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到你了!」

暫時緩了緩施展冥夜之瞳帶來的痛苦,七夜揉了揉眉心,長刀直指趙厲青。

「夜七兄,不要殺我,只要不殺我,你想讓我做什麼都可以。」

「夜,夜家的秘密信息我不會說出去的。只要,只要你放我走,我會將我趙家的人員秘密給你作為交換……」

「錢,黃金。丹藥,功法,什麼都可以給你!」

趙厲青雖然有著幾分小計謀,可是在絕對實力面前,任何計謀都是妄談。

看到七夜轉瞬之間便殺了四人,這趙厲青被嚇得不輕,哪裡還敢刷什麼陰謀詭計。

只得連忙央求告饒。

「不用了,趙家的秘密我已經知道的差不多了。至於你說的其他東西,我自己去拿!」、

七夜長刀一轉,殺機已動。

「夜七,你,你逼人太盛,我,我和你拼了!」

七夜沖向趙厲青的瞬間,心頭突然感覺到了一絲不安。

因為趙厲青手中,突然多出了一張火紅色的符篆。

緊握著手中的符篆,趙厲青調動著體內的全部玄力,盡數的灌注進符篆之中。

「主人小心!那是二階的爆炎符!」

就在七夜心頭感覺到越發不安的時候,靈魂之海中立刻傳來了玄心劍魂的聲音。

突兀的警告,讓七夜全力調動著玄力和靈魂之力。

「玄寒箭!」

冰箭,直接射向了趙厲青的額頭。

而與此同時,七夜也快速的後退。

「死,給我去死!」

生死之間,趙厲青也變得無比瘋狂。

他將自己的性命完全堵在了手中的符篆之中。

不過他並沒有看到七夜被符篆炸的四分五裂,他唯一看到的是一根冰棱射進了自己的眼中,而且完全貫穿了自己的大腦。

還沒來得及慘叫,整個腦袋便直接被寒冰封凍。

但是在臨死的瞬間,趙厲青手中的符篆已經激活,而且徑直的飛向了七夜!

眼看符篆朝著自己飛來,其中的能量也變得越發不穩定。

七夜手中一連射出了十根冰箭,完全封死了那張爆炎符!

「轟!」

一聲巨大的爆鳴,整個驛亭直接被爆炎符化為一片火海。

而七夜則是被恐怖的火焰巨浪,掀飛了出去。

二階的最強攻擊符篆,竟然有著如此威力。

若不是玄心劍魂提醒,自己就算不被炸成碎片,也會被恐怖的火焰燒成灰燼。

即便有玄心劍魂的提醒,七夜也被恐怖的威力,震得肺腑出血。

自己施展的玄寒箭,本是為了抵擋傷害,卻不想因為爆炸波及,反而傷到了自己。

從小湖中狼狽的爬起來,七夜一身破爛不堪,身上因為被爆炸波及,反而刺傷了皮肉。

「咳咳咳……」

「這符篆的威力真是恐怖。」

七夜倒吸了一口冷氣。

前世的他可沒覺得符篆有多麼可怕,因為在自己眼前用符篆的武者都被自己的恐怖劍氣給絞碎。

可是如今,自己的實力還沒有恢復到獨步天下的地步。

面對這符篆,竟然產生了死亡的威脅!

「二階的爆炎符,是二階符篆中威力最大的範圍攻擊符篆,剛才爆炸的那一張,算是質量極高的符篆。而且是威力增幅版。」

「能夠有這種威力,也算是正常。」

「還好主人反應快,沒有波及到,不然就有大危險了!」

玄心劍魂再次在七夜的腦海中響起。

「我現在的實力,如果被這種符篆貼到臉上,恐怕我只有去找冥月了……」

七夜無奈一笑。

看了看這狼狽的一身,七夜搖了搖頭,還得趕快回去療傷。

正準備離開,七夜的冥夜之瞳看到了一團陰影,心中不由得一冷,升起了一絲警惕。

「誰!」

撕掉身上的破爛衣衫,七夜對著不遠處的黑影,冷聲喝道。

「夜七公子好敏銳的感知。我這都被發現了!」

黑色的陰影傳出了陰冷的聲音。

「是敵是友?」

七夜能夠用冥夜之瞳看出人的善惡。

可是身為刺客,而且是厲害的刺客,自然不會表露『殺意』!

這就意味著,七夜無法暫時看出眼前的人是敵是友。

「我是徐大人的手下,對夜七公子並沒有敵意。」

「夜七公子既然沒什麼大礙,我自然該回去復命了!」

黑影趁著夜色,消失不見。

「徐執事的手下?」

七夜心頭微微一驚。

一個小小的藥材執事,竟然有著這種手下,那刺客的實力可不是武師那麼簡單。

而且擁有私人刺客,這可不是什麼人都能有資格擁有的。

因為這個刺客,七夜更是對徐執事產生了興趣。

不知為何,七夜更是莫名的會將那神秘的定國侯聯繫起來。##### 第三十一章夜香茗體內的奇異力量

「夜七,你實話告訴我,你昨天晚上去什麼地方了?」

「怎麼傷成這樣!」

「你知不知道,你這樣有多麼危險?」

「你知不知道,你這樣有多讓人擔心?」

「如果你萬一遇到危險,關心你的人會受到多麼大的傷害?」

一個美麗的身影站在七夜的身前,冷著嬌顏,嚴肅無比的說道。

雖然表情異常嚴肅,可是夜香茗的嚴肅表情,卻讓七夜內心暖暖,更覺的女子的嬌顏異常好看。

七夜沉默不語,只是靜靜的看著女子臉上的變化。

感受到七夜那肆無忌憚的眼神。

夜香茗突然發現,兩人的氣氛在變化。

「你,你又是這樣盯著我!」

被一直盯著,夜香茗自然害羞,剛剛想要怒斥七夜,頓時沒了心思再開口。

「你,你知不知道,因為趙歡流的事情,你招惹了多大的麻煩。你這麼不顧自己安危,如果出了事情,該怎麼辦?」

原本十分有力而且言辭振振的夜香茗,慢慢的,說話聲越來越小,到最後竟然低不可聞,就如同鳥蝶低語,溪流輕輕。

「趙歡流那種小人,該死,殺了他又有什麼麻煩!」

七夜不以為意,說道趙歡流,七夜眼裡就只有殺意,傷害自己最親近的人,找死!

怔怔的盯著眼前的如畫人兒,七夜的眼裡滿是溫和,還有靜謐的想和。

夜香茗莫名其妙的走進了自己的內心,既然被認定了是自己的女人,七夜絕不會讓自己的女人受到傷害!

看到七夜的大膽目光,而夜香茗則是俏臉微紅。

因為趙歡流,自己才會被七夜佔了那麼大的便宜。

雖然七夜沒有做出更進一步的事情,不過在夜香茗眼裡,自己和七夜已經是合為一體了,兩人早已密不可分了……

「趙歡流雖然該死,可你,也很危險的,如果趙家報復,你又不顧自己的安危,如果真的出了什麼事,會讓大家擔心的……。」

低低弱弱的聲音,在耳邊縈繞。

「有嗎?我有不顧安危,讓大家擔心了嗎?」

七夜無比霸道的抓住夜香茗的手,眼睛直勾勾的盯著夜香茗的嬌顏。

那一道霸道而又肆意妄為的眼神,盯得人心裡發毛……

「還說沒有,你都傷成這樣,衣服也破成這樣!昨天晚上一定遇到了危險你這樣莽撞怎麼不讓大家擔心了?」

夜香茗急忙說道,眼裡滿是擔心。

看到夜香茗漲紅的臉,七夜話頭一轉。

「讓大家擔心的那個『大家』是誰啊?我可是沒人疼的人……咳咳。好像只有香茗姐很擔心我。」

七夜這話似問似答,話語里也帶著溫情,這句話更是讓夜香茗俏臉通紅。

外表兇狠卻甜蜜無比的哼了七夜一聲。

「放心,我怎麼可能會有事!」

話雖如此,七夜卻一把將夜香茗摟在了懷中。

「你,你又要耍賴皮,欺負我!你再亂摸,我叫人了!」

夜香茗突然被偷襲,頓時急了。

「我可是會欺負你一輩子的!叫人也沒用!誰讓你身體這麼軟軟的,摸著舒服!」

七夜緊緊的懷抱著女子,聞著鼻尖的體香。

時間緩緩過去,七夜環抱著女子的腰肢,享受著這片刻的美好。

「夜七,我想把咱們的事情告訴爺爺,讓他為我們做主,好不好?」

夜香茗是個很傳統的女孩兒,她並沒有其他願望。

如今的願望只是跟著七夜,成為他的女人,為人婦,相夫教子。

「二長老是不會反對的。只是現在不是時候,如果現在挑明你我在一起。」

「你會受到傷害的!」

七夜臉上的笑容緩緩凝固。

「我現在的實力,還保護不了你!」

「我得罪了劉氏,她想除將我處之而後快,如果我和你在一起,她自然也不會放過你!」

「等我將劉氏和劉家剪除。我娶你為妻!」

七夜對夜香茗做了一個承諾。

這是七夜第一次對一個女子說出這般直白的承諾,這也是他此生的轉變!

敢愛敢恨的轉變。

這是七夜如今的本心,他不想冥月的悲劇在發生自己身上,既然有情,那麼就該好好把握,而不是留下天人永隔的遺憾。

七夜這個承諾讓夜香茗甜蜜無比,她的手緊緊的抓著七夜。

「香茗,翟老給你煉製的丹藥,好像讓你提升了不少實力。」

七夜的靈魂之力進入了夜香茗的身體,感應到了夜香茗提升了兩階的實力。

從武士七階,提升到了武士九階,再有一步,就步入武師,成為武師,實力就更強一步,也能讓七夜放心一些。

「翟老說,那個淫毒很邪異,不過因為藥力強大,化解之後直接轉換成了玄力,所以才有這樣的提升。」

夜香茗解釋道,她對於修鍊並沒有太大的想法,只是順其自然。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