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厲害吧?」沈心看了他一眼問到。

韓義點頭。

沈心長嘆了一聲,說:「所以我沒法再去怪罪她。要怪就怪自己,當初不應該那麼任性的一走了之。」

韓義問:「既然如此,那你為什麼還對他念念不忘?」

沈心說:「你不明白,有些坎是很難過去的,總在不經意間來刺撓你一下,提醒你曾經的失敗。」

韓義又問:「這就是你不接受楊康裕的原因?」

「差不多吧!」

說完沈心從辦公桌下來了,笑說:「你也不用來勸我,我心裡其實清楚著呢,只是想找個人來吐槽一番罷了。

再說了,我要真跟楊康裕在一起,你該不放心了;

一個總經理,一個人力資源總監,回頭你要被我們架空了。」

沈心毫不避諱的話語,讓韓義悚然記起;可不是嘛,這兩個人要是成為兩口子,他真要擔心了。

笑了兩聲,韓義站起來說:「整理完沒有?」

沈心看了看,說:「走吧!」

出了辦公室,韓義在這個待了一年的地方四處看了看。

路過公司前台,看著牆上的鎏金大字,心裡感慨不已。

這裡是天義的起航之地,而新總部大樓將是天義真正的騰飛之所。

……

回到清河嘉苑已經快11點了,簡單洗漱了一下,剛躺到床上,電話響了,是沈心報平安的電話。

聊了兩句掛斷後,正好顯示的是通話紀錄區。

順手往下翻了翻,主要是看看3號到21號這段時間,有沒有漏接電話?前端時間回來后給忙忘記了。

翻到4號時,發現魯晉在一天之內連續給他打了5個電話,4個未接。

「咦~」

奇怪了一聲,連線艾瑞爾,問:「魯晉打電話給我幹嘛了?」

「跟你借錢。」

韓義頓時一陣饒頭。

當初他買旺宏跟華邦電子股票跟人家借錢,人家二話沒說就借給他了;

現在人家跟他借錢,打了5個電話,4個未接,心裡不知道該怎麼想他呢!

「你怎麼不跟我說啊?」

抱怨了一句,撥通了魯晉電話。

未經允許,私自愛你 此時上元區萬科紅郡某幢樓的天台,靜靜佇立著一個身影。

這個身影正是魯晉。

老話說的好,連死都不怕了,這世上還有什麼問題解決不了的?

但人有時候真的會鑽牛角尖的。

大半月以來的心力交瘁,再加上白天的求助無門,以及晚飯時連著四通的討債電話,讓他內心徹底崩潰了。

一想到老婆孩子背著行李離開住了8年之久的家時、那無助的眼神,魯晉就不能原諒自己。

那種蝕骨的悔恨,摧毀了內心所有的希望。

唯一能讓他原諒自己的辦法,就是縱身一跳!

凌厲的夜風中,看著灰濛濛的天空,以及遠處的閃耀的城市燈光,魯晉拿出了手機。

看著屏保上的全家福照片,他伸手輕輕撫摸著,「老婆,下輩子我當牛做馬報答你。」

對著照片輕輕吻了一口,魯晉朝天台走去。 老公被人騙的傾家蕩產,最近一段時間每天夜裡都輾轉難眠,作為枕邊人,范玉霞怎麼可能真的睡死過去?

迷迷糊糊間,一摸枕頭邊,發現人不見了,范玉霞立刻清醒了過來。

打開床頭燈,轉身看了看,發現背角掖的好好,再伸手一摸被窩,還溫熱著呢!

范玉霞下地到衛生間看了眼,沒人,心裡當即就「咯噔」了一聲。

這深更半夜的,就算要出去也不可能不告訴她一聲的。

何況這麼多年來,從來都沒發生這樣的事情。

想到晚上睡覺前,魯晉看她時那怪異的眼神,范玉霞嚇得臉都白了。

把閨女兒子全喊起來,一家三口失魂落魄跑到了小區門衛室,請他們幫忙調監控。

人命關天,保安也是一分鐘不敢耽誤。

頂流她恃美行兇 從當爺爺開始 根據范玉霞提供的時間,從9點半以後開始排查。

然而一直找到他們過來的時間段,魯晉始終沒有出現在電梯間及小區大門口攝像頭下。

范玉霞兒子驚呼了一聲,「會…會不會上樓了?」

一語驚醒夢中人,一家三口連著三名保安全部朝他們家的住宅樓方向衝去。

先圍著大樓轉了一圈,沒發現人;

隨後乘電梯一直上到頂樓,保安用電筒一照鑲嵌在牆體里的鐵拉手,果然,上面有一個新鮮的腳印。

眾人頓時駭然色變。

范玉霞朝著上面哭喊道:「老公……你不要丟下我們……」

而此時天台上的魯晉,一隻腳已經懸空了。

范玉霞這一聲喊,令他遲疑了一下,也就在這個時候,手中的電話響了。

樓梯間里,保安對著哭喊的一家三口說:「噓~你們聽——」

淚流滿面范玉霞捂著嘴巴一聽,立刻說:「是……是我老公電話鈴聲!」

保安連忙說:」快快快,你們趕緊安撫他,我們下去想辦法……」

頂層住戶都出來了,聽說有人要跳樓,也是驚嚇不已,幫忙打電話報警。

范玉霞則是攀著拉手爬了上去。

到了上面,推開天井蓋,天台邊站著的不是她老公又是誰?

范玉霞當下「哇」的一聲哭了出來,「老公啊……你不要丟下我們……你要是走了,我也陪你跳下去……」

魯晉根本不敢轉身看他老婆,他知道,這一轉身他就再也跳不下去了。

「你回來好不好? 妖怪茶話會 沒有過不去的難關……

我…我20歲認識你,那個時候你也是一分錢沒有,這麼多年從無到有,還……還不是熬過來了,為什麼你現在要犯傻呢?」

魯晉拿著熄滅的電話,臉色掙扎,猶豫,痛悔,以及滿滿的歉疚,「玉霞,我…對不起你……」

說著魯晉再次朝天台走去。

清河嘉苑,11棟1203室。

看著未接電話,韓義撓撓頭,不知道對方是因為生氣故意不接,還是睡著了沒聽見?

他估計是前者。

怕明天忘記了,想想還是再次撥了過去。

「朋友的情誼呀比天還高比地還遼闊,那些歲月我們一定會記得……」

這回彩鈴響了大概10秒鐘就接通了。

「喂,老魯,睡覺了沒?」

沒人說話,耳機里傳來沙沙風吹的響聲。

「喂——」

就在這時,耳機里傳來凄厲的吼叫聲以及嘈雜的喊聲。

「魯晉…你今天要是跳……我跟著你一塊跳…我范玉霞說到做到——」

「媽——爸——」

韓義驚得一下從床上坐了起來,對著手機喊道:「老魯……我是韓義啊,你別衝動……喂喂喂……你說話啊!」

對面聲音非常嘈雜,看這樣子應該是無意間接通的。

這種情況下想讓對方及現場人員接電話根本不可能。

飛快思考了一下,立刻連線艾瑞爾,「幫我定位一下魯晉現在所在的位置。」

「上元區萬科紅郡B區16棟。」

再問:「幫我搜索一個B區16棟住戶的電話號碼。」

「請稍等一下——16棟203住戶,蔣新利,18366492406。」

立刻拿出公務電話撥打了過去。

…………

萬科紅郡。

16棟203,這是一間110㎡隔出的9間出租房;此時最西頭的出租屋裡,一個年輕人正在呼呼大睡。

突然響起的電話聲把年輕人驚醒了過來,迷迷糊糊之間問道:「誰啊?」

「請問你是叫蔣新利吧……」

電話里,韓義立刻把情況說明了一下,這個年輕人趴到窗口一看,一樓的草坪上燈火通明,很多人都在仰著頭往上看,警車都已經到了。

「好好好……你稍等一下,我這就去……」

年輕人沒敢耽誤,大冷天穿著秋衣秋褲,躋拉著涼拖鞋就衝出了房間。

電梯跟不上,年輕人一口氣爬了8層樓梯到了頂層,樓梯間里已經圍滿了人,警察也上來了。

「人命關天,大家快讓讓……」

年輕人衝到天台口下面,把情況跟出警民警說了遍。

民警又在電話里跟韓義簡單溝通了一下,最後拿著手機爬了上去。

天台上,在范玉霞言明必定同年同月同日死的情況下,終於是阻擋住了魯晉輕生的腳步,但卻沒能令他放棄輕生的念頭,依然站在天台邊。

天井口,民警拿著電話爬了上來,沖著天台邊的魯晉喊道:「魯晉,你朋友韓義讓你接電話。」

魯晉一言不發。

民警剛試圖走過去,魯晉便往前走了走,嚇得民警又退了回來。

「他不接電話啊!」民警對著手機到。

韓義對民警說:「你開個擴音器。「

民警依言開了免提,然後把帶過來的喇叭套到手機邊。

「老魯,我是韓義啊!前段時間我在實驗室,出來的時候把這件事給忘記了;

你後來又沒打電話過來,我就一直沒想得起來。

你就說吧,要多少錢,我都借給你。

一千萬夠不夠?不夠我借你一億!

老魯你別犯傻,真的!能用錢解決的事情,那都不叫事。

這麼多年大風大浪都過來了,有什麼邁不過去的坎,需要到尋死的地步?」

民警等了會,見魯晉還是沒反應,對著電話說了兩句。

韓義忍不住說:「老魯,你TM腦子是不是有病啊!

就為了一點錢,你要把命搭上,你幾十年活到豬身上去啦?

你跳吧,你跳了以後別人睡你老婆,打你兒子,住你房子;

三年後誰還記得你啊?你死的毫無價值。」

最後兩句刺激到魯晉了,轉身怒吼道:「放你娘的狗臭屁!」

韓義說:「你罵娘也沒用,事實就是如此。

你現在麻溜的滾下來,一切都有挽回的機會;

你要跳下去了,不僅我說的那些都會實現,我也看不起你。

一個大男人,大晚上尋死覓活的,你要不要臉啊?」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