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剛才我撈衣服的時候,是被那個人拽下去的,要不是你們救地及時,恐怕你們見不到我了。」

「這怎麼……可能?」

「你有沒有看清那個人是誰?」

姜氏抬頭看了一眼問她話的那個人,臉上又出現了一絲的驚恐之色,好半天才說:「那個人好像就是二丫頭,她不會是來找我報仇的吧?」

「你沒看錯?」

「她是我看著長大的,我怎麼能看錯呢?就是她,她來了,來找我報仇了!」

那幾名洗衣服的婦人臉色十分的難看,她們連忙抱起大桶對姜氏說道:「時間不早了,我們趕緊回去吧!」

姜氏連連點了點頭,然後抱起大桶,拿上衣服便回去了。

接下來的幾天里,姜氏逢人便說明裳的屋子裡鬧鬼,起初大傢伙兒是不相信的,不過,經過上次洗衣服的事情,再加上姜氏天天說,沒用多長時間,這個村子里的人都相信,明裳的屋子鬧鬼。

以至於,他們走到明裳的屋子的時候,都要繞著道走。

這天,這姜氏又來到了明裳家,這次她不是一個人來,而是帶著一個自稱是道士的人來的。

因為明裳還沒回來,子山和子川二人並沒有走,他們是不相信明裳和蕭衡死了事情,而且這個屋子根本就沒有鬧鬼,這些都是姜氏在外面亂說的。 「你們擋在門口什麼意思啊?我這專門請的大師幫你們做法呢!趕緊讓開一下。」

「我說姜氏,我們東家沒有死,這個屋子也沒有鬧鬼,你趕緊帶人離開這裡。」子山不悅地說道。

「我跟你們說啊,你們可不要不識好歹,我這是好心幫你們,你們倒是不領情了!」

姜氏一邊說著一邊將子山撥開,進了院子。

明裳蓋這屋子很大,而且格局還又好,住在裡面肯定會很舒服。

姜氏越看房子是越滿意,來到了院子里,姜氏便搬來桌子擺在院子里,以供那道士做法事。

「哥,你看這人,怎麼這麼厚臉皮啊!」

子川抱怨了一句,這段時間明裳和蕭衡不見了,他們都擔心死了,這姜氏倒好,三番五次地來找麻煩,這次還找什麼道士來做法,也不知道她這葫蘆里賣的什麼葯?

做法的材料一樣都不少地擺在了案桌上,道士念念有詞地說著咒語,咒語說完,道士噴了一口酒灑在了桃木劍上,隨後揮舞著桃木劍在院子里亂舞了一陣。

不多時,那道士停了下來,對姜氏說道:「這屋子地勢不好,結構混亂,陰氣較重,看來最近一段時間發生了不少事情了。」

姜氏點了點頭,急切地說:「我家的那個養女在河邊被水鬼拽到水裡淹死了,和她一起的還有一個小夥子,你現在能不能幫我看看,她現在回來了沒有?」

「方才我就已經看過了,是一個漂亮的姑娘,她似乎和你有什麼仇,很不樂意見到你。」

姜氏做害怕裝:「這位道士,你說該怎麼辦啊?這丫頭生前對我頗有些誤會,現在變成鬼了肯定是要找我索命來著,還請您幫我想想辦法,不管付出什麼代價我都願意。」

「這丫頭被水鬼所害,怨氣很重,一般很難制服,這樣就由本座親自在這兒鎮壓幾天,但是,在此期間,他們是不能住在這裡了。」

「這……恐怕是有些難了,不過我盡量說服他們。」

道士看了一眼姜氏,聲音淡淡:「本座時間有限,若是給不出答覆,你們不要浪費本座的時間。」

「那還請您稍等一下,我跟他們商量一下。」

姜氏一邊說著一邊將子山和子川二人拉到一邊勸了起來。

「那位道士是我好不容易請來的,價格不菲呢!一般都很難請到的,我這還不容易請來了,你們可不要給我掉鏈子。

還有啊,他剛才只說住幾天,你們放心,幾天過後,他就走了,你們想住在這裡多長時間就住多長時間吧!」

「我們東家還活著,我們這裡沒有鬧鬼,你們請回吧!」子山的態度很堅決。

「我說你這個人怎麼死腦筋呢!他們要是還活著的話,都幾天怎麼還沒回來?我這麼做也是為了你們好,知道嗎?真是好心沒好報!」

姜氏頓了頓又道:「你們先去牛二家住幾天,這幾天這裡就交給他好了,過幾天你們再回來。」

姜氏說著便伸出手來:「把鑰匙給我吧!到時候再還給你們。」 子山看了一眼姜氏伸出來的手,頓時什麼都明白了。

「多謝你的好意,我覺得這裡挺好的,這幾天我們也不會走的。」

姜氏聽子山這麼說,不由得皺了皺眉:「唉,我說你這個人怎麼不識好呢?我這也是為了你們好,這幾天這屋子的事情都傳遍整個村子了,你們難道一點都不知道嗎?」

「我們住在這裡,我們比任何人都清楚這裡的事情,什麼鬧鬼?不過是有些人胡編亂造的罷了!這個不足為信!」

妖寵天下無雙 「大師都說這個屋子陰氣重,你不相信我,難道還不相信大師嗎?」

「他是不是大師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這個屋子是東家的,別人沒有權利做主!」

「唉,我說你這個人怎麼回事?難道我請大師來做法,為了我自己是不是?」

「是不是為了你自己,你心裡比誰都清楚。」

「你……」

姜氏氣噎,她不再跟子山溝通,因為她知道再怎麼說也是白費口舌罷了!

她轉身找那道士嘀咕了幾句,那道士拿著拂塵走過來在子山的面前口中念念有詞的說著咒語,咒語說完,那道士又拿著拂塵在子山的面前晃了晃,隨後便從衣袖中拿出一張符紙貼在了子山的額頭,又是一陣念念有詞。

儘管子山的脾氣好,但是也經不住道士這麼捉弄,子山撕了自己額頭上的符紙,又將道士手中的拂塵奪下來扔在了地上,這才罷休!

「唉,你這是做什麼?」

姜氏連忙將扔在地上的拂塵給撿了起來,準備遞給那道士。

遇到這樣的事情,那道士非常生氣,他顫抖地指著子山,然後又對姜氏說道:「他被不幹凈的東西附身,情況很嚴重,需要立即驅鬼。」

姜氏聞言眸光一亮,問:「大師,現在要我做什麼?」

道士在姜氏的耳畔耳語了幾句,姜氏便出去了,沒多長時間,姜氏帶了好幾個壯漢回來了。

「大師說了,這個宅子陰氣重,他們兩兄弟現在已經被不幹凈的東西俯身了,你們把他們給我綁起來,事成之後少不了你們好處!」

那幾個壯漢應了一聲,連忙走到兄弟二人的跟前,將兄弟二人給綁了起來。

「你不就是想方設法地要咱們東家的房子嗎?哪怕你把我們綁起來了,這房子也不會給你的,惡婆娘!」子川惡狠狠地說道。

「給我把他的嘴堵上!」

姜氏話落,便又人拿著一塊破布將子川的嘴給堵上了,隨後又將子山的嘴也給堵上了。

「大師接下來做什麼?」

道士淡淡地掃了一眼子山兄弟二人:「自然是要做法驅鬼了!」

「那就勞煩大師了。」

那道士幾乎將案桌上的道具都用了一遍,咒語也換了幾個,子山和子川兄弟二人身上被貼了好幾道符,這臉上也被噴了不明液體。

儘管如此,那道士還不肯罷休!

道士的手上突然多出一條長鞭來,對姜氏說道:「那鬼魂厲害得很,怎麼都不願意離開,現在只能用這種辦法了,只是他們要受一點皮外傷。」

「一點皮外傷算什麼,只要能把那贓物驅了就行了。」

道士點了點頭,便拿著鞭子在子山的身上狠狠地抽了過來。

子川見那道士藉機報復,瞪著道士,嘴裡發出『嗚嗚』的聲音,他知道,整件事情都是姜氏一手策劃,她唯一的目的就是奪房子。 「都給我住手!!!」

一聲厲喝聲傳來,蕭衡和明裳走了進來。

姜氏一見傻眼了:「二……二丫頭,你們……」

明裳沖著姜氏勾了勾嘴角:「我福大命大,沒能死成,讓你失望了。」

姜氏回過神來,連忙說道:「你們是人是鬼?」

「我們若是鬼的話,你覺得你還能好好地坐在這裡嗎?」

姜氏看著道士說:「大師,還請您幫我看看,他們兩個到底是人還是鬼?」

道士點了點頭,那道士口中念念有詞,一雙手四根手指在眼前弄了一下,緩緩地睜開了眼睛,看著明裳和蕭衡,連忙對那幾個壯漢說道:「他們有問題,快抓住他們!」

幾名壯漢紛紛將明裳和蕭衡圍住,他們想像抓子山兄弟那樣將明裳二人抓住,只是沒想到的是,蕭衡的武功高強,很快那幾個人便被蕭衡撂倒在了地上。

幾名壯漢在地上疼得打滾。

那道士見那幾個人不是蕭衡的對手,便有了几絲的退縮之意,不過很顯然,他沒有機會。

「你們去把那個假道士給綁起來。」明裳對那幾個壯士說道。

他們不敢怠慢,連忙從地上爬起來,要將道士綁起來,只是讓他沒想到的是,那道士不知道從哪裡變出來一把匕首在面前揮舞著,那幾個壯漢不敢靠近。

蕭衡從地上撿起一粒石子,他用石子將道士手中的匕首射掉在了地上,那幾名壯漢便趁機將道士綁了起來。

「接……接下來怎麼做?」

「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明裳聲音淡淡。

壯漢會意,他撿起掉在地上的皮鞭抽在了道士的身上,這一下力度很輕,明裳很不滿意。

「臭丫頭,你敢打我,我看你是不想活了!」道士沖著明裳大喊。

「將他的嘴堵起來!」

很快那名壯漢拿著破布,像堵子山兄弟那樣將道士的嘴給堵了起來,明裳命人將子山兄弟給放了,然後吩咐了幾句,便讓子川扶著子山進屋子休息,這種場面,她和蕭衡能對付。

冥王異界生活 壯漢拿著皮鞭在道士的身上揮舞,直到道士暈了過去,明裳這才讓他們住手。

姜氏見此情況早就想走了,只是這大門,在明裳和蕭衡進來的時候就被拴了起來,再加上還有一個壯漢專門盯著她,她想走都走不了。

明裳轉身看著姜氏,聲音冰冷:「我不在家幾日,你就想方設法地來要我的房子,不過,你放心,我命大,是死不了的,倒是你,可要擔心了!」

「你個小賤人,死都死了,還佔著這房子做什麼?你別以為,你將他們打趴下了,我就會怕你! http://ptt9.com534 我長這麼大什麼樣的世面沒見過?哼,真是個陰魂不散的東西!」

「你倒是希望我死,也是,我若是死了,你就能有理由要我的房子了,不過,我不會如你所願的。

你要是敢的話,現在我們就到里正那離評評理!」

「我又沒做什麼虧心事,我為什麼不敢?」

姜氏雖然這樣說著,但是還是有些心虛。 「既然如此,咱們就到里正那兒把話說清楚,看看他會不會把我的房子判給你。」

「我才不和你去呢,萬一你使個什麼妖法讓里正聽你的怎麼辦?」

「我看你是不敢的吧!既然如此的話,那還請你以後不要再肖想我的房子,說起來,像你這樣的人我見多了,我有的是法子對付。」

「你這死丫頭是長本事了是不是?還學會污衊人了是不是,我什麼時候想要你的房子了?你這是冤枉好人!

我好心找個道士幫你清理一下宅子,感謝的話沒聽到,反倒說我想要你的宅子,真是好心沒好報!

對了,你是不是怕這道士做法傷到你啊?也對,你們做鬼的就怕這道士。

不是我說,若不是我們明家收留你,你早就死了,現在才死也沒白在這世上走一遭。」

姜氏說著看了一眼明裳身旁的蕭衡:「還有個男人陪你一起死,你賺了!」

明裳聽了姜氏這些話,一臉的黑線,這惡婆娘,就這麼想她死!原主叫了這麼多年的娘真是虧了。

明裳不再理會姜氏,而是讓那幾個壯漢將姜氏綁起來。

「臭丫頭,我好歹把你養這麼大,沒有功勞也有苦勞吧!你竟然讓人綁我,真是大逆不道!大逆不道啊!」

姜氏一陣亂舞,不讓那些壯漢靠近她,儘管如此,幾名壯漢還是將姜氏給逮住了。

「臭丫頭,我再給你一次機會,只要你放了我,我就離開這兒,不和你鬧。你若是不放開我,我就跟你鬧到底,看到時候,誰不好收場!」

被幾名大漢架著,姜氏上躥下跳地,以至於那幾名大漢費了不少的力氣。

「臭丫頭,趕緊讓人把我給放了,否則的話我死給你看!萬一我死了,我倒是要看看,你怎麼收場?」

「我怎麼收場那是我的事,不過,據我了解你是不敢死的!」

姜氏確實不敢去死,但是聽明裳這麼貶低她,瞬間不高興了,她咬了咬牙,到時候自己朝牆上一撞,只要她的戲做的夠足,疼不疼別人又不知道。

姜氏使勁力氣掙脫大漢的鉗制,朝牆衝去,興許是沒有控制住力氣,本來打算好做足了戲的,只是沒想到的是,實力不允許,這一頭撞到了牆上,頓時姜氏的額頭上便開始流血,很快姜氏便倒在了地上。

那幾名壯漢見狀瞬間傻眼了,這不會出人命了吧?頓時有些不知所措。

「你們都看到了,是她自己撞上去的,我大家都沒有關係。」

明裳話落,便看到那幾個人頭點的跟蒜搗似的。

明裳幫姜氏檢查了一番,確定她確實是用力過去,導致自己把腦袋撞得流了這麼多的血,看她腦袋上的傷口還挺大,這若是醒過來,沒個三五天是不行的。

最為醫生,明裳做不到看著姜氏躺在血泊之中而不施以援救,明裳糾結了一下,最終還是決定將姜氏腦袋上的傷口處理一下,並讓那兩名壯漢將姜氏給送回明家。

姜氏被送回去后,明裳便將塞在道士嘴裡的破布拿了出來,問道:「她讓你來做什麼?」 剛才看見姜氏的腦袋上流了那麼多的血,道士被嚇得額頭直冒冷汗,這明裳問他話了,他得斟酌些再講。

他可不想像姜氏那樣被抬著出去。

「她說這裡鬧鬼,她讓我來驅鬼。」

「還說了什麼沒有?」

「她還說,讓我在這裡多待幾天,她要辦一件重要的事情。」

「什麼重要的事情。」

「她說,這裡住著的是她的養女,這個養女非常的不孝順,如今遭報應死了,她來收房了。

本來我覺得收房這事不難,但是她又說,這裡有兩個難纏的小鬼,所以……」

「她要做什麼,我比誰都清楚。你把我這裡弄得亂七八糟的要賠償吧?」

「是她讓我來的,你要是找的話就找她好了。」

「雖然是她讓你來的,但是把這裡弄得亂七八糟的人是你,所以還得你賠償。

再加上之前你把他們兩個弄成那個樣子,其中有一個還受傷了,你必須要賠償。」

明裳一邊說著一邊掐著手指算了算:「這樣,我也不訛你,就陪十五兩銀子就好了,只要銀子一拿到手,我立即放了你。」

「我也沒把你這裡怎麼,十五兩也太多了吧!我身上沒有這麼多的銀子啊!」

之前他和姜氏談的價格也不過是五兩而已,自己還沒拿到銀子呢,就要倒貼出去,他忙活了半天是為了什麼啊?

「你不給也行,那我就報官了啊!我相信,像你這樣的假道士,官府也不會放你回去騙人了吧!」

「別啊,有什麼事好好商量商量,又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因為這件事驚動官府有些不好吧!」

「其實我覺得沒什麼不好的。只要你給我十五兩,我就不會再追究你的責任。」

「姑娘,你可別獅子大開口啊!」

「不給也可以,不過,你就沒那麼容易回去了。」

道士想了想,最終還是決定給明裳十五兩銀子,他才不想把命搭在這兒呢!

方才那姜氏這麼一撞下去,最起碼需要休息兩三個月的,今天的事,他只能自認倒霉了。

道士掏出十五兩銀子很是不舍地遞給了明裳。

明裳拿到了銀子后,壯漢立馬就把就將道士鬆綁了,道士得了自由,自然是不想在這兒多待了。

於是,道士收拾了自己的東西后,立即就離開了這裡。

明裳讓那幾名大漢走了后,便去看子山,此時的子山躺在床上休息,他的身上布滿了傷痕。

明裳拿出一瓶葯遞給子川,對子川說道:「你把這瓶葯灑在傷口上,很快他身上的鞭痕就會痊癒的。」

子川接過明裳手中的葯,將明裳給打量了一遍,問明裳:「東家,您還活著對不對?」

聽了子川的話,明裳真想笑,不過,硬是被明裳給憋了回去。

「你說我是人是鬼?」明裳反問。

「東家這麼善良,一定還活著。」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