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原來如此。」

秦無夜恍然大悟,有點好奇問道:「為什麼公主殿下覺得我會知道答案?」

「只因你我同舟共濟,到時候出了事情,你想留下,還是要經過我的同意。」

玄秋桐的神色平靜如水:「否則,戰場守護者親自出手驅逐,估計你想留下都是沒有辦法的了。」

聞言,秦無夜眼睛一眯……這個女人是在威脅他了?

而且還看出了,秦無夜選擇留下,絕非大局為重,而是有著他的一番圖謀。

讓秦無夜更加驚訝的是,玄秋桐在想到他大概是圖謀甚大之後,竟然沒有半點阻止的意思,這又是怎麼一回事?

「此女葫蘆里賣什麼葯?」

秦無夜少有地疑惑起來。

「土之封印最後大概是守不住的了。」

玄秋桐徐徐說道。

「哦?沒到最後,公主殿下就斷定絕對守不住了?」

秦無夜虛以委蛇,故意問道。

「這是木族公主推演多次得到的結果……換言之,這裡終究會成為一方廢墟,你哪怕有所圖謀都好,如果可以在這些邪魔之物手裡奪寶,我是無任歡迎的了。」

玄秋桐笑眯眯地說道。

她沒有告訴秦無夜的是,木族公主還說了,土之封印命不該絕,隱約之間還有一線生機。

山重水複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正所謂,不破不立,破而後立。

即便土之封印崩潰又如何,你又能斷定輸的絕對是他們了嗎?

這還不一定吧。

「言歸正傳,告訴我金族太子的情況是怎麼一回事。」

玄秋桐認真問道。

這是她和秦無夜見面的主要原因。

見此,秦無夜同樣沒有隱瞞下去,道:「或許是中了規模堪比陣法的幻術吧。」

「堪比陣法的幻術?」

玄秋桐一愣,這一點她倒是沒有想過。

之所以沒想,是因為不太可能。

但是,同樣的話由秦無夜口中說出,你就覺得這是有可能的了。

當真是奇怪之極!

「對,雖說金之封印同樣有戰場守護者,但是術業有專攻,修為不高的時候,擅長什麼,雖有優勢,區別卻沒有大到一下子看出來。」

「等到修至武王甚至武皇的時候,孰高孰低,孰強孰弱,就會變得一目了然起來。」

「金之封印的戰場守護者,戰力或許不俗,可是有些時候,修為、戰力不是絕對的了。」

……

秦無夜侃侃而談:「正如昨夜一戰……你敢說金族真的沒有掉以輕心嗎?」

「這……怎麼可能?」

玄秋桐依然不敢置信。

因為太過出乎意料之外了。

任由何人來看,大概都說不出這一件事會是這麼一個結果。

「沒有什麼不可能的。」

秦無夜微微一笑:「不是說你們沒有見過,所以就不可能了。」

「答案,我已經說了,保重。」

海賊之副船長紅心 說完,秦無夜直接離開。

注視著秦無夜,直到他完全走遠了,玄秋桐方才收回目光,沉吟不語。

因為,按照秦無夜的說法,對方這是虛張聲勢,僅是迷惑了金族等人,所以輕而易舉地將他們趕走了嗎?

「不……準確來說,這是他們自己選擇離開。」

玄青桐心中一沉。

沒錯,對方由始至終沒有怎麼和金族交手。

不然,金族的人怎麼可能毫髮無損地逃來這一邊。

包括之前鎮守在金之封印的武者亦是如此。

這裡是古國戰場,有的僅是戰場。

戰場不可能不死人!

你說對方攻佔了金之封印,可是沒有死傷一兵一卒,光是想想就不對勁了。

「當局者迷旁觀者清……或許金族真是大意了。」

玄秋桐有點苦惱地說道。

若是如此,豈不是金族他們自己放棄了金之封印嗎?

哪怕當時剛剛佔據,根基不穩,但是金族太子直接帶人投奔自己,到了現在,足夠對方將金之封印打造成為銅牆鐵壁了。

「我要去問個一清二楚!」

玄秋桐目光炯炯地說道。

對,一定要問個清楚。

這等事情,豈可兒戲對待!

秦無夜彷彿早就料到了玄秋桐會找自己,直接在門外候著。

令得這位土族公主剛剛出門,便是愣住了。

「你在等我?」

玄秋桐的神色全是錯愕。

「對。」

秦無夜沒有否認:「我說的事情,憑著你的本事,定然可以一清二楚……但是需要一點時間。如今你出來追我,應該是相信我說的話了吧。」

「姑且是信了。」

玄秋桐頷首:「你說能夠媲美陣法的幻術……到底是什麼?世上有這樣的幻術嗎?」

「自然是有的了。」

秦無夜悠悠說道::「你們雖然自稱五行大族,實際上還是滄海一粟,不曾知道這等事情,一點都不奇怪。」

「你……」

秦無夜一而再,再而三地貶低五行大族,實在讓玄秋桐怒不可遏。

但是,你讓她反駁,她又反駁不出來。

最起碼,現在秦無夜說的種種,全是她聞所未聞,見所未見的事情。

「若是你自修士伊始,便是將心思盡數放在幻術上面,等你到了四象巔峰之後,很多東西就會逐漸顯露出來。」

說著說著,秦無夜同樣收斂笑容了。

「你的意思是……!」

彷彿想到什麼的玄秋桐神色一沉!

「或許除了被鎮壓之物以外,還有另外的勢力插手這裡。」

秦無夜將他的想法說出:「它們懂得奪舍之道,這一點公主殿下應該清楚了吧?」

「嗯。」

玄秋桐點頭。

五行大族的義務之一,即是看管這些被鎮壓的天外邪魔。

關於天外邪魔的種種,玄秋桐敢說,沒有幾個能比她更加清楚。

奪舍之事,自然是包含其中的了。

「你說如果它們逃到了古國戰場之外,甚至鳩佔鵲巢一番,繼而建立了自己的勢力,又當如何?」

秦無夜笑眯眯地說道。

他越說,玄秋桐就越發惶恐不安……事情不妙啊!

「話我就說到這裡了,要如何解決,這是公主殿下你們的事情了。」

語畢,秦無夜悠然自得地離去。

「要是如此,或許真是四面楚歌啊。」

玄秋桐喃喃自語。

金之封印。

這裡已經被無數的霧氣縈繞,如同一方仙境。

實際上,這裡非但沒有仙,反而有諸多陰靈、武僵在遊盪。

這個地方,已經成為天外邪魔的巢穴之一!

「嘎嘎,沒想到金族太子竟被我們輕而易舉地解決了,實在可笑!」

「哼……一個腦子都裝著肌肉的傢伙,又有什麼可怕的呢。」

「這只是一個開端,整個古國戰場都會成為我們的囊中之物!」

……

無數黑影飄蕩,宛如群魔亂舞。

「好了!」

忽然,一道女聲猛地響起。

像是平地驚雷,嚇得還在胡鬧的諸多人影一下子不敢作聲了。

它們排著隊伍,跪倒在說話的人影面前,一言不發。

「在完全奪下古國戰場之前,你們不要鬧出什麼亂子,否則殺無赦!」

女聲冷冷說道。

「是,大小姐!」

眾人不敢忤逆。

「反正我的目的已經達到了,他們要怎麼做,就是他們的事情了,與我無關。」

言罷,剛剛說話之人仿若陷入沉睡。

先前吵鬧的人影不敢喧嘩,唯恐惹怒這一位大人物。

……

「什麼!你說我是被幻術迷惑了?」

金族太子怒氣衝天。

他絕非不信玄秋桐。

恰恰相反,在玄秋桐說出真相之前,他就覺得有哪裡不對了。

哪怕敵人如何兇險,他都不可能被輕而易舉地轟出金之封印。

甚至眾人毫髮無損。

兩件事放在一起,簡直就是互相違背,不可能發生。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