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哎呀,龍尊寶寶,你要靈活一點啊,小火飛起來,你就踹他屁股啊,看你這臉被撓的。」

「唉,龍尊寶寶,你咋又被打了一拳啊,這眼睛真成熊貓眼了。」葉青嵐看著龍尊寶寶那左右眼各有一個黑眼圈,忍不住笑著說道。

右面的黑眼圈是被自己的蘋果砸的,而左面的黑眼圈則是被小火鳳凰用拳頭打出來的。

「娘親,熊貓眼是什麼啊。」龍尊寶寶飛到葉青嵐的身邊,揉著眼睛說道。 「就是……。」

一路歡笑,葉青嵐終於來到了紫極學院,葉青嵐站在紫極學院的門口,傾聽著裡面不斷傳來的武技聲響,臉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踏步邁入紫極學院,那熟悉的一幕幕映入葉青嵐的眼帘,這裡是是葉青嵐一手建立起來的。

哪怕是一草一木,也融入了葉青嵐的心血在裡面。

當葉青嵐剛剛踏足紫極學院的時候,就能感覺到地面輕微的震動,起先葉青嵐還以為是地震了。

隨後才發覺,原來是紫極學院的這群學生們都狂奔了出來。

「大師姐,大師姐。」一個個紫極學院的學生那聲音之中都帶著激動的情緒。

很顯然,這群傢伙對於葉青嵐都是發自內心的敬佩。

上一次葉青嵐強大的實力已然深深地烙印在每一個紫極學院的心中,現在這群紫極學院的新生們之中,幾乎把葉青嵐敬為神明。

宋疆 展現實力往往不需要很多次,只需要一次強有力的證明便足夠了。

「大師姐,你回來了啊。」第一個衝過來的是身法很不錯的花海棠,今日花海棠臉蛋拾掇的白皙嬌嫩,甚至讓葉青嵐都有些恍惚覺得可以一掐掐出水來。

精緻的五官,墨發翩翩,梳著流蘇鬢,兩鬢的髮髻長長的,耷拉到雙鬢下,隨著清風徐徐,倒是將少女的風情和英氣相互雜糅的很好。

身板挺得分外的筆直,好似一桿標槍一般,精緻的唇微微抿著,流露出那濃郁的英氣。

「恩,這段紫極學院沒有發生什麼事情吧。」葉青嵐低聲說道。

「那能有什麼事情啊,大師姐你的威名赫赫,那什麼帝國學院的學生見了我們的學生都繞路走,慫包的不行。」張傲宇聲音爽朗的說道。

葉青嵐聽著那有些震耳朵的聲音,點了點頭,並沒有多說什麼。

「青嵐姐姐,你終於回來了,寢室裡面就我一個人,寂寞死了。」葉婉卿此刻也走了出來,烏黑的頭髮用一顆綠油油的玉簪扎著,眼波之中流轉著機靈的光暈,雙頰掛著淡淡的紅暈,還真是顯得很清純美麗。

葉青嵐輕輕地揉了葉婉卿的頭髮,露出一絲恰到好處的笑容說道:「既然紫極學院沒什麼事情,那我也就放心了,咱們就去好好聊聊。」

一伙人簇擁著葉青嵐朝著紫極學院前進,因此走的倒是緩慢。

遠處一個白衣人身影有些瘦削,面容雖然俊朗,但是卻有著一絲不符合年紀的蒼白和成熟。

這人不是別人,正是白菱。

上一次葉青嵐將管理紫極學院的大權交給了張傲宇,說不失落那是假的,但是白菱卻也不恨葉青嵐。

路是自己走出來的,他怨不了別人,更怨不了葉青嵐。

深深的嘆息了一聲,白菱轉身離去,瘦削的背影看的人有些發酸。

葉青嵐的神識何其強大,幾乎整個紫極學院每一個角落的風吹草動,都被葉青嵐收於心中。

葉青嵐凝望了白菱離去的身影,嘴角勾起一抹耐人尋味的笑容,並沒有多說什麼。 「大師姐,我最近的實力突破也快要達到靈導了,要不跟我好好比劃比劃?」張傲宇這傢伙的性格就在於沒大沒小,竟然想要跟葉青嵐比劃比劃。

「好啊,既然你想挨揍,那我就成全你。」葉青嵐知道張傲宇的個性,這傢伙是個直腸子,什麼都敢說,想什麼說什麼。

這話要是白菱說出來,葉青嵐一準會考慮,白菱這一招的背後有什麼目的,是想要確立自己的地位,還是考慮向自己傳遞某種信號?

但這話是張傲宇說出來的,葉青嵐就根本不需要動腦筋。

因為這傢伙從來不動腦子,你要是琢磨他說的話,估計會累死你都琢磨不出來,這貨到底是想要幹什麼。

而張傲宇和葉青嵐的比斗也被眾多紫極學院的學生聽到了,幾乎是一面倒,大多數的人都認為葉青嵐是穩贏。

不過也有一小部分人,選擇力挺張傲宇。

「還是有一些死粉的啊。」葉青嵐的嘴角勾起一絲淡淡的笑,打敗張傲宇是一件很簡單的事情,但是張傲宇是紫極學院的代理負責人,太輕鬆的打敗肯定不行。

不然張傲宇這個笨蛋不但面子上會過不去,以後在紫極學院誰還能服他啊。

而且張傲宇不是正處於修鍊的瓶頸么?那自己正好可以幫他來打通這修鍊的瓶頸,這樣的打鬥才顯得有意義。

「來吧,就這裡,咱倆過過招。」葉青嵐的嘴角抿著一絲笑容,神情望著一旁的比斗台說道。

如今的紫極學院崇尚實戰,特別是側重強大的武技,和性格剛毅的戰士。

因此這比斗台幾乎每隔半天就要修補一次,這比斗台上,之前剛剛經歷過一場很慘烈的大戰。

那比斗台上面青磚還殘留這靈力灌注的裂痕,白色的青磚被轟的慘不忍睹。

上面焦黑一片,甚至於還有著層層裂紋。

而又一處青磚上,還殘留著一大片的血跡,足以可見,那戰鬥的慘烈到底到了何種地步。

「大師姐,這個比斗場是不是太髒了,那咱們換一個吧。」張傲宇看到葉青嵐盯著一處血跡看個不停,有些緊張的說道。

先前葉青嵐在的時候,雖然葉青嵐也會鼓勵學生們戰鬥,但從未讓其下過這麼狠的手。

看來這張傲宇對於紫極學院學生的訓練,也是有獨到的理解啊。

「自己還真是有些小看這個張傲宇了,原本覺得失去了白菱的幫助,紫極學院會走下坡路,但自己卻是有些太高看白菱了,這個張傲宇也許是一塊璞玉。」葉青嵐嘴角輕揚笑靨,在心中想到。

「不,這不是臟,而是太好了。」葉青嵐的聲音之中透著一股讚賞。

「啊?大師姐你不怪我。」張傲宇神情之中有些惶恐不安,其實張傲宇的天賦和白菱沒得比,張傲宇出身貧寒,而白菱好歹也是個少爺。

白菱有今天,和家族的提拔還有葉青嵐的幫助是分不開的。

但他張傲宇憑什麼能緊跟白菱的步伐,甚至於這麼快都快達到靈導境界? 原因就在於努力,張傲宇是一個很努力,很刻苦的人,別看他成天傻乎乎的,那是因為他將所有的時間都放在修鍊上了,因此在其他事情上才會顯得格外的愚笨。

「那就好,哈哈哈。」張傲宇聽到葉青嵐不怪罪自己對紫極學院的學生太狠,又恢復先前的洒脫,笑聲無比爽朗。

不過底下有一些學生卻是露出了痛苦之色,因為張傲宇的訓練實在是太痛苦了。

每日三場對決,一旦三場對決全部告負,將會在紫極學院結束一天修鍊之時,清除出學院。

看好,是真真正正的清除出學院,這麼嚴厲的規定,幾乎比葉青嵐在的時候,那對紫極學子的嚴厲程度增強了不止一倍。

而且更為關鍵的是,一旦有那個學生可以連勝三場,將會獲得一枚紫極令牌。

這紫極令牌在黑市上已經被炒到了幾百萬白銀一個,紫極令牌的作用可以赦免一個要被清除出去學生的暫時安全。

那些成績優秀的紫極學生想要拿到紫極令牌,就要全力而戰,為的就是能夠得到一枚紫極令牌,不管是買還是給自己的朋友,心上人使用都是極好的選擇。

而那些成績差的紫極學生想要不被淘汰,那麼就要拚死一戰,為的就是保住紫極學院的名額,不被清除出去。

經過了張傲宇的這麼一弄,整個紫極學院上下校風彪悍無比,學生們極為崇拜武力。真正是以武為尊了。

幾乎有一丁點摩擦,那麼就是上比斗台好好打一架,你若是拳頭大,那我就認栽,你若是拳頭不夠大,你即便在有理,也沒人會同情你。

這些紫極學院學生都看在葉青嵐的眼中,說老實話,葉青嵐很欣慰,張傲宇將她未完成的事情都做了,讓葉青嵐很是刮目相看。

「來吧,讓我看看你最近又長了多少能耐。」葉青嵐深吸了一口氣,身子如同標杆一般筆直,等待著張傲宇的出擊。

張傲宇臉上瞬間變得一副神態,先前若還是很隨意的話,此刻已然變得無比的嚴肅。

眼眸如同獵犬一般瞪得溜圓,氣息慢慢放緩,好似一個經驗豐富的獵豹,等待著那千鈞一髮的時機。

而下面紫極學院的學生各個都凝息屏氣,雖然他們都知道葉青嵐很強,但同樣的,張傲宇也非常非常強。

多少次,好幾次任務都是張傲宇帶著他們出生入死。

如果說白菱的打法是善用智謀,喜好運用戰術來打垮對手,或是完成任務的話。

那麼張傲宇就是一個蠻不講理的獅子,他喜好用一次次的衝鋒,徹底的擊潰對方。

任何戰術或者是智謀在他眼裡全都是狗屁,強大便是力量,只要再力量上徹徹底底的碾壓對手,那麼便是真理。

「戰。」張傲宇猛然間好似一頭出籠的獅子,朝著葉青嵐撲了上來。

這張傲宇的手掌上更是散發出淡淡的冷光,那上面冷冽的寒光,讓葉青嵐心頭都微微一窒。

「刀掌。」 刀掌可以讓手臂凝結而出一個利刃,那利刃好似和手掌面融為一體,因此被叫為刀掌。

不過這刀掌的修鍊極為困難,不光需要天賦超絕,更需要苦練一番。

刀掌需要將手臂磨礪的鋒利如刀,不然根本無法承受那麼鋒利的靈力灌注,尋常人之所以學不會這個武技,原因就在於無法將手淬鍊的如鋼似金。

而張傲宇卻是每日清晨起來,都用雙手插進那無比尖銳的沙子之中,沙子將手掌劃破,變成了疤。

疤痕剛剛結了痂,再練,再流血,流血后,再結疤,再練,如此反覆百次,刀掌成。

張傲宇的身形如電,只是瞬間,便躥身到了葉青嵐的身旁。

一道凌厲的寒芒朝著葉青嵐的脖頸上狠狠一劃,如同是深夜之中的劃過長空一般。

那寒光將所有人的眼睛都晃得眯了起來,因為這一掌法實在是太快了。

刀掌之所以強大的原因就在於,是用手臂代替刀子,刀子需要手臂的揮舞,速度會自然而然的減慢許多,但刀掌則不是。

刀掌沒有任何的速度減慢,那出招速度快的讓人咋舌。

「凌波微步。」

葉青嵐也不是吃素的,雖然刀掌很厲害,但也僅限於對那些實力不是很強大的人來說,對於葉青嵐來說,刀掌只能算是一項並不算多厲害的武技罷了。

如果說針對的話,葉青嵐可以在腦海裡面隨意翻出來十幾個比刀掌更強橫的掌法。

「嘶。」

那刀芒毫無阻礙的切開了葉青嵐的影子,張傲宇的眼眸一跳,身子猛然躥向左側。

當張傲宇斬到葉青嵐的殘影的時候,張傲宇就知道自己中計了。

張傲宇深知葉青嵐的實力,可謂是神鬼莫測,要是大師姐可以被自己這小身法給刺中身軀了,那麼打死張傲宇他也不會相信。

「還不賴嘛。」葉青嵐被張傲宇瞬間反應弄得微微晃神,她倒是沒想到張傲宇的反應速度會這麼快。

而正在半空中飛躥的張傲宇身子卻是一僵,因為那道聲音是從他的身後方傳來的,也就是……..

葉青嵐在跟著他飛行,這還是在即刻反應過來以後,身子猛然躥向左側的零點幾秒之後?

「這是多恐怖的身法速度啊,太妖孽了吧。」張傲宇忍不住在心中暗罵了一聲。

張傲宇的吐槽還沒有在心中想完,就感覺身後一股大力直接由著自己的後背襲來。

「噗。」張傲宇吐了一口鮮血,身軀猛然朝著擂台上砸去。

「噗通。」

煙塵升騰,青磚寸寸碎裂,張傲宇的身軀被整個拍進了擂台的深處。

一旁圍觀的紫極學院的學生此刻一個個都被震撼到了,他們想到了葉青嵐會無比強橫,但根本沒料到葉青嵐會強悍到這種地步。

只是隨意幾招,就這麼輕鬆的將張傲宇打敗了?

而葉青嵐顯然沒在意場下那群紫極學生們對自己一浪高過一浪的讚賞聲,葉青嵐一直都在冷靜的觀察著那被自己擊倒的張傲宇。 誠如很多人看到的,葉青嵐擊敗張傲宇異常的輕鬆,但張傲宇並沒有眾人想象的那麼弱。

一塊青石磚猛地朝著葉青嵐砸了過來,葉青嵐的臉上一抹讚賞之色,自己那一掌雖然沒用多少力道,但四層至少是有的,即便是靈導強者吃了自己一掌,也一定會重傷的。

可張傲宇一個連靈導都不是的人,卻能夠這般生龍活虎,這份實力確實強悍。

「砰。」葉青嵐的護體真氣在外圍形成了一道青色的光罩,將那青石磚瞬間擊成齏粉。

那狂暴的靈尊強者的氣勢全開,使得場中的氣勢瞬間改變。

原本那風向瞬間轉變,冷冽的風,全部朝著跳起來的張傲宇打來。

此刻張傲宇全身上下都顯得異常狼狽,原本身上還算尚好的衣服,此刻已然便是塵埃。

冷冽的風如同刀子一般吹拂著張傲宇的臉頰,張傲宇的皮膚感覺到一陣陣刺痛。

在張傲宇的精神世界之中,彷彿有一座無比巍峨的大山壓在張傲宇的心頭,使得張傲宇有種喘不上氣的感覺。

而站在張傲宇身後的一些紫極學生,也被葉青嵐的氣勢逼迫的無比艱難,有些瘋狂逃竄到其他方位,避開葉青嵐的正面氣勢。

那些不是正面抵抗葉青嵐氣勢的人都如此不堪,更何況此刻盯著葉青嵐大部分氣勢的張傲宇呢?他的狼狽可想而知。

「噗。」張傲宇又是一口鮮血吐了出來,鮮血染紅了他的衣衫,但張傲宇的臉依舊堅定不移。

目光猶如釘子一般,牢牢的望著葉青嵐,根本沒有一絲絲的轉移。

張傲宇此刻雖然狼狽無比,但是神情之中沒有一絲膽怯之色,他,張傲宇,從未,怕過,任何人。

哪怕是帝澤天那等氣勢如同神邸一般的男人,別人不敢與其對視,但張傲宇敢,這便是他的不尋常之處。

「戰。」張傲宇的全身上下已然青筋暴起,一雙眼眸瞪得溜圓。

張傲宇全身上下的靈力快速的躥動,甚至於已然有鮮血已然從皮膚之中滲出。

那是由於葉青嵐的靈尊威壓實在太過強悍,以至於張傲宇想要在葉青嵐面前動武顯得無比的艱難。

「啊啊啊啊啊啊,戰戰戰。」張傲宇狀若瘋癲,一頭墨發猛地甩開。

此刻的張傲宇真正猶如是一頭出山的猛虎,模樣無比的猙獰,一道長長的大刀從張傲宇的手中幻化而出。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