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刷刷刷!」

手腕連連翻動,雙指之上,一道道靈力,宛如一抹抹的光線一般,劃過優美的弧度,深深的在那石碑之上,刻上了一個個的字體。

「鹿羽,二元凝魄境。」

很快,簡單的字體,便是出現在石碑之上,再無任何過多的點綴與戰績的描述。

「嗯?!」

望見此幕,沈玉頓時一愣,鹿羽明明有實力,為什麼偏偏只是簡單的描述了一下?

「不錯,這人還懂得隱忍之道。」

那顧子楓的雙眸,卻是微微明亮了一下,輕聲道:「現在就將自己的實力暴露出來,不是什麼理智的行為,而在這種激烈的競爭氛圍下,他還能淡然處之,保留自己的戰績,心性極其不俗啊。」

李長歌和徐雄勇聽得此言,都是猛地一愣,表情古怪的望向顧子楓。

「那你還把戰績給寫出來了。」李長歌小聲的嘀咕道。

徐雄勇雖然沒有說什麼,但銅鈴般的眼睛內,也是在表達著同樣的疑惑。

「我就是看不爽袁天成而已,沒別的。」

沉默了片刻,顧子楓緩緩的開口說道,表情輕鬆,無所謂的聳了聳肩膀。

李長歌和徐雄勇,都是一陣無語,好充分的理由!

同一時間。

各洲天才,此時都是面色不太好看的望著鹿羽。

「還以為是什麼強者,沒想到,竟然只是一個區區二元凝魄境的人。」

「嘁,區區二元凝魄境,裝什麼淡然,裝什麼穩如泰山?」

大多數人都連連搖頭,看向鹿羽的目光,已經是充滿了不屑之色,二元凝魄境,只能在一個「丙」字房內休息了。

在「丙」字房倒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註定要被人瞧不起。

何妨輕佻 各洲天才之中,不少人都知道,此時暴露自己的實力,並不是什麼好事,也得不到什麼好處。

但是,眾人都在爭奪一個好房間。

所謂的好房間,並非是真在意自己居住的地方,而是在意自己的顏面,誰也不願意被人瞧不起,所以在明知道對自己沒有好處的時候,還仍然將自己的戰績都書寫了上去。

不為別的,就為了面子,為了這掙下一口氣。

本來,眾人還都覺得鹿羽實力不俗,現在一看,簡直失望透頂,一個弱小的傢伙罷了。

聽得耳邊一道道的話語,鹿羽頗為無奈的搖搖頭。

他都沒有說自己實力如何,明明是那些人以為他如何,現在他將境界寫上去,反倒是遭受到了清一色的冷嘲熱諷,真是人心才最善變。

無奈的搖頭,退回了人群之中,與沈玉並肩而戰。

「嗖!」

忽然,一道身穿綠色衣服的身影,帶起一陣破風之聲,宛如殘影一般,飛掠到了那石碑之前,伸出了自己的雙指。

那是纖細而修長的雙指,其上散發著淡淡的靈力波動。

「刷刷刷!」

手腕急速抖動,一道道華美的光芒,自其指尖之處迸發而出,劃過一道道弧度,在那石碑之上,鹿羽書寫的名字和境界後面,寫下了一行字。

「七元化形境時,誅殺二元凝魄境天獸,碧碧瞳清靈莽。一元凝魄境時,一劍破甲五千七,且並非全力,七星殺伐陣,殺伐無雙,直令十數萬大軍,一擊即潰,潰不成軍!」

這一行字,赫然是鹿羽以往的戰績! 一瞬間,在場諸多各洲天才,盡皆嘩然,目瞪口呆。

「這是那人的戰績?!」

「這不太可能吧,七元化形境之時,便能誅殺二元凝魄境的碧瞳清靈莽,若是真的,這也太變態了!」

「是啊,這已經不是越級戰鬥,而是越境戰鬥了,而現在那鹿羽是二元凝魄境,又該如何恐怖?」

「化形境誅殺碧瞳清靈莽,倒也不是不可能,眾所周知,碧瞳清靈莽有虛弱的時候,不過,那一劍破甲五千七,卻是太駭人了一些,尤其還沒有使用全力。」

各洲天才望著那石碑上面的字體,都是嘴角微微抽搐,雙眸之中,滿是震驚之色。

當然,除此之外,也有一些人,則是報著不屑的態度。

「這些都是陳年舊事,何必提及?」

「就是,浩瀚不提當年勇,不管他當初多強,現在只是二元凝魄境,並沒有拿得出手的戰績,還有什麼好說的!」

「若是有一定的奇遇或者手段,那些事情,換做我們也是可以做到,但現在,嘿嘿…二元凝魄境,還有什麼戰績可說?」

一些人對鹿羽有些不屑的說道,冷嘲熱諷之間,語氣之中滿是嘲弄,現在看的是當前,可不是之前。

人群之中。

望著那石碑上面的字體,鹿羽目光微微一凝,沒有受到眾人議論的影響,只是心裡震驚,那一身綠衣,究竟是何人,竟然對自己的一切都瞭若指掌?

「這些,真的都是你的戰績?」

身旁的沈玉輕輕拍了拍鹿羽肩膀,有些吃驚的道。

「嗯。」

輕輕點點頭,鹿羽嗯了一聲,算是回應。

「嘶!」

沈玉頓時倒吸一口冷氣,瞳孔之中,滿是駭然,自己結識的這個人,究竟是怎樣的一個怪胎啊!

難怪他能在二元凝魄境之時,便誅殺四元凝魄境。

原來,在未入凝魄境之前,就已是那等強橫的狠人!

與此同時。

在人群之中的另外一側,望見那綠衣身影出現,袁天成瞳孔猛地一縮,目光豁然轉移,死死的投放在鹿羽身上。

「這傢伙是誰,她怎麼如此了解這傢伙的事情?!」

不由得,袁天成的手掌,緊緊的握在一起,面色鐵青。

一旁的方凌雲見風使舵,立刻在袁天成耳邊低聲道:「袁少爺,那個叫做鹿羽的傢伙,是陽水洲的人,只是區區一個小洲罷了,不足掛齒。」

「陽水洲……」

眸子之中,精光微微閃爍,袁天成略微有些恍然,原來是陽水洲,記得她的確是在陽水洲內呆過一段時間。

只不過……

就算如此,為何她與那鹿羽如此熟悉!

而且,在眾人譏諷之中出現,將鹿羽的戰績書寫之上,這分明是在維護鹿羽。

鹿羽何德何能,能讓她如此維護?!

一時間,袁天成眸子之中,似有怒火在翻湧,渾身都氣的微微顫抖,臉色難看到了極點。

同一時間。

那面向石碑的綠衣身影,緩緩的轉過身來,一雙漂亮的美眸鎖定了鹿羽的位置。

「轟!」

一瞬間,鹿羽如遭雷擊,心臟彷彿都猛地震動了一下,渾身驟然一僵,沒有想到,在這裡,可以見到她。

那綠意身影,不是別人,正是鹿羽來到青石洲的目標之一——葉紅青。

他來到青石洲,除了比試之外,還有一件事情,便是找到葉紅青,至於原因是什麼,鹿羽說不清楚,只覺得,自己應該找到她。

那一張紙,以及梁乾的一句話,都讓鹿羽對葉紅青產生了微妙的感覺,難以言說,也無法言說。

女學霸在古代 「怎麼,發什麼呆,不認識我了?」

美眸之中,顧盼生姿,葉紅青嘴角一揚,自有一股英姿颯爽之意在內,沖鹿羽挑眉道。

抱歉BOSS,睡錯了 愣愣的看著葉紅青,聽得這話,鹿羽回過神來,忽然輕輕一笑,道:「只是沒有想到,會在這裡碰到你,你不是一個來回奔波的散修么,怎麼會出現在青石洲的城主府?」

「我說是散修就是散修了?」

沖鹿羽俏皮一笑,葉紅青道:「我當時的確是一個散修,但只是暫時性的,其實我是青石洲的人,去往陽水洲,只是對自己的歷練罷了,而在城主府……」

說到這裡,葉紅青略微停頓了一下,又緩緩開口道:「城主府對我有恩,且城主與袁少爺都對我極好,我自當在城主府內任勞任怨。」

兩人視周圍眾人如同空氣,旁若無人的在一起交談,聲音也沒有收斂。

不遠處,袁天成的臉色,早已時青時紅,目光之中,除了憤怒之外,還有著一抹嫉妒。

對於葉紅青,袁天成的佔有慾極強。

從第一次見到葉紅青的時候開始,袁天成就被葉紅青身上那一股洒脫與颯爽所吸引。

他知道,葉紅青必定是一個極難征服的人。

但正因為如此,對於從小就順風順水的袁天成來說,才更有挑戰性。

袁天成期待著有一天,能將葉紅青騎在胯下,讓其成為自己所征服的眾多女子之一。

因為心懷不軌,他才將葉紅青帶入了城主府之內,並且一直對葉紅青極好,先用溫情攻勢來攻破葉紅青的心扉。

連他的父親袁道子,都極其支持袁天成征服葉紅青。

原因無他,只是因為,葉紅青的天賦,不在袁天成之下,只是因為原先沒有太多資源,所以實力才顯得不足,若是資源足夠的話,也是可以一飛衝天。

如此一來,城主府之中,將會又添一員強者。

所以,袁天成最近的時間內,從未與任何女子親近過,只是擔心在葉紅青面前留下一個不好的印象。

然而卻沒有想到,半路殺出來一個鹿羽。

看這兩人旁若無人的談話,袁天成微微低下頭,目光陰戾且充滿憤怒,他與葉紅青相識足足兩年,卻從未被葉紅青如此維護與對待過。

這讓一向心高氣傲的袁天成,首次有了挫敗感。

「呼……」

深深的呼出一口氣,袁天成緩緩抬起頭來,眼眸之中,已經不再擁有憤怒與陰戾,一切負面情緒,都被他壓制了下去,嘴角勾起一抹溫和的笑意,目光也變得平靜起來,緩緩抬腳,走向鹿羽的位置。 此幕一出,各洲天才的目光,同時投放到袁天成身影,眸子之中,帶著濃郁的好奇之色,不知道他為何走向鹿羽的位置。

一些心思活絡的人,眼珠微微轉動幾圈,心裡隱隱有了一個猜測,眼睛微亮,心裡暗道,看樣子,是有好戲可以看了。

尤其方凌雲,眼睛之中,更是寒光不斷涌動,嘴角帶著濃濃的譏諷之色,他可是見到袁天成方才的表現,那絕對是憤怒到極點,只不過,那種憤怒,很快便被袁天成的理智壓制了下去。

但即便如此,也足以說明,袁天成對鹿羽,動了真怒。

在青石洲境內,被青石城的城主袁道子之子盯上,任誰都要脫兩層皮!

「鹿羽,我雖然不是你對手,但我能活活玩死你!」

眸子之中,寒光不斷閃動,方凌雲的表情,略微有著一些猙獰,壓低自己的聲音,惡狠狠的說道。

察覺到這一幕,鹿羽跟葉紅青的交談,也停止下來。

略微轉頭,鹿羽向袁天成望去,目光微微一眯。

對於袁天成,他沒有任何好感,只是不知道,葉紅青為何偏偏在城主府之中,或許,真的是有恩要報吧。

鹿羽心裡暗暗嘆息。

「鹿羽對吧?」

袁天成走了過來,上下打量了一下鹿羽,臉龐之上,依舊帶著淡淡的笑容,看起來很是和煦。

「正是。」

略微抱拳,鹿羽不卑不亢的說道,在別人的地界,尤其還沒有發生什麼爭執的時候,鹿羽從來都表現的極其有禮。

「你是如何與青兒認識的?」

袁天成很自然的說道,一隻手掌輕輕伸出,自然而然的便要搭在葉紅青的肩膀上。

葉紅青不著痕迹的微微側過身軀,躲開了那一隻搭過來的手掌,黛眉微蹙,但也沒有說什麼,只是默默的後退了一步。

臉龐之上,飛快的閃過一抹不悅,但旋即,袁天成便恢復了自然,仍然帶著微笑,望著鹿羽。

青兒……

鹿羽表情古怪的掃了一眼葉紅青,這個稱呼,是袁天成自己硬要這麼叫的吧?

葉紅青無奈的聳了一下肩,表示自己很無可奈何。

眼見兩人「眉來眼去」,並且不回答自己的話,袁天成的嘴角微微抽搐,眼角更是狠狠的跳動了幾下,臉色逐漸的,變得難看起來。

這是擺明了不將自己放在眼裡啊!

「怎麼,我與你說話,你還不願意回應?」

目光微微眯起,其內閃過一抹寒光,袁天成頗為不悅的對鹿羽說道,表情陰沉。

「當然不是。」

對袁天成拱了拱手,鹿羽微微一笑,道:「只是我從未與五元凝魄境的人交流過,一時緊張罷了。」

「我看你倒不像是緊張的樣子。」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