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可是桃夭這次受了很重的傷,他的胳膊還少了一隻,要幻化成合適的人形,可以嗎?」

雅顏看著紅衣桃夭流血的胳膊,心疼不已。

少年撲哧笑道:「他是桃花妖,真身是棵桃花樹,樹枝斷了,還會有新的樹枝長出來,放心啦,他很快會再長出一條胳膊的。」

纏情蜜愛:前夫長點心 紅衣桃夭也安慰雅顏,「他說的沒錯,我胳膊上的傷不會致命,能讓我致命的只有我的內丹。」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白衣公子手中紅色珠子上。

這紅色珠子正是桃花妖的內丹。

在眾人期待的眼神中,白衣公子輕輕一揮,紅色珠子回到桃夭手裡。

桃夭將紅色內丹吞下,俯身對白衣公子跪謝道:「多謝恩公不殺之恩。」

「上天有好生之德,我這次不殺你,是因為你以前行善積德的緣故,如果有一天,我知道你為非作歹,我還會來收取你的性命。」

「桃夭謹記恩公的話。」

白衣公子看了雅顏和桃夭一眼,最後目光定在星兒身上,說:「人妖相戀,有好結果的不多,你們若要實行剛才的計劃,就要好好打算,以桃夭現在的法力,很容易被驅妖法師識破真身。」

「那怎麼辦?」雅顏又急了。

星兒腦子轉的快,給雅顏出主意道:「那就等需要法師們離開清河鎮再說。」

「那要等到什麼時候?」

「經過這次事,驅妖法師們差點丟了性命,他們應該不會再在清河鎮呆下去,應該會很快離開。」星兒分析道。

星兒和雅顏、桃夭,討論著之後的計劃。

白衣公子臉上露出不易察覺的微笑。

寵物小精靈之庭樹 過了一會兒,星兒三人還絲毫沒有要停下的趨勢。

少年咳嗽了一聲,說:「李氏醫館里的人還等著救命呢。」

星兒反應過來,此次的任務就是來找葯和魂魄的,既然達到了目的,就要趕快回去。

「對呀,我要趕快回去。」星兒轉頭問紅衣桃夭,「之前進桃花林的那一老一少呢?」

億萬寵妻:男神101℃深吻 紅衣桃夭看向白衣公子和少年。

白衣公子一個眼神,讓紅衣桃夭欲言又止。

眼前這位白衣公子和少年正是那一老一少,只是他們之前是幻化了樣子而已。

紅衣桃夭心想,眼前的白衣公子跟星兒姑娘肯定認識,他剛才的眼神意思很明顯,不想讓別人知道他的身份。

於是桃夭說道:「我沒有困住那一老一少,星兒姑娘出了桃花林之後,就會再見到他們。」

星兒相信桃夭的話,相信塗山爺爺和阿灌現在就在桃花林外。

可是眼前這位真正取得葯和魂魄的白衣公子和少年,會跟她一起回李氏醫館嗎?

星兒很期待地看著白衣公子,正要問出口,卻聽白衣公子說道:「星兒姑娘,這藥引和裝有魂魄的瓶子里,你可以帶回去,李氏醫館內自有會醫治他們的人。」

「你們呢?」星兒脫口問。

「我們雲遊到此,機緣巧合下才管了這件事,星兒姑娘不必客氣,有緣自會相見。」

說完,那白衣公子和少年便沒了蹤影。

那段桃花枝和裝有陳夫子眾人魂魄的瓶子,不知怎的也落到星兒手裡。

星兒心裡有點失落。

星兒望著天空發獃,紅衣桃夭的聲音傳來,「星兒姑娘,我這就送你出桃源幻境。」

「桃源幻境?這裡是虛幻的嗎?」星兒驚問。

「虛虛假假,真真實實,是幻境,也是真實。」

紅衣桃夭說了句模稜兩可,又聽起來很有道理的話。

星兒不管那麼多,現在離開桃源谷,回到清河鎮才是最重要的。

星兒拉住雅顏的手,問:「雅顏,你要不要現在跟我一起回去?」

雅顏捨不得身旁的桃夭,對星兒說:「我還有些事情要跟桃夭商量,星兒你先回去。」

星兒笑了笑,現在的雅顏和桃夭已經是生死相許,星兒不再擔心雅顏的安全,「好,你倆慢慢商量,我先回李氏醫館,如果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的,就去醫館找我。」

星兒告辭,桃夭用法術將星兒送出桃源幻境。

——

等星兒再次醒來,她還是躺在桃源谷內的那棵大桃樹下。

塗山爺爺和阿灌也昏睡在她身旁。

原來粉色的桃花瓣都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跟平常一樣的黃土雜草。

星兒急忙檢查手裡的東西。

桃花枝和白瓷瓶都在,這不是夢。

「塗山爺爺,阿灌,你們醒醒!」星兒推身旁的人。

白鬍子的塗山月慢慢轉醒,阿灌也緊跟著醒來。

「我們怎麼睡在這兒了?」阿灌疑問道。

星兒看向塗山月,這位老爺爺也是一臉懵然。

看來這一老一少是不記得剛才發生的事了。

星兒覺得可惜,又有些慶幸。

可惜的是,剛才神妖鬥法,這一老一少沒有機會看到。

慶幸的是,這一老一少躲過了一劫,如果他們剛才也到了幻境里,說不定會受傷。

星兒扶起白鬍子的塗山月,說:「路上我再慢慢解釋給你們聽,藥引和魂魄已經拿到了,我們先回去。」

——

清河鎮。

李氏醫館內。

白鬍子的塗山月,用千年桃樹妖身上摘下來的桃樹枝做藥引,將魂魄歸位。

很快,陳夫子和驅妖法師們醒轉過來。

四個驅妖法師一臉愧色。

陳夫子的臉色也好不到哪去,想起之前在桃源谷的經歷,陳夫子憤憤地說:「沒想到那桃花妖這麼厲害,驅妖法師們都不是他的對手。」

被陳夫子這麼一說,驅妖法師們臉上更是掛不住,紛紛告辭。

陳夫子一再挽留,其中一個修仙模樣的小道士說:「我等道法不夠,辜負了青河鎮居民的委託,不過你們放心,我會請我的師尊來,一定為你們除了那桃花妖。」

驅妖法師們臨走之前,小道士問白鬍子的塗山月,「老神醫,您是如何將我們的魂魄從桃花妖那裡帶回的?」

白鬍子的塗山月裝糊塗,「我也不清楚,我和阿灌一到桃源谷就暈了過去,能帶回藥引和魂魄,都是星兒姑娘的功勞。」

驅妖法師們都望向星兒,希望她能詳細說一下在桃源谷的經歷。

星兒毫無隱瞞,一一細說。

聽到最後,小道士感嘆,「沒想到世間還有白衣公子那樣道法高強的人,有機會真想見識一下。」

另一個和尚模樣的驅妖法師卻說,「白衣公子確實道法高強,但他對桃花妖也太放縱了些,應該殺了桃夭,他卻放了他,還任由那妖怪跟雅顏姑娘在一起。」

驅妖法師中紛紛有人附和,「對,人妖相戀,天理不容!」 陳夫子一聽,自家女兒又去了桃源谷找桃花妖,怒氣更盛,「不能就這麼放過那桃花妖,我要繼續請些道法高強的驅妖法師來。」

陳夫子拉著小道士,問:「你師尊道法如何?能治得住那桃花妖嗎?」

說到自己的師尊,小道士一臉尊敬和崇拜,「我師尊是蜀山掌門——青雲道人,若論天下修仙人的道法,我家師尊也是數一數二的。」

若能請來青雲道人這樣道法高強的驅妖法師,一定能收服桃花妖。

陳夫子這樣想著,忙問小道士,「你師尊什麼時候能過來?」

「我立刻用法術傳信給師尊,他應該會在三天之內來到清河鎮。」

「太好了,我們就等三天,三天後就是那桃花妖的死期。」

陳夫子和小道士,商量了新的對付桃花妖的辦法。

其他驅妖法師們見狀,沒自己啥事兒了,就紛紛告辭,離開了清河鎮。

星兒心裡卻很著急,如果那個青雲道人來了,桃花妖就會真的有危險,萬一桃花妖死了,雅顏怎麼辦?

——

趁著陳夫子帶著小道士回清河書院,星兒又跑到桃源谷,給桃夭和雅顏通風報信。

雅顏不知道小道士口中所說的這個青雲道人究竟有多厲害,為了以防萬一,她打算把桃夭要幻化成書生模樣,去清河書院提親的事,往後拖一拖。

桃夭卻沒有把這個青雲道人放在眼裡,堅持三天之內就會去雅妍家提親。

拗不過桃夭的堅持,雅顏也就同意了,星兒隱隱覺得有些不妥。

——

塗山月和阿灌。

這兩人本來打算,在清河鎮只逗留一兩日,看看這裡的風土人情。

沒想到遇到了星兒姑娘,又遇到桃花妖的事情。

還見證了一場人妖相戀。

只是現在,這隻桃花妖,前路生死未卜,他與雅顏姑娘的婚事也不知將會如何。

塗山月做了決定,在清河鎮再停留一段時間,等桃夭的事情結束之後再離開。

阿灌打趣塗山月,「公子,您是很希望桃夭和雅顏姑娘有一個好的結局吧。」

「當然,緣分這東西本就難求,若要修成正果,更是難上加難,歡喜的結局總比凄涼的好。」

「公子,您這是要幫那隻桃花妖,還要幫到底嘍?」

「對,幫人幫到底,送佛送到西。」

阿灌感嘆,「他們兩人前世不知是做了什麼善事,今生能得到公子您的幫助。」

白鬍子的塗山月笑了笑,說,「萬事皆由緣起,這就是我跟他們的緣分吧。」

「那我們在清河鎮這段時間,就一直住在星兒姑娘家的醫館里么?」阿灌滿懷期待地問。

「我喜歡住在這裡,阿灌,你難道有更好的去處?」

「沒,我也喜歡這裡,喜歡星兒姑娘做的槐花餅。」

阿灌微微一頓,接著感嘆道,「星兒姑娘家過得有些清苦,他家的醫館生意賺來的銀子,除了供峰兒弟弟上學堂之外,不剩多少了。」

「所以,我們要幫一管把生意做好。」

「怎麼幫?」

「既然是醫館,當然是提高醫術了。」

阿灌拍手笑道,「差點忘了,月公子的醫術師從狐族水長老,在青丘,您的醫術也是頂好的。」

——

接下來的兩天,清河鎮內風平浪靜。

白鬍子的塗山月一直呆在李氏醫館內,跟李老爹切磋醫術。

李老爹驚訝於塗山月的精湛醫術,塗山月把這一切歸功於平時的懸壺濟世經歷。

對此,李老爹沒有任何疑問。

在李老爹和塗山月探討醫術的時候,星兒姑娘就在旁邊聽著,有時幫忙弄弄藥材,做做針灸,也是忙得不亦樂乎。

空閑時間,星兒會跑去清河書院看雅顏。

自從雅顏從桃源谷回來之後,陳夫子就把雅顏關在屋內,禁止她出去。

按照陳夫子的意思,除非雅顏斷了對桃夭的念想,否則他會關她一輩子。

因為之前有了和桃夭的計劃,雅顏表現得很溫順。

每次星兒去清河書院看雅顏的時候,兩人都會在屋內嘀咕一陣。

——

第三天。

桃夭如約而至。

當時在桃源谷的桃夭,紅衣妖嬈,一看便是妖精的樣子。

如今的桃夭,一副書生打扮,雖然五官還跟桃夭有五六分相似,但整個人的氣質完全變了。

出現在清河書院門口的桃夭,就是一個儒雅書生,身後還跟著一對兒老夫妻,外加兩個家丁。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