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咻」

就在她內心滿是憤怒時,第二柄長劍如約而至。

神巢女妖下意識的展開翅膀,在空中施展出鷂子翻身,想要避開這一劍,但透明長劍依舊命中她的身體。

「哐!」

饒是長劍的威力不俗,可仍然被渾源之靈擋了下來。

「第三支劍……」

羅征的眉毛猛然一揚之下,神鈞之力宛若不要錢一般灌注出去。

「嘩……」

自文明之器中取出力量時,羅征丹田內的氣息外放,一頭黑髮也隨之飄逸起來。

這股極具衝擊力的氣息,反而將旁邊的朱璇嚇了一跳,連忙問道:「羅征神將……你在幹什麼?」

他是想不通,羅征對付幾隻破鳥為什麼如此認真,而且擊殺那些鳥,需要如此強的力量?

然而羅征連雙耳都已封閉,自然聽不到朱璇說了什麼。

他腦海正在飛速轉動,不斷判斷著那個無形女妖的方位,然後給她致命一擊!

陣眼,包括陣眼外溯形的長劍,都是劣震關的法陣維繫著。

羅征向內灌注力量自然沒有任何忌憚,這一口氣之下,他硬生生抽調了一萬五千神鈞之力!

「咻!」

這等恐怖的力量,即使是秋陰河那一層次也無法忽視。

透明長劍發出一道尖銳的聲音,彷彿厲鬼在哭泣一般,朝那虛空處直射而去。

「哐!」

「咔!」

神巢女妖根本無力避開,只能眼睜睜看著長劍從胸口貫穿,渾源之靈只是稍有阻擋,原本已被削弱的渾源之靈瞬間陷入沉睡,長劍便直接從她胸口貫穿!

「噗!」

天空之上爆開一大團血霧。

就算那些卒爆金烏綿延不斷的爆炸著,但天空上這一大團血霧炸開,還是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

「回!」

羅征貫穿了一劍后,伸出手指輕輕一勾,貫穿的女妖的那柄長劍又倒轉而至。

雖說那一劍將其貫穿,但未必能取其性命,羅征哪裡肯給她絲毫喘息的機會?

就在那柄長劍倒轉而至時,不遠處一個身影跌跌撞撞浮現在眾人的視野內,正是一名神巢女妖,在這名神巢女妖手中還拽著一塊五顏六色的布!

在神巢女妖出現的一瞬間,其他的金烏也浮現出來,竟有更多的卒爆金烏在她的掩護砸落下來!

即使是蘇奎等老將們看到這一幕,也忍不住吸了一口涼氣。

神巢女妖眼中滿是恨恨之色。

她已發現控劍之人,便是端坐在陣眼中緊閉雙眼的羅征!

可眼看那柄蘊藏著恐怖力量的長劍倒飛回來,她只能咬咬牙吐出一句話,「都給我爆!」

「轟轟轟轟轟轟……」

原本與她漂浮在空中的還有上百萬隻卒爆金烏,可在這一刻,上百萬卒爆金烏朝她身後蜂擁而來,並不斷地爆開。

雖說卒爆金烏本身無法撼動羅征的長劍,可蜂擁而來的金烏,還是讓羅征失去了準頭,這一劍竟從她右側擦肩而過。

隨後這神巢女妖翻手之下,再度以無色幕布將自己覆蓋,消失在眾人的視野內。

在她消失的一瞬間,羅征再度調集上百柄長劍蜂擁而至,想要試探出其方位,但這次神巢女妖準備周全下,羅征再沒能尋覓到她的蹤跡。

不過她離開的匆匆忙忙,那些智慧低下的卒爆金烏倒是沒有一併帶走。

卒爆金烏們得了神巢女妖的命令,只是源源不斷的自我犧牲,不斷在空中炸開,宛若一團團震耳發聵的煙花一般。

當最後一隻卒爆金烏炸開后,蘇奎等人才鬆了一口氣。

圍繞在主陣旁的那些人同樣也鬆了一口氣,他們手頭的神晶也所剩無幾了。 那神巢女妖向後飄出數百丈距離后,將身上的無痕幕布一把扯下來。

「滴滴答答……」

她的胸口被羅征的長劍轟出一個大洞,鮮血不斷地從洞內流淌而出。

神巢女妖的傷勢看上去很嚴重,但卻並不致命。

隨著她的雙翼揮動之下,神巢女妖的聲音已飄向陣眼這邊,「我以為能一口氣拿下劣震關,沒想到裡面的人還有兩把刷子……」

如果不是羅征將她逼得顯形,任由那些卒爆金烏炸開,劣震關的法陣的確是有可能瓦解的,畢竟劣震關儲備的神晶已無法支持太久。

「臭娘們,廢什麼話,有本事別逃!」左側陣眼中的一名神將呵斥道。

神巢女妖聽到這話,原本因為失血過多而蒼白的臉上流露出一絲嫵媚之色,聲音也變得婉轉動人,「我一直在這裡,沒有逃呢!」

「那看你是不是真的有這個膽!」左側陣眼內另外一名神說罷。

兩名神將說完后,竟齊齊朝著神巢女妖衝過去。

籠罩在兩人身上的陣眼,也隨著兩人迅速向前挪動。

只要躲藏在陣眼內就是安全的,兩人追一下女妖也沒什麼問題,但大概率是追不上的,就連蘇奎也沒有阻止的打算,反正兩位神將也會折返回來。

豪門盛婚:總裁,別亂來 羅征將一百多把長劍緩緩的收回,放開聽覺后,耳畔響起女妖那柔媚動人的聲音,心中竟是怦然一跳的感覺,他再看到向前狂追的兩人,想了想后,臉色猛然一變,「不好!蘇奎神將,快把兩人叫回來,他們不太對勁……恐怕是被那神巢女妖魅惑了!」

包括羅征在內,十七名神將原本都在高度緊張中。

而羅征一連串的追擊,將那神巢女妖擊傷擊退,頓時讓所有神將的心情輕鬆了不少。

按道理這名神巢女妖應該遠遁而走,可她在拉開距離後偏偏顯露真容,那等聲音飄然而來,左側陣眼的兩名神將真的著了道。

「卓寇!」

「韓力!給我回來!」

蘇奎心中一驚,也覺得大事不妙。

可任由蘇奎如何咆哮,兩名神將都是充耳不聞,一路追著神巢女妖而去,而那陣眼也護著兩人迅速遠去。

「怎麼辦?」

「陣眼與主陣相連,兩人太過深入,恐怕會連累整個劣震關!」

九個陣眼都是與主陣相連,受到的攻擊都會由整個劣震關承擔,可現在一個陣眼直接遠走,若金烏擊中攻擊兩人所在的陣眼,劣震關恐怕會迅速被瓦解……

蘇奎一連咆哮了數次后,臉上流露出一絲決絕之色,「斷掉地龍陣眼!」

最左側的陣眼,謂之「地龍」,一旦斷掉陣眼卓寇和韓力就會直接暴露在金烏下方,兩人瞬間會被金烏淹沒……

蘇奎的判斷非常果斷,他沒得選擇。

「嗡……」

當他發號施令后,一道無形的波動綿延到遙遠處,只在眾人的眼中閃了一下,那陣眼已被斷掉。

遠處就看到一群金烏向下盤旋而去,隨即傳來凄厲而微弱的慘叫……

那名胸口被洞穿的神巢女妖提著卓寇和韓力的腦袋,她那張妖艷的臉上帶著些失望,「可惜,算你們果斷,不然劣震關已經被破掉了。」

「秦姐姐不過早來了一會兒,就要破關,妹妹們的功勞可就沒了,」這時那神巢女妖後面傳來一個嬌滴滴的聲音。

自她身後竟有十餘名神巢女妖飄飛而來,這些女妖的氣息各個強大,顯然都掌握了非凡的彼岸信物。

「少廢話,快給我療傷,」秦姓女妖命令道。

身後那名女妖嬌滴滴的一笑,飄飛在秦姓女妖身前,伸手在她面前輕輕一揮,一個圓形的日冕呈現在秦姓女妖身前。

「嘶」

只見她輕輕在日冕上撥弄了一下,日冕上指代時間的影子回調了半個時辰,秦姓女妖胸口便已完好如初。

「秦姐姐太急了,就算你真破了劣震關,天網也過不去,」那女妖勸說道。

「這天網也不是刀槍不入,將劣震關破掉,總能將天網鑿穿,」秦姓女妖又說道。

「秦姐姐想的簡單,七陣十二關是兩條防線,破了劣震關後面還有一個太昊陣,那太昊陣內的強者恐怕不是姐妹我們能對抗的,」那女妖又笑道。

秦姓女妖蹙著眉頭,問道:「那你說怎麼辦?」

「我說,要破掉劣震關,破掉天網也是簡單,」那女妖伸出細長的手指指著遠處,「只要有人在裡面接引,破掉整個天網再輕鬆不過。」

「接應?誰來接應?」秦姓女妖眉毛一揚,「為什麼鳳女大人未曾告訴我此事!」

「因為鳳女大人要親手指揮,」那女妖微微一笑。

「呼呼……」

諸多女妖的身後,黑色的金烏雲團朝著兩旁分開,上百隻體型巨大的金烏緩緩降下。

這些金烏散發出來的氣息極為陰沉,即使是身為同類的其他金烏感受到它們的氣息,也顯得躁動而不安。

「屍靈金烏!」

秦姓女妖看到那些巨大的金烏降下,眼中流露出震驚之色。

這些屍靈金烏是帝俊大人親自培育的,也是金烏族中最強的存在,這些屍靈金烏一直以來都掩埋在神巢周圍的地底,只有當神巢遭遇襲擊時它們才會出動。

換句話說,只有到金烏一族生死存亡之際,才會動用屍靈金烏。

最後一隻屍靈金烏後背上,鳳女斜倚其中,俯視著遠方的天網,儀容莊重而威嚴。

「鳳女大人……」

秦姓女妖剛想問其中緣由,鳳女輕輕抬手已阻止她繼續說話。

「這次我們金烏一族傾巢而出,其實也是身不由己,與太一天宮一役,損失會達九成九,甚至會讓金烏一族自絕於泱泱世界……」鳳女嘆息道。

她很清楚整個母世界都會迎來天地大變,就連整個混沌都逃不過。

而且這場大變的源頭,恐怕就由金烏族與太一天宮來揭幕。

鳳女身為神巢的領袖,終究心疼自己的姐妹們,她接著說道:「只希望諸姐妹們能夠逃脫這一劫難,成為那極少數的幸運兒,才可永世長存下去。」 鳳女第一次從帝俊口中聽到那個計劃時,內心中也充滿了質疑。

如果真按照帝俊所說執行守序之道,能夠有資格活下去的不過萬人,那會是一個什麼樣的世界,鳳女幾乎不敢想象。

儘管鳳女充滿質疑,但依舊沒有表露出來。

帝俊就是整個金烏族的王,即使鳳女身為神巢的統帥,依舊是無條件相信帝俊的安排。

可是經歷母世界中這場巨變后,不知有幾人能夠安然無憂的活下來,而活在那樣一個不到萬名生靈的世界內又是何等乏味……

鳳女心中嘆息一聲,輕輕向前揮手,所有的屍靈金烏振翅而起,一名名神巢女妖亦站在屍靈金烏的後背。

無數金烏再度化為一朵朵烏雲,將這些屍靈金烏籠罩在內,從外表根本看不清內部的的狀況。

……

劣震關內,蘇奎的臉色不太好看。

從他鎮守劣震關起,雖然死了不少人,但都是一些無關緊要的彼岸境,就連太一衛也鮮有折損。

而十二名神將一直在陣眼內對抗金烏,可謂毫髮無損。

這次他好容易求來了劍慟之地的五名弟子,相當於補充了五名神將,但眨眼之間就折損了兩名大將!卓寇和韓力乃是他的左臂右膀!

「蘇奎神將,卓寇和韓力之死的確很遺憾,但劣震關終究是保住了,要不是羅征神將,劣震關已經破了,」旁邊的朱璇勸慰道。

蘇奎生了一會兒悶氣后,聽到這話,倒是平靜的點點頭,「的確是好險,我去查問了主陣,他們所有人的神晶所剩無幾,劣震關的法陣承受這一輪攻擊,光是神晶就消耗了一億顆……」

如果不是羅征將大量卒爆金烏擊殺,劣震關已經破潰。

「神晶所剩無幾,那劣震關的法陣豈不是無法運轉了?」顧海問道。

「太昊山那邊已經送來兩億神晶,應該沒問題,」蘇奎回答道。

這等層面的戰爭,對神晶的消耗極大,一場戰爭下來耗費的神晶恐怕是百億,甚至於千億級別,有些比較弱小的勢力往往在戰爭不曾結束時,神晶已消耗殆盡……

「但那神巢女妖要繼續帶隊來襲,恐怕還是不好應對,」羅征又皺眉說道。

這次是羅征僥倖試探出那名神巢女妖的方位,但那神巢女妖被自己刺了幾劍,若下次繼續帶著金烏來犯,羅征再想要憑運氣找出她,恐怕就沒這麼簡單了。

「只需要金烏的步伐能夠緩緩,不要隔三差五就來,」朱璇嘆息道。

自從駐守劣震關以來,這些神將,太一衛,還有下層的那些彼岸境們就沒有睡過一次好覺。

「看來隔三差五是不會了,」羅征微微一笑道。

「什麼意思?」朱璇問道。

羅征朝著前方努了努嘴,其他人都抬頭看著遠方,朱璇也扭頭望過去,臉色頓時僵住了。

如果說此前金烏的進攻是一團團烏雲,那麼現在這一幕就是半邊天!

賭你不敢愛我 整個天際線黑白分明,白色是金烏們不曾覆蓋的區域,黑色的則是無法盡數的金烏,黑色的天際線朝著天網這邊慢慢移動,一點一點的吞噬過來,整個天際線的長度幾乎不可丈量!

「是總攻!」蘇奎的眼珠子瞪大了。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