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剎那永恆!」

這一刻,莫宇辰如同是一尊逆流而上的劍仙。

他手持龍淵劍,狠狠的刺向蒼穹,偌大的劍芒從劍刃上透體而出,直欲將整個天穹刺穿。

而那隻由真氣凝聚而成的巨腳,也在此時被莫宇辰一劍硬生生的刺穿,如同開天闢地一般,一道霸道無比的劍芒狠狠的透過腳印朝著獨木明怒嘯而去。

「什麼,這才過去多久,這小子已經有化神境七重巔峰的力量。」

「恐怕一般的化神境八重的強者都奈何不了他,要不了多久,他的實力都要壓過四大天王了吧。」

獨木明暗中想道,他的目光中充滿著強烈的殺意。

陡然間,他手中出現一柄冷冽的長刀,噴出一道上百丈長的刀氣,凌空斬向莫宇辰。

「陰陽圖!」

「剎那永恆!」

莫宇辰見狀,又是一聲大喝,滿頭黑絲狂亂的舞動著。

他像是一尊遠古的龍神,眸光凌厲且又攝人,恐怖的血脈之氣透體而出,瀰漫在整個虛空中,熾熱的紫金色光芒從他身上爆發。

轟!

莫宇辰與獨木明撞在一起,燦爛的光華照亮了整個天空,令天上的太陽都要為之失色。

這時一場巔峰對決,誰也不讓誰。

無論是莫宇辰還是獨木明,他們都不敢小覷對方,將自己身上的力量爆發到極限。

不得不說,獨木明畢竟是一名戰鬥經驗無比豐富的強者。

他終究還是勝了莫宇辰不少,那浩大的劍氣,從虛空之中激射而來,將少年轟飛出去落入海水中。

「殺!」

莫宇辰不再藏拙,直接取出血劍,身體從海水中破水而出,沖向蒼穹,朝著獨木明衝去。

這一刻,血劍彷彿是一頭脫困的遠古巨獸,爆發出一陣刺耳的尖嘯聲,一道洶湧澎湃的血色長河,在莫宇辰背後徐徐升起,浩蕩在整個天空之上。

陡然間,天地變得一片赤紅,茫茫的蔚藍大海被映射得如同是血海。

面對這樣可怕的一擊,任何人都無法抵擋,哪怕是化神境八重後期的獨木明都是一樣。

「怎麼可能……」獨木明臉色驟變,他緊緊的盯著莫宇辰手中的血劍,身體忍不住顫抖起來,滿臉的不可置信。

「法器!」

「絕對是上品法器!」

獨木明大吼一聲,他無法相信眼前的事實,莫宇辰竟然擁有一把強大的上品法器。

要知道,這可是只有般若聖主才有資格擁有的法器。

除此之外,哪怕是化神境九重巔峰的強者,也沒有資格擁有這樣的一件法器。

上品法器是何等的珍貴與強大,獨木明自然清楚,他曾經就親眼看到過般若聖主使用法器的威勢,那絕對是毀天滅地的力量。

然而如今,他卻要親自面對一件上品法器的攻擊,而且對手還是一個天賦冠絕四大天王的超級妖孽。

獨木明臉上露出苦澀的笑容,他知道自己已經沒有實力再擊殺莫宇辰了。

倘若自己再執迷不悟的硬撐下去,恐怕到最後敗亡的還會是他自己。

「沒想到啊,怎麼想到!」

「這小子竟然得到了一件上品法器,看來這件事必須儘快稟報湛藍域主!」

獨木明低喝一聲,釋放出全身的真氣,準備硬抗血劍的這一擊。

婚婚欲睡男神老公 轟隆!

天空中劇烈震顫,一道巨大的血色劍芒,像是貫穿天地的神芒,從天穹之上轟落,狠狠的朝著獨木明衝擊而去…… 轟!

這一幕無比的駭人,天地間彷彿都被轟碎了。

虛空中顫抖不已。

「元極暴風斬!」

獨木明怒吼一聲,他一刀斬出,無數道刀芒從他手中的戰刀呼嘯射出,形成一股刀芒風暴,席捲而上,迎向那衝擊而來的血色劍芒。

畢竟是化神境八重後期的強者,在獨木明拚命之下,所發揮出來的實力,幾乎無限接近化神境九重的一擊。

不過,儘管獨木明的實力很恐怖。

但是在這道璀璨的血色劍芒之下,他依然顯得那麼慘白無力,被一劍擊潰。

嘭!

死亡之海的上空一聲轟鳴響起,爆炸聲驟然傳出。

獨木明口吐鮮血,整個人被那道璀璨的血色劍芒轟得倒飛而去,就連身上的衣衫都變得殘破不堪,顯得極為狼狽。

「死!」

莫宇辰乘勝追擊,舉起手中的血劍,立即沖向獨木明。

「哼,小子,就憑你還想要殺我?沒那麼容易!」

「別以為你擁有上品法器就天下無敵了。」

獨木明眼眸猛縮,他陡然大喝一聲。

下一刻,他周身光芒四起,身上恐怖的真氣,浩浩蕩蕩直欲衝上九重天,可怕的力量席捲在整片死亡之海的上空。

「地煞歸元斬!」

獨木明手中的大刀被他的真氣加持得嗡嗡直響。

不過很快,他那原本厚重無比的大刀,『嘭』的一聲化為漫天的碎屑。

但是,這些碎屑卻帶著一道道可怕的殺氣,在天空中凝聚成一道道可恐的刀芒,像是傾盆暴雨一般密集,朝著莫宇辰怒斬而來。

這是湛藍域主傳給獨木明的武技,同時也是他一直以來,引以為傲的底牌。

儘管這一招就僅此一斬。

但是,此時陷入瘋狂的獨木明斬出這無法揣測的一刀,讓莫宇辰都感覺到心中微微發顫。

轟隆隆!

伴隨著一聲巨響,莫宇辰看到那無數激射而來的刀芒,不得不收回血劍,將毀滅天道以及再生天道凝聚出一張陰陽圖,擋在自己的身前。

鐺!鐺!鐺!

……

無數刀芒,像是從蒼穹之上重落下來的隕石一樣,狠狠的轟擊在莫宇辰的陰陽圖上,爆發出一連串轟鳴聲。

遠遠看去,少年整個人都彷彿被無數的刀芒活埋一樣。

「此時不走更待何時!」

而遠處的獨木明見狀,低喝一聲,縱身高高躍起,一個翻身,如同一隻矯健的猿猴,快速的消失在蔚藍的天際之中。

許久之後,一聲長嘯聲震退無數刀芒,莫宇辰全身散發著耀眼的紫金色光芒,如同一尊龍神,頭頂著的陰陽圖沖了出來。

但是,此時他已經看不到獨木明的身影了。

「跑得還真快,哼!」

莫宇辰眼眸掃了四周圍一眼,發現沒有獨木明的身影,他默然冷哼一聲,不屑的瞥了瞥嘴。

「兄弟,這次還好有你在。」

「不然的話,後果不堪設想!」

莫宇辰輕輕撫摸了一下手中的血劍,劍刃微微顫抖,發出一聲劍鳴聲。

血劍此時似乎感受到了莫宇辰的心思。

不久前,莫宇辰面對獨木明這樣的強者,只能是仰望。

但是現在,他卻能依靠自己的力量,擊退這樣的強者。

「以我如今的實力,恐怕化神境八重的人,極少可以威脅到我了。」

莫宇辰眸光湛湛,臉上充滿著自信。

在海外九域,化神境九重的強者,加上隱藏的,絕對不超過十五位,而化神境八重的人雖然不少,但也很難見得到。

因此,像莫宇辰這樣的實力,足以縱橫海外九域,根本不用再擔心被人追殺了。

除非是那些域主肯自降身份,出手追殺一個後輩……

「也不知道湛藍域主知道我手中有上品法器后,會不會親自來追殺我。」

莫宇辰暗中想道,心中不是很確定。

畢竟上品法器的誘惑力非常的大,即便是他們這些域主級別的人物,也難免會經受不住誘惑。

但是,像湛藍域主那樣的人物,不太可能會隨意出動。

不然的話,其他海域或許也會趁他離開之時,滅了他的湛藍海域。

要知道,海外九域的各大勢力都不是省油的燈,比起內陸可要混亂得多了。

「我還是得小心點為妙。」

「不過,只要等我邁入化神境三重,到時候遇到這些域主們,也不至於沒有逃走的實力。」

莫宇辰自信的一笑,隨後身軀衝天而起,消失在茫茫天際之中。

……

「轟!」

萬里之外的某一處小島上。

一身狼狽不堪的獨木明重重的噴了一口血,猛然從半空中跌落而下,摔在地面上。

「真是沒想到,那小子竟然擁有一件上品法器。」

「這次真的是他娘的陰溝裡翻船。」

「咳咳咳……」

獨木明抹乾凈自己嘴邊的血跡,但是很快又忍不住咳嗽幾聲。

最後,他終於還是沒壓制住自己身上的傷勢,再次噴了幾口血。

此時,他的傷勢非常的嚴重。

其實,獨木明主要就是被血劍的劍氣所傷。

要知道,那可不是一般的上品法器,它與莫宇辰的契合度非常的高,能夠超常發揮出上品法器的威力。

「不知道這次回去,該怎麼想域主交代……」

「不過,有上品法器的消息,想來湛藍域主他應該不會怪我。」

「畢竟以那小子的實力,再加上上品法器的威力,恐怕是化神境八重的巔峰強者出手,也未必能殺得了那小子。」

獨木明就地開始打坐,恢復一下自己的傷勢之後,這才繼續趕路,離開遼東海域這個顏面盡失的地方。

……

一望無際的大海中,一道身影衝天而降,落在一個巨大的海島上。

「如今我已經離開了遼東海域,這裡是天邪海域。」

「就算是湛藍海域派出一名化神境八重巔峰的強者來,恐怕也找不到我。」

莫宇辰掃了周圍一眼,心中暗暗想道。

離開了死亡之海后,少年直接離開了遼東海域,進入到了天邪海域,這本來也是他準備好的路線。

只要橫穿天邪海域,便能抵達西寧海域,到時候離鎮海神宮也就只剩下一半的路程了。

…… 嘩!嘩!

嘩啦啦!

……

無名島上,一處連接天穹的瀑布,好像是銀河一般垂直落下,衝擊著懸崖下的巨石。

「這半個月來,我不斷的感悟血劍中的毀滅之意,終於使我的毀滅之意達到了三層的巔峰,僅差一步之遙便可以邁入四重。」

莫宇辰盤膝坐在瀑布下方的一塊巨石上,雙手輕放在血劍上,仔細感悟著血劍中的毀滅之意。

這把劍跟隨著古墓內,那畫中強者多年,劍身上自然也沉浸著畫中強者的毀滅之意。

若是少年能將劍氣完全領悟,那麼以後他突破化虛境也不再是問題。

就這樣。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