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叩拜皇者!」

有人忽然開口,有人領頭,接下來便越來越多的人膜拜了下去,口中還高呼著叩拜皇者。

這可是一尊皇者!許多年輕的修士心中忽然掀起了千萬才層波瀾,一個皇者就這麼出現在他們的面前,強於他們之前見過的任何一個人,他們的長輩,掌門,太上長老,皇者,不知多久沒出現過在西北域,已經成為一個傳說。

此時親眼見到了皇者,他們心中激動,有人心中許下宏願,有朝一日也要成為一名皇者。

「長老!」

忽然,一個個的聲音傳來。

赫然便是溫家的幾人,他們失去了戰力,本是有些絕望了,但見到王者降臨,見到長老來了,他們忽然又有了希望。

一個皇者在這裡,紀羽他們有可能逃跑么?不可能!

「你們……」那皇者看了一眼溫言他們,臉上還有幾分驚訝,兩個魂級強者,三個王者,怎會都倒下來了?

這麼一問,溫言他們臉上的表情便更加精彩了,羞愧!羞愧無比!他們竟然都折損在一個戰師的手下。

「長老……我們!」一個有些不甘心的王者想要開口,卻被皇者給阻止了。

「好了,回去再解釋。」那皇者淡淡開口。

他隨手一揮,便見到溫言他們身上一股力量轟然爆發,天老的封印就此解除。

「謝長老!」溫言他們畢恭畢敬。

「行了,剩下就交給我吧。」皇者淡淡的開口,永遠都是那樣的淡定。

溫言他們不敢不聽,本想提醒一下長老,但忽然想起……皇者的力量所向披靡,就算紀羽再厲害也不可能阻止,他也就沒有多說什麼了。

此刻的紀羽,感覺到的是莫大的壓力,在皇者的威壓之下,他幾乎連頭都難以抬起,心情可謂是糟糕到了極點。

「怎麼辦!怎麼辦!」紀羽不斷的在心中問自己該怎麼辦……但他始終無法找到答案。

面對魂級強者,有天老可以出手,但現在面對的是皇者,而且天老的力量耗盡,他還有什麼底牌?沒有啊!

他看了一眼小玄,此刻小玄也是如臨大敵,很顯然,一個皇者站在面前,給了他的壓力到底是多少。

對了!有辦法了!

兀然,紀羽想起了一些東西,丹核!

那神秘的丹核!若是能再一次的激發出丹核的力量,說不定可以對付皇者!

但他很快就有些悲哀的發現……自己根本無法驅動丹核的力量。

轉眼間,那皇者已經來到了自己的面前。

「你就是紀羽?」

皇者開口,聲音之中有著不容抵抗的力量,就像是一個君王在問自己臣子問題那樣。

「沒錯,我是。」紀羽緩緩開口,這次並不是他想慢慢說的,而是因為那皇者的威壓擺在那裡,對他的壓制實在是太嚴重了,讓他說話都有些艱難。

「恩,還不錯,能在我皇級威壓下不跪,的確是一個可造之才。」那皇者點了點頭,緩緩說道。

紀羽不出聲。

「是你斬殺了如玉?」頓了頓之後,皇者繼續開口。

「是!」事到如今,紀羽也沒有太多的廢話,在皇者面前,說什麼都沒用了,現在他只在想有什麼辦法可以應對這個大威脅。

「你為什麼要殺他?」那皇者彷彿是在問一個非常簡單的問題。

但紀羽卻難以承受,因為每問一次……他就感覺威壓大上一些。

「他要殺我,所以我殺他!」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轟!

當紀羽一句話落下之時,一股巨大無比的氣勢頓時爆發。

紀羽臉色一變,口中鮮血不住噴出,而一邊的小玄此刻臉色難看至極。

咔擦!

一陣破裂的聲音傳出,小玄祭出的寶物竟然直接便被皇者的氣勢給打破,紀羽悶哼一聲,整個人便不住後退,地面,一條長而深的痕迹不斷的蔓延而開。

皇者,僅僅是一個氣勢,便將紀羽重傷了……甚至身為王者頂尖高手的小玄,此刻嘴角也溢出了鮮血,一隻手臂幻化成一雙爪子,方才勉強擋下這威壓。

紀羽此刻心中驚駭無比……這就是皇者的力量么?忽然他的心便沉到了谷底,原本以為就算打不過,但拼盡所有的力量,要逃跑應該可以吧……只是現在,那種想法已經徹底被他扔掉了,事實告訴他,皇者的勢力比王者強大百倍,就算站著不動也差不多能殺死他了,這怎麼可能逃跑?

看著一邊的小玄,臉色已經有些蒼白了,很顯然在皇者的威壓下他也有些吃不消。

好在,那溫家的皇者也僅僅只是釋放了一次威壓而已,旋即他也沒有再出手了,反而是淡然看向紀羽。

「你可知,剛剛只要我手指隨便動一動,便足以讓你粉身碎骨?」他的聲音充滿平靜。

但聽到這句話的人卻頗為的不平靜,皇者,這個詞他們聽了無數遍了,皇者到底有多大的力量,許多年輕一輩的修士都無法想象,因為他們身邊不存在皇者,但紀羽的厲害他們是清楚的,連王者都差點給斬了,竟然還抵不過皇者的一根手指?

這……皇者未免也太過恐怖了吧!霎時間,他們心中的敬畏之心大增,生怕不小心觸怒了這位皇者。

「知道。」抹了抹嘴角的血跡,紀羽緩緩開口。

「那麼,我要殺你,你可敢殺我?」

「如果我做得到,絕對不會留情!」紀羽咬了咬牙,這皇者分明就已經對他起了殺心,他自然也不會有什麼含糊。

「你的天賦很好,雖然戰力不強,但戰術卻很強,只要力量提升了,你就絕對是一個戰鬥的天才。」

「你到底想要說什麼!」紀羽冷漠的看向這名皇者。

他有些摸不透這皇者的想法,若是想要殺他,直接下手便是了,但這位皇者卻偏偏沒有動手,不斷的在跟自己說東扯西的。

但此時溫家皇者的目光注視在自己的身上的時候,紀羽卻感覺自己像是被徹底看透了一樣。

「我可以給你兩條路做選擇,一是交出靈魂印記,歸順我們溫家,二是自廢修為,將你身上那件火屬性的東西交給我,我可以放你一條生路。」

此話一出,眾人皆驚,有人看向紀羽的目光都有些複雜,他們跪伏在地上,皇者連正眼都不看他們一眼,而紀羽,叫板皇者,卻被皇者主動招納,這人比人怎麼就會有這麼大的差距呢!

而溫家的幾個人臉色卻是微微一變,看向自家長老的目光都不一樣了,長老不愧是長老,做什麼都會最先以家族利益著想。

常年在東方域生活,他們自然是無比的清楚自己所在的溫家到底是處於一個什麼位置。

東方域強者無數,競爭自然也是無數,如果將東方域比較成是一個塔的話,那麼他們就是在塔的中間,只是一個中等的勢力,在上邊還有不少比他們溫家強大的勢力,而在這種競爭之下要怎麼生存?這便牽扯到了一個依賴的關係,低等勢力依賴中等,高等的勢力。

而依賴也不是沒有條件的,例如他們溫家,便是依賴於一個一流勢力的門派,而依賴的條件,說難不難說易不易,就是需要天才,依賴於一個勢力的中等勢力有很多,他們溫家只是其中一個罷了,而取決於他們在這些勢力中地位的東西,便是天才,眼前的紀羽顯然也是一個不錯的天才,雖然算不上頂尖,但若是被他們收入之後,再好好的訓練一番,也許就能成為他們溫家的戰奴了,之前他們可是從未想過的。

而現在……長老已經提出來了,溫家的人精神自然是一振,被逼到這個份上了,紀羽還有什麼理由不答應?難道他真的就這麼想死么?

看著溫家皇者的眼睛,紀羽還沒開口,小玄卻已經開口了:「呸!老傢伙我勸你不要打什麼主意,想讓我老大成為你們溫家的戰奴?也不看看你們溫家什麼破勢力,有這種資格么!」

然而,那皇者並沒有理會小玄的話,他心中已經明白小玄到底是什麼身份,參天虎族,他的確得罪不起,所以儘管小玄的天資也很高,但他也沒有理會,直接將目標轉向了紀羽。

很多年了,溫家的天才實在是太少了,再加上這一個紀羽的話,應該還是不錯的。

「你想讓我成為你溫家的戰奴?」紀羽自然是聽到了小玄的話,戰奴,一聽就知道不是什麼好東西了,更何況還要交出魂印,那簡直比賣身還殘忍,魂印交出自己,自己的自由就等於喪失了,有了一個主人,而且這個主人還可以隨時決定自己的生死。

這樣的日子……紀羽想到都覺得可怕,在宋家的那十年讓他刻骨銘心!

溫家皇者不否認,這本來就是他的想法。

「你別無選擇,或者,你可以自廢修為。」隨後,他緩緩開口。

很顯然,這皇者並不認為紀羽會自廢修為,一個年輕而又有天賦的修士,你讓他自廢修為淪為普通人,這簡直就比殺了他還折磨人,他並不認為紀羽會接受這樣的選擇,所以,紀羽唯一的選擇只有是歸順自己……

「別無選擇了么……」紀羽喃喃道。

「交出魂印,歸順於我,我可以答應你,只要你不做有損於溫家利益的事情,我不會限制你的任何發展。否則……」說話間,那皇者的氣勢便再一次發出,強行壓在紀羽的身上。

「老大!別答應他,我們還有辦法的!」 惡魔CEO,別追我 小玄也被壓得難受,只有朝著紀羽喊道。

咬了咬牙……紀羽冷冷的看向溫家皇者:「我覺得我應該有第三種選擇……」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第三種選擇!

紀羽說出這句話的時候,那皇者都是一怔,他並不認為紀羽還能做出什麼其他的選擇,除非是自盡。

「哼!」

紀羽冷冷一笑。

第三種選擇……的確,他想了很久,面對一個皇者,他還能有什麼選擇?

一種是像這皇者說的,交出魂印,成為戰奴。

二是自廢修為……這甚至比殺了他還殘忍。

而第三種……自然就是死了,自殺行為……

紀羽嘴角露出了幾分冷笑,「我選擇……戰!」

說著,一股強大的力量波動在他周圍爆炸式的放開,血魔變瞬間綻放,這一次紀羽幾乎將自身的血液完全燃燒起來了,他清楚的知道,自己面對的敵人不是一般的人……而是皇者!

就算將自己的血液燒盡都不可能戰勝的一個對手,他這麼做,只為爭取時間!

面對紀羽的忽然發難,所有人都狠狠的震驚了一遍,打死他們都不敢想象,在皇者的面前,紀羽他竟然還敢下手,這不是自尋死路又是什麼!

傾世絕戀:腹黑神醫妃 他們真的很佩服紀羽的膽量。

然而那皇者卻似乎一點反應都沒有,紀羽的忽然發難,對他來說似乎根本就是一件無足輕重的事情。

他也許驚訝了一下子,但這僅僅是一秒鐘不到的時間,因為他無法想象,這少年能給自己帶來什麼樣的傷害。

「你太過自大了,皇者的手段非你能想象。」

在血魔變之中,皇者只是驚訝了一下子,因為那股殺意實在是太濃了,不知道要殺多少人才能形成的殺意,竟然出現在一個少年的身上,有些不可思議,但這殺意對他來說沒有任何作用,因為境界的鎮壓!

他只是隨意的揮了揮衣袖,一股強大的風暴頓時爆發,血魔變的力量就像是塵埃一般,瞬間便被掀飛。

然而,隨著這股暴風的發出,紀羽跟小玄卻也失去了蹤跡。

「你不可能躲得過我的眼睛的。」那皇者淡然一笑,聲音說出的同時,又是一股力量散發出去,周圍的人只感覺到那是一個神明在呼風喚雨,平淡的站著,揮一揮衣袖,帶起一陣又一陣的風暴,這種力量已經讓他們顫抖了。

天驕戰紀 「這裡。」他輕輕的道了一聲,一隻手輕輕的往其中一個方向一點。

隨後眾人便看到了一道鮮血的流出,紀羽的身影倒飛了出去,胸前出現了一個大大的血洞。

他們不禁佩服,這就是皇者的力量,逆天的力量啊,就算站著,也能殺人!

但很快,一個聲音卻讓他們怔住了……

「咦?不是真身?」

是那皇者發出的一陣輕咦,竟然不是真身?

在場的人詫異了……溫家的人也傻眼了。

是不是真身,身為皇者,難道分辨不出來么?怎麼可能會失手呢?

頓時,周圍一片安靜,那些剛好準備叫好的人馬上閉住了嘴巴。

連皇者的攻擊都能躲過去,紀羽這傢伙成精了啊?

「看來你也懂的一些分身之道,只是你逃離不了我的氣勢範圍。」那皇者雖然失手了一次,但並未理會太多,就算是聖人也會有失手吧,更何況他並未將紀羽當做一回事。

「這裡。」

旋即他又對準了一個方向,隨手點了一下。

這下眾人可是清楚的看出了這攻擊的奧妙所在了,只見空中頓時出現了一道亮光,看上去非常的虛浮,似乎融入了虛空當中,不著邊際,但卻又給他們非常強烈的精神衝擊,似乎看多了都受傷那般。

噗!

又是一陣鮮血飄起,紀羽的身影再次出現,胸口依舊有一個血洞。

但很快,這個身影又慢慢的變得虛無……最後消失不見。

又不是真身!

這回,眾人真的驚愕了,這一而再的躲過一個皇者的攻擊,紀羽是怎麼做到的,難道只是好運么?

皇者那波瀾不驚的臉上終於也出現了幾分變化,有些難看……自己竟然兩次都無法找到一個人?那個人甚至不能被稱作是自己對手的人,而且修為還遠遠不如自己的人。

這讓他感覺臉上分外無光。

「哼!」

他冷哼了一聲。

又是一道光芒從他身上發出。

而後,又是一陣喋血,一個身影飛出,但很快,那身影又歸於虛無,消失不見……

又是假的!

眾人臉色劇變,紀羽這是怎麼做到的? 費倫萬界支配者 而那皇者此刻臉色也非常不好看,一而再再而三,這已經不能說是大意的問題了,這要麼是他的實力有問題,要麼是紀羽身上的問題,但不管怎麼樣,他的面子就已經丟了許多了。

轟!

霎時間,一陣恐怖而又劇烈的力量波動在他身上爆發出來。

一陣陣的光線以他為中心,不斷的朝著四周發散而開。

嗤!嗤!嗤!

轟!轟!

一口又是一口的鮮血,一個又是一個的身影不斷的從虛空之中飛出,都是紀羽……

有人數過之後,赫然發現,整整九個,九個都是假的!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