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劉部長好,蘇沐奉命前來報道。」蘇沐公事公辦道。

「蘇沐啊,就zhīdào你要過來,沒有想到你這麼快就能過來。來吧,坐下咱們說說話。」劉崇微笑著招呼道。

「是。」

隨著兩個人在會客區坐下后,劉崇讓方鎮將茶水沏好,然後兩個人就開始隨意的聊起來。就是這樣的閑聊,很快就將場面給打開。蘇沐和劉崇都zhīdào雙方團系的身份,有著這個身份在,那麼很多話就是能夠說出來的,比如說第一句話的開場白,劉崇直接說出來的就是周奉前,以周奉前開題,還有比這個更加合適的嗎?

「周老那邊沒事吧?」

「沒事的,很好,我從京城出來的時候特意前去周老那邊探望過,周老是沒有任何事情的。而且周老還讓我給您帶件東西過來,說是您喜歡。」蘇沐說著就從隨身帶著的包中拿出來兩瓶酒。

看似很為普通的兩瓶酒,但劉崇卻zhīdào這是特供酒。

周老對蘇沐真的不是一般的看重啊。

光是沖著這兩瓶酒,劉崇就能夠看出來很多事情。要zhīdào平常就算劉崇前去京城中拜訪周老,那也不過是運氣hǎode話,能夠蹭到一瓶酒。哪裡像是現在這樣,一下就是兩瓶特供酒。而且劉崇心底很是zhīdào,周奉前是不會隨便給人這種酒的。就算是依著他的身份都不行,這兩瓶酒沒準就是蘇沐帶過來的。

蘇沐從哪裡拿來的?

蘇沐能夠很為輕易的就將這樣兩瓶酒給弄到手中,難道說這還不夠說明蘇沐地位的不凡嗎?像是蘇沐這種擁有不凡身份的人,能夠不得罪的話,劉崇是斷然不會得罪的。

「還是周老zhīdào我就是喜歡喝兩杯,這次真的是多謝蘇沐你給我帶過來。其實對你我是zhīdào的。我很清楚你的能耐,只要是你主政過的地方,就沒有說哪裡是沒發展起來的。我仔細研究過你的升遷軌跡,所以說我對你是佩服的很。這次能夠被委以重任,正是說明了這個wèntí,好鋼要用在刀刃上。」劉崇笑道。

「這真的是多謝劉部長您的抬舉。」蘇沐趕緊說道。

「這不是抬舉,我說的是實話。不過蘇沐你要zhīdào吳越省和其餘省份是有不同的,作為沿海一處經濟發達的省份,吳越省有著很多地方都是有特殊性的。你既然是以省發改委副主任的身份前來就職,那麼就真的是要好hǎode琢磨研究下。不說別的。單說咱們這裡的每個項目的審批。你就要好hǎode研究。」劉崇提醒道。

蘇沐認真的聽著。

像是劉崇這種話語,別人想要聽到都是沒有kěnéng的,既然劉崇願意提攜,蘇沐自然是沒有不聽從的kěnéng。再說像是劉崇這樣的人。對吳越省的掌握和熟悉是絕對要勝過蘇沐很多的。初來乍到的情況下。有人願意這樣幫忙。蘇沐是會舉雙手歡喜的。

哪怕是方鎮給蘇沐說說吳越省的事情,他都是會很滿足。

「以後要是有什麼不懂的事情,你就前來找我。或者說是直接前去找簡書記都成。要zhīdào簡書記對你也是很為欣賞的,簡書記是早就想要將你這樣的人給引進進來,如今有了這個機會,簡書記不zhīdào會是多麼高興。」劉崇雲淡風輕的這句話說出來,蘇沐就從中是很快分析出來很多內幕。

簡書記說的就是簡承諾。

簡承諾是誰?

簡承諾就是吳越省的省委書記,要zhīdào他不但是有著這個身份,更是中央委員。當然最為吸引蘇沐興趣的是,簡承諾也是團系的,不然你以為劉崇會在這裡說出自己也能夠前去找簡承諾的話來。

簡單說簡承諾就是團系在吳越省的旗杆。

周奉前敢說吳越省是團系地盤,靠的就是這樣的底氣。吳越省的省委常委中,簡承諾是團系的,劉崇是團系的,除卻他們兩個人外,還有省委宣傳部部長劉祥梅也是團系的。不說別的,光是這三個人就足以構成一定格局。

「多謝劉部長。」蘇沐真誠道。

蘇沐雖然說不是執掌基層的大員,但就算是在發改委中任職,要是說沒有像是劉崇這樣的地方大員罩著,那想要能夠成功站住腳跟也是沒有kěnéng的。劉崇透露出來善意,蘇沐當然要抓住。

這就是我的善意,也是我的態度。

劉崇從蘇沐走進來后就開始用言語進行著試探,蘇沐的資料劉崇當然是有,不過和那些資料相比,劉崇更想要通過這樣的方式真正了解下蘇沐,看看他像不像周奉前所說的那樣,是指的培養的。結果證明周奉前的決定是正確的,蘇沐是真的能夠當作一根標杆來培養的。團系的將來,未必是不能夠落在蘇沐身上。

只要蘇沐能崛起,這就夠了。

「你是今天要前去省發改委上任對吧?」劉崇問道。

「shìde。」蘇沐說道:「既然是要上任,我想晚點不如早點,早點上任的話,我還能夠將這裡的情況早點熟悉。我在這裡不kěnéng只是工作一兩天的,是要在這裡好好工作一段時間的,所以說我想早點適應為好。」

「那好,我送你過去。」劉崇起身道。

「是。」蘇沐當然是不會拒絕劉崇釋放出來的這種善意。

要zhīdào劉崇能夠送人前去上任,這原本就是一種身份的象徵。不是說誰都能夠驚動劉崇大駕的,更別說像是蘇沐這樣,只是所謂的機關部門中的副主任。哪怕是發改委的又如何?劉崇不想去,還有誰能逼迫著他去嗎?

伴隨著命令的傳達下去,劉崇就開始動身。

省發改委那邊卻是已經開始忙碌起來。 修紫衣不說,蕭寒也沒再繼續追問,他不喜歡追問別人的**,很顯然,白銘兒身上也是有秘密的。

「爺,我答應那丫頭,不對任何人說的。」修紫衣略顯歉意的眼神道。

「不用對我解釋,我相信你。」蕭寒柔聲道,「能對我說,你是不會隱瞞的。」

「爺,你真好。」修紫衣露出一個憨憨的笑容。

光線忽然暗了下來,抬頭往上看,天空彷彿變成了一條線,一線天這個名字很形象,非常貼切。

峽谷似乎沒有盡頭,腳踩在被水流沖磨的光滑的鵝卵石上,那真是不算太痛楚的享受。

大老爺們自然沒事,腳底板早就磨就了一層厚厚老繭,而孱弱的魔法師基本上都躺在擔架上,一顛一顛的睡得真香呢,隊伍不到四分之一的女人可就不太行了,一個個臉色苦,看著前面遙遠的路咬牙堅持。

她們也想飛行,可大長老傲龍都用腳走路,她們要是飛起來,那不是自找不痛快嗎?

何況這一路上看似考驗居多,別在領導面前失了分數,當然不敢擅自行動,更加連提都不敢提一聲了。

「大長老,還要走多久?」素來急性子的三長老卡薩也有些不耐煩了。

「快了,天黑之前我們應該能到。」傲龍平靜的回答道。

「天黑?」卡薩頓時滿腦門黑線下來,從空間之門過來,到現在滿打滿算的走了六個小時,現在最多也就是下午一點鐘,到天黑起碼還有五六個小時,豈不是才走了一半兒的路程

「大長老,要不咱們飛過去吧?」

「飛,要飛你飛,我還想多活幾年呢」傲龍嘿嘿一笑。

「什麼意思?」卡薩頓時變了顏色,「難道這裡還禁飛不成?」

「你可以試一試」傲龍笑了一聲。

「試就試」卡薩不信邪道,身體飄了起來,等到他離地三四米的時候,忽然空中一道粗如手臂大的閃電劈了下來,目標就是飛起來的卡薩三長老。

卡薩長老怪叫一聲,似乎根本沒能夠躲避雷電的襲擊,身體如同篩糠般的哆嗦了數下之後從空中栽了下來

這下子那些心裡覺得大長老傲龍不近人情的做法一下子變成滔天的感激

三長老卡薩都沒能躲過那空中雷電的襲擊,自己自問有多少比他強呢?

「他奶奶的,這雷電是怎麼回事,老子怎麼連躲都躲不過去」卡薩皮糙肉厚,一次雷電對他來說並不不會造成多大的傷害,只是紅紅的鬍子給燒焦了,氣的他破口大罵,不顧形象的爆粗口了。

「這是怎麼回事,剛才那道雷電……」

蕭寒看到卡薩悲慘的這一幕,有點目瞪口呆。

「我剛才感覺到了,就在剛才空中突然匯聚一股強大的雷電的力量,好恐怖」修紫衣朝蕭寒懷裡靠了一下,滿眼的驚詫。

「是呀,這裡的空間還真古怪,明明是晴空萬里,卻突然出現一道閃電,還真是詭異呀」蕭寒望著恢復平靜的天空,喃喃自語道。

卡薩的悲慘嘗試讓許多想飛行的人一下子打消了念頭,老老實實的用腳走路。

雷電是一種狂暴的力量,但是它居然悄悄的隱藏在平靜如水的空中,事前看不到一絲徵兆,當你觸摸到它的時候,它就會狂暴的爆出來。

這些雷電究竟藏在什麼地方呢?

不光是蕭寒心裡懷疑,恐怕大多數人都對剛才那道突然產生的閃電產生了懷疑。

人類對未知的危險總是保持一種敬而遠之的戒心,既然它不讓你飛,那就不飛好了。

長時間的趕路其實是一件很枯燥無味的事情,但是如果是一對有情的男女來說,反而會覺得這是一次很有意思的遊玩。

蕭寒與修紫衣相依相伴,要不是走在隊伍的後面,不知道要謀殺多少人的眼球,就算如此,隊伍中還是有人不斷的回頭瞧瞧的透過嫉妒的一瞥。

但是她們那種旁若無人的親密更是令許多曾經暗戀過修紫衣的男人虛火上升。

當年追求修紫衣的人不在少數,隊伍里沒有十個也有八個,最具有代表性的就有莫懷古、哥斯達、安清揚三個人。

這三個人,莫懷古和哥斯達人所共知,不用多做解釋,第三個人,安清揚。

這個人也是很了不得,是青衣人麾下四大堂主之一,白虎堂,不知是有意為之,修紫衣身上有神獸白虎的血脈遺傳,而安清揚又是白虎堂的堂主

兩人若是真的結合,那可真是非常的有意思。

安清揚喜歡修紫衣,這知道的人並不多,至少只有在同盟會的高層中間才知道這個事情。

蔚姿婷閉關修鍊這千年,修紫衣也過起了近乎隱士的生活,關於她的緋聞基本上在這段時間都消失了。

但是,有一個人很清楚,安清揚每隔十年都會去一次紫霞學院,來找修紫衣,修紫衣一開始還見他,但是後來,一聽到這個人來的消息,馬上就躲起來。

這個人就是安清揚,而知道這個秘密的人就是顏回

顏回自己就暗戀自己的上司,面對安清揚這個情敵,自然沒有好態度,這麼多年來,他在安清揚手上吃過不少虧,被打傷不知道多少次。

要不是安清揚看在顏回是修紫衣的手下,愛屋及烏之下,沒有下狠手,否則顏回不知道死多少回了

所以對於蕭寒,顏回說是恨,還不如說是嫉妒,他是有心理準備的,自己就算再修鍊三千年,也配不上修紫衣,所以對蕭寒奪了修紫衣的芳心,他並沒有多少怨恨,尤其蕭寒還是征服了魁的男人。

而對於安清揚,那可就是**裸的恨了,要不是打不過對方,他還真想找一個機會狠狠的還回去。

「魁,請允許我挑戰蕭寒」安清揚非常憤怒,一路上,他多次瞄了親密的兩個人,看到她們有說有笑的樣子,他恨不得取代蕭寒,將他變成自己。

「你說什麼?」青衣人驀然一驚,回頭看著安清揚問道。

「魁,請允許我挑戰蕭寒」安清揚冷靜的說道,但是從他的眼神之中卻可以看出他的忍耐性到了極點,眼底更是閃過一絲瘋狂。

「你想從蕭寒懷裡把修紫衣搶過來,是嗎?」青衣人眼底一絲戲謔道。

「魁,我……」

「你喜歡修紫衣,這我知道,其實你若是能夠做到,我倒是樂觀其成,不過我要提醒你,修紫衣已經不是以前的修紫衣了,就算你能夠擊敗蕭寒,她也可能不會喜歡你」青衣人心中一動,他對蕭寒的實力有點摸不準,既然安清揚願意出手,試探一下也是好的。

「我知道,紫衣她已經不是完璧之身了。」安清揚痛苦的閉上的雙眸,他是一個有情感潔癖的男人,在青龍會中,別的堂主哪一個不是姬妾成群,唯有他身邊連一個服侍的侍女都沒有,所用的都是男人。

「你就不怕綠兒傷心?」青衣人問道。

「我對綠兒只是兄妹之情,魁是知道的。」

「這麼多年了,綠兒對你可算是痴情一片,要知道喜歡綠兒的男人不少,你就這麼死心眼,非那個修紫衣不娶嗎?」青衣人有些惋惜的提醒道。

「清揚這輩子除了紫衣,別的女人都看不上。」安清揚道,「我的愛一輩子只給一個人。」

對於這種走極端的屬下,青衣人也有些無奈,要是安清揚不是白虎堂的堂主,修紫衣不是紫衣社的天王,他倒是可以動用強硬的手段成全她們。

「你要挑戰他,我不攔著,但是我得提醒你,蕭寒這個人身上的秘密太多,你要小心。」青衣人沉吟了一下道。

「多謝魁」安清揚感激的道。

「不必了,你打算如何挑戰他?」青衣人問道。

「等到了目的地,我請三位長老做個見證,跟蕭天王切磋一下武技,我想他會答應的」安清揚想了一下道。

「不行,這是一個不按常理出牌的人,你想打,人家未必會答應」青衣人搖頭道,如此簡單的挑戰,對付愣頭青還行,對付一個狡猾冷靜的梟雄那是一點用處都沒有,說不定人家自己不出手,就有人替他出頭了。

「還請魁教我?」安清揚還不算太笨,馬上道。

青衣人瞥了安清揚一眼,心中一嘆,你這個知道修鍊笨蛋,難怪追了修紫衣這麼多年都沒什麼效果,死纏爛打用在修紫衣這樣的女人身上那是沒有任何效果的。

「這樣,你先這麼做……」青衣人指點迷津道。

聽了青衣人的話,安清揚的眼睛頓時亮了起來,渾身上下散昂揚的戰意,彷彿看到自己挑戰勝利的情景。

不約而同的修紫衣和蕭寒也談到了安清揚,旅途寂寞,要不找點話題,實在是太枯燥了,對修紫衣的過去,蕭寒同樣非常的感興趣,這就聊上了修紫衣的追求者上了。

安清揚作為比較有代表性的人物之一,自然給修紫衣留下比較深刻的印象,只是她對這個人實在是沒好感,因為這個人就會死纏爛打這一招,又不懂風情,實在是太過無趣了。

修紫衣骨子裡熱情,她更喜歡男人表現的露骨一些,但是她的追求者們很少有人能夠在她面前放的開的,莫懷古還好,這個人野心很大,一心要做一番大事,所以她還是比較欣賞的,哥斯達也還算可以,至少可以平等相處,安清揚,一個不善表達的木頭,跟這樣的人在一起太無趣了,所以儘管她知道這個人是不錯的,但見了幾次就煩了,後來就故意的躲著了,剩下的一個個在她面前唯唯諾諾的,那就更加無趣了。

蕭寒算是最大膽的了,第一次見面就將她壓在身下輕薄了一番,總是調戲別人的修紫衣被人調戲,這種反過來的異樣刺激令她產生了一種異樣的情緒。

可能是骨子裡這種希望有一個人能夠將她征服,可一直沒有找到,而這個時候蕭寒出現了。

所以,修紫衣很快就淪陷了

「你要小心,這個安清揚修為不弱,我也沒把握贏他,這一次,他很有可能會挑戰你。」

「挑戰我,為什麼?」蕭寒壓根兒就沒有把這個安清揚放在眼裡,對他來說,青衣人或許才是一個不錯的對手,甚至大長老傲龍他都想試一試。

「因為我呀,安清揚一直追求我,現在我成了蕭家小妾,他當然不會罷休」修紫衣幽怨的說道,故意的把「小妾」兩個字加重了語氣。

「行了,別提這事兒,妾侍不過是一個名分,難道我還能虧待你不成?」蕭寒其實不願意這麼做的,但是蔚姿婷執拗,修紫衣暫時只能擁有一個「妾」的名分,等以後再說。

「我根本沒在意,再說小妾可以做妻子不能做的事情,比如……」修紫衣咯咯一笑,溫潤的嘴唇輕輕的嘬了蕭寒的耳垂一下。

異樣的酥麻令蕭寒很不自然的臉頰紅了一下,這種感覺令他從心裡生出一絲火熱,挽在修紫衣腰際的手情不自禁的向下,在那挺翹的臀部上捏了一下。

「唉喲」修紫衣嫵媚的叫了一聲,叫的蕭寒半片身子都酥麻了。

「妖精」蕭寒嘀咕一聲,自從跟修紫衣生實質關係之後,這個女人越來越向妖精的方向進化,甚至不分場合的引誘自己,也不知道這是不是她跟蔚姿婷商議好了的,還是她自己故意的。

「回頭再收拾你」蕭寒強行壓制身體內湧起的**,沖修紫衣一瞪眼道。

「咯咯,婷姐會吃醋的……」修紫衣得意的媚笑一聲。

「那就把你們兩個一塊兒收拾了」

「好呀,你要是有這本事,我奉陪」修紫衣眼中蕩漾著笑意,口氣到不像是假的。

「放心,這方面我敢說第二,沒有人敢說第一」蕭寒嘿嘿一笑,華夏傳承秘法,傳聞黃帝都靠這飛升成仙,擺平兩個女人那不是小菜一碟?

可能是想起蕭寒那方面的持久力和爆力,修紫衣頓時一張粉臉羞的通紅,她雖然只經歷過蕭寒一個男人,可是在漫長的生命力,她對男人的一切還是做過詳細的了解的,包括偷看真人表演什麼的。

婷姐都說他壯的跟一頭牛似的,在她看來,蕭寒更像一隻猛虎,兇猛的力量足以撕碎她的一切。

「說什麼,讓婷姐知道,要你好受。」修紫衣啐了一口道。

「你不說,她就不知道了。」

「要是三個人在一起,哎呀,羞死個人了……」修紫衣是知道的,大6上的貴族最喜歡玩的就是這種遊戲了,什麼一王二后、雙星伴月等等。

一百多人的隊伍說長也不長,說短也不短,近兩百米,可能因為他們是陌生人,闖入這樣一個風景如畫的世界里,四周聽不到一絲聲音,不說話,靜謐的讓人感到可怕,隨之而來的心理壓力也變得無限擴大起來。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