聲姑父!

柳素雲正想說這是絕對不可能的事情,可是腦海中瞬間劃過將軍那張俊朗剛毅的容顏,她太清楚這般的容貌對女人有多大的吸引力!

再聯想到這幾日因為雨兒的事情,南宮玉無理取鬧的死活賴在了將軍府一事,突然心頭一咯噔!

莫非,那丫頭找茬是假,伺機接近將軍是真?

想到此,柳素雲的臉色霎那間變得難看起來!

雖說南宮玉與將軍在輩分上差了一輩,但自己如今並非將軍夫人,南宮玉若是硬要嫁,也不是不可能!

尤其是在太子一事上,父王明顯是偏寵了雨兒委屈了南宮玉,若是南宮玉要死要活非要嫁,父王怕真的會寧願委屈自己,也要補償南宮玉!

若南宮玉真的得償所願嫁入將軍府,那自己豈不是一輩子都只能是妾,自己的雨兒,一輩子也要頂著庶出之名了?

想到此,柳素雲的臉色認真起來,「歌兒,你確定南宮玉愛慕將軍?要知道她之前一心都是太子,歌兒你莫要被她騙了去……」

慕歌見柳素雲不信,便將南宮玉當時說給自己的話一字一句的複述給柳素雲聽。

南宮玉的說辭真情切意且邏輯通順完全沒有問題,慕歌自己當時聽完后本能的就相信的,柳素雲身在局中,自然感觸更深!

稍稍平復了下心中的怒意,柳素雲扯出一抹笑來,「歌兒,玉兒身份尊貴,嫁入將軍府不好嗎?姨娘瞧著她好像跟歌兒你相處的還是很不錯的……」

「再不錯也比不得姨娘和姐姐對我好啊!誰知道她南宮玉對我示好是不是一時的?萬一她真的嫁給爹爹,爹爹眼裡只有她沒有我可該如何是好?」慕歌此刻完全就是一個不願意給自己找后媽的倔強孩子模樣。

柳素雲聞言微微一笑,「歌兒既然不願意,姨娘自會幫歌兒……」 第207章自有人幫著收拾

自北安王府出來,翠微就歪著頭擰著眉,一副心事重重的樣子。

慕歌又打探了下爹爹的去處,好在打聽到了,說是帶隊出去操練了,南宮玉的確是跟著的,但因為知曉了他們的動態,慕歌心中的擔憂也少了幾分。

回到杏林苑後院住處,慕歌先給靈犀和無歡檢查了下,確定沒有什麼意外,她們都無事恢復的很好,慕歌這才終於鬆了口氣,看向還是眉頭緊鎖的翠微,笑道,「有什麼不明白的想不通的直接問就是了!」

翠微臉上頓時大喜,忙給慕歌倒了茶水奉上來問道,「小姐,奴婢就是不太明白您最後為何要去告訴柳姨娘玉郡主想嫁給將軍的事情呀?難不成小姐您還真的等著看柳姨娘封郡主后,將軍大人不得已扶正她嗎?」

「當然不是!」慕歌挑眉。

翠微臉上滿滿不解,「那奴婢就不懂了,小姐您跑那一趟為的是什麼啊?」

「自然是為了南宮玉啊!」慕歌眸中一抹幽芒閃過,「這個南宮玉,看似直爽,實則不簡單,竟把我都騙過去了!」

「她騙小姐?」翠微顯然不明白。

慕歌眼中厲芒一閃而過,「對,她看似真情切意的對爹爹一番表白,是不是真心的我不知道,但在我知曉她明知我沒有立即去皇宮幫她攪黃婚事的情況下,卻沒有第一時間回北安王府或者進宮,反倒是跟著爹爹走了,我便可以肯定,她說那麼多,最主要的目的,是想讓我趕緊離開!」

「跟小姐說愛慕將軍就能讓小姐離開嗎?」翠微不解。

慕歌沉默了片刻,深深的看了翠微一眼,幽幽道,「事實是,我當時的確沒多想便離開了不是嗎?」

任誰知道有個跟自己差不多年紀的女子當著自己的面說想要當自己的后媽,還妄圖讓自己幫忙,不趕緊走難道還要站在那聽她繼續表露對爹爹愛慕的心聲嗎?

她為追求真愛臉皮厚厚的說,我還不樂意聽呢好嗎?

慕歌心中暗暗嘀咕了一聲,南宮玉怕也是抓住了自己這點彆扭的心思,一下子就達到了目的。

「好吧,可奴婢不明白玉郡主為何想要小姐離開啊?」翠微又問。

慕歌沉默片刻搖頭,「我也不知她為的是什麼,所以,我去找了我的好姨娘啊,反正不管南宮玉目的是什麼,有一點可以確認,那就是她要呆在我爹爹身邊啊……」

翠微歪頭想了下道,「那這跟小姐您找柳姨娘有何關係?」

慕歌胸有成竹的一笑,「翠微我問你啊,如果是你,十幾年妄圖一件事,眼看著快要成功的時候,卻突然發現有人要來截胡,你會眼看著不管嗎?」

「自然不會啊!」翠微想都不想的說道,說完眼睛一亮,「啊,小姐,奴婢明白了,柳姨娘一直想扶正,眼看著封了郡主后就有希望了,哪能允許玉郡主過來橫插一杠?」

「沒錯,所以,我那好姨娘之前不知道南宮玉的心思便罷了,如今既然知曉了,一定會想方設法的不讓南宮玉留在爹爹身邊的,只要南宮玉不在爹爹身邊,管她目的是什麼都沒用了不是嗎?」慕歌輕抿了一口茶,淡淡一笑。

果真如慕歌所料,也不知柳素雲用了什麼法子,當天北安王就找上了將軍府的門,沒有第一時間等到人的北安王,竟硬生生在將軍府門前等了蕭將軍一行人回來,愣是把南宮玉帶走了。

慕歌得到消息的時候,正在跟翠微無聊的在院中擺了軟塌果盤小點心賞月玩呢。

消息是顏如玉讓人送來的,進來回稟的是彩鳳,慕歌聽完後點點頭示意知曉了,並沒多看彩鳳一眼,也沒跟她多說話,自然的更加沒去關注彩鳳眼中一閃而過的失落。

「主子,若無其他事,屬下就去照看歡姐和靈犀了!」彩鳳說道。

慕歌擺擺手示意她可以走了。

彩鳳落寞的轉身回了屋。

翠微猶豫了下開口勸道,「小姐,奴婢看彩鳳已經很內疚了,您要不要……」

「錯了便是錯了,若是內疚知錯便可以換回靈犀和無歡的痛苦,我很樂意不計較。」慕歌淡淡的開口。

翠微一時無話反駁,見自家小姐臉色淡淡的,忙岔開話題道,「對了小姐,今兒個傍晚奴婢出去給您買點心的時候,看到柳蝶衣和瓔珞打扮的十分低調背著小包袱出城去了,她們倆該不會真的去渭南了吧?」

「已經出發了嗎?我還以為她要糾結上幾日,沒想到竟這麼快就下定決心了,不錯!」慕歌略微有些訝異,語氣中卻不掩讚譽。

翠微對柳蝶衣一直印象很不好,只是聽了自家小姐如此一說,雖然很不願意承認,但也不得不說,能放棄京城的繁華,去那陌生的死荒之地,的確是需要勇氣的。

就算在京中再不招人待見,她也總歸是國公府的嫡小姐,去了陰華大長公主那裡,可絕對沒有在京中日子好過,尤其還要想方設法進渭南,更是難上加難啊!

「嘟嘟囔囔嘀咕什麼呢?」慕歌敲了翠微一下。

翠微吃痛皺眉揉揉腦門,「奴婢這不是在敬佩柳大小姐是條漢子嘛!」

「喲,看來歌兒妹妹心情不錯嘛,倒是讓本宮白擔憂了!」略帶些嘲諷的男聲在翠微話落時候響起。

翠微聽見聲音連忙收斂了沒個正形的姿態,恭敬的行了禮。

慕歌則漫不經心的轉頭看了太子一眼,懶懶的開口道,「太子是才從宮裡出來嗎?姐姐狀況如何了?」

太子見慕歌態度漠然,眼中羞惱一閃而過,片刻后一抹嘆息浮上臉頰,「雨兒剛剛醒過來,只是還虛弱的很,她聽聞歌兒妹妹為她蝸居在此處等神醫,很是心疼愧疚,特意拜託本宮前來看看歌兒妹妹!」

喲,不錯嘛,跟蕭慕雨呆久了,都學會了她變臉比翻書還快了?

剛剛分明看到自己跟翠微鬧著玩而心中不順,說話都帶著諷刺,這轉瞬間就一副擔憂自己的真摯模樣出來,慕歌真的很想問問,太子殿下,你這麼屈就自己費盡心機的到底是為何? 第208章可願母儀這天下

慕歌當然不會直接開口去問太子的目的,只是順著太子的話陪著他做戲,一臉感動的說道,「姐姐都傷的那般狠了,還如此關心我,我真的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了,如今唯一能做的便是在此守著,一定要等來神醫公子,求他去為姐姐診治,務必要讓姐姐安然無恙!」

太子聞言,眼中一抹光芒閃過,臉上卻一陣哀嘆。

慕歌本不想問,但看著太子哀嘆時候餘光不時瞄過來的樣子,心中忍著笑,罷了,看在你這麼拙劣的演技上,我便配合你演出一下,就當無聊找樂子咯!

「太子哥哥你還在擔心什麼?相信我,神醫都可以把我這麼多年來的頑疾治好,一定可以讓姐姐平安無事的!」慕歌小臉認真的說道。

太子卻搖了搖頭,「本宮相信雨兒吉人自有天相,本宮這是在心疼歌兒啊,為了雨兒住在如此簡陋的地方,本宮這心裡著實不好受……」

慕歌臉上劃過感動,「太子哥哥,你這是在關心我嗎?」

太子眼中滿滿的深情,「本宮自小便看著歌兒長大的,如何能不關心歌兒呢?歌兒難不成忘了,咱們曾經可差點成就夫妻,雖然錯過了,但這份情誼,本宮卻一直記在心裡……」

慪!

慕歌差點沒吐出來,這個太子突然說這些是幾個意思?你就算想在我這重拾好感,也不至於這樣吧,你這麼說我那好姐姐可知道嗎?

「太子哥哥莫要再說了,姐姐若是聽到太子哥哥這麼說,怕是要傷心難過的……」慕歌目光盈盈的看著太子,話說了一半便低下了頭,分明是欲語還休的糾結。

太子見狀眼中簡直要放光芒了,猛的上前一把握著慕歌的手,翠微在一邊嚇了一跳。

慕歌也愣了下,膈應的趕緊抽出手來,「太子哥哥你這是在做什麼?」

「歌兒,其實……其實本宮心裡的人一直是你!」太子一往情深的看著慕歌。

慕歌被太子的眼神給噁心到了,強忍著一身的雞皮疙瘩,做出不可置信又有些激動的模樣問道,「太子哥哥你在騙我,你喜歡的是姐姐,我知道的……」

太子連忙道,「不,歌兒你不知道,對雨兒,我更多的是責任是愧疚,但對歌兒你,才是發自真心的喜歡……」

慕歌眨看下眼睛,「太子哥哥,我不明白……」

太子一咬牙,臉上布滿了愧疚道,「歌兒,都是本宮不好,一次醉酒後把雨兒當成了你,雨兒是我的人了,她是你的姐姐,我為了你也要對她負責任啊!可是我心中的人,從始至終都是你!之前我對你惡言相向,只是為了麻痹我自己,我已經對不起雨兒,不想讓自己再對不起歌兒你啊,所以我故意讓你討厭我,故意跟你解除了婚約,我以為這樣便是為你好,可歌兒你知道嗎?在父皇將你指給離王叔的時候,我的心……我的心都碎了!」

哦,我的心也碎了!被你給噁心碎了!慕歌渾身一陣陣惡寒止都止不住。

看在太子眼中,卻以為慕歌是在得知『真相』后激動的發顫,眼中的喜意越發燦爛起來,「歌兒,我以為時間可以撫平一切,可是今日看到雨兒自殺差點命喪黃泉,我突然明白了,人生只有一次,我不能做讓我後悔終生的事情!歌兒,我的心始終都是屬於你的,我不要痛苦的把你從我的心中除去,也根本除不去!我知道,歌兒你心裡也一直都是有我的是嗎?我們彼此相愛,為何不能在一起?」

誰跟你丫彼此相愛了?我本就沒要跟你在一起好嗎?

慕歌強忍住翻白眼的衝動,低著頭說道,「我如今已經指婚給離王了,太子哥哥,這些話日後你還是藏在心裡莫要在說出來了,若是讓皇帝伯伯聽到了,怕是要以為你不尊聖意……」

「歌兒你這是在關心我,果然你的心裡有我!」太子眼中神采飛揚道,「歌兒,我不管那麼多了,我只知道我喜歡你,我一定要和你在一起,不管前路多麼的艱難,我寧願是死,也要跟你在一起!歌兒,你也會如我一般的,對嗎?」

我寧願死也不願和你在一起!慕歌在心中一聲吶喊!

眼珠子卻咕嚕嚕一轉,太子這話中的最後一句貌似才是重點啊!「可是太子哥哥,聖命不可違,就算是死,我們也不可能再在一起了……」

「我說可以!我有信心一定可以!歌兒,只要你與我一般堅信我們可以在一起,就一定可以成功的,你信不信太子哥哥?」太子目光死死的盯著慕歌,好似慕歌的答案決定著什麼特別重要的事情一般。

慕歌覺得她此刻要是說出來一句不信的話,太子一定會崩潰的!

可若說出來信的話,自己會崩潰啊!

「我信不信又能如何?太子哥哥可想過姐姐?姐姐若知道了太子哥哥的想法該如何?」慕歌聲音中滿滿的擔憂。

太子眼中劃過急切道,「本宮知曉歌兒你與雨兒自小親密,不忍讓她受委屈,同樣的雨兒也不願意讓歌兒受委屈,今日雨兒醒來后,便與本宮說了,她經過這一次生死劫后想通透了,她不想讓她愛的人有遺憾,她看得出來本宮心裡的人是你,所以她選擇放手,讓本宮無論如何也要把你重新找回來!」

「姐姐她真的這麼說嗎?」慕歌眼含著淚花花。

太子重重的點頭,「雨兒都願意成全我們,歌兒你還要猶豫嗎?」

慕歌猶豫了下搖搖頭,「可是我與離王殿下的婚約是皇上訂的……」

「歌兒,若是我有辦法讓咱們雙宿雙飛不用在意那道賜婚聖旨,歌兒你可願意回到本宮身邊?」太子問道。

慕歌眸光一閃,「聖旨大如天,還能有什麼辦法?」

太子低聲道,「若我便是天呢?」

慕歌頓時大驚失色,「太子哥哥,皇上如今身體硬朗,此話大逆不道,萬萬不敢再說!」

「歌兒,若本宮告訴你,我可以名正言順的掌管這片天,歌兒你可願意伴我左右,母儀這片天下?」 第209章真讓人刮目相看

太子的聲音中帶著止不住的野心和無限的誘惑魔力。

慕歌沒料到自己不過隨口陪太子演戲,竟會引出這般驚悚的話語,她著實不知以太子如今在皇帝面前並不討好,在眾大臣面前也無甚建樹,甚至在權貴支持勢力上都遠不如三皇子的情況下,他是有如何的底氣敢說出這等野心勃勃的言論?

很顯然光靠蕭慕雨搭上一個北安王府是遠遠不足以讓他有這般底氣的。

那麼,他誘惑自己甚至不惜以母儀天下的皇后之位來騙取自己信任的目的,似乎就顯得尤為重要了啊!

可是慕歌自己也是有自知之明的,憑自己一個將軍府的紈絝嫡女也沒這樣的本事能讓他名正言順接掌天下的啊!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