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可以,那就這樣吧。」愷撒低下頭,輕聲道,「希望您遵守約定,幫我把人救出來。」

羅素這才笑了笑,說:「這點你不用擔心。另外,這次的事情結束后,我建議你最好別回南方了。」

「恩?為什麼?」

「之前忘了告訴你,帝國你恐怕回不去了,因為現在你在南方,是被全國通緝的人物了。」羅素說。

愷撒呆了呆,然後哦了一聲,說:「知道了。」

「我需要做些準備,先回房了。」他說,然後轉身離開。

愷撒走後,房門再次被打開,走進來一個二十四五歲的年輕人,這人穿著穆恩商會的服飾,整個人看起來很乾凈。

「會長最近被盯得緊,正式行動之前,就由我來與您溝通了。」年輕人對羅素很是恭敬。

「我沒所謂。」羅素說,「最高通行證已經拿到了,接下來的關鍵,只是我和大統領之間的較量罷了。哼,近百年沒見,也不知道那傢伙是不是還那麼強得變態。」

年輕人笑了笑,沒接話,而是回頭看了看愷撒離開的方向,若有所思道:「這樣真的好嗎?我看他出去的時候神情很是落寞呢。」

羅素搖頭道:「他如果跟我一起去獻祭之地,只是送死而已。你不知道那小子的心思,我不把話說重一點,他不會老老實實地去參加補全儀式的。」

年輕人問:「為什麼?」

羅素沒回答,只是在心裡說了一句:「因為那小子根本不是來救老師的,是來救暗戀的女人的。」

年輕人見羅素不願多說,也識趣地不再多問。

他走到桌前,把黑色詠戰的地圖收下,換上了一張世界地圖。南北雙方涇渭分明,以橫斷山脈為界。

此時在地圖橫斷山脈的某處,準確地說,是風雷帝國帝都外的平原上,標誌著一個紅色的記號。

羅素說得沒錯,愷撒的心思確實和羅素等人的心思不同。愷撒是個沒有太強烈歸屬感的人,他此行來到北方,想的只是救人而已。所以他不會在意南方發生了什麼,也不會太在意這個世界在發生些什麼。

但羅素這樣的人,即便身在北國,目光也始終看著整個世界。

來到北國已經有一段時間了,愷撒不知道的是,北方如火如荼地進行著為了補全的選拔的同時,南方那龐大的帝國機器也沒有停止運轉。

世界是變動的。

只是愷撒太專註於自己的修鍊與升級,太專註於鳳凰,以至於有些忽略了從小到大很少給予他溫暖的這個世界。

此時,羅素看著地圖上那紅色的記號,眼神瞬間銳利起來,凝神問道:「怎麼說?」

年輕人點指紅色記號,解釋道:「最新收到的消息,帝**部已經在帝都之外的絕望平原上,囤積了至少十五萬人的軍隊,包括帝國最精銳的三個核心軍團。」

羅素點了點頭,若有所思:「帝**部在藍鳳凰的卧底身份暴露之後,對北國的滲透能力已經大不如前了。也對,軍部既然無法像你們地球街一樣,把力量滲透到北國的最核心來,如此強勢陳兵的舉動,完全可以理解,也的確是龍、藍那兩人的風格。」

年輕人接著道:「針對帝國陳兵北國邊境的舉動,戰鬥王朝這邊估計會派出一位門徒去,這對我們這邊的計劃開展是好消息。雖然不是帝**部的本意,但他們確實在幫我們牽制戰鬥王朝的相當一部分力量。」

「另外,我們地球街和森林族,在距離帝都三百公里的第七戰區,也開始囤積兵力了,隨時準備應援帝都,或是從側翼繞后,給予北方震懾。森林族的娜美殿下據說正式突破到傳奇之境了,堪比一位將軍。」

「所以,北方這邊雖說不會再派一位門徒過去,也肯定會把森林族叛黨的首領蘭德里,以及他手下的那幾員大將派過去。」

「總的來說都是好消息……南北雙方的局勢越緊張,我們這裡的壓力和行動難度就會越小。」年輕人總結道。

羅素聽了,思索良久,然後慢慢說道:「說壓力小也不見得,只是相對而言。只要大統領不離開黑色詠戰,行動難度就依然是最高級的。」

「這個自然。」年輕人點頭。

「那麼,我現在比較疑惑的是,帝**部忽然間有這麼大的動作,肯定是有了底氣才會這麼做。」羅素的眼神變得有些飄忽,閃爍著異樣的光芒,一字一頓道,「難道是元帥和無那兩個混帳傢伙終於出關了嗎?」

年輕人被此刻羅素的眼神盯住,臉色不變,依然冷靜,卻不動聲色地謹慎地退了一步,然後說道:「就我們所能獲取的情報……我只能說不知道。軍部對於有關元帥和無這兩位大人的消息,一向卡得非常緊。」

羅素沉默,依然盯著年輕人。

年輕人眼皮微垂,片刻后重新抬起,輕聲道:「我能說的是,從軍部內部傳出來的消息來看,帝國並不只是陳兵威懾這麼簡單。雖然未必是必然,但我們這邊,還有您這裡,都至少做一個心裡準備吧——第二次南北戰爭,可能就要打響了。而且,導火索或許會是我們接下來的行動也說不定呢,會長大人是這麼說的。」(未完待續。) 北國的星空比南方的高遠許多,這些天愷撒經常深夜裡一個人來到屋頂上,獃獃看著滿天的星辰。

星辰如河,緩緩流動,好象一個巨大的大陸版圖正在移動。

「和星空下的這個世界很像呢。」愷撒心想,「這種龐大、浩瀚、同時在不斷變化的感覺……還有遙遠的感覺。」

剛才在房裡很難過,出來之後,冷靜下來,愷撒隱隱猜到了羅素說那麼重的話的理由。

能讓羅素這樣的大人物改變態度的,只可能是世界大勢了。

所以愷撒根本不用問,也知道這個世界一定又發生了什麼,南北之間一定又有了新的變化。

具體什麼變化,愷撒並不在乎,最嚴重無非是第二次南北戰爭開打。

有些時候愷撒覺得自己這個人很奇怪,說自己對世界不關心吧,但愷撒很喜歡看書,知識量非常大。

愷撒討厭的,或許只是那些和大局、政治、紛爭有關的事情。這些事情讓愷撒感覺本就不溫暖的世界更冰冷,他不喜歡。

「但或許這就是報應吧,我對世界格局不關心,所以現在世界也拋棄我了。在北國這裡,羅素不讓我參與救人,在南方那邊,我也是人人喊打的通緝犯了。」愷撒自嘲地笑笑,眼神里卻透著失落和沮喪。

就算沒有強烈的歸屬感,但自己對帝國還是盡責了,從美食島,到鳳凰城,從橫斷山脈的最艱難戰區,再到龍道任務,可最終得到的卻是這樣的結果。

愷撒也有感情,雖然極力控制著,但他還會感到落寞。

小時候經常有的感覺再次湧上心頭,而且前所未有的強烈,那就是:感覺自己好像和這個變化莫測的世界割離了。

又變成孤單一個人了。

「咿呀……」小龍能感受到主人的情緒,乖巧地趴在愷撒身旁,小爪子輕輕揪著愷撒的頭髮,似乎在安慰。

「好啦,我沒事的,別擔心。」愷撒默默看了好久的夜空,最後輕輕拍拍小龍的腦袋,淡淡地說。

時間在往前走,愷撒經歷了這麼多事情,經歷了遠比其他同齡人多的磨難與考驗,他已經不再是當初那個感受到孤單時,把自己封閉起來,又或者走到另一個極端,粗暴地回應一切不平不公的自己了。

現在的他,已經學會了忍受孤單,然後放下孤單。

這個世界每一刻都在變化,不變的東西,是對重要之人的心意,還有永遠可以握在自己手裡的力量。

「先看吧,看到時候的局面到底怎麼樣。」愷撒站起身來,眼神和從前又有了些區別,變得更加深沉了。

羅素說讓自己不要去獻祭之地參與救人,愷撒剛才也答應了。

但如果以為自己真的就這麼甘於被動,甘於被小看的話,那隻能說明羅素還不夠了解真正的自己。

這個世界一直在小看自己,小時候,人們瞧不起自己速度慢,後來即便自己一再打破了人們的既有認知,但有些根深蒂固的理念,依然讓人很容易低估自己的能力。

但其實愷撒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能力界限到底在哪裡啊。

有時候想想,也無怪人們總是錯誤地評估自己的水準,因為愷撒本人都無法看清,更何況是外人呢。

這個世界上,真正對自己的潛力有著莫名信心的人,只有鳳凰。

愷撒閉上雙眼,星光灑在他的身上,或者說,這一刻星光有些被他吸納到身上的味道。

好似身披星辰紗衣的愷撒,輕輕朝前方伸出了手掌,似乎要抓握住什麼東西。

意識在這一刻,很是神奇地好像脫離了愷撒的身體,向上,再向上,最後猛地一個跳躍,已來到了另一個地方。

不同於龍醒之地的虛幻飄渺,這裡的每一塊磚石,每一根石柱,都那般的真實。

這裡不是龍醒之地那種介於虛實之間的所在。

這裡是現實世界里的某處!

龐大的殿堂門前的巨石上,清楚寫著這到底是什麼地方——戰神殿

沒錯,正是愷撒前幾天剛來過的戰神殿。

這些天來,愷撒已經好幾次讓意識直接來到這裡了,他也說不清為什麼,但在那天與戰神之骨接觸后,他漸漸發現自己可以做到這一點。這是完全意料之外的事情。愷撒花了不少時間去研究那枚新得到的符文,暫時無法參透,卻反而意外地讓意識直接來到聖骨所在的這座殿堂。

由於來到這裡的只是意識,甚至沒有靈魂作為載體,所以沒有人能看到愷撒。

他信步上前,越過兩名守護在殿門口的兩名戰鬥法師。

那兩名戰鬥法師都很蒼老了,卻不顯老態,而是氣息深沉,好像深不見底的黑色汪洋。

愷撒從兩人之間走過的時候,其中一人似有所覺,原本渾濁的雙眼中瞬間迸發出銳利的光芒,鷹一般掃視周圍。

「怎麼了?」另一人問。

「……」老者凝望許久,最終有些茫然困惑,搖頭嘟噥道,「沒什麼……好奇怪,剛才好像有一陣奇怪的風……」

這時候,愷撒的意識已經走進了殿堂。

目光落在大殿盡頭的那個防護大陣上,層層疊疊繁複到讓人望而卻步的陣法最中心,安然擺放著那塊戰神之骨。

如果有旁人在此,且能夠看到愷撒的話,估計會震驚得尖叫出來。

因為他的意識立身在陣法的最外圍,無法入內。

但他抬手——正如同他在穆恩商會的本尊伸手的動作——隨著他的動作,陣法中心的戰神之骨如受觸動,分離出了一絲氣息,飛越過重重陣法的阻隔,來到了愷撒的手心裡。

那氣息如游魚,在愷撒的手裡盤旋遊動。

愷撒的意識無法進入陣法,卻能夠讓戰神之骨的力量氣息出陣來找自己!

愷撒低頭,靜靜凝視著繞指的聖骨氣息,輕聲道:「確實,理性思考的話,我真的不該去獻祭之地,因為無論是無限瞬開,還是小龍,都無法讓現在的我真正與戰鬥大統領匹敵,即便我現在已經十五級了,即便……我還有灰色鎧甲這個殺手鐧。」

「但誰又能想到,現在的我竟能和戰神之骨產生如此強烈的共鳴呢,我自己也沒想到啊。」

愷撒不明白這一系列變化究竟是為什麼。

他前幾天一直沉默著,其實是因為在研究思索這變化背後的理由到底是什麼。

但現在,他決定不想了,因為想不清楚的,也沒必要非要想清楚,太累了。

目前可以確定的是,戰神之骨的力量,能夠被自己以某種不知名的原理,進行提取和利用。

十五級、無限瞬開、小龍、加上灰色鎧甲,這些底牌加起來,還不足以對抗大統領。

那麼,加上戰神之骨呢?

「所以有些時候根本沒必要想太多啊。」

「為什麼我能利用戰神之骨的力量,我究竟是什麼樣的存在,為什麼這個世界要對我如此冷漠……這些都是虛妄的。」

「握住這份力量,救出鳳凰,碾碎所有擋在我面前的人和事,這是真實不虛的。」

愷撒心裡想著。

手一甩,那一縷聖骨氣息從愷撒掌心飛走,越過陣法,重新回到了陣法中心的色澤晶瑩卻布滿裂紋的聖骨之中。

聖骨依然靜靜懸浮著,好像什麼變化都沒有。

愷撒深深凝望了那聖骨一眼,然後收回目光,轉身大踏步離開了殿堂。

走出大殿門,愷撒的意識就那麼堂而皇之地站在了兩名強大的戰鬥法師護衛的中間,仰頭望向黑色詠戰上空的夜空——

星辰依舊,浩瀚依舊;

流轉依舊,遙遠依舊;

自己孤單依舊,站在兩個大活人旁邊,卻不被看見。

但愷撒看著星空,微微笑了笑,心說:「那又如何?」

十天的時間轉眼即過。

十天的時間,在這敏感的時期,可以發生很多很多事情。

南北雙方在絕望平原已有了數次不大不小的摩擦。而在三百里之外的七號戰區,風格強硬的娜美殿下更是與森林族叛黨領袖蘭德里有了一次正面的交手。

南北雙方的氣氛一下就緊張起來了。

兩國的民眾都嗅到了戰爭的氣息。

或許唯一不怎麼受影響的,只有北國最核心、也最安全的黑色詠戰了。住在這裡的戰鬥法師距離戰爭太遙遠了,因為沒有南人可以把戰火燒到這裡。

當然,還有另一個重要的理由,讓黑色詠戰的人們,不怎麼在意王朝邊境的緊張局勢,那就是——

為了補全的選拔終於要到最後的一環了。

黑色詠戰今年冬天最受矚目的大事件到來。

補全儀式,開始了。

「爺爺,我要出門啦,你自己乖乖呆著等我回來啊。」黑色詠戰某處,一名年輕的戰鬥法師在和自己的爺爺道別,準備出門。

年輕人的臉上寫滿了興奮,看得出他是個很乖巧的孩子,雖然心裡很期待補全儀式,但對和自己相依為命的爺爺還是很好。

爺爺年輕的時候很了不起,後來在某次戰鬥中受了傷,現在年紀大了,腦子也有些糊塗了。

老人拉著孫子的手,憂心忡忡地說:「爺爺昨天夜觀天象,今天可能要發生了不起的大事,要不……安全起見你別出門了,今天就呆在家裡吧。」

年輕人眼裡閃過悲傷,最近爺爺糊塗的毛病真是越來越嚴重了,昨天是個雨夜啊,哪來的星星,哪來的天象?

再說哪有什麼夜觀天象這一說啊。

年輕人扶爺爺回到房間里坐下,耐心安慰道:「爺爺你別擔心啦,我就看個開幕,然後馬上就回來,您乖乖待在家裡別亂跑哦。」

年輕人關上門離開后,老人還在喃喃著:「夜觀天象,今天有大事……有大事啊……」

年輕人走出屋子,仰天看天。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