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叮咚,叮咚,叮咚」就在零點的鐘聲剛想起的時候,穆璃的手機就不停地響了起來。穆璃緩了緩神,好奇的拿起手機看了起來。

「穆璃同學,過年啦,新年快樂!」這是晏宴發來的祝福簡訊。

「穆璃,新年快樂!」葉初商居然也給穆璃發來了祝福簡訊

「班長大人,過年好,新年快樂!」

「穆哥,我是王致,聽我爸說前天他見過你了,過年啦,新年快樂喲。我現在很好,就是還被我爸關著不讓出來。。。不過,下次見到我,給你個大驚喜嘿嘿。」

看著一條條零點之後發來的祝福,穆璃發自內心的笑了起來,他感覺自己的心裡暖暖的。他不在一個人。隨後穆璃便微笑著一條條的回著祝福。

這時,唐月開口對穆璃說道:「明天有個酒會,你陪我一起去吧。」

穆璃一愣,指了指自己問道:「唐月姐,你是在和我說話?」

唐月看了穆璃一眼,不再說話。唐鷹看了看,沒好氣的說道:「不是跟你說話難道是跟我說,我一個糟老頭子,去你們年輕人的酒會幹嘛。」

「哦,嘿嘿,這我不是沒去過什麼酒會嘛。。。」穆璃摸了摸鼻子,說道。

第二天一大早,穆璃早早的起床,因為要陪唐月參加什麼酒會,穆璃是仔仔細細的打理了自己一番。

哪知出來之後才得知是要晚上才去,唐鷹看著是笑的合不攏嘴:「哈哈哈,說了是酒會嘛,當然在晚上啦,你見過那個酒會白天開得。來來來,過來,陪我下棋。」

「啊,下棋?我不怎麼會啊。」穆璃撓了撓頭,說道。

「不會,沒事,我教你。」說著,唐鷹就拉著穆璃坐在沙發上下起了棋來。一下就是一整天。也虧這兩年的獨自生活的穆璃耐得住性子,換做其他十五六歲的小孩,早就受不了了。

下午四點的時候,唐月才緩緩走出來。今天的唐月一身素色禮服,紮起了平常披下來的秀髮,英氣十足。

「喂,喂,動子啊,別看了,擦擦嘴。」唐鷹說著還抽了張紙巾遞到了穆璃面前。

穆璃下意識的接過唐鷹的紙巾,剛要往嘴上擦,才反應過來,白了這老頑童一眼,站起來說道:「唐月姐,這是要走了嗎?」

「嗯,走吧。」唐月姐點了點頭,向門外走去。

「那唐爺爺,我們出去了啊。」穆璃向唐鷹告了個別之後,就跟著唐月走去。

「去吧,去吧,玩的開心點。」唐鷹揮了揮手,隨意的說道。說完,他慈愛地看著出門的穆璃,是說不出的讚賞,和滿意。這年頭,能耐著性子陪一個糟老頭子下一整天的棋的年輕人,是真的少見了。

他能感覺出穆璃是真的不會下棋,但是他非常認真的在學。這一天下來,穆璃沒有贏過一把,但是在棋藝上的進步,唐鷹還是能感覺出來的。從一開始的胡亂走棋,慢慢的開始留後手,下陷阱。雖然這一切在唐鷹眼中是那麼的拙劣,幼稚。至少可以說明穆璃是認真的在學,認真的在下。

而穆璃此時跟著唐月來到了酒會地點,這是一家高檔的會所。出入其中的都是那種富家子弟。第一次來的穆璃緊跟著唐月走了進去。

酒會中,眾多光鮮亮麗年輕男女們端著酒相互聊著。當唐月走進來的一瞬間,眾多男子眼睛一亮,對著唐月點了點頭露出了自以為帥氣的笑容。接著當看到跟在唐月邊上的穆璃時,一個個露出了錯愕無比的表情。

穆璃見眾人都盯著自己,微微有些無所適從。這時,正在邊上端著酒杯和一個女子說說笑笑的周瑀看到唐月的出現,眼睛一亮,立馬端著酒杯向唐月走來,結果看到了邊上的穆璃,臉色一沉,不過隨即就被他飛快的掩飾住了。

「月兒妹妹怎麼現在才來,快快快,歡迎月兒來到我的生日會。」周瑀並沒有理會唐月邊上的穆璃,舉著酒杯歡迎到。

這時穆璃才明白,原來今天著就會是周瑀舉辦的。「不就過個生日嗎,還要舉辦個什麼生日會,騷包。」穆璃看著周瑀對著唐月殷勤的樣子,心中不屑的想到。

「喲,這不是穆璃小兄弟嗎?歡迎歡迎,話說穆璃小兄弟你也真是幸運,隨手救了一個倒地的老人家都能是唐氏的董事長唐爺爺。所以說,好人就是會有好報的。」周瑀此時才裝作發現了穆璃的樣子,說道。

「哪裡,哪裡,周大哥過獎了。救死扶傷,那是我們華國的優良傳統美德,我想每個人碰到這種事情都會和我一樣的。」穆璃彷彿沒有聽出周瑀的話中的諷刺意味,靦腆的說道。

「是是是,話說我還要感謝你救了我堂弟周立一命呢,來來來,裡面請。」說著,周瑀便示意穆璃等人進入會場。。

走入會場的穆璃舉著一個酒杯,隨意的走動著,尋找著各種美食。反正這裡的人他都不認識,所幸盯著這些食物算了。然而,就在他掃視著這些美食之時,一道帥氣的身影從他眼中一閃而過。

看到這身影,穆璃一愣,他沒想到會在這遇到他。或者說是穆璃沒有想過以他的性子居然會參加這種酒會。 「嘿,老葉!沒想到你也會來這種酒會。」穆璃看到葉初商以後,立馬拿著一疊刺身向葉初商那邊走去。

葉初商聽到了穆璃的聲音后,也是吃了一驚,隨後想了一下就明白了過來。對著穆璃聳了聳肩頗為無奈的笑了笑說:「我也不想來的,我老爹逼著我來的。」

「哈哈,我說呢,以你這怪毛病,怎麼想到來這種地方。」走到葉初商身邊,拍了拍葉初商的肩。

葉初商見穆璃過來就拍自己的肩膀,皺了皺眉下意識的躲了躲。也許葉初商自己都沒有發覺,這半年來,自己好像對於穆璃的碰觸不再那麼抗拒。這要放在剛開學那幾天,絕對已經炸毛了。

其實有時候葉初商自己也會對此非常苦惱。因為潔癖,從小到大,他幾乎都沒有朋友。他也意識到這樣不行,但是就是控制不了癥狀。葉初商看著邊上吭哧吭哧吃著東西的穆璃,不由的笑了笑,朋友。。就是這樣的嗎。

「來,老葉,吃啊,來這裡不吃幹什麼,這刺身味道真不錯,真新鮮。」穆璃一邊吃著,一邊抬頭拉了拉葉初商。

「是嗎,我嘗嘗。」說著,葉初商也去取了一疊刺身走到穆璃身邊,淺嘗了一口。

「怎麼樣,不錯吧。」穆璃看到葉初商問道。

「喲,這不是我們葉小娘子嗎?今天怎麼捨得從閨房中出來了?」就在兩人吃著的時候,突然一個粗獷的聲音從邊上傳了過來。接著一個壯碩的漢子慢悠悠的走了過來,邊上圍著一兩個小跟班。

聽到這個聲音,葉初商臉色一變,左手緊緊的捏住盤子。穆璃抬頭看了對方一眼,放下手中的碟子,慢悠悠的對葉初商說道:「這狗啊就是這樣,每當我們在邊上吃飯的時候,就會跑過來吠幾聲引起我們的注意。我跟你說,我家二哈也是這樣。」

「你!!!!哦~我說是誰呢,原來是那個走了狗屎運的窮小子啊。」壯碩男子聽到穆璃的話,剛要生氣,等看清穆璃的容貌后,卻又不屑的說道。、

「別別別,我可擔不起你的屎。」穆璃連連擺手,一臉嫌棄的說道。

「你!!好好,很好!果然是窮鄉僻壤出刁民,希望你能一直保持這副樣子。哼!」壯碩漢子是徹底被穆璃給噁心到了,甩了甩手轉身怒氣滿滿的走了。而他的兩個小跟班見狀也是緊跟著他的腳步,不過臨走時,卻惡狠狠的對穆璃說道:「不長眼的窮小子,竟敢得罪我們德哥,以後給我們小心點。」

看著他們的離開,穆璃沒把他們當一回事,拿起刺身繼續吃了起來。葉初商看著沒心沒肺繼續吃著刺身的穆璃,輕聲說道:「對不起,給你惹麻煩了。」

「嗯?什麼?沒事,惡犬亂吠而已。我跟你說啊,對付這種惡犬唯一的辦法就是比他更惡。」穆璃滿不在乎的說道。

「他是趙德,魔都趙家獨子,他們趙家和我們葉家在商業上是死對頭。我以前性子比較孤僻,原因你知道的。因為他是趙家獨子,所以趙家老頭對他是格外寵愛。這次你這麼得罪他,我怕。。。」葉初商有些擔憂的看著穆璃,說道。

「沒事,他趙家再怎麼厲害,有唐月姐家厲害?你不用擔心,我的後面可是有唐家單著呢。」穆璃聽到葉初商的介紹,滿不在乎的說道。

「嗯,其實我最擔心的是有傳聞說趙家最近跟周家走的有點近,我這次被老爺子逼來,其實也是為了打探傳聞的虛實,現在看來並不是空穴來風的樣子。」葉初商皺著眉頭繼續說道。

「這周家就是周瑀所在的家族吧。周家很強嗎。」聽到周家,穆璃好奇的問道。

「嗯,就是這周瑀的家族。周家說起來是魔都的老牌家族。在唐老爺子發跡之前,周家的周氏集團便是華國的龍頭企業了。後來唐老爺子才憑藉著唐氏集團壓住了周氏集團。不過百足之蟲死而不僵,雖然現在的周家沒有往日那麼風光,但是畢竟底蘊還在那。」葉初商對著穆璃說道。

聽到這,穆璃到時皺了皺眉頭。他倒不是怕這所謂的德哥,而是這個周瑀。因為唐月姐的緣故,這周瑀一直對自己很不對付。而一看這周瑀就是十足的小人一個。正所謂明槍易躲,暗箭難防。看來,自己以後真的要小心一點了。

「想這麼多幹嘛,正所謂兵來將擋水來土掩,他周家也不會為了一個趙德對付我這個無名小子,至於趙家。。。不是還有你葉家頂著嗎。」穆璃聳了聳肩,笑著說道。

「嗯,說的也是,反正你小心點總不會錯。這上流社會的圈子沒有你想象中的那麼簡單。」聽著穆璃的分析,葉初商也點了點頭,叮囑道。

「嗯,走吧,找我唐月姐去,一起吧?」穆璃點了點頭,算是同意葉初商的觀點,隨後不等葉初商同意,拉著葉初商就像邊上的唐月方向走去。

而唐月此時正端著酒平靜的和一群人說著什麼。這一群人清一色女生,一個個端著酒杯,歡快的聊著。只有一個周瑀混在其中,也不知在聊著什麼。穆璃之所以拉著葉初商過去,是因為他無意中看到唐月雖然在跟她們聊著天,但是微微皺著眉,顯的不那麼高興。

果然,當走進了之後,就聽見一些女生說道:「所以說啊,唐月妹妹和周瑀真是天生的一對。我說,唐月妹妹啊,你可不要錯過喲。」

「是呀,是呀,周瑀對唐月妹妹的感情真的羨煞旁人啊。我要是遇到個對自己這麼專情的男人啊,真的是絕對直接就嫁了。」

而周瑀則站在一旁,深情的看著唐月,也不說話。

「唐月姐,原來你在這啊,我找了一圈都要沒找到你,來來來,跟你介紹一下,這是我朋友,葉初商。」就在這時,穆璃走了過來,開口說道。

唐月看到穆璃的出現,卻是鬆了一口氣,聽到穆璃的介紹,轉身對著葉初商說道:「葉初商,我聽說過你,你好,我叫唐月。」說著向葉初商伸出了手。

葉初商也是個明白人,看到這幅情景,立馬客氣的和唐月握了握手說道:「葉家,葉初商。」。

「喲,這是誰啊,隨便過來打斷別人的談話。」這時一個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女生輕蔑的問道。

「啊,不好意思,還沒有自我介紹。我叫穆璃。唐月未婚夫!」 穆璃說話的聲音不是很大,但是神奇的是,當穆璃說完的時候,整個酒會的人全都安靜了下來,錯愕的看著穆璃。

周瑀緊緊的盯了穆璃數秒,突然笑著說道:「穆璃老弟真是幽默。不過有些事情不是能拿來隨便開玩笑的。」

「我像是在開玩笑嘛?」聽到周瑀說話的穆璃同樣轉身盯著周瑀自信的說道。

「你。。。」此時的周瑀再也不能維持住臉上的笑容,陰沉著臉說道:「穆璃,你不要給臉不要臉!」

穆璃看著周瑀,頓時感受了一股攻擊性極強的壓力從周瑀身上向自己壓來。然而,還不待穆璃反應,突然又渾身一輕,剛才的壓力煙消雲散。卻原來是唐月一步跨到了穆璃面前,替穆璃抵擋了周瑀的壓力。

「月兒妹妹你?你這是做什麼,我這是在替你教訓這個隨意毀你清白的狂徒。」周瑀見到唐月的舉動,一臉不敢置信的說道。

「沒什麼,他只是陳述了一下事實而已。」唐月看了一眼穆璃,平靜的說道。

聽到唐月的話,眾人是一片嘩然,一個個都小聲的議論紛紛,並且看向穆璃的眼神也不同了。

而周瑀更是氣急敗壞,再也掩飾不住內心的憤怒,他恨恨的指著穆璃對著唐月說道:「就他?一個走了狗屎運的小白臉,他有什麼資格?我周瑀對你的這麼多年的感情,難道就比不上他???」

「對不起,周大哥,我一直把你當做大哥一樣,感情這種事情不是一廂情願的。至於他有沒有資格,就不勞煩你挂念了。」唐月看著周瑀,說道。

「好!很好!穆璃,你就只會躲在女人身後嗎?是男人的話就出來,我要和你決鬥!輸了的人立刻離開月兒妹妹。」周瑀見自己說不動唐月,便把矛頭直接轉向了穆璃。

聽到這,唐月走了皺眉頭,說道:「周大哥,我希望你冷靜點。我不是商品,和誰見面是我的自由。希望你收回這句話。不要讓我因此而討厭你。好了,今天是周大哥你的生日,我在這祝你生日快樂,我還有事,就先告辭了。」

說完不等周瑀開口便轉身向外走去,見唐月的離開,穆璃也是跟著唐月向外走去,走了幾步,穆璃突然停住了腳步,轉頭看了周瑀一眼,淡淡的說道:「決鬥嗎?會的。但不是現在。」

而葉初商則是在邊上詫異的看著穆璃和唐月,也不說話。最後見他們二人離開了酒會,自覺自己反正來此的目的也完成了,索性也是上前拜了聲別之後,跟著穆璃後腳離開了酒會。

而其餘的眾人看著酒會的氣氛因為唐月二人的原因,變得如此低沉,也是跟著葉初商腳步紛紛向著周瑀告別離去。沒一會兒,熱鬧的酒會就變得冷冷清清。只剩下周瑀一人緊咬著牙站在原地。隨後,狠狠地把手中的酒杯扔在了地上,咬牙切齒的低吼了一聲:「穆璃!你給我等著!」

而跟隨唐月腳步的穆璃出了酒會後,就沒再理會之後的事情,看到葉初商也跟著他們出來以後,和葉初商說道:「對不起哈,擾亂的你的任務。」

「沒事,反正該探查的我也探查到了。反倒是你們?算了,你們的事情我也不感興趣。倒是以後有空可以來我葉家坐坐」葉初商搖了搖頭無所謂的說道。

「那感情好,有空一定會去你們葉家拜訪拜訪葉伯伯的。那就。。。學院見啦?」穆璃點了點頭,滿口答應道。

「嗯,學院見。」說完,葉初商就坐著車離開了會所。

而穆璃也是跟著唐月上了車,向家裡駛去。然而,在回去的路上,車裡的氣氛卻逐漸變得有些尷尬。穆璃當時在酒會上大放言詞的時候並沒有感覺有什麼異樣。但是當二人共同坐在車裡的時候,就不是那回事了。

穆璃此時是如坐針氈,也不知道說什麼好。而唐月也是如此,雖然唐月表面上依然平靜如水,但是緊緊扣在一起的雙手卻是出賣了自己。

而就在穆璃鼓起勇氣想要打破這尷尬的氣氛的時候,唐月卻開口了:「穆璃,對不起?」

「啊?唐月姐?怎麼了,要說應該是我來說對不起的啊?」穆璃詫異的看著唐月,說道。

「不是的,穆璃,你聽我說?這次我沒有跟你說明清楚情況就把你帶來酒會。。。」

還不待唐月說完,穆璃打斷道:「我知道,唐月姐,我是自願當這個擋箭牌的。再說了,我說的也不錯,我可是唐爺爺欽點的,那可是奉旨泡。。額。。那啥的,他周瑀算個球。」

「但是為此,你可算徹底和這周瑀撕破了臉。你不要小覷這個周瑀,他比我大一屆,能夠成為三年級的學生代表,其實力真的不容小覷。不是現在的你可以對付的。」唐月聽到穆璃的話,俏臉一紅,轉而又擔憂的說道。

「是啊,現在的我真的還無法對付他。對了,唐月姐,你的實力和他比起來怎麼樣。」穆璃皺著眉頭,問道。

「真要論生死,我肯定不是他的對手,但是他暫時也不會對我下殺手。而在不下殺手的情況下,他也不能奈我何。」唐月想了想,說道。

「那就好,既然這樣的話,現階段只能希望唐月姐能替我抵擋一下了。」穆璃聽到唐月能和這個周瑀周旋一二倒是鬆了一口氣。

「他本人我倒是不擔心,但是周瑀為人陰險,我怕他在暗地裡給你下絆子。」

「這就沒辦法了,明槍易躲,暗箭難防。我也只能兵來將擋,水來土掩了。唐月姐,這你就放心吧。我也沒這麼容易趴下。」穆璃安慰道。

雖然穆璃是這麼說,但是唐月還是皺著眉,滿臉的擔憂。見此,穆璃也不好再說什麼。當然此時的穆璃內心是極度的興奮啊。最起碼這可以證明唐月心中是有自己的。

回到了家,進門的穆璃發現唐鷹居然還坐在客廳里看著電視。

「喲,回來了啊!你們!」看到二人回來,唐鷹笑呵呵的說道。

「爺爺,你怎麼還在外面,快回房去,別著涼了。醫生說你心臟不好,要多注意休息。」看到還在客廳的唐鷹,唐月皺著眉頭有些生氣道。

「誒。誒。誒。這就回去,這就回去。我和穆璃在聊幾句就回去。」聽到唐月的怒斥,唐鷹是連連道歉道。

唐月見唐鷹這麼說,也不再說話,叮囑幾句后就走向了自己的房間。。

「唐爺爺?」穆璃見唐鷹說要和自己聊幾句,連忙上前疑惑的加了一聲。

卻見唐鷹笑著看著穆璃,就在穆璃一臉莫名其妙的時候,突然翹起了大拇指對穆璃說道:「好小子,追女孩子就該這樣,我喜歡,有我當年的風範!!!」 穆璃頗感無奈的看著唐鷹,他以為唐鷹要和自己說些什麼呢:「唐爺爺,這你都知道了啊?」

「你覺得整個魔都有什麼事情能瞞得住我的??來跟我說說當時的具體細節。」唐鷹對著穆璃挑了挑眉,笑嘻嘻的說道。

「好啦,好啦,唐爺爺,唐月姐都說了,讓你早點進去休息。」穆璃沒好氣看著八卦心滿滿的唐鷹。

「好好好,聽你們的,休息,休息去了。哎呀,這年頭老人家就是沒有知情權。。。」唐鷹見穆璃不肯說,只得無奈答應道。

走了兩步,唐鷹突然回頭頗為嚴肅的對穆璃說道:「這件事情以後,有一個人你要格外小心。周家周瑀,這小子我從小就不怎麼喜歡,表面上顯得陽光,豁達,但是內地里絕對是個十足的小人。哼,像他這種小伎倆騙騙別人還行,在我面前,呵呵。」

「知道了,唐爺爺,放心吧,對於這個人,我和唐月姐也談論過。我們會格外小心的。」

穆璃等唐鷹走進了房間后,才回到了自己的房間。他一下子躺在了柔軟的大床上,雙手枕在腦後,眼望著天花板。回想著這半年來的一幕幕,就恍如在做夢一般。

從自己救了一個心梗的老人開始,自己的生活就發生了意想不到的變化。也許當初自己選擇無視這個倒地的老頭的話,自己估計就會平靜的過完自己的一生。平靜的上完學,找個普通的工作,過著早九晚五的生活。

這或許也是父母對他的一種期望,他們不想自己跟他們一樣步入這世界危險的另一面。

想到這,穆璃搖了搖頭,當期中考核那一次血戰瀕死的那一刻,他就明白自己是屬於這個魔法世界的。在最後的那一刻,穆璃心中只有不甘,卻沒有害怕。「就算這是個夢,那也要做一場輝煌的夢。」穆璃不由得攥緊了自己的雙拳,小聲嘀咕道。

想著,想著,穆璃就進入了沉睡當中。

「早啊,唐月姐。」

「早。」

。。。。。

過年這一周的假期,穆璃就這麼在唐月家度過了。期間穆璃大部分時間都在和唐鷹下棋。也因此,穆璃的棋藝得到了長足的長進,雖然還是無法贏過唐鷹,但是最起碼,從剛開始的十分鐘一局到如今已經可以對唐鷹造成一定的麻煩了。

而且,在這一周的下棋當中,穆璃驚喜的發現自己的魔法修為雖然因為最近的中斷而沒有什麼太大的長進,但是在控制上卻是和以前有了些不同的感覺。發現這個變化,穆璃連忙向唐鷹詢問發生這種變化原因。

「哈哈哈,你終於發現了。下棋。下棋。下的是棋,下得又不是棋。」唐鷹神神秘秘的說道。

「額,唐爺爺,什麼意思?這麼拗口。」穆璃對於唐鷹的話略感疑惑。

唐鷹看著穆璃,搖了搖頭說道:「這下棋啊,表面上下的是棋,實際上啊,下的是心。當然這也是你能真正靜下心來陪我這糟老頭子下棋的原故。這一周的靜心,使你那稍顯浮躁的魔法修為緩緩地沉澱了下來。讓你本來就比較紮實的基礎,變得更加紮實。」

聽到這,穆璃眼睛一亮,怪不得唐鷹每天都會喊著他下棋,起初穆璃也是疑惑不解,向他這個階段,不應該抓緊一切時間修鍊的嗎。當然礙於是唐鷹的邀請,穆璃也不好拒絕,只得陪著唐鷹下棋。卻原來下棋葉是一種修鍊。

「謝謝唐爺爺的教導。」想到這,穆璃趕緊起身,向唐鷹恭恭敬敬的鞠了一躬,感謝道。

唐鷹也沒有阻止,待得穆璃起身後,又說道:「小璃啊,你要記住,下棋只是一種方式,關鍵是靜心,我希望你以後沒過一段時間,都能話一些時間對自己的修為進行沉澱。時間久了,你就會發現這對你的好處了。」

「謹遵唐爺爺教誨。」穆璃點頭答應道。

「好了,明天你們就要回學校了,今天就下到這吧,來陪我看會電視。」

「好的。唐爺爺,不過唐爺爺的棋藝真是厲害。我怎麼下都贏不了。」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