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到時候,你們便跟在他們身後,看看他們會跑向哪裡???」

聽到蒙羽的吩咐后,元蘇重重點了點頭說道:

「請家主放心。」

「元蘇必定完成任務!!!」

安排好暗羽衛后,蒙羽再次對毒叔和蒙牙說道:

「毒叔,一會兒你和蒙牙照顧好靈兒。」

「別讓她受傷!」

「放心吧小子。」

「靈兒就交給我了。」

「我肯定不會讓她傷著的。」

此時的毒叔,正用手中的吃食逗弄著靈兒。

對於這個和寶藏有關的小女孩。

毒叔是格外的上心。

畢竟,毒萬兩的稱號可不是白叫的。

將所有事情都安排妥當后。

蒙羽回身望了一眼趙城。

此時,趙城內部依舊一片漆黑寂靜。

城內的趙人,對於即將到來的危險,似乎也毫不知情。

在蒙羽的計劃中。

他並打算在趙城附近和匈奴騎兵交戰。

若是在這裡交戰。

雙方廝殺的喊聲,必然會引起城裡趙人的注意。

到時候,趙人若是和匈奴聯手,一起圍攻蒙羽等人,對於蒙羽來說,那可就麻煩了!!!

想到這裡,蒙羽對眾人說道:

「走,讓咱們去迎一迎這幫匈奴騎兵!!!」

說完,蒙羽帶著眾人向匈奴襲來的方向奔去。

不一會兒,眾人便找到一處絕佳的伏擊地點,靜候匈奴騎兵到來。

在他們潛伏好身影,做好作戰準備后。

地面上突然傳來一陣輕微的顫動。

與此同時,一陣陣馬蹄聲也從遠處傳來。

匈奴騎兵的身影,出現在眾人視野之中。 離開餐廳之後,方霏霏也沒有和王野去別的地方,只是開車送王野回醫館。因為方霏霏要和王野說的事兒,其實在車上就能夠說完了。

路上,方霏霏很認真的問王野道:「王野,我爺爺的病,是不是有人故意害的?」

在海外的時候,方霏霏就已經聽說了這件事情。所以她這次回來,不僅僅是要治好方老爺子,更要查出真相。

「這個,我不知道。方老爺子的病,拖了太久,所以情況很複雜。而且麥克斯醫生,還給他打了一針特效藥,就讓情況變得更加複雜了。」王野回答道。

其實王野給方老爺子看病的時候,也沒有去注意過這事兒。畢竟方老爺子沒有明顯的中毒跡象,所以很難說是不是別人故意害的。

不過譚龍倒是告訴過王野,方家內部存在著嚴重的內部權力鬥爭,所以發生什麼事情都有可能。

「嗯,那我明白了。如果現在請你幫忙調查,你能夠調查出來嗎?」方霏霏繼續問道。

「調查?方小姐,這是你們方家內部的事情,我不方便干預吧!」王野並不想摻和進去。

「這的確是我方家內部的事情,不過內部的事情,有時候也需要藉助外部勢力幫忙解決,不是嗎?王野你放心,我會保證你的安全的。而且,事情成功之後,我肯定會給你一些好處。」

好處?

王野對這個,並不在意。他不需要錢,也不需要名利,所以,沒有理由幫方霏霏。

不過要是方霏霏能夠幫助他調查一些關於王家的事情,王野倒是可以答應她。

但是王野知道,方霏霏可能沒辦法幫忙調查。因為她的年紀,和王野起來差不了多少。王家當年出事兒的時候,她還是個小女孩呢。

看到王野不為所動,方霏霏接著說道:「王野,你昨晚跟我爺爺單獨見面,肯定是有目的的。我知道,你想要的肯定不是錢。如果你想要其他的東西,我或許可以幫助你。」

「方小姐,我……」王野猶豫了一下,他知道,方霏霏在方家的地位很高。她的能力,應該也很強。

或許,跟她合作,真的是個機會。

「王野,你不用著急給我答案。你可以今晚好好想想,反正明天還有決賽。等決賽之後,再答覆我就行。」

「那好,就這麼定了。」王野答應道。

幾分鐘之後,方霏霏的車,開到了絕世醫館門口。

方霏霏停車之後,還下車和王野告了個別。

這個舉動,無論是方霏霏還是王野,都沒有覺得有什麼不妥。

但他們不知道的是,有人在暗處,用相機將這個畫面拍了下來。

拍攝的人,就在巷子拐角處,一輛黑色的大眾車裡。

「方小姐不會真的跟那個小子有什麼吧?」

「誰知道呢,咱們聽安排做事就行,管那麼多幹嘛!」

「唉,那可是一朵鮮花啊!怎麼就……」

「插在牛糞上?我倒是不這麼覺得,畢竟那小子也算是有點實力的,長得也不差啊!」

……

翌日一早,王野起來之後,就直接趕往鑒寶大賽的比賽現場了。

原本陳黎是要和王野一起去參加鑒寶大會的,不過醫館臨時有重要的事情,所以王野只能一個人去。

到了鑒寶大會現場,王野發現今天的鑒寶大會,非常熱鬧。畢竟是最後的決賽了,關注度也更加高。

而且昨天王野開出帝王綠的事情宣傳出去之後,那些關注賭石的人,紛紛趕來。

因為最後的決賽,其中一項也是賭石。相比於昨天的賭石,今天的決賽上的賭石,將會更加的刺激。

畢竟主辦方之一的方家,將多年珍藏的絕品原石,放到了最後的決賽中來。那些原石如果開出來,價值肯定會很高。

不過昨天的帝王綠實在太過耀眼,所以誰也不知道,究竟今天能不能開出更加絕品的翡翠來。

「你們說那個王野,今天會不會再開出帝王綠來?」

「我覺得不會,帝王綠是可遇不可求的,不是但有好眼光,就能夠開出來。」

「也是,不過我覺得王野實力這麼強,肯定能夠製造別的驚喜的。」

台下眾人紛紛議論之時,角落裡,方俊祥在靜靜的看著。

昨天王野的表現耀眼,所以方俊祥也很看好王野。今天王野就算是拿不到冠軍,也肯定會有很好的表現。

等到比賽一結束,就立刻將掌握的證據拋出來,那王野和方霏霏之間的事情,就會盡人皆知。

到時候,方俊祥就是這次鑒寶大賽,最後的贏家。

「諸位觀眾朋友,感謝大家來參加觀看最後的決賽。今天,我們將會見證雲城新一代鑒寶大王的產生。讓我們,一起期待吧!」

台上,主持人高聲說道。

台下,氣氛立馬高漲起來。

「在總決賽開始之前,我先宣布一個重要消息。」

「因為昨天王野選手的優異表現,所以本次決賽之中的賭石環節,主辦方之一的方家,做出了一個重要決定。」

重要決定?

台下的人聽到這話,立刻就被勾起了好奇心。全都安靜下來,看著主持人,等待著那個重要決定宣布。

但是主持人故意賣關子,沒有立刻說出重要決定到底是什麼。

「大家想知道這個決定嗎?」

「當然想了,快點說啊!」

「對啊,快說,什麼重要決定。」

台下的人越是激動,主持人就越是不說,故意吊人胃口。

「搞什麼啊,快點說啊!」

「別吊人胃口了,趕緊的。」

主持人見氣氛已經到了,才緩緩開口:「好,我這就宣布。」

「方家的重要決定是,決賽之中,開出原石之後,按照專家估價之後,減去原石成本。所賺的利潤,直接分一半給參賽選手。而且,是現金支付。無論參賽選手最終取得什麼成績,都可以直接拿走這筆錢。」

「哇,方家這麼大方嗎?」

「是啊,要是再開出昨天那種帝王綠,選手不是賺大了?」

「對啊,方家這個決定,的確是驚人。」 月兒收起紙條,正要再次對五小姐下逐客令,卻聽到外面吳媽說:「四爺,您回來了?」

兩人對視一眼,五小姐敏捷,立刻抽起煙,月兒也不敢妄動,披了一條睡披起身去浴室,五小姐忽然笑得跟什麼似的,一把拉住她,說:「哎四哥,你瞧你瞧,月兒給這一頓打的,你瞧……」

月兒回頭一看,原來四爺已經進屋。

四爺一見她的三花臉熊貓眼,倒著實心疼,只是礙於五小姐在側也不好溫存,一面脫外衣一面貌似不經意地說:「五妹不要亂交際,八爺說你是共)60黨,我看啊,你跟那些狐朋狗友混在一起,遲早不被共)60黨拉去也要被反動組織利用,我提醒你在先,你不要只當耳旁風……」

五小姐不以為意地說:「可又來,你又不曾看見我跟誰往來,怎就說我交的都是狐朋狗友。琬」

四爺哼了一聲,說:「嘴硬。」

月兒聽到他二人這種假惺惺的周)60璇很反胃,徑直去了浴室。

浴室的後窗正對著一株梧桐,蟬鳴像急雨一般繁密,一古腦兒地鑽進來,攪擾著人的心。她站在鏡前一動不動,鏡中青紫腫脹的臉並不叫她驚心,所有驚懼都被送消息給共)60產黨的壓力覆蓋了。她獃獃地立著,不知過了多久,外面的人聲模糊了,窗外的蟬鳴也模糊了,眼皮一陣比一陣沉重,彷彿睡腫了的感覺藤。

四爺緩緩出現在身後,他從鏡子里看著她,眼睛里是心疼不假,口上卻說,「好了,這下破了相,這是現世現報,你昨天打破我的臉,晚上立馬兒就報了!我不過是劃破一道口子,你看你,丑的跟驢似的!」

他口上這樣說著,手卻捉起月兒的一隻腕子嗅,月兒面無表情地拿開他的手,轉身去了卧室。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