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呃……」

水任方圓拍了拍胸口。「這一身裝備,就是用我上班辛辛苦苦掙的錢買的。」

花錦明扶額,表情非常痛苦。「走吧,去一個叫幽火谷的地方,殺幾隻怪,拿點材料。你幫我帶路吧。」

「好的,大神,包在我身上。」

花錦明掏出十顆氣血丹,遞給了他。「這是葯。防身用的,加護盾。能用上最好,用不上的話就留著吧。權當我給你的小禮物了。」

「大神客氣。」水任方圓接下氣血丹,乍一看,驚呆了。「哇啊,800護盾,這氣血丹效果這麼強,能多給我點嘛大神?」

花錦明直接給了他一錦囊,有100顆。

水任方圓也不白拿,返了10枚銀幣。強塞給了花錦明。

花錦明嚇到了,不停推辭。「不不不,我怎麼能要你錢呢。這氣血丹也不貴,我一個煉藥師煉起來很快的。再說了你上班這麼辛……」

水任方圓蜜笑道:「錢我這有很多呢。」

他一邊說,一邊在背包里隨手一掏,給花錦明展示了下,滿滿一手金燦燦的錢幣。

花錦明被金光閃瞎了眼。

這……

花錦明偷看了眼自己的錢袋,38銀56銅。

花錦明咕嘰咽了咽。這遊戲算是被水任方圓玩明白了。他這幾年除了混了個南天王的名頭,真的啥也沒玩明白。

任務進行得很順利,殺的都是100戰力的幽火狼。雖然總是成群結隊的出現,但架不住花錦明的刀快。

幽火谷中隱藏著一座烈焰祭壇,常有變異后的猛獸徘徊。花錦明好幾次都差點折戟在那裡。

尤其是一隻150戰力的燭虎常駐於此,生猛得厲害。100戰力的幽火狼,一巴掌一個,一巴掌一個,跟削水果一樣。

花錦明兩人看到它,也只有跑的份。

水任方圓還開玩笑地說:「大神,你知道遇到老虎最保險的方法是什麼嗎?」

「是什麼?」

水任方圓道:「當然是跪下叫爸爸啊。因為虎毒不食子啊。」

在水任方圓的無私幫助下,花錦明從殺狼到挖礦,又到收集火苗。終於功成身退,完成了大祭司交代的所有任務。

大祭司用他收集的材料,給他配了一個火種。

幽火谷里,有一種天然發光的幽明礦,能使接觸它的生物逐漸元素化。花錦明收集的便是幽明礦,和幽火谷各種生物的幽火。

【皸裂的珍稀熔岩之核】

火種[紫色史詩]

使用:前往幽火谷的烈焰祭壇,補全火種的力量。

……

紫色品質的,然而還不能使用。

大祭司說到:「我想你已經見過那隻可怕的老虎了,去吧,回到烈焰祭壇。面對它!」

花錦明拿上火種,再次轉身,踏上回幽火谷的路。

水任方圓正在門口等他。

花錦明卻沉重到:「今天多謝你了,小圓。還有個任務,去幽火谷簽個到就好了,你先回去吧。接下來我自己就行了。」

「哎,大神?」水任方圓一臉迷茫地看著他離去。

穿過重重密林,又斬殺了十多隻幽火狼后,花錦明再次站到了烈焰祭壇的中心,放上火種,開始點火儀式。

在火種的力量浸染下,整個烈焰祭壇都亮起了熾盛的光,塵封的泥漬被重新涌動出的力量剝落。

按照大祭司給的說法,這座烈焰祭壇是地心火鱗妖留下的,他們是一個神秘的族群,已經消失在歷史長河中很久了。

眼前的祭壇,就是他們留下的為數不多的印記之一。暗藏著幽火谷最深的秘密。

【系統】:點火儀式開始,火種在補全過程中,會釋放大量元素之力,吸引四周的元素生物。

孤寂的烈焰祭壇閃爍起了紅光,一顆逐漸成型的小太陽懸浮在祭壇中央,越來越巨大,恐怖的元素閃電交織出去,轟擊著四周的土地,被觸及的地面熔岩斑駁。

與此同時,一同被點亮的還有漆黑的密林中,一雙雙血紅色的眼睛。帶著零碎的嘶吼聲,愈發靠近。

來了。

花錦明目光陡然一寒,一刀轟向密林深處。劍之所至,鮮血與樹摧枯拉朽。

被砍傷的幽火狼嗷嗷逃走了。但是,又有十餘只幽火狼,紛紛點亮自己身上的火光,向他撲咬了上來。

花錦明用熟悉的五月斬起手,激出三層劍光后,喝下野蠻藥水,降下了大浪斬和疾風劍。

戰鬥越來越激烈,幽火狼的數量也越來越多。恐怖的狼嚎聲充盈著整座山谷。

面對三十多頭幽火狼的圍攻,花錦明果斷變身火焰暴君,鏖戰群狼,不讓它們靠近祭壇中心的火種。

在深淵中,花錦明的火焰暴君能維持更久,但也有燃盡的一刻。變身時間一到,火焰一層層剝落,他又露出了人類的皮膚。

四周,橫七豎八的躺著四十多頭幽火狼,砍死的,燒死的。可狼群的數量依然不見減少,反而增長到了六十多隻。

火焰暴君的持續時間已經結束,花錦明又蛻變回了人形,同時陷入了六十多隻幽火狼的重重包圍。

花錦明知道,自己可能要交代在這裡了。

任務的難度遠超想象。

突然,就在眾狼撕咬著花錦明,要將他連人帶刀一起撲倒時,所有的狼都夾住尾巴跑了。

密林深處,顫悠悠地走出了一個大傢伙。它金黃色的皮毛上密布火焰條紋,身上燃燒著熊熊烈火,每走一步都會在地上留下一灘火,和一個深陷下去的腳印。

健碩的熾熱之軀,如同行走的火苗。

【燭虎】

等級:15

戰力:150[青銅級領主]

生命值:7290

說明:幽火谷中最為兇猛罕見的變異生物,即便是當中最年幼的個體,它的恐懼也足以照亮整座山谷。

燭虎驚走了群狼后,徑直撲向了祭壇中央的火種。

它和幽火狼一樣,是被火種吸引來的。

花錦明豈能讓它輕易得逞,握緊唐刀,一個衝鋒迎上去,打斷了燭虎的行動。

燭虎憤怒地撲向花錦明,行動迅猛,還在花錦明之上。被花錦明躲過後,換了只手掌又一撲一咬再一撲,僅僅四招便將花錦明拍翻在地,打出了他的一階虛弱。

花錦明一咬牙,揮出了次元斬。

霎時間,一人一虎打得天昏地暗。花錦明用盡全力,將燭虎打下了4000血,自己也被一掌拍飛。

花錦明艱難地站起來,要去阻止燭虎吞噬他的火種。就在他兩腳顫巍不停的時候,一團生機盎然的綠色能量落在了他身上。

他一扭頭,赫然看到了水任方圓。

為了方便升級,薩滿玩家也會學一兩個治療技能,但不多。

「大神,我來幫你。」水任方圓提著斧子,砍向燭虎。被暴怒的燭虎回身一追,嚇得拔腿就跑。

水任方圓一邊跑一邊驚恐到:「爸爸!爸爸!救命啊!我是你兒子啊,爸爸!」

花錦明無語。

可惜沒用,燭虎反而追得更狠了。

它一發力,便將水任方圓撲在了地上。張著血盆大口,口水滴下來,落在水任方圓身上,一滴滴都是燃燒的火油星子。

「救命啊,虎毒要食子了。」水任方圓喊得那叫一個慘。

花錦明一刀劈上去,重創燭虎,救下了水任方圓,並乘勝追擊,將它打下了2000血。

面對老虎一撲一咬一跳的攻擊方式,花錦明非常熟悉,才勉強有一戰之力。加上燭虎屬性為火,大部分技能傷不到花錦明。

如果換做冰牙虎,那真的看一眼都得死。

水任方圓震驚不已,「大神,武松是你什麼人?」

他幫不上太多忙,尤其是近身戰,一人一虎神仙打架,他靠近一下都不行。只得用絕無僅有的治療術治療花錦明,同時偷偷打幾個遠程技能,幫忙消耗血量。

終於,燭虎的血量掉下了1000。它突然發狂,舍下花錦明后,猛刨兩下,撲向了祭壇中央的火種。

它來這的目的就是為了火種。

此時,點火儀式已經完成。火種瞬間擴散出一道能量波動,將祭壇周圍的樹木整齊掀翻,並嘭的一聲點燃了。

小太陽消散后,只留下了一顆火珠。

然而,終究是花錦明快了它一步。一個衝鋒,縱身飛出。在半空中抓住了火種,並一口吞下。

【永恆的熔岩之核】

火種[橙色傳說]

說明:火元素生物進化所必需的元素結晶。它看著冷靜,焰小,卻亘古不滅,最孱弱也最永恆。

【系統】:恭喜您完成進化,覺醒了沉睡的血脈,進化為了地心火鱗妖。

水任方圓也沒有含糊,直接一發閃電箭,擊中了燭虎的左後腿。致使半空中的燭虎瞬間失去平衡,不僅沒能撲到花錦明,反而撲通摔在了地上。

花錦明落在地上,感受著一股熾熱的能量,在滋養著他的身體。

燭虎爬起來,咆哮著,撲向花錦明。

花錦明不慌不忙,高舉被火焰點燃的唐刀,隔著三米遠就一刀砍了下來,劈下一道十米長的火焰巨浪,將燭虎砍翻在地。

燭虎還想掙扎。花錦明揮出兩記滿月斬,劍身一震,激出六層劍光,又降下了聖裁之劍。將燭虎當場鎮殺。

水任方圓震驚不已,「大神,你是武松什麼人?」

花錦明輕呼一口氣,樂道:「唔,這引申技能就是好用。」

水任方圓注意到,花錦明的種族變了。從火鱗妖變成了地心火鱗妖。

。 若干年前。

卓禮正值壯年,他背著自家的娃娃,自邯鄲遷至涇陽。彼時天下大飢餓,沿路易子而食者皆有之。家家戶戶沒了活路,只能賣兒賣女。曾經的強趙轟然倒塌,而他們也成了俘虜流民。

他與卓翁沿路互相扶持,一瘸一拐的朝著關中而來。他們本是要被安排築城舂米,押送軍糧的。適逢關中涇陽人丁稀少,便被一道詔令破格遷至涇陽。那時候的鄭國已建成河渠,注填淤之水,溉澤鹵之地四萬餘頃。於是關中為沃野,無凶年。

他們被調至涇陽,其實就是給秦國種地的。人口同樣是極其重要的資源,特別是連年征戰老秦人更為需要。以俘虜流民耕作,為秦國提供源源不絕的糧食。

「快到了,快到了……」

卓禮紅著眼,自邯鄲沿路而來,死的死跑的跑。他本來有三個兒子,長子被流匪所殺。就這麼倒在了血泊中,只為保護懷中最後半塊餱糧。此子沿路病死,臨死只想喝上口邯鄲的烈酒。最後,甚至連張下葬的草席都沒有。

他的眼淚已經流幹了,承載著最後的希望,一瘸一拐的朝著關中涇陽而來。在這,總不至於餓肚子。便是生活再難熬,他們也總有出頭的那天。

他要出人頭地,再也不被人所瞧不起。成為秦人也有好處,秦人有軍功制,只要上戰場砍死個甲士便能有爵位!

卓氏嫡系都走了,捲走了大半的財富朝著臨邛遷去。卓禮的父親跪在地上,祈求宗長能帶上他們一起走。他們也是卓氏的一份子,便是死也該死在一塊兒。

可結果呢?

他父親被宗長一腳踹翻在地,連家中黃犬都帶走了,卻沒帶他們走。父親似乎也認命了,只希望宗長能把簿冊留下,將他們除名。如此,他們也不至於會成為流民。

戰火滔天,戶籍簿冊極其重要。未來關中被破,諸多武將搶奪金銀玉石,唯獨只有蕭何去搶簿冊圖書。故此劉邦具知天下厄塞、戶口多少、強弱之處、民所疾苦!

在戰爭時期沒有戶籍簿冊的,通通都會被強硬充為流民。這類流民往往會變成俘虜,然後就是奴隸。等戰事結束后,方會重新更正簿籍。

就這舉手之勞,卓氏宗長都沒答應!

卓禮的父親也死在了路上,死不瞑目。他們雖是庶出,卻也有足足百餘人。這些年來沒有功勞也有苦勞,卓氏能在邯鄲做大做強離不開他們這些庶出相助。可到最後,他們卻連條狗都不如!

百餘人啊!

等到了涇陽,卻只剩下五十來口人!

此仇,不共戴天!

卓禮立下過誓言,從今往後涇陽卓氏與臨邛卓氏再無瓜葛。終有一日,他會讓臨邛卓氏來求他們。他後來從軍入伍,背著鄰里街坊送的鍋盔離開涇陽。他在戰場上極其拚命,每每必身先士卒,悍不畏死。最後,他得到了公士爵位,並且成為當地里正。

只是他的親兄弟死在戰場上,到最後只帶回來件染血的葛布麻衣。所以,卓禮很照顧卓正他們家。就因為他們是過命的親兄弟,卓翁是為他擋了一箭而死的!

這軍功,應該分給他們一半!

……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