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哦,不要緊不要緊……一根鐵釘而已,做那麼多菜,也不一定吃住那道菜……」

雖然嘴上一邊這麼說著,但是暗地裡卻一邊悄悄地挪動自己的身子,慢慢地拉開距離。

「呵呵,兩位小姐,如果飯菜不合胃口的話,我再讓廚房的人做。」

沐陽台用袖子擦擦額頭上的汗水,不知是天氣熱還是心情太過於緊張的緣故。

「夠了夠了!」

沐塵看著眼前琳琅滿目的菜肴,恨不得立刻大口吃著,不過礙於這裡有外人在,有點不好意思,基本的禮儀還是要遵守的,所以,他現在祈禱著這個自稱「大總管」的人趕緊離開這裡。

「若沒有其他事情的話,你就先下去吧。」

沐清婉用眼角的餘光淡淡掃了沐陽台一眼,接下來,該輪到她看著自己小弟吃飯的時間了,她不想在這個時間段里,有外人在一旁打擾。

沐清婉的這一句話,說出了身為弟弟沐塵的心聲。

「太棒了二姐!」

這是沐塵發自內心的心聲。

「好的……」

雖然有點不情願,到沒有辦法,人家都下逐客令了,沐陽台一是不好意思繼續呆在這裡,另外一個是他不敢再呆在這裡,萬一惹到二小姐哪點不開心,那麼他可就涼涼了。

正當沐陽台轉過身剛走幾步時。

「啊!」

身後傳來一聲叫聲,然後他聽到——

「這是什麼?」

「怎麼了小弟?」

沐清婉連忙著急的問道,聽著聲音,難不成小弟是吃飯硌到牙了?如果真是這樣的話……

眼底閃過一抹冷光。

那麼……旁邊這個大總管也就不必再幹了。

沐塵察覺到嘴裡的異物,然後伸出手指,從嘴裡掏出一件小小的物件——一根鐵釘。

鐵釘打造的十分精美,尖端甚至泛著幽寒的冷光,讓人看的心滲。

沐塵很納悶。

「我這到底是撞大運了還是走了什麼霉運?居然吃飯吃出了一根鐵釘!?」

「砰!」

沐清婉一掌拍在桌面上,瞬間一個巴掌印出現在桌面。

她的眼神陰冷,一眼看去,讓人感到自己此刻正在西伯利亞感受涼爽的北極風。

她就說她不放心讓外人來做飯菜,一個原因是飯菜做的不可口,另一個就是這樣的情況,飯菜里吃出異物,換成她來做,絕對不可能發生這樣的情況,頂多吃完她做的飯菜會有點犯困,偶爾吐一下白沫而已,不要緊不要緊,小問題。

然而,這次可不是小問題,還好這次小弟及時發現,萬一發現晚了,可就要被鐵釘劃出一道口子。

想到這裡,如果目光可以殺人的話,現在沐清婉眼睛里迸射出來的寒光射穿沐陽台肯定是輕輕鬆鬆的。

「這……這……我……我……」

因為情緒太過於激動,沐陽台口齒不清,有點吐字不太清晰,但這不是重點,重點是二小姐的表妹居然在飯菜里吃出了鐵釘!

我滴乖乖,活了這麼長時間,這還真是第一次見到這種情況,話說,遇到這種情況該怎麼處理?

「唰!」

一道冰冷的視線落在沐陽台的身上,在那一瞬間,他渾身突然顫慄。

轉身抬起頭,沐陽台便就對上了那道恨不得把自己千刀萬剮的視線。

「……」

額頭上的冷汗直冒,事到如今,不管怎麼說都沒有用了,事實就擺在那裡。

完了!

此時此刻,沐陽台不知為何,他突然想唱一首《涼涼》。

。 「然後再返回陰間投胎,有些例外的就不提了。」

「所以有人說頭七,就是第七天的時候正好碰到了死去的人的靈魂,那是因為他還沒有離開,可是七天過後基本上能走的都走了。」

「畢竟已經不是陽間的人了。」

我想了想,又接著道。

「這其中唯一一點不同的是,如果是孩子死了,她肯定會更加的遵守頭七這方面的規則。」

「因為孩子在人間待的時間比較短,對這個地方還會有一部分的留戀,再加上人體內天生的戀母情結,基本上這些死去的孩子的靈魂會飄到他們父母的身邊。」

聽到這裡,黃勝軍突然打斷了我。

「等下,剛才我聽你說的好像有點問題。」

我看他一眼,「有什麼問題?」

「你說那些小孩的靈魂會回到父母的身邊,為什麼還要拿他們的肉身?」

黃勝軍的反應能力還是很快的。

「如果照你這麼說,不如將他們的父母也抓起來,這樣還能夠守株待兔直接的抓住那些嬰靈。」

我有些無奈,不過還是細心的給黃勝軍解釋道。

「我剛才的說法是解釋關於頭七,那些死去的孩子會想父母,但是如果想要招納他們的鬼魂,用屍體是最有效的辦法。」

黃勝軍一個大老爺們,聽著我說這話猛地打了一個哆嗦。

「你他媽的這越說越恐怖了,那麼多嬰靈,如果招來豈不是滿屋子都是鬼魂?聽著怪嚇人的。」

鄧雲在一旁聽我們兩個說話,有些不耐煩了,過來插嘴道。

「你們有完沒完,不是說去救我哥的嗎?再說那嬰靈,他也不可能一次性的都招來,肯定要用一個殺一個,或者收集一個啊。」

我搖了搖頭,「不,那太費勁了,如果他真的要煉化這些嬰靈,成為試驗品做成藥丸的話,我想應該會像工廠生產東西一樣,成批的運進來,成批的進行製作。」

「你別說了,說的我渾身發冷。」

鄧雲猛地打了一個哆嗦,就連一旁的黃勝軍,也有些抖。

不知道是不是心裡作用,我覺得整個屋子都在冒著冷氣。

「行,我和鄧三科也算相識一場,看在你今天跟過來的份上,我答應過去幫他。」

我最後只好無奈的說道。

倒不全是嬰靈的事情。

就算我不幫忙,他們估計也不會放過我。

而就在我做了這個決定之後,背後的龍紋猛烈的動了動。

它在抗拒!

這說明此行肯定十分的危險,龍王不想讓我去。

而且時間算一算,就快過年了。

過年之後再一些日子就要到龍抬頭了,也就是說我和龍王之間的契約很快要走到盡頭了。

爺爺說過,等到那時候我就可以放心大膽的繼承衣缽,進行陰陽之術的更加深入的學習,也不用怕什麼了。

想了想,這些日子還是受了不少龍王的照顧,對於他我還是特別感激的。

至於這一次,我想趁著龍王還在跟鄧雲去一趟,順便看看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正好龍王在,我要是發生了什麼危險還有龍王護著我。

自從紋了這龍紋之後,我和龍王的命運息息相聯,其中包括感知。

我能夠感覺的到,最近龍王恢復的不錯。

他若是恢復的不錯,連同我的身體的天跟著精力充沛不少!

鄧雲一聽樂了,收起了剛才馬上就要哭出來的一張臉。

「這可是你說的,那我們現在走吧!」

「等等!」我突然想到一件事,阻止了她。

「又什麼事情?」

「我要看著夏末醒過來,等她醒過來我再離開。」

鄧雲聽了之後,一臉的不高興。

「這夏末是你什麼人?女朋友嗎?」

黃勝軍在一旁偷笑,我沒理他,我是怕出什麼事情。

就算夏末睡著了,老溫也在這個時間段里睡覺了,就很奇怪。

如果平常夏末睡著了,我們幾個大搖大擺的走進來,老溫早就過來罵我們了!

例如你們怎麼又過來打擾我寶貝睡覺的,趕緊給我有多遠滾多遠之類的。

可是今天分外平靜!

不僅如此,老溫和夏末連面我都沒見過。

我轉頭問黃勝軍,「你怎麼知道他們睡著了?」

黃勝軍想了想,「之前在進來的時候夏末家的管家開的門,穿黑色衣服,人長的挺壯的,跟我說的。」

「你別不信,我帶你去看。」

黃勝軍說著將我拽了出去,也不知道這個管家叫什麼名字,順著大門走了一圈也沒發現。

這時候,我迅速的察覺不對勁了,猛地跑上了樓梯!

推開夏末卧室的門,此時正有兩個黑衣男人在裡面,他們抬著一口棺材,看樣子剛要離開!

「給我放下。不然我不客氣了!」

我大聲道。

兩個黑衣壯漢冷笑一聲,對我不屑一顧,一把扯開領子,將外衣甩在了地上,露出一身的肌肉,黝黑的皮膚上兩條大青龍格外醒目!

「看起來這兩個人不太好惹。」

貪生怕死的鄧雲弱弱的躲到了我和黃勝軍的身後。

我理解她,一個女人肯定不能站出來。

就連黃勝軍這時候也有點慫了。

他小聲的對我說道:「咱們先讓他們離開,等到時候再報警,劉子龍,你千萬別衝動。衝動解決不了問題!」

我還沒等說話,面前不遠處這壯如老黃牛的兩位開口了!

「呵,你旁邊的兄弟說的對!」

「你們加在一起,都不是我一個人的對手。不過就你這小白臉的樣子,你要是想過來送死,也可以!」

其中一個壯碩的大漢冷聲的笑道。

另一個本來也是一副瞧不起我們的樣子,他突然盯了我一會之後,開始有些害怕的抓了抓旁邊的人。

「你看他是不是有些眼熟!他不會就是熱搜上的那個人吧。」

右面的大漢明顯不高興了。

「管他是什麼人,今天擋了老子的路,照打不誤!對了你小子要是有點眼力價,痛快的滾蛋,或者跪下來給爺磕兩個頭,沒準我還能放過你!」

「你別說了,這個人他應該真的就是……」

左面的大漢欲言又止,又將我看了一遍。

。 但李哲還是決定就開發《彈彈堂》了,即使有風險也值得冒。

畢竟這款遊戲,至少價值十幾個億,甚至更多,在巨額利益面前,可能遭受的那點損失不值一提。

既然有撞車的風險,那就盡量加快研發速度,有句話怎麼說的來着?撞車不可怕,誰晚誰尷尬。

李哲乾脆先不碼字了,開始構思《彈彈堂》的遊戲策劃案。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