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呼」

顧葉四周忽然颳起了強勁的風,風如同利刃一般,向四周颳去,在那比武台上的石板被風刃刮出道道裂痕。

「烈風七腿」

一連向高寒踢出七腿,每一腿都化作捲風,向高寒席捲而去。七道旋風分為不同的方向向高寒颳去。

風刃將已經破爛不堪的舞台刮的塵土飛揚,風刃紛紛切割在下面的石頭上,帶出片片石屑,在風中急速旋轉,如同片片刀刃,向高寒切割而去。

看台的頂端:

「顧家好東西真不少啊!居然是玄階功法《裂風腿》!」

「聽說顧家的這門腿法不是只傳化真六重以上的弟子嗎?為什麼這個顧葉會被破例呢?」

「有意思!不過要僅僅是「裂風腿」的話,恐怕還不是高寒的對手啊!」

「嗯!飄渺宗弟子衛應雖然用的是人階功法「縱天九劍」,但是此功法與玄階功法也不過一線之隔,更何況衛應已經將此功法練到第七重了,那第七劍簡直就是將他推至另外一個境界了!」

「哼!幾個老鬼!就讓你們好好長長見識吧!我顧家可不是任人欺辱的!」最後顧滿星結語。

。。。。。。

烈風不斷的在高寒四周穿梭,直直向高寒肆虐而來。

「千尋」

高寒身體忽左忽右,正是長河落日訣第十招「千尋」。

不一會兒,高寒就站在狂風刮的範圍以外,正想向顧葉攻擊。可是沒走兩步他的身體就直直向側邊挪去。

那七道腿風居然跟了上來,一道烈風從剛才高寒所站立的地方刮過,那個地方立刻出現了道道印記。若是剛才高寒不躲避的話,不死也得重傷。

「哈哈!怎麼樣,很舒服吧?我的裂風七腿已經完全煉至第七重了,不是衛應那半吊子可以比擬的!」顧葉在旁邊瘋狂的大笑:「為了叫你輸的更心服口服,我就再讓你見識一下我的底牌吧!輸吧!」

「烈日煌炎」

無數道火焰從顧葉的腿中踢出,每一道火焰都炎熱無比,那炎熱的氣息甚至將石塊點燃了一般,凡是火焰經過的地方都冒著裊裊青煙,強烈的刺鼻的味道散發出來。

那些火焰一出來,紛紛融入那七道烈風之中,使之變成了七道火的旋風。旋風經過的地方石塊紛紛裂開,而且有了火焰的加入,七道腿風的速度更快了。

「這又是擬物化形!」

「這界比武太強大了,每一個都是天才般的人物!」

「恐怕高寒這次就要敗於他之手了!顧葉將結束這匹黑馬的連勝!」

「是啊!從氣息上看來,顧葉的實力明顯還在衛應之上!」

所有人都不看好高寒,畢竟顧葉的實力太強橫了,這一招幾乎完全可以比擬化真四重的強者所發出的招數,而高寒只不過是化真一重,就算他有能力擊敗化真三重,又怎能擊敗化真四重的武者呢?

高寒看著向自己席捲而來的火風,心神微凝,眼神凝重,這一招已經不是他輕鬆擊破的了:看來,非得使用全力不可了!

手握長劍,瞬間出鞘,但是高寒並沒有刺向那火風,而是狠狠的插在地上,靈魂力爆發。

無數的寒氣從高寒的身上與劍上撒發出去,瞬間就將高寒圍的嚴嚴實實,並且不斷的向四周擴散。

那寒氣寒冷無比,甚至將地上凍結起了層層寒冰,居然連地面都凍結了,那些裂縫中都被寒冰塞滿了。

那些火風遇到了這些寒氣,居然被紛紛凍住,如同一道道火風的雕塑一般,在那一動不動,火焰的形狀都清晰可見,惟妙惟肖,從遠處看去就如同時間靜止了一般。

在場的所有人都目瞪口呆,這一幕叫他們無法接受。

顧葉急急向高寒看去,可是比武場中間並沒有高寒的影子,空空如也,就如同高寒從未在中間出現一般。

忽然,一道亮麗的劍光從他的背後出現,直直向顧葉的脖頸刺去,如同流星一般。

劍光在顧葉的脖頸之前停了下來,這次他看清楚了劍的主人,是高寒。

「剛剛那是什麼?」

「擬物化形!一個化真一重的武者居然可以擬物化形!這不是開玩笑吧!」

「這個世界太瘋狂了。」

不僅僅下邊人瘋了,連看台頂端的人都嚴肅的看著下面。

「化真一重擬物化形,這種事情從未有過啊!」

「是啊,每一個武者不是經過苦修然後才能做到擬物化形,天賦最好的也是在化真三重才能擬物化形,可是。。。。。。」

「哼!只不過一個區區化真一重武者,值得這樣大驚小怪嗎?」

「即使是他天賦再強!依舊掩蓋不了他的修為!」

。。。。。。

比武台上,高寒冷冷的對著顧葉說:「怎麼樣?現在你如何再讓我難看呢?服不服輸?」

「雕蟲小技,不過我真不知道你是如何做到的?」顧葉不動神色的說道,但是他的的左手卻至於衣袖之內,緩緩的抽出一把匕首。

這柄匕首全身泛著青光,鋒利無比,在高寒的這個視角明顯看不見。趁著問高寒話的時候,他手中的匕首猛地向高寒刺去。

高寒剛剛雖然沒看到對方手中的匕首,但是他能看得出顧葉眼中的殺氣。在他的匕首還未有刺中高寒的時候,高寒全身發力,劍上的寒氣涌動,顧葉身上立刻結上了一層薄薄的薄冰,而他的身體也被凍僵了,無法動彈。

收劍還鞘,高寒一腳將顧葉踢到了台下,轉身就向台下走去。當然,他也在顧葉的身體中做了一點手腳,顧葉的右掌被高寒的寒冰完全凍死了生機,即使是合靈武者都不可能將之修復好,除非他自己修鍊到不滅境界,否則有一名不滅王者幫他修復,否則,他的右臂就廢定了。

而一名不滅強者怎麼可能為區區一個化真武者療傷呢?他自己修鍊到不滅境那就更不可能立了!天武大陸習武者無計其數,能夠突破到這一境界沒幾個。

高寒現在急需休息,他那一擊,使用的靈魂力量已經超越了自己的極限,現在他還感覺眼前有些花呢!

「這一局,高寒勝!」游滄海大聲宣布結果,而台下的人都被這個情況驚呆了,沒想到高寒實力如此驚人,忽然有人說道。

「你們看到了嗎?高寒每一招都會有寒冰出現!」

「沒錯,這是滄南域從來沒有過的招數!擬物化形,有化形為火的,有化形為土的,也有化形為木的,稀有的則是劍,刀,槍等,還從來沒發現有寒冰的。」

「這是一個天才啊!本次比賽最大的意外!」

。。。。。。

高寒與顧葉的戰鬥結束了,卻給大家留下無數的疑問。不過疑問歸疑問,但是比賽還得繼續下去。

「顧前輩!我已經打敗了你顧家年輕一代第一人!你可否將你所許的一百萬兩交給我呢?」高寒聲音淡淡的響起,眼神中蘊含笑意。

居然被一個小輩當面討債,顧滿星臉色漲的通紅:「急什麼!比賽之後我自然會將銀兩給你!」

「我看你還是先給我為好!我與你們顧家當初的約定是,顧家子弟在這場比武中不能戰敗我,則需給我百萬兩賠償金,難不成你想。。。。。。抵賴不成?」高寒看向鬍子楓,冷冷的道:「胡前輩,當初我是聽說胡前輩你公正無比,這個時候,難不成你不出來說點什麼嗎?」

鬍子楓臉色鐵青,拳頭緊緊握住,發出咯咯的響聲,語氣平緩的道:「顧老鬼,你不會叫我難做吧!」

「要是我其他顧家弟子能將他打敗呢?」 風起時的相遇 顧滿星還想狡辯,這時候鄭沐風說話了:「顧老鬼,你真是數歲越大越不要臉了,而且眼神也越來越差了!你看你們顧家子弟還有人在比賽區中嗎?」

顧滿星眼神向比武區看去,原來顧家子弟不知道什麼時候起已經被淘汰光了。這顧葉就是最後一名,如果說他不與高寒戰鬥,以他的實力還很有可能進行入到十二強,甚至十強。

可惜,現在他已經沒有任何機會了。

「給你!」這次顧滿星的臉可算是丟盡了,奮力向高寒扔出一片銀票。那銀票彷彿不是一張紙了,而是如同一柄利刃向高寒飛去,威力驚人,彷彿將整個練武場都切成了兩半,那力量絕對不是高寒能抵抗的。

速度之快,簡直匪夷所思,高寒想躲避也來不及了。

「轟」

一隻散發著烏光的手掌擋在高寒身前,輕而易舉的將那道力量卸去,將那張銀票拿在手中,是游滄海。游滄海對著顧滿星輕蔑的一笑,轉身對著高寒微笑的說道:「你的銀票!」

鐵臂游龍游滄海,不愧為鐵臂,他的手上功夫簡直是出神入化,而且聚集起來居然將手臂的顏色都變了。

現在游滄海的兩臂閃著烏光,而且冒著無與倫比的鋼鐵氣息,如山的氣勢壓在高寒的心頭,讓他難以呼吸。

高寒微微點頭,向游滄海微微點頭,低聲道:「謝謝!」隨後又嘲笑的看了顧滿星一眼:「也謝謝顧前輩的銀票!」

下面的人嘩然。

「原來是這麼回事,我說怎麼會再加一場戰鬥呢?

「顧家這次真是偷雞不成蝕把米了!

「對啊!為了讓顧葉與高寒戰鬥,顧家還拿出一枚上古丹藥來呢!哈哈哈,真是可笑!」

。。。。。。

「哼」坐在座位上的顧滿星臉色無比陰沉,自己這次不但丟了臉,更重要的是白白廢了一枚上古丹藥——固靈丹,至於那些銀子就不說了,作為靈國十大勢力之一,還不將這區區幾百萬兩的白銀放在眼中。

最重要的就是那顆上古丹藥,那可是他花費了很大的功夫,四大在一個遺迹中得來的。每一家族都得到不一樣的東西,這枚丹藥就是顧家在那座遺迹中最大的戰利品,其餘三大世家還未嘗可知。

十年前,那個遺迹被其餘五大勢力發現,從此也就被迫控制起來,每五年只能開啟一次,上次之行,顧家一無所獲,能拿得出手的寶貝只有幾件,這枚固靈丹就是其中之一。

顧滿星深吸一口氣,暗自思忖:今年的遺迹之行,看來我需要警告家族子弟,努力巡查一些好東西。

遺迹中雖有寶無數,但是也危險異常,即使是合靈者進入其中,一不小心觸碰到厲害的機關,也是有死無活。

如果一個家族中,缺少了合靈武者坐鎮,那這個家族一日之內就會被其餘實力血洗,瞬間消失於虛無。

所以幾大勢力決定,只允許年輕一代的天才進入其中。雖然一向以來都是進多出少,但是,凡是出來的天才實力都得到很大的提升,而且有些寶物對合靈強者都有用。

俗話說危險與機遇並存著,一些真正的天才為了自己的實力,也都踴躍報名。

比武繼續進行著,這次還剩餘二十四人。

場上的比武有贏自然有輸,贏的人成功晉陞為十二強,輸的人則垂頭喪氣的走出比賽場。比賽火熱的進行著,比賽的戰鬥情況還是非常精彩的。

這一局輪到了劍傾天出場,對手是一名江湖遊俠,也是一名劍客。

「總是聽聞劍家劍術獨步靈國!這次我倒要看看,劍家到底有沒有說的這麼玄乎!」那個江湖遊俠叫林蕭涯,前幾次的戰鬥,他顯現出自己的劍道天賦。

在前幾次戰鬥中,他都是一劍退敵,從未出過第二劍,劍道修為之高,鮮為所見。

「一名小小的江湖遊俠也敢妄稱領教我劍家劍術,狂妄自大!」劍傾天從背後取出長劍,沒有出鞘,漸漸凝聚真氣,一股驚天劍氣由體內而發:「今天就叫你見識一下劍家劍術,以後不要妄言!」

劍傾天腳下生風,身體如同一陣清風向對面的林蕭涯直奔而去,長劍帶鞘,向他直直衝去,雖然是劍鞘,上面吞吐不定的劍氣,將空氣絞碎。

林蕭涯眼神凝重,長劍出鞘,腳下猛地使力。腳下的石塊完全碎了,身體也向空中急速衝去,劍狠狠的向下劈去,劍氣從長劍中迸發出來,狠狠地向劍傾天劈去。

劍氣長達丈許長,一路劈過,在空氣中發出刺耳的呼嘯聲,空氣都被這一劍劈成了兩半,久久不能聚合在一起,在劍氣經過的地方形成了一個真空地帶。

「真氣化形,而且是劍氣!」

高寒雙眼一亮,所有擬物化形中,劍氣刀氣等是最難修鍊的,此人身為江湖遊俠,卻能夠真氣化劍,這種劍道天賦即使在劍家也不多,足以自傲了,怪不得此人一上來便直接挑戰西劍劍家的天才呢?

高寒心道:這道劍氣強大無比,即使是自己接,也要全力應戰,雖然能夠破掉此劍,取得勝利,但是必定暴露自己的底牌之一。

如果劍傾天不出鞘就能擊敗林蕭涯,那麼自己絕不是劍傾天對手,第一恐怕無望了。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 一座白色的建築憑空的佇立在地面上,直衝雲間,塔的頂部被黑暗中的天空中一道白色照的通白。幾朵迷霧漂浮在這座塔的頂部。黑寂的天空一望無際的沙漠中突然出現了這麼一個建築,讓人感到極度的不舒服,恐怖的氣息迎面而來,但是卻不由得興奮了起來。走了幾天終於找到了傳說的出口了。

我揉了揉眼睛被眼前的景象震撼到了:

“真的是那個嗎?”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