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可是,我不想看你這樣,沒錯,娜美對我十分的重要,但是對我重要的人,不僅僅是娜美。」

「你對我,同樣也十分的重要!」 緊緊抱著月檬那嬌柔的身軀,朱帥終於將自己心中的想法,說了出來。

不錯,月檬姐姐,對於自己,也十分的重要!

從小,朱帥就沒有見過自己的母親,陪伴著自己一起長大的,就只有靜兒父親,以及傭兵團中其他孩子們的冷嘲熱諷了。

所以,朱帥沒有感受過除了父愛之外的任何親情。

直到月檬姐姐的出現,月檬姐姐在各個方面對自己的照顧,讓朱帥十分的沉迷,漸漸的,這種感情,也化為了對月檬姐姐的一絲絲情愫。

只不過,兩人不論是身份還是年齡,都有著一定的差距,所以,朱帥才將這份情愫,深深的埋在心底,不敢隨意的表露出來。

但是,最近月檬姐姐越來越大膽的行為,也讓朱帥意識到,在月檬姐姐的心中,自己的位置,似乎也十分的重要。

之前,飛塵提出了交換七曜藤的條件,就是自己要永遠不再見月檬姐姐,朱帥想都沒有想,就拒絕了飛塵的建議。

如果自己那樣做的話,雖然可以治療好娜美的傷勢,但是,對於月檬姐姐,極度的不公平,再說,自己現在,也有些離不開月檬姐姐了。

朱帥已經做好了十足的打算,外出將那七曜藤的蹤跡,尋找出來,可是沒有想到,月檬姐姐竟然回去找飛塵,替自己將這七曜藤尋來。

飛塵,一直垂涎月檬姐姐的容貌,趁著這個機會,他一定會對月檬姐姐提出什麼過分的要求,所以朱帥才會發這麼大的脾氣。

這在之前,是從來沒有發生過的事情!

「什麼?我對你也很重要?」

月檬姐姐的身軀,一下子就僵硬了起來,一張嬌俏的臉頰,掛著幾滴透明的淚珠,抬起頭來,不可置信的望著朱帥。

「對,月檬姐姐,我雖然沒有說過,但是在我的心中,你和娜美一樣,對我都十分的重要,你們中的任何一個,我都不想失去!」

「你知道飛塵拿什麼作為交換七曜藤的條件么?他讓我放棄炎陽盟盟主的位置,永遠的離開南大陸,在不與你有任何的糾纏!」

「盟主的位置,我無所謂,離開炎陽盟,我依舊可以和黑暗勢力作鬥爭,但是,離開你我做不到,我真的做不到!」

朱帥望著月檬的眼睛,深情的說道。

說完這一切,朱帥才感覺,自己的心中,無比的舒暢,就好像是壓在自己心頭的一座大山,在一瞬間消失不見。

有時候,朱帥自己也十分的懊惱,在其他的事情上,自己向來都十分十分而的果敢,唯獨面對感情,自己不知道該怎麼面對。

雪絨,玉瑤,包括娜美,都是在她們對自己表白之後,自己才敢去接納她們,但是面對月檬,自己實在是不想繼續這樣了。

朱帥害怕,自己一旦放手,那將徹底的失去月檬姐姐。

「你這個笨蛋,你為什麼現在才說,我以為,你心中根本不在意我!嗚~你這個笨蛋,你知道,我等這一天,等了有多久么?」

聽了朱帥發自內心的告白,月檬再也忍不住了,眼中的淚水,如斷線的珍珠一般,不斷的落下,一雙粉拳,不停的錘擊著朱帥的胸膛。

現在的月檬,哪裡還有半點門主的女強人氣概,完完全全是一副墜入愛河的小女人模樣。

但是,這個模樣,朱帥看著,竟然是那麼的可愛,那麼的迷人。

朱帥伸出手掌,緊緊的將月檬擁入了懷中,兩人就那樣凌空站在炎陽盟的上空,深情的擁抱著,完全不顧下方越來越多的看客。

良久之後,兩人才漸漸的鬆開,對視一眼之後,都忍不住笑了起來,那笑容,沒有一絲的尷尬,完全是發自內心的,幸福的笑容。

「月檬,答應我好么,不論你答應了飛塵什麼條件,咱們都將這七曜藤還給他,南大陸這麼大,我就不信,找不出一根七曜藤來!」

朱帥看著月檬那清澈見底的眼睛,認真的說道。

「好,我聽你的,咱們把七曜藤還了,一起去尋找!」

月檬十分乖巧的點點頭,柔聲說道。

「這就對了,真乖!」

朱帥習慣性的伸出了自己的手指,在月檬的鼻子上,輕輕的颳了一下。

等做完這個動作之後,朱帥才意識到,月檬的年齡,要比自己大上不少,這個動作,用在月檬的身上,似乎有些不合適。

可是,不等朱帥有其他的動作,月檬就一臉嬌羞的將臉埋在了自己的肩膀上。

哈哈,看來,戀愛中的女孩子,不論年齡大小,都將對方,作為了自己最強的依靠,就連月檬姐姐這樣的女強人,都不例外。

又溫存了一會之後,朱帥這才拉著月檬的柔荑,找到了之前自己一氣之下丟棄的七曜藤,手挽著手,朝著飛塵的房間掠去。

兩人誰都沒有注意到,當兩人的身影消失在天際之上時,下方匯聚起來的那些炎陽盟成員,竟然不約而同的開始鼓掌祝福起兩人來。

「哈哈,飛塵長老,這麼快,咱們就又見面了,怎麼樣,我的提議,你考慮的怎麼樣了?天命符,我這裡可只有一張啊,錯過這次機會,就再也沒有了。」

緊緊的拉著月檬的小手,朱帥門都沒敲,就走進了飛塵的房間。

怪異的是,現在的飛塵,並沒有拉著他那妖艷的侍女,做一些少兒不宜的事情,而是手中拿著什麼東西,低頭不停的查看著。

見朱帥進來,飛塵緊張的將手中的東西收入了納戒,正欲反駁之時,就看到了朱帥身邊的月檬,以及兩人那緊緊握在一起的小手。

「月檬,你這是在幹什麼,咱們之前,不是已經協商好了么?你怎麼這麼快就出爾反爾了!」

飛塵的眼神一冷,陰陽怪氣的說道,但是話語之中那酸溜溜的味道,只要是個有正常思維的人,就能聽出來。

「飛塵,之前你暗地裡對我做一些小動作,我就都忍了,畢竟大家都在南大陸,低頭不見抬頭見,我並不想和你鬧翻臉。」

「可是,沒有想到啊,你做事竟然如此的卑鄙,借著七曜藤的事情,你還挑撥我和朱帥的關係,如果不是朱帥及時的對我說了心裡話,我到現在,還被你蒙在鼓裡!」

「咱們之前的約定,正式作廢,這七曜藤,還給你!」

月檬氣憤的說著,一把將手中的七曜藤,扔給了飛塵。

飛塵的臉色,一陣變幻,看著兩人親密的舉動,雙眼之中,就要噴出火了。

撿個王爺來種田 得知朱帥需要這七曜藤有急用之後,飛塵簡直是欣喜若狂,在飛塵看來,這似乎是老天賜給他的,一個得到月檬的機會。

所以,飛塵連朱帥提出的使用天命符交換的條件,都忍痛拒絕,就是想要利用這七曜藤,徹底的將月檬握在手中。

可是,看著朱帥與月檬現在親昵的舉止,自己的計謀,不僅沒有起到預計的效果,反倒讓朱帥與月檬走在了一起。

這樣的結局,讓飛塵大為惱火。

「呵呵,沒有想到啊,我處心積慮的拆散你們,你們反倒走在了一起。」

「不過,據我所知,在這南大陸之上,只有我手中有一根七曜藤,想要再找到其他的七曜藤,簡直是比登天還難。」

「怎麼著,朱帥盟主,有了新歡,連你那人魚族小女友,也不管不顧了?」

飛塵將七曜藤從地上拾起,握在手中端詳了一番,怒笑著說道。

「飛塵長老,我們的事情,就不勞煩你費心了,你只要記住,月檬與娜美,都是對我及其重要的人,你若是敢繼續在背後做一些小動作,就不要怪我朱帥翻臉不認人了!」

朱帥握著月檬的柔荑,挑釁般的在飛塵的眼前晃了一下,開口說道。

「哈哈,,好小子,你還是第一個敢如此威脅本宗的人。」

「不過,我也把話給你放這,月檬是本宗看上的女人,要是本宗得不到,其他人,也休想得到!」

飛塵的眼中,滿是陰冷與惡毒。

「好啊,那咱們就走著瞧!」

現在,飛塵還是炎陽盟的長老,大局為重,朱帥並不能與他撕破臉皮。

但是,面對飛塵的威脅,朱帥也絲毫不懼!

暗中警告了飛塵一番之後,朱帥拉著月檬的小手,離開了飛塵的房間。

「飛塵門主,這小子,也太囂張了吧!」

待朱帥與月檬離開之後,房間陰暗的角落中,突然走出一名身材纖瘦的男子,從他那滴溜溜轉個不停的眼睛來看,這傢伙也不是什麼好鳥。

「哼!敢如此與我說話,那我就讓他知道,得罪我的下場!」

飛塵微眯著雙眼,陰森的說了一句之後,從納戒之中,將之前藏起來的東西握在手中。

從旁邊的桌子上拿起一支筆,飛塵唰唰的在紙張上寫了些什麼東西,這才將那紙張,交給了那名纖瘦男子。

「按照我之前的吩咐去做!」

「放心吧門主,這件事情,我一定給您辦好!」

纖瘦男子接過紙張,這才快速的退身出去。

房間之中,很快安靜了下來。

「朱帥,我得不到的,你也休想得到!」

飛塵站在原地,雙拳緊緊的握了起來。 拉著月檬的柔荑,從飛塵的房間之中出來,朱帥重重的舒了一口氣。

經過了剛剛的事情,自己是徹底與飛塵手中的七曜藤無緣了,可是朱帥現在的心中,卻是十分的輕鬆。

做這個選擇,自己一點都不後悔!

「月檬,飛塵和你說了什麼,為什麼他會將七曜藤交給你?」

朱帥對這件事情,還是十分的好奇。

「你想知道啊~」

月檬看著朱帥那著急的樣子,噗嗤一聲笑了出來,撒嬌般的說道。

「對啊,我很想知道,飛塵是用什麼下三濫的手段,挑撥我們之間的關係的。」

朱帥捏了捏月檬的小手,以示懲罰。

「那我就告訴你吧!」

月檬嘻嘻一笑,付在了朱帥的耳邊。

朱帥豎起耳朵,認真的聽著月檬說著什麼,可是等來的,卻是月檬輕輕的一吻。

「哈哈,想知道的話,追到我再說!」

朱帥被月檬突然的動作已經,愣在了原地,可是月檬卻一下子掙脫了朱帥的手掌,開心的朝著遠處掠去,只留下了一陣銀玲般的笑聲。

「看我怎麼追到你!」

意識到自己被耍了的朱帥,無奈的笑一聲,奮力的朝著月檬追去。

以月檬的速度,朱帥在不召喚熬勝的情況下,根本追不到她,但是很明顯,月檬故意放慢了自己的速度,所以,朱帥輕而易舉的就將月檬的手掌,再次抓入了手中。

「哼哼!抓到你了,看你還往哪裡跑!」

一把將月檬拉入自己的懷中,朱帥狠狠的颳了一下她的鼻子,作為調戲自己的懲罰。

「嘻嘻,我不跑了,不跑了,以後,我永遠都守在你的身邊!」

月檬微微有些喘氣的說著,手掌緊緊的抓住了朱帥的衣襟。

「好了,現在可以告訴我,飛塵和你說了些什麼吧!」

朱帥一隻手掌,扶起月檬的下巴,看著她的眼睛,認真的問道。

月檬羞澀的點點頭,開始詳細的講解了起來。

原來,那日自己找過飛塵,提出交換七曜藤的建議,被飛塵拒絕之後,飛塵就拿這件事情,大肆的宣傳著,導致聯盟中絕大多數的人都知道了自己有求于飛塵。

當然,月檬也聽說了這件事情,想著飛塵平時對待自己的態度,月檬就決定去找飛塵試一試,看看能不能將這七曜藤弄到手。

果然,月檬找到飛塵之後,飛塵二話不說,就將七曜藤贈送給了月檬。

然後,飛塵就和月檬講了朱帥的許多事情。

當然,這些事情,都經過了飛塵故意的篡改,說朱帥為了得到七曜藤,主動跟飛塵提出離開南大陸,離開月檬。

然後,飛塵就表現出了一副大義的樣子,義正言辭的拒絕了朱帥的提議,還說自己雖然喜歡月檬,但是一定會和朱帥正當競爭云云。

若是在平時的話,月檬肯定不會被飛塵如此拙劣的晃眼所欺騙。

可恰恰這段時間裡,月檬心中十分的煩悶,月檬已經數次的向朱帥隱晦的表達了自己的愛意,但是,朱帥一點反應都沒有。

再加上突然出現的娜美,月檬竟然一下子鑽了牛角尖,認為朱帥的心中,並沒有自己,在朱帥看來,娜美遠遠要比自己重要。

在這種心情的左右之下,月檬竟然傻傻的相信了飛塵的話。

可是,善良的月檬,還是決定最後為朱帥做一些事情,就拿著七曜藤,攔住了朱帥的去路。

後來的事情,大家就都知道了。

聽了月檬的一番闡述,朱帥對飛塵這個人,更加的厭惡了。

果然,人心叵測,自己原本站在正義的一方,經飛塵這麼一抹黑,自己簡直就成了豬狗不如的畜生。

還好自己之前將心中的想法都說了出來,不然的話,信以為真的月檬姐姐,恐怕以後再也不會理會自己了。

將這一切都說明之後,朱帥與月檬之間,再無芥蒂,兩人齊聲唾罵了飛塵一陣,這才手牽著手,開始了行動。

由於飛塵之前提到了娜美,朱帥害怕自己離開炎陽盟之後,飛塵會故意找一些借口,為難人魚族。

所以,朱帥先後找到了厲權長老,以及衛朔大哥,讓他們暗中保護一下人魚族,以免飛塵做出什麼不光彩的事情來。

此後,朱帥又找到了雲信前輩以及厲程前輩,擺脫他們加快一些煉製符咒的速度。

經過之前的大戰,黑暗勢力元氣大傷,但是炎陽盟的情況,也好不到哪裡去。

下一次的戰鬥,不知什麼時候就會打響,而飛塵現在又是一個不確定的因素,朱帥真的害怕,在自己不在的這段時間裡,炎陽盟會出現什麼意外。

將自己擔心的事情都安排妥當之後,朱帥和月檬,這才踏上了尋找七曜藤的道路。

七曜藤,何其的珍貴,就連蓮花厲權這些一家之主,都沒有關於它的任何消息,朱帥和月檬,現在也沒有一個明確的目標,到底到那裡去尋找著七曜藤。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