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哎」破侖見何林華的表情非常嚴肅,知道何林華是認真的,當下也不敢多說什麼,直接應了下來,然後向著那名副官投去了友善的眼神――只可惜了,破侖那張老臉,實在是太恐怖了,他雖然臉上是一副友善的笑容,但卻還是嚇得那名副官一個哆嗦。

把這名副官丟給了破侖,何林華手上的腕錶卻響了起來――

這個腕錶,原先呱特安身上的,但為了聯繫方便,何林華就先給拿了過來。何林華看看腕錶上的信息,卻是一名玄天宗弟子告訴何林華,風行船已經進入地球的對流層內,詢問何林華應該停靠在哪裡。

何林華讓那名玄天宗弟子稍等,自己則再度拿出撥通了武盟信息處理中心的號碼。

電話幾乎在瞬間就被接通了,一名武盟弟子興奮地大喊道:「何林華前輩剛才武盟和政務院搜集到的消息,五十四個參與了侵略華夏的國家,其中五十個已經發飆了投降宣言只剩下了三個xiǎo國和倭國沒有發表宣言了根據我們得到的消息,那三個xiǎo國,國境內百分之百的通訊設備全部損壞,倭國全島近乎毀滅,就算沒有發表投降聲明,其實也差不多了。」

「嗯,這件事情我只管到這裡,其他的事情,你讓政務院的人派出專人去談。」何林華點了點頭。其實,他這強勢的讓其他國家發表聲明什麼的,何林華並不在意――他之所以說了這麼一條,只是為了告訴地球上所有的國家,華夏國的尊嚴,絕對不容侵犯

頓了頓,何林華又說道:「你,立刻給我聯繫一塊飛船停靠的空地。我的飛船,已經進入地球範圍內,找不到停靠的位置」

「何前輩放心,我馬上給您搜索,二十秒鐘只要二十秒鐘」那邊的人急匆匆地叫著,當然也在興奮著――飛船吶知道一些內幕的人都知道,華夏可是一直在致力於研究飛船呢現在華夏的飛船沒有研究出來,倒是何前輩自己的飛船飛出來了……

大概只過了十秒鐘,那邊的人又興奮地喊道:「何前輩我們剛剛聯繫過了,京都市的第三國際機場內有著足夠的空地,您可以將您的飛船停到那裡」

「嗯,好。」何林華點點頭,又準備掛斷電話。那邊那人卻又喊道:「何前輩何前輩剛才……剛才胡前輩、琦爾燕娜前輩都跟我們聯繫,說讓您現在馬上去找她們……」

雨菲,娜娜?

何林華這才發覺――我擦的剛才的事情實在是太過緊張了,他居然把自己的兩個老婆還有家裡人都給忘了

娘的雨菲、娜娜、老爹、老媽他們都沒什麼事兒吧?他們要是有誰出了問題,他非得把這五十四個侵略國家和蛙人帝國全部滅掉不可――

何林華自己都沒有察覺,在不知不覺中,他的殺氣已經強橫如斯

何林華說了聲「知道」,掛掉瞭然后又通過腕錶傳了一份地圖給風行船上的人。自己則通過手機撥打了胡雨菲的電話。

手機對面「嘟嘟」響了兩聲,一個熟悉的聲音響了起來:「喂?壞蛋你還知道給我打電話啊我還以為,你被修士文明裡面的那些美nv修士給mi昏了眼,把我和娜娜都給忘了呢」

「……」何林華一陣無語――我擦話說,自己不xiǎo心跑去青龍星域的事情,應該沒什麼人知道吧?這怎麼一個電話過去,自己的秘密好像就都被泄lu了?

何林華詫異地問道:「誰?誰說的?我剛才……」何林華忽然輕咳了一聲,語調一下子高昂了起來,就連自稱也變了:「……嗯,哥剛才是在維護世界和平,這不暫時沒來得及嘛」

「噢原來是沒來得及啊哼可是我怎麼聽說,你外外面那可是樂不思蜀,不僅僅收了兩個美貌的shinv――shi寢的那種,收了一個乖徒弟――暖chuáng的那種,而且好像還傍上了一個什麼家族的大xiǎo姐――還是已經上chuáng的那種?」胡雨菲說話的聲調越發的怪異了,到了最後一句,何林華甚至還聽出了一絲殺氣。

何林華那個?啊我擦的這還真是全都給招了,連一點兒隱si都沒留下啊?誰?到底是誰?兩個美貌的shinv,自然就是chun和xiǎo夏了――話說回來,何林華當初jing蟲上腦的時候,也確實有想過,要推了她們的。不過,等他有心情推的時候,她們兩個卻在討論著諸如「剝皮、chou筋」之類的血淋淋的話題,何林華就算當時硬了,那也得給軟下來不是?所以,這shi寢的事情,那可絕對是大謬啊

還有南宮燕――好吧,這件事情,何林華承認,確實是真實的,他要打要罰,可都認了。不過,話說柔兒那xiǎo丫頭的事情,是誰給扯出來的?還說什麼美nv徒弟?擦了柔兒現在,那是一個xiǎo到不能再xiǎo的洛麗塔了就算是玩蘿莉養成,都得個七八年時間呢何林華有這時間,還不如想想怎麼推倒chun和xiǎo夏的好呢

何林華頭上頂著一頭汗,神識尋找著胡雨菲、琦爾燕娜的位置,問道:「這都是誰告訴你的?」

「誰?哼你不需要知道你只需要告訴我,到底有沒有這事兒就行了」

這時,何林華的神識已經找到了胡雨菲、琦爾燕娜二人。現在,胡雨菲、琦爾燕娜二人卻都已經回到了他黃林市的家裡面。胡雨菲手裡面拿著一個xiǎo巧地嘴角自得的彎起,另外一隻手則扭著xiǎo狗蛋的耳朵。旁邊,琦爾燕娜臉上掛著許久難得一見的笑意,而琦爾燕娜的身旁,站著的,則是幸災樂禍的熊xiǎo妹至於何父、何母,則都不在家裡面,不知道去了什麼地方了。

「咩咩咩咩咩咩媽媽爸爸已經找到我們啦」xiǎo狗蛋鬱悶地撅著嘴,發出他獨特的聲音。

何林華一翻白眼,暗罵一聲――我擦的原來是xiǎo狗蛋和熊xiǎo妹這兩個xiǎojiān細?這簡直就是……就是豈有此理

何林華說道:「你們在家裡面等我,我馬上就回去」

「哼你讓我等你我就等你?你是我什麼人?」胡雨菲鬆開了xiǎo狗蛋的耳朵,不滿地嬌哼著。

何林華神識感應著胡雨菲的xiǎo臉,那一聲媚人的嬌哼聲,彷彿就在耳邊響起似的。他微微笑著,說道:「你可是我老婆吶哈哈現在都住我家裡面去了」

「誰是你老婆?您何大huā心鬼,可是有了新人,就要忘了舊人的您著一眨眼的工夫,可都有了四個相好兒了,哪裡還記著我和娜娜這兩個舊情人呢」胡雨菲的語調依然是yin陽怪氣的。

何林華苦笑一聲,速度卻是再度拔快了少許,十幾秒鐘后,身形已經出現在了黃林市上空。隨後,他又是一個俯衝,卻已經到了自家上空,緩緩地落在了院落裡面:「雨菲老婆,這個事情,你得聽我解釋的……」

房間mén口,胡雨菲看著院落之中,何林華一手拿著欠扁地對她笑著。

胡雨菲看著眼前的何林華,實在是有些難以分辨,這到底是現實還是夢境。這一幕,這一刻,已經在夢中出現了多少次了。她已經分不清了……

胡雨菲伸手一按,掛掉了電話,微笑著問道:「壞蛋,你回來了。」

聽著耳旁「嘟嘟嘟嘟」的聲響,何林華把手機塞回了儲物戒指中,微笑道:「嗯我回來了」

「回來了,回來了就好了。」胡雨菲飛身一動,飛到了何林華的身前,纖纖xiǎo手伸出,mo在何林華的臉上。而琦爾燕娜,也跟著飛出了何林華的身旁,臉上帶著難得一見的笑容,看著何林華。

不知不覺中,三人卻已經都是淚光閃動。

旁邊,熊xiǎo妹一扯xiǎo狗蛋,輕聲道:「xiǎo狗蛋,不想被打屁股,就趕緊跟我走」xiǎo狗蛋雖然有點兒莫名其妙的,但卻還是跟著熊xiǎo妹飛身離開了。何林華看著二人離開,微微點頭――算你們兩個識相要不然,哥哥非得關你們緊閉關到死不可

「喂美nv,你這麼mo我,我可是會認定你是在調戲我滴」何林華伸手抓住了胡雨菲嫩白的xiǎ輕輕地親了一口。

胡雨菲笑著看著何林華,說道:「那你這麼親我,我是不是可以認定你是在非禮我了?」

何林華又在胡雨菲的xiǎo手上親了兩口,笑道:「你可是我老婆,我想怎麼親,就怎麼親」

「那……你是我老公,我想怎麼mo就怎麼mo」胡雨菲也伸手,又在何林華的臉上mo了兩下,隨後聲有戚戚的說道,「華子哥,你瘦了……」

「雨菲老婆……」何林華不禁有些情動,伸手挽住了胡雨菲的雙臂。

胡雨菲輕輕向前跨了一步,也叫道:「華子哥……」

「雨菲老婆……」

「華子哥哥……」

何林華正準備跟胡雨菲擁抱的時候,一隻yu臂突兀地伸到了何林華的眼前,隨後,一個稍微有些冷的聲音響起:「親我。」

「……」何林華、胡雨菲一同大?。

二人同時扭頭,無語地盯著破壞氣氛的第一牛人,琦爾燕娜nv士――

看著琦爾燕娜臉上依然掛著的淡淡地笑容,何林華甚至覺得,這琦爾燕娜,很有可能是故意滴

「呵呵……」何林華抓過這個有點一根筋兒的老婆,在她的手上親了兩口,輕聲道,「娜娜老婆,想我了沒有?」

「想。」琦爾燕娜的回答非常簡單。

何林華笑了笑,伸手把琦爾燕娜給抱在了懷裡,貪婪地shun吸著琦爾燕娜身上的氣息。

片刻后,何林華鬆開了琦爾燕娜,又把胡雨菲恨恨地抱在懷裡。最後,何林華一人摟著兩位美人,久久沒能分開……

「哎喲喂你……你是哪兒來的xiǎohun蛋?大白天的,居然敢跑我家院子里欺負我家媳fu兒?」

正在三人享受著這難得的靜謐之時,又是一個突兀的聲音響起。好吧,雖然何林華對被人打斷這種溫馨時刻感到非常的鬱悶,但是對這個聲音的主人,卻又無可奈何――話說,這也不由得他不無可奈何啊說話的這人,是他的母親大人……

感覺到何母正殺氣騰騰地沖了過來,何林華雖然依依不捨,但卻又無可奈何,只有匆匆忙忙地鬆開了胡雨菲和琦爾燕娜,無奈地說道:「老媽,是我啊」

「嗯?」何母原本揚著一隻手,準備扇下去的時候,動作卻突然定住了――

「華子?哎華子是華子回來了?」何母身上的騰騰殺氣全部消失不見,伸手抓住何林華的一隻手,打量著何林華,「哎看我家華子,好像比以前有高了一些。哎?好像還瘦了一點兒……」

何林華連連點頭,道:「老媽,我怎麼看著你比以前還年輕了呢?」

「呵呵呵……有雨菲和娜娜照顧著我,可不比你這個只會氣人的臭xiǎo子氣我要強得多?」何母笑眯眯地笑了兩聲,隨後臉上表情一變,一巴掌拍到了何林華的腦mén兒上,罵罵咧咧道,「你個臭xiǎo子你還知道回來啊你還知道有這麼一個家啊你還知道有我這個媽啊……」

「哎哎哎媽咱可都是有文化的人咱不待動手的不待動手的」何林華腦mén上挨著巴掌,左躲右躲的。

「不待動手的?你老娘我是xiǎ化,沒素質就喜歡打人我今天就打你這麼個xiǎo沒良心的一年不知道回家來年不知道打個電話」一陣「噼里啪啦」的聲音后,何母終於志得意滿地停了下來,還伸手指著何林華的鼻子叫罵道:「你個xiǎo沒良心的我可告訴你老娘今天把話給撂這兒了,你要是再干這種沒良心的事兒,xiǎo心我狠狠地chou你我狠狠地chou你我」

何母說著,伴隨著那兩個「chou」字,何林華的腦mén上又挨了兩下。

不知道,要是武盟、第十局的那些人知道,何林華這位剛剛保衛了華夏,阻止了多國聯軍侵犯的功臣正在家裡面挨著他老娘的「豆沙包」,不知道會怎麼想呢?

何林華又被打了兩下,給胡雨菲、琦爾燕娜投去了一個求救的眼神,求饒道:「老媽,咱別打了成不成?我這腦mén兒都快青了」

「青了?青了活該」畢竟打在兒身,疼在母心。何林華這麼何母也總算是停手了。

至於胡雨菲和琦爾燕娜,則在一旁看的偷笑――你個沒良心的,一走這麼長時間,害得我們心驚rou跳的,活該受這麼些罪想讓我們去給你求饒,你做夢去吧

何母發了一通火,心情想是舒坦了一些,說道:「走給我進屋裡坐著去你個xiǎohun球啊這兩天,外面可是luàn七八糟的,聽說有個叫什麼什麼國地,居然跟華夏打起來了哎我這怕呀就怕你在外面出什麼事兒……雨菲、娜娜,來來來都進屋裡去別跟這xiǎohun蛋說話」

何林華伸抓住了胡雨菲抓住了琦爾燕娜,才又說道:「老媽,你這消息落後啦是有一些癩蛤蟆,想要侵略咱們地球,米國、倭國還有泥轟國、bāng子國什麼的,受到他們唆使,就攻打華夏了。然後,在這個關鍵的時候,你兒子我ting身而出,救華夏於危難之中,把米國、倭國、泥轟國全部給……」

「哐當」

「哎喲」

何林華一頭黑線地盯著何母手裡面那個不知從什麼地方冒出來的平底鍋,鬱悶地問道:「老媽,你怎麼又打我?」

胡雨菲、琦爾燕娜繼續在一旁偷笑。

何母怒聲道:「你xiǎo子一天到晚,不知道干點兒正經事兒,就知道看些luàn七八糟的東西連這種國家大事都敢yy了?你信不信老娘我一鍋拍死你?你個臭xiǎo子……」

何林華連忙翻著白眼說道:「好好好老媽我信你信你」

他現在也算是想明白了――這都什麼時候了,電視、網路肯定早就給斷掉了,他大發神威的事情,知道的人,估計也沒多少呢華夏國獲取全面勝利的事情,只怕在明天以前,是傳不出來嘍

何母氣哼哼地說道:「華子不是我說你你要是有這時間,趕緊的,努力地給我考個公務員,別給我整這些沒用的你要是捧上個鐵飯碗,以後能hun個一官半職的,也就行了」

何林華再度鬱悶地翻起了白眼,朝著一旁偷笑的xiǎo狐狸和琦爾燕娜一齜牙――nǎinǎi滴話說,咱這一家子,怎麼著都有三個正國級待遇的人物了,老媽怎麼還在這個公務員上面糾纏個不停呢?

何母看到何林華翻白眼,手裡面的平底鍋一顛一顛地,說道:「你翻什麼白眼呢?我這可都是說的實話,我也不求你你能跟你爸一樣,當個縣委書記什麼的,只要你能捧個鐵飯碗,我真的就安心啦」

在這半年的時間裡,何父再度告訴別人,有後台的人,陞官速度是多麼地恐怖從副縣長到縣委書記,一共有常委、常務副縣長、副書記、縣長這四道mén檻,但何父卻只用了半年時間就完成了。

「啥?我爸成縣委書記了?」

何林華一瞪眼,然後醒悟過來――這一定就是國家對自己家族的照顧了。

自己是正國級待遇,要是老爸卻是個平頭老百姓,這怎麼著也說不過去不是?

何母道:「怎麼了?還不行了?你看看你老爸你再看看你你這在外面出差一年,都有什麼收穫?能陞官不能?」

「出差?」何林華又無語了。

何母道:「怎麼?你這一年不是去外面出差去了?那你倒是告訴我,你是幹什麼去了?」

「呃……」何林華立刻改成了點頭,說道,「沒錯沒錯我……我確實是出差去了。」

「嗯你說你你說你去的地方,肯定是不知道什麼狗屁地方居然連手機信號都沒有啊?這麼長時間,連一個電話都沒打……」何母依舊教訓著。

何林華連連點頭――是啊自己這出差,都跑到青龍星域去了。電話這什麼的,其實都已經浮雲了。

何母教訓了一通,最後才歇了口氣,忽然指著何林華身上的衣服問道:「華子,你身上這穿的是什麼衣服啊?怎麼中間有個八卦,看上去奇奇怪怪的?」

何林華一看自己身上,才想起來。自己現在身上穿的,貌似就是玄天宗的宗主服裝啊這套衣服,看上去平平無常,但是卻代表著玄天宗的至高地位呢不過,跟何母談談,自己在外太空,青龍星域裡面,經過一番努力后,成為了一個三極文明宗主的事情?

這個……何林華有些心悸地看了看何母手中的平底鍋。

何林華mo了mo腦mén兒,尷尬地笑著:「老媽,這是我的工作服――我在新單位裡面當領導了,這可就是我的工作服呢。」

嗯嗯……話說,這玄天宗,也能算是何林華的新單位吧?還有這玄天宗宗主的位置,也能算是一個領導位置吧?

旁邊,xiǎo狐狸和無知nv依舊在偷笑中――她們倒是也知道,某些事情,是根本不能輕易講的明白的。就好比何林華身上的事情,何母現在根本一無所知。要想讓何母知道,何林華到底是個什麼人,這根本不是一時半會兒能夠說清楚的。

「什麼?你跑新單位去了?還當了個xiǎo領導?」何母的興趣被吊了起來,「是什麼單位?有編製沒有?不會是si人企業吧?」

「呃……」

何林華實在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了。

玄天宗到底算是什麼呢?還有這編製神馬的,應該怎麼在玄天宗的權力體系中展現一下?話說,這貌似還真的是個問題吶

何林華越來越發現,某些事情,自己在老媽面前,根本是說不通理的

b 第三百七十一章玄天宗成黑幫派了?給老爸站位(萬字大章

何林華糾結了一會兒,還是解釋道:「那啥……老媽,我這段時間吧,跑外面去,加了個mén派,叫玄天宗,現在成了玄天宗的宗主……」

何林華話還沒有說完,何母的嘴巴就張得老大。幾乎同時,何母手中的平底鍋再次砸到了何林華的腦mén上,隨著「梆」的一聲響動,平底鍋鍋底成功地出現了一個凹dong――剛才,何母氣急了,也不知道從哪兒用出來的力道。這結果不用說,何林華的身體,說是銅皮鐵骨也不為過,所以這最後壞掉的,也只能是平底鍋了

「你……你……你……你這個臭xiǎo子你學什麼不好你學人hun社會那hun社會有那麼好嗎?每天腥風血雨的,指不定哪天就給砍死在街頭上了你你你……你還有臉給我回來?老娘的臉都被你給丟盡了……」何母說話間,手中抄著平底鍋,一下又一下。

我擦這老**想象力,還真夠豐富的。他只不過是說加了個mén派而已,自己就成了黑社會了

何林華佯作逃避,苦笑著解釋道:「老媽你聽我說聽我說我那個mén派不是黑社會什麼的,我那是正規的mén派,相當於是一個國家……」

「啊?你們還敢自立為國了?你這是造反怎麼著?你還嫌自己活的舒坦吶」平底鍋依然在不停地砸到何林華的腦mén兒上。

何林華聽得直翻白眼――自立為國?這玄天宗哪裡需要自立為國什麼的,這根本就是一個國家嘛玄天宗光是正規的星球就三百五十多個,加上資源星、殖民星、下屬星,控制的星球數量,足足有上千個了,又豈是地球這個「xiǎo地方」能比的?

何林華又挨了兩下,忽然手腕上的腕錶響了起來。他連忙比了個暫停的動作,說道:「老媽老媽咱先停停等我接個電話再說」

「接電話?誰的電話?」何母氣猶未盡。

何林華指了指腕錶,說道:「我一個手下的……」

「梆」

又是一聲響,何母手中的平底鍋也終於徹底壯烈了。她指著何林華的鼻子叫罵道:「手下?你還什麼手下呢?我告訴你你從今天開始,就給我呆在家裡面,什麼地方都不準去不能用手機、不能打電話、不能上網聊球球什麼的你跟那些黑社會hun在一起,我要怎麼活啊……」

何林華翻個白眼,瞄了一眼胡雨菲和琦爾燕娜,使了個眼sè。

胡雨菲和琦爾燕娜現見何母快流淚了,也都連忙安慰了起來。

何林華也立刻接聽的腕錶,一個電子屏幕出現在了何林華的身前,一名玄天宗弟子恭恭敬敬地向著何林華行禮,道:「宗主大人,我們的飛船已經降落,接下來的事情,還請您進一步指示。」

「你們……」

何林華還沒說話呢,何母又是一個ji靈,蹦?了起來:「你個臭xiǎo子這就是你那個什麼幫派裡面的人吧?給我掛斷立刻給我掛斷你還想不想讓我活了?」

何林華頭疼地rourou腦mén兒,說道:「雨菲、娜娜,你們兩個,先和我老媽聊一會兒,我跟手下說兩句話再說。」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