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吼……」一名弟子飛身而起,仰天大吼起來,整個下三天,都是瀰漫升龍宗之人驚天的呼喊之聲。

「以鐵龍山為龍頭……」

「以天龍山為龍身……」

「以地龍山為龍尾……」三人相繼開口,恐怖的真仙之力蔓延,在三人和眾多弟子的合力之下,三座大山,轟然碰撞融合在了一起。

「嘭……」一望無際的大山,落在地面之上,彷彿能將整個地面壓塌一般。

「長天門……恭喜升龍宗開宗……」

「玄龍宗恭喜升龍宗開宗……」一聲聲恭賀之聲,在天空之上升起,下三天各大宗門的宗門幾乎全部都是聽聲而來。

這些人的確是恭賀,聲音之中帶著喜色,畢竟三個巨頭宗門合併了,那麼從今以後,只剩下一個巨頭宗門,他們這些宗門也算是有出頭之日了。

一條幾百里的長龍矗立在人們的視線當中,正是三個宗門的大山合併而出。

「各位,今日我升龍宗開宗,各位下三天的掌教前來道喜,理應請各位進山一敘,但是山門需要建設,請各位先回去吧,待我升龍宗建好了山門,三日之後開宗大典之際,必然邀請各位!」李長風大聲開口,沖著那些圍攏過來的宗門宗主開口。

「那我們就等著各位宗主的好消息了!」一道笑聲,在圍攏的人群中響起,聲音有些不陰不陽。

「誰!」聽到這個聲音,李長風,司馬修,彭天德三人的臉色頓時冰冷起來。

不過那個聲音僅僅是響了一聲,便是消失不見,讓李長風三人的臉色陰沉下來。

「你們發現了么?」臧雲飛沖著趙鐵龍和裴建平兩人開口,聲音變的凝重了許多。

「沒有!」趙鐵龍和裴建平兩人臉上也是露出凝重,想不出下三天還有這樣的人物,不過,當初見過江太白,兩人便是知道下三天絕對也是卧虎藏龍。

那人說的話,雖然沒什麼問題,但是話中卻是帶著挑撥之意,如今升龍宗是一個宗門,但是對方卻是說三個宗主,開宗之際,就遭到挑釁,讓眾人非常不爽。

「好了,繼續吧,藏頭露尾的鼠輩而已!」臧雲飛沖著眾人開口,隨後眾人便是開始動了起來。

「走吧,咱們也去該看看那個小子了!」臧雲飛三人相視一笑,隨後飛進了新接成的升龍山中。

幽靜的院落中,洛天盤膝而坐,外面那轟亂的聲音絲毫沒有影響到洛天,甚至之前合併三座山峰,都沒有影響到洛天絲毫,如同老僧入定一般盤坐在那裡。

「嗡……」下一刻,澎湃的灰氣從洛天的身上散發而出,在洛天的身前凝聚起來。

灰色的身影站在那裡,灰色的雙眼之中露出強烈的喜色。

「終於小成了!」灰色的神魂,輕聲開口,隨後灰色的雙手開始變化起來,陣陣強大的波動,從灰色的神魂手中傳出。

「嗡……」下一刻,一把長刀落在了洛天灰色的神魂手中,隨後是長劍,之後是長槍,一種種兵器不斷的被洛天的幻化著。

「不錯啊,小子!」此時臧雲飛三人則是出現在了洛天的身前,臉上露出一絲詫異之色。

愛妻霸道:煮夫情深 「養魂訣,這麼快就小成了,達到了神魂離體的境界了!」裴建平臉上帶著讚歎,目光看向洛天那實質般的神魂。

「嘭……」洛天手中幻化的兵器轟然碎裂,灰色的神魂,回到到了洛天的肉身之中,洛天的雙眼緩緩的睜開。

「神魂離體的感覺好久都沒有感覺過了啊!」洛天臉上露出一絲笑意,當初在九域的時候,規則沒有壓制,因此神魂離體很早就能夠辦到了,但是到了仙界,想要神魂離體,那麼就真的很難了。

「這小子的神魂,真是個異類,我感覺這小子的神魂,比起他的肉身來還要變態!」趙鐵龍臉上泛起陣陣的神光,看向洛天。

聽到趙鐵龍的話,臧雲飛和裴建平兩人也是露出神光,原本三人只是想讓洛天學會三個宗門的東西,但是三人沒想到,洛天的資質竟然如此變態,神魂,肉身,修為,幾乎都堪稱完美。

三人就動了收徒的念頭,畢竟三大老祖收的弟子,當個少宗,這樣的身份自然順理成章,而且更能讓人信服。

剛開始三人還爭搶一下,不過後來決定要將洛天培養成全面天才,否則就對不起洛天這麼好的資質了,因此三人決定共同收洛天為弟子。

但是三人沒想到,三人舔著臉要收洛天時,卻硬生生的被洛天想都沒想的就給拒絕了。

「小子,當我們弟子的事情,不再考慮考慮了?」臧雲飛搓了搓手,目光看向洛天。

「什麼時候打贏我再說吧!」洛天輕輕的搖了搖頭,眼下不是必要,自己根本不想找什麼師傅。

而臧雲飛,趙鐵龍還有裴建平三人雖然強,真仙後期,縱然是在中三天,三人都會是聲名赫赫之輩,各個宗門的座上賓。

但是,洛天心氣也很高,而且自己師傅已經很多了,雖然師傅或許實力上不如自己,但是洛天知道一日為師,終身為師。

玄丹那次是實在沒有辦法了,想要救下孫克念,成為玄丹的弟子是最快速的方法。

「你……」聽到洛天的話,臧雲飛,趙鐵龍還有裴建平三人的臉色頓時張紅起來,鬱悶的想要吐血。

之前三人軟磨硬泡,洛天怎麼都不同意,實在被三人給磨的受不了了,洛天這才想了個辦法,不動用修為,不動動用肉身,公平的決鬥,三人若是任何一個能夠打贏他,他就拜三人為師。

洛天這個要求,三人自然不放在眼裡,洛天雖然強,但是在他們眼中終究不過是個毛頭小子而而已,三人可都是活了一千多年了,哪裡會不同意。

但是一動上手,三人就悲劇了,三人加起來的歲數還沒有洛天在九域活的時間長,戰鬥經驗上自然不是洛天的對手。

臧雲飛和裴建平兩人相繼被洛天打趴下,就連擅長搏鬥的趙鐵龍都是不出一刻鐘,被洛天打倒了。

兩個人一起上,三個人一起上,但是面對洛天,依然還是被洛天給打趴下,讓三人驚駭到了極致,對於洛天那恐怖的戰鬥經驗,三人想不出,洛天是怎麼做到的。

「真的不在考慮考慮了?」臧雲飛三人大聲開口,漲紅著臉看向洛天。

「好了,老臧,你們三個註定沒有成為我師傅的命,我是有師傅的人,他老人家,才是當世大能!」洛天臉上露出感嘆之色,想到曾經看到的年輕時候的張道天。

當初洛天在九域,不知道張道天是什麼修為,但是如今洛天身處仙界也是有段時間了,洛天終於知道了張道天當時有多強。

真仙巔峰,洛天看到江太白的時候,跟看到張道天年輕的時候感覺一樣,只差一步便是半步仙王的存在!

「哼……有時間我到要看看你那個師傅,看看到底是何方神聖!還有你這變態的戰鬥經驗!」趙鐵龍冷哼一聲,顯然對於輸給洛天這個毛頭小子,有些不耐煩。

「小子,該練習練習百鍊鍛體法了吧,來來來,今天我們好好給你鬆鬆筋骨!」隨後臧雲飛三人彷彿想到了什麼一般,目光不懷好意的看向洛天。

「那個,百鍊鍛體法,咱們今天就不煉了吧,天龍無相功,我還沒小成呢!」洛天看到三個老東西不懷好意的眼神,洛天下意識的顫抖了一下。

「這可由不得你啊!」臧雲飛說話,一隻金色的大手便是凝聚而出,一把將逃走的洛天給抓了回來。

「揍這小子,沒大沒小的,竟然管我叫老裴!」裴建平臉上露出一絲冷笑,隨後攥了攥拳頭,朝著洛天打了過去。

「嘿嘿,小子,就這百鍊鍛體法,你修鍊的最慢,今天多煉兩個時辰!」趙鐵龍也是冷笑一聲,大巴掌掄起來,朝著洛天的身上抽了下去。

「啊……」凄厲的慘叫聲,不斷的在升龍山的後山之上響起,讓升龍山的弟子們疑惑起來。

「怎麼回事?三大老祖不是要傳授洛天的本門的絕學么?怎麼搞的這麼慘!」

「兄弟,這你就不知道了吧,應該是百鍊鍛體法,聽說當初彭宗……哦不,彭天德太上長老當初煉成的時候,那可真是沒少挨揍啊,整個宗門的人,都揍了他一遍!」一名曾經天龍門弟子還有一名曾經的鐵龍門弟子,兩人肩膀上扛著一塊巨石,低聲交談著。

「沒想到彭長老,還有這麼丟人的一面啊!」兩人賊笑起來,彼此說著曾經宗門的趣事,關係親近了不少。

整個升龍山,到處都是充滿了這樣的畫面,洛天幾人一定沒想到,自己挨揍,竟然還起到了促進弟子交流的速度。

三個時辰之後,洛天泡在了一桶藥液之中,臉色一陣紅一陣白。 第一千九百三十五章開宗大典

「小子,不許運轉仙氣恢復,要充分的讓藥液淬鍊你的肉身,我們剛才揍你,不但能增加你的肉身強度,還打開了你肉身的大穴,促進加速吸收,可別浪費了啊,這藥液我可是花了不少老本啊!」趙鐵龍看著葯桶中的洛天,臉上露出賊笑。

「三個老不正經的東西!」洛天心中怒罵,不過還是任憑那藥液衝擊著自己的全身,身上傳來極致的疼痛,讓洛天保持著清醒。

「小子,來跟我們說說,上次那個小子殺上什麼神族之後,怎麼樣了!」臧雲飛三個老頭看著洛天鼻青臉腫的坐在葯缸之中,臉上露出滿足之色,隨後沖著洛天開口。

洛天這幾天閑著沒事,把自己在九域的事情跟著三個老傢伙當成故事講了講,不過名字卻是換成了別人,沒想到這三個老東西還聽上癮了。

「不崗,沒灰行……」洛天大聲開口,不過一開口,便是感覺嘴裡有些漏風,牙齒少了幾顆。

「你說啥?」臧雲飛三人臉上露出疑惑,不知道洛天在說什麼。

「我戳(說)……不講……沒有心情……」洛天一字一字開口,這才把話將明白。

「小子,還威脅我們是不?」聽明白洛天的話,臧雲飛三人頓時吹鬍子瞪眼,目光看向洛天。

片刻的時間,洛天的牙齒經過藥液的滋養之下,緩緩的長了出來,牙齒泛著陣陣的寒光,像是能夠咬穿一切一般。

「明天一天,都煉鍛體法吧,叫上幾個宗門弟子,說不定效果更好!」裴建平臉上帶著奸笑。

藥手回春 「威脅我,我洛天最不怕的就是威脅……」

「我跟你們說,那個神王叫做孫勝天,就是個王八蛋……」洛天身上忍受著痛苦,哆哆嗦嗦的為三人講述起來。

煎熬……

跟三個老東西在一塊的時間,對於洛天來說就是煎熬,尤其是每天修鍊百鍊鍛體法的時候,更是痛上加痛。

不過,洛天也是沒有吃虧,實力上增長了許多,肉身,神魂,修為都以一種驚人的速度提升著,短短的十幾天的的時間,洛天丹田中的金丹之上便是出現了第二道道紋,洛天相信只要再過十天,這第二道道紋便是徹底成型。

唯一讓洛天暗爽的就是三個老傢伙,那想要收自己為徒的心,有時候心痒痒,嘗試著找洛天切磋,最後被洛天給干趴下,然後在打,再趴下。

洛天雖然被三個老東西如折磨的夠嗆,但是跟三個老東西的關係也是漸漸的熟絡起來,有種亦師亦友的關係,洛天管他們叫老臧,老裴,三人也不是那麼抗拒了。

而洛天也是很久沒有放鬆過了,雖然苦逼,也比之前強了太多。

三天的時間一晃即逝,終於到了升龍宗開宗大典的日子,做為少宗,這場大典,洛天是一定要參加的。

換下了以往常穿的白衣,洛天換上了一身華袍,讓洛天的身上多了一股威嚴之氣,這件衣服本身就是一件下品仙器,更加襯託了洛天的氣質。

「別說,還真有點人魔狗樣的!」貂得助趴在洛天的肩膀之上,慵懶的開口。

「你給老子閉嘴,這叫英武你懂不懂,你再說話,我扒了你的皮做成圍脖!」洛天大步走出了奢華的房間,臉上露出笑意,在一名名升龍宗的弟子恭敬的目光之下,朝著升龍山最中央的方向飛去。

洛天的事情,升龍宗的弟子們已經全部聽說過,洛天的實力,升龍宗的弟子們信服,仙界畢竟是實力說話的地方。

今天的升龍山異常的熱鬧,三天的時間,經過整個宗門弟子努力,整個升龍山徹底建造出來。

一名名下三天大宗門的宗主們全部都是帶著恭敬之色,來到升龍宗道喜,主峰之上,三名老祖,三名曾經的三宗宗主,還有真仙初期的太上長老,全部站在那裡,足足二十多名真仙初期,如此恐怖的實力,讓一名名宗門掌門心神顫抖。

洛天邁步在人群之中,來到了眾人的身後,畢竟他只是少宗,還不是真的宗主,地位上要比太上長老差一些。

「歡迎大家來到我升龍宗,參加我升龍宗的開宗大典!」 養個狼崽子當權臣 臧雲飛身而起,聲音朝著四周蔓延而去。

聲音不大,但是主峰之上,無論是各宗的掌門,還是升龍宗的長老弟子,都是安靜了下來。

「大家都知道,我們升龍宗是如何成立的,從今以後,只有升龍宗,我們希望各位弟子長老不要有隔閡,我們升龍宗一定會更好,將來進入中三天!」

「今天開始,我升龍宗,分為六個堂,天龍堂,鐵龍堂,地龍堂,葯仙堂,符器堂,戒律堂,供奉堂!」

「各位弟子需要重新測自己的資質,分配到自己擅長的山峰!」

「天龍堂堂主,左丘明,鐵龍堂堂主,趙天地,地龍堂堂主,劉青山,葯仙堂堂主玄丹……戒律堂堂主,少宗洛天!」

「其餘真仙初期,全部進入供奉堂,除了李長風,彭天德,還有司馬修三人,其他供奉,不可插手其他幾堂之事!」臧雲飛,裴建平,還有趙鐵龍三人相繼開口。

「這麼快就換代了!」所有人聽到三個老祖的話,心神微微一震,目光看向眾人身後的洛天,顯然三人這麼做,就是為了洛天,這些堂主都是新人,雖然很有名氣,但是之前在三大宗門的時候,卻是只是峰主。

「戒律堂,洛天!」誰都知道,戒律堂在整個宗門最有地位。

一名名弟子臉上帶著激動之色,新宗成立,許多位置都有空缺,這就給了那些弟子們機會,成為宗門高層的機會,獲得資源自然不是弟子可比。

臧雲飛三人不斷的開口,長篇大論,不斷的講述了半天山規,之後整個主峰便是開始熱鬧起來。

「雲祖,你們合併了,那麼多出了兩塊爭天令,是不是讓給我們啊!反正你們也用不到!」人群之中有人開口,頓時讓在場的各宗門掌門眼中露出灼熱之色。

「哈哈,各位,我們天龍參加爭天戰前,另外兩塊爭天令,自然會給各位留下!」裴建平大笑一聲,目光在人群之中掃蕩起來,眼中露出一抹殺機。

「多謝三位老祖了!」聽到裴建平的話,各個宗門的掌門頓時躬身施禮。

爭天令,九大仙山聯合發下來的令牌,一次只發放一塊,而且還是爭天成功之後才發放,也就是說,整個下三天一直都有著三塊爭天令,現在三塊爭天令,就在臧雲飛三人手中保存著。

升龍宗將爭天令送出來兩塊,已經是難得了,畢竟,若是哪個宗門獲得了爭天令,那麼同升龍宗一起參加爭天戰的話,升龍宗,還要同另外兩個宗門大戰一場。

雖然下三天如今升龍宗幾乎如日中天,沒有哪個宗門能夠與升龍宗抗衡,但是也不排除那種小人,想要冒險一搏的宗門。

「我升龍宗的少宗,剛剛選出,想必各位還不沒見過,今天我升龍宗開宗大典,給各位增加一個彩頭,凡是真仙以下的修為,皆可挑戰我升龍宗少宗,勝利之人我升龍宗,有獎勵,還要拿出一塊爭天令來做為獎勵!」臧雲飛臉上露出一絲笑意,聲音落下,讓整個升龍宗再次沸騰起來。

「唉,這就把我賣了!」洛天心中低嘆,之前臧雲飛三人便是跟自己商量過這件事情,剛剛開宗人心不穩,需要展現實力,同時也能夠奠定洛天少宗的身份。

而且也能夠震懾其他宗門,真仙強者出手,動靜太大,也不好控制,但是天仙境就不一樣了,洛天自然就成了不二人選。

而讓洛天無語的是,三人要求自己只能使用三宗的功法武技,不許使用震仙筆等手段。

「我特么才練了不到二十天啊!」洛天心中大罵,但是還是邁步走了出來,站到天空之上,目光看向坐在那裡的密密麻麻的各宗門掌門,還有眾人帶來的個宗門的天才弟子。

各個宗門掌門沉默起來,洛天的戰績之前他們也是聽說過,但是沒有親眼看過,沒有親眼見過,就不算真實,而且還有爭天令這麼大的誘惑存在,不得不讓各個宗門的宗主心動。

「有沒有把握?」一名名宗門掌教沖著自己門下的弟子傳音,目光之中帶著凝重,挑戰洛天,此事可大可小,弄不好會得罪升龍宗,那麼就得不償失了。

「勝少主,你有沒有把握?」人群中,一對不起眼的青年男女坐在那裡,女子雙眼如同水一般,沖著身旁的青年開口,目光看向洛天之時,杏目之中露出冰冷之意。

「沒想到下三天中,竟然還有如此天才,這個洛天的資質即使拿到九大仙山,都算是頂尖了!」青年扇了扇手中的扇子,輕笑開口。

「觀察觀察吧,一塊爭天令,應該足夠讓下三天這幫土包子搶破頭了,等他們爭的差不多了,我再出手!」

「別忘了你的承諾,幫你報了仇,處子之身要交給我,從今以後全心全意的跟著我!」青年在女子的臉上輕輕的摩挲了一下,沖著女子開口。 第一千九百三十六章仙王弟子

「公子放心,幽蘭的心早已經屬於公子,不過心中一直有大仇,只要公子幫幽蘭把大仇報了,妾身必將全心全力侍奉公子!」萬幽蘭臉上帶著恭敬之色,沖著青年開口。

知道這青年要出手,萬幽蘭心中大定,當初萬幽蘭為了報仇,從天龍門離開就選擇了進入中三天,在中三天結實了這名青年。

聶勝,仙界無上的九大仙山的永生山的天才,父親乃是九大仙王永生仙王的親傳弟子聶雲天,也是聶雲天最寵愛的一個兒子。

不說實力,聶勝的身份就足夠壓死許多人了,一個小小的洛天,在萬幽蘭看來根本不是聶雲天的對手。

「有人出手了,看看吧!」聶勝輕聲開口,目光看向天空,一名中年人飛到了天空之上。

「洛少宗,在下紫焰閣,吳庸碌,請洛少宗賜教!」中年人臉上帶著恭敬之色,目光看向洛天,心中則是直打鼓,想到了洛天之前的戰績,若不是宗主讓他上來,他是肯定不會上來的。

「請吧!」洛天輕聲開口,這比斗不是生死戰,不過是要立威而以,點到即止。

「聖火焚天!」聽到洛天的話,吳庸碌低吼一聲,雙手掐訣,滔天的紫焰從吳庸碌的手中飛出,朝著洛天席捲而去。

「紫焰閣的最強的一招,仙境中階武技!」有人認出了吳庸碌的手段,大聲開口。

「這吳庸碌不傻,一上來就是最強的攻擊,想要一擊定勝負,畢竟對手是洛天,雲飛老祖說的真仙之下沒有敵手!」人們低聲議論起來。

「哈哈,一個小小的天仙後期還敢對上我們洛天師兄!」升龍宗的弟子,有的大聲開口,有的則是目光看向洛天,這些人大部分都是地龍門和鐵龍門的弟子,他們也只是聽說,並沒有看過洛天出手。

「真是有些麻煩!」洛天看著那滔天的紫焰,若是按照之前的洛天,直接一口吞了就是,但是現在卻是被三個老東西要求只能動用三宗的手段。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