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別忘了,她是前王室小公主,龍坤是前王室魂將,說不定他們兩個對小凌天世界了如指掌,都掌握著進入其中的辦法。

畢竟一個移動的葯園而已,也算不上什麼大秘密,但我們外人就沒辦法了!」古朋眯了眯眼,雙目出神的看著遠處。

「現在找乾殤過來?可是怕來不及了啊,而且那裡也遇到了麻煩,乾殤不一定能抽身過來!」童子墨有些犯愁。

「罷了,我們自己想辦法解決吧!」古朋看了看地形圖,最後指點某處:「這個雜物處,一般都是普通低階魂修,就連魂將都幾乎不會來這裡,我們可以先混進去,在那雜物處觀察一段時間!」

「這,我們不是魂修,一眼就被那些傢伙看出來!」童子墨眼角一跳,感覺這是在刀尖上跳舞的節奏。

「遇見同境界魂族,我們自然無法隱瞞身份,但是騙騙四脈與四脈以下的魂族,我們還是可以做到的!」古朋又指了指拿出雜物處:「所以,我才說我們只能混進這裡,其他地方守衛都比較森嚴!」

「好吧,一切都聽你的安排!」童子墨之前還能給文姿等人安排事情發表意見,可是古朋蘇醒后,童子墨幾乎都是無條件服從,這就是一個首領的凝聚力與作用。

人心不齊,如何做事?

「霸天宗主,你在這魂族呆了這麼久,相信肯定有皇宮的熟人,想辦法把我們混進去吧!」古朋開口道。

霸天暗嘆一聲:「這倒是不難,只是要委屈兩位了,我這就去處理此事!」

隨著霸天的離開,兩人又商量了一些計劃,第二天清晨,霸天才派人將古朋二人送走。

只不過,這一刻的古朋和童子墨,都已經變化了另一個模樣,全都是魂氣繚繞,看樣子只有二脈修為的魂族青年,臉上都帶著嚮往與期待,被一個中年帶到皇宮!

而這個中年,霸天卻不認識,只是她用了一些手段,中間轉折驚人介紹的皇宮內管事。

有了好處,安排兩個區區雜役?這個管事還是很樂意的,就這樣,管事將古朋二人送到雜物處,交給此地的另一名魂族管事!

「此後,你們就聽從白管事的吩咐!」之前那中年說完話轉身離去,好處到手,給兩人安排好工作,他的任務也就結束了,至於兩人乾的好壞和死活,就和他沒半點關係了。

白管事是一個老者,看起來五六十歲,周身魂氣繚繞,但只有三星實力,也就是人族的三脈修為而已!

「你們跟我來!」白管事帶著古朋兩人,給他們安排了住處,和每天需要做什麼,白管事就離開了這裡。

畢竟這種粗活都很簡單,只是搬運整理一些東西而已,實在沒什麼值得深說的。

古朋和童子墨,順利的混入皇宮,在雜物處和一些低階魂修,開始搬運整理一些雜物。

古朋可沒有像風靈兒那樣施展結界光罩,而是直接和童子墨傳因交流,就算是同階五脈在場,也不可能發現他們說了什麼。

雜物處的東西亂七八糟,但是有這些人整理過後,全都整整齊齊,最後有的送到各大寢殿,忙碌了一小天,到了晚間,雜役們開始休息!

對於皇宮的地形,以及各處的守衛,古朋和童子墨已經有所了解,只是有一些暗哨肯定很難發現,兩人也不敢展開神魂之力四處搜查,以免被魂帝或者魂將發現有強者混進來。

「你在這裡把風,有什麼動靜及時聯絡我!」古朋見眾人有的熟睡,有的還在盤膝打坐,直接施展一種秘術,看起來古朋已經躺在那裡開始睡覺,但身形卻離開了此地,趁著夜色在皇宮四處查探起來!

……

感謝大家打賞月票推薦票支持!!! 魂宇的寢殿,在皇宮深處,也就是皇宮大殿之後!

此地守衛森嚴,甚至連一隻蒼蠅都飛不進去,雖然沒有五脈通玄境魂族把守,但修為最低的都是四脈初期。

魂宇除了外出,以及在皇宮大殿宣布一些事情的時候,幾乎都會在寢殿休息。

說是寢殿,其實就是修聖者閉關修鍊的地方。

披著夜色,古朋來到寢殿附近,化作一道黑影隱藏在四周,暗中觀察著這裡的布置,以及值守的守衛分散位置,還有換崗的時間!

這一夜古朋沒有貿然動手,但卻知道了守衛幾時換崗,修為如何,更摸清楚了寢殿確切位置。

雖然不敢將神魂之力擴散到寢殿內,但是古朋也知道了新任魂帝魂宇,確實在寢殿內休息未曾外出。

「看起來,這段時間神國島沒什麼動靜,否則這個魂宇不可能還在魂族!」古朋若有所思的說道。

接下來三天時間,古朋依然沒有動手,只是白天混在雜物處,晚間獨自前來探查,終於將寢殿周圍環境摸清楚。

童子墨則是有些疑惑,按理來說,以古朋的性格,根本不可能謹慎到這種程度,畢竟風靈兒遇險,古朋怎麼還這麼能沉得住氣?

直到第四天,童子墨終於忍不住了:「古朋,你還想等到什麼時候?再遲一些,我怕那丫頭和龍坤性命不保啊!」

「我知道!」古朋一邊搬運雜物一邊傳音:「你要保持冷靜,救人沒錯,但是不能搭上自己的性命,否則那是害人,不清楚具體狀況,我們決不能貿然出手。」

「額……」童子墨有些無語,感覺古朋這次經歷了生死大劫,似乎性格也有些變化。

「那你準備怎麼辦?一直等下去?」童子墨疑惑道。

「不必!」古朋深吸口氣:「這幾天,我不但觀察過寢殿四周的布局與動靜,更是在前朝殿布置了一種陣法,裡面放置了十多隻傀儡。

這都些傀儡,當初是乾殤和向宇聯手設計,最後向宇交給我,我發現它們具有四脈衝元境實力,加上陣法輔助,能夠短時間內發揮出接近通玄境實力。

這要這些傀儡能將魂宇引出寢殿,我們就可以迅速衝進去,如果能否收走小凌天世界固然是好,如果不能,那就想辦法將風靈兒與龍坤帶走!」

「可如果魂宇不上當呢?」童子墨疑惑道。

「十多個通玄境,他能不出來應敵?你覺得光靠兩個魂將,短時間內能解決的了嗎?」古朋嘴角一揚,似乎有很大的信心一樣。

「好吧,那就按照你說的辦!」童子墨聽從了古朋的意見。

「當然,具體的計劃,我還是要和你說一下的,此事說來簡單,但我們的時間極其有限,必須在魂宇趕回來之前撤走!」古朋臉色一正,童子墨點了點頭洗耳恭聽。

就這樣,兩人最終定下計策,繼續混在人群搬運著雜物。

夜深人靜之際,古朋和童子墨直接將所有雜役,施展秘法擊暈,沒有個一夜時間根本無法自行醒來。

童子墨按照古朋的要求,獨自來到寢殿附近埋伏起來,而古朋則是去了前朝殿,幾道法訣打出之後,一道巨大的響聲傳了出來。

轟隆隆

前朝殿整個晃動起來,要不是有修復銘紋快速開啟禁制,恐怕大殿會被古朋擊碎,而禁制雖然沒有破損,但是晃動不已。、

等魂將趕來之際,就發現這裡被人布置了大陣,裡面有十多個堪比通玄境的傀儡,正在狂猛的轟擊著前朝殿,。

一名魂將臉色一變,此處乃是皇家重地,裡面存儲著許多皇家密保,自然不可能眼看著傀儡破壞。

那魂將直接飛身而起,朝著其中一隻傀儡拍出一掌。

嘭的一聲。

三隻傀儡同時轉身,六隻拳頭同時轟擊在了魂將胸前,這魂將臉色狂變,沒料到傀儡實力如此變態,口中一聲悶哼,便是被轟飛出數十丈遠。

另外一名魂族眼角一跳,再不敢有多餘廢話,直接給魂宇傳信過去。

正在閉關中的魂宇,看見傳信后也是雙目一凝:「哼,竟然有人趕來拿魂族皇宮大亂?真是不知死活!」

話音未落,魂宇身子一晃,便是消失在了寢殿之中!

片刻間的功夫,魂宇便是來到了前朝殿門前,卻忽然發現十多隻機關苦累,每一隻傀儡的氣息就遠比

「和人在此興風作浪?給本皇出來!」魂宇說完話,直接探出一隻大手,頃刻間抓住了一隻傀儡。

單手用力一捏,嘭的一聲,那隻傀儡便是爆裂開來,最後化作漫天星光,紛紛沒入了其餘傀儡體內!

讓魂宇驚訝的是,那些、傀儡吸收了金光之後,威力竟然比之前大了一些,也不知是這傀儡本身玄妙,還是因為陣法加持的作用。

但是,魂宇並沒有在此地看見其它強者,最後魂宇冷笑一聲:「原來這些傀儡殺不得,否則只會增加其餘傀儡戰力,既然如此,那本皇就全部將這些傀儡毀掉!」

而就在魂宇帶這魂將出手的時候,另一面在寢殿四周隱藏身形的童子墨也動了。

對付一些四脈魂修守衛,即便是對方在強,也鬥不過修為壓制他們的童子墨!

「古朋說那邊一有動靜,我就可以開始動手了!」只見童子墨瞬間化作一道飆風,席捲向了那些四脈守衛,最終童子墨穿過人群進入院落。

撲通撲通,一連串倒地的聲音傳出,。那些守衛無一例外的昏迷過去,也不知道童子墨施展了什麼手段!

而就在這時,古朋也在遠處疾馳而來,看見昏迷不醒的守衛,古朋笑了笑:「幹得不錯,我們先進入寢殿,找到那座小凌天世界再說!」

童子墨點了點頭,兩人瞬間沖入院落,幾個魂族守衛剛反應過來,古朋直接一抖手,那些魂族直接昏迷過去。

按照地圖上標記的位置,兩人順利的找到了小凌天世界,那是一個直徑丈許大的黑色光球,四周一層蔚藍色水波流轉,一股股空間波動散發而出,一看便是一個空間寶物。

「如何進入其中?」童子墨有些好奇的問了一句,費了這麼大勁來到這裡,要是打不開入口,那豈不是白忙活了?可沒有玉符鑰匙,也沒有乾殤那種陣法高手,童子墨實在想不到古朋有什麼好辦法!

……

感謝大家打賞月票推薦票支持!!! 「先看看,能不能收取此寶!」古朋說完話,一道道法訣打出,發現那水晶球不為所動。

童子墨也試驗幾種方法,最後根本無法收取此寶。

古朋沉吟片刻,竟然一拍腰間乾坤袋,巨大的吸力散發而出,房間內數件物品直接被拉扯計入乾坤袋內。

而那水晶球微微晃動,似乎也朝著乾坤袋移動之際,只見古朋腰間乾坤袋發出嗡鳴之聲,其上光霞忽明忽暗,甚至出現一道道細密的裂痕。

「不好!」童子墨急忙吼道:「你瘋了?還不快住手?這小小乾坤袋,如何能容納比它自身還要大的空間寶物?快住手,否則引發空間崩潰,你我全部都要死在這裡!」

乾坤袋劇烈顫抖,似乎空間不穩即將崩潰一樣,古朋這才暗道一聲可惜,急忙撤掉法力,乾坤袋這才安靜下來。

童子墨還想說幾句話的時候,只見古朋急匆匆的在腰間一抹,一枚看似普通的符籙出現手中!

就在童子墨疑惑之際,古朋一道法訣發出,那符籙輕飄飄的落在光球之上。

嗡鳴聲一起。

光球上那層蔚藍色波紋,瞬間向著四周蕩漾開來,與此同時,一個容納一人進入的漩渦緩緩浮現。

「這是……?」童子墨微微一愣:「好像是向宇和乾殤研究過的破空符?記得這還是在魂氏舊宅內得到的金龍皮煉製的吧?什麼時候成功的我都不知道,你竟然知道使用方法!」

古朋看了童子墨一眼沒有多言,只是擺了擺手,身形一閃變沖入旋渦之內、。

「咦?」童子墨神色一動:「這個傢伙,什麼時候變得這麼沉默寡言?這次蘇醒后性格真的變了不少啊!」

童子墨嘟囔幾句,也急忙跟著沖了進去,大廳中瞬間恢復安靜!

一片靈氣充沛,地面遍布各種靈藥的空間內,有兩道身影在其中徘徊不定!

「靈兒,有沒有什麼辦發出去?這不是你們風氏一族的秘寶嗎?」一名男子沖著女孩說道。

這兩人,正是被困在其中的風靈兒和龍坤!

風靈兒也是滿臉焦急:「我看過風氏典籍,也知道一些關於此寶的隱秘,可是此寶外層的禁制,定然被那魂宇做了手腳,我現在只能開啟入口進來,卻無法開啟出口出去。」

龍坤直接無語,看了看地面上的各種靈藥:「這麼說,我們拿到了安神花,也不可能送回去了?可之前你都能給外界傳信,現在為何此處被封閉了?」

「肯定是魂宇做的手腳,奇怪,他既然知道我們被困住,為何到現在還不現身?難道……」風靈兒話沒說完,便是和龍坤神色一變,因為他們感覺到某處空間波動蕩漾開來。

很明顯,有人進來了!

「這個魂宇,終於現身談條件了嗎?」龍坤苦澀道:「或許,他對我們根本沒有任何條件,直接就會把我們送去神國島邀功請賞吧?」

兩道身影顯現而出,當風靈兒看見兩人的時候,頓時表情就愣住了!

「古朋大哥?童子墨?你們怎麼來了?」風靈兒有一些難以置信的說道,龍坤更是揉了揉眼睛:「莫非,這是幻陣的效果?」

雖然他們給童子墨傳信,料到會有人來救援,可是無論如何特想不到,古朋會出現在這個地方!

因為沒有童子墨煉製的丹藥,古朋按理來說是不可能蘇醒的。

最讓兩人懷疑的是,風靈兒和龍坤,在古朋身上沒有發現古朋那種特有的修為氣息,他的氣息完全收斂,根本無法談查到一絲一毫。

「假的?幻陣?」這是風靈兒和龍坤的第一感覺。

「來不及解釋了!」童子墨急聲道:「古朋施展一種秘術蘇醒,雖然代價很大,但卻是為了來救你們,先別說別的,趕快和我們離開這裡!」

「古朋這麼簡單就醒了?」風靈兒後退一步,與古朋和童子墨保持著安全距離:「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麼大家還拼死拼活給他找各種靈藥幹什麼?」

「我知道你們不信,也看不出古朋的氣息,但是你們總該認識我吧?」童子墨說道:「我的氣息你們還認不出來?快走吧,再遲就來不急了,魂宇隨時可能回來!」

風靈兒和龍坤驚疑不定,雖然能感覺到童子墨的氣息不假,但是有一些特殊的秘術,可是能模仿別人氣息以假亂真的。

「外面,或許已經布置了天羅地網吧?只要我們一旦出去,就會被你們擒住,而在這裡你們卻不敢強行動手,因為你們害怕大戰激烈,毀掉你們無數年來培育的各種珍貴靈藥!」風靈兒說完,龍坤覺得很有道理。

童子墨直接無語,卻發現不知如何反駁,因為自己換成是風靈兒,或許也會有這種顧慮,想要活的更久,唯一的辦法就是待在這裡不出去,以此讓魂宇投鼠忌器!

古朋卻是忽然開口了:「你們懷疑我很正常,現在完全可以把我當成魂宇,我只問一句,你們想不想離開這裡,出去之後,你們或許有機會逃走,留在這裡就會被困住一輩子,如果你們怕死,那就繼續留下好了,不過是膽小之輩!」

說著話,古朋露出一抹冷笑:「古朋,怎麼可能看得上你們這種人?」

不在多說,古朋轉身朝著旋渦出口走去,童子墨張了張嘴,直接愣在原地,實在不知道應該說些什麼!

龍坤臉色陰晴不定,活了這麼多年雖然敗過,但從未被人如此羞辱過,堂堂魂將,當年與魂帝出生入死,其實那種怕死之輩?

風靈兒握了握雙拳,最終銀牙一咬:「不錯,闖出去,或許有機會逃走,叔叔,我們沖,我絕對不會做一個被瞧不起而怕死的人!」

風靈兒跟著古朋沖向出口旋渦,童子墨更加無語,沒想到這樣的辦法也行,而龍坤臉色一變:「丫頭小心,不要上當,這很明顯只是激將法而已!」

見風靈兒不為所動,龍坤最終無奈咬了咬牙,也硬著頭皮跟了上去,是生是死只能出去拼上一拼了,童子墨自然不會留下,也隨著三人飛向出口。

嗡鳴聲一起。

忽然間,那道旋渦出口猛然一顫,直接炸裂開來,出口竟然模糊中想消失不見,與此同時,一道忽遠忽近的男子聲音,也不知在何處悠揚間傳遍整個空間!

「哈哈哈,果然來了救兵,不過既然來了,就別這麼快就走了,本皇至少要盡一下地主之誼的!」隨著那道聲音傳出,魂宇的身形在半空中忽然凝聚出來,一臉戲謔的看著四人。

……

感謝大家打賞月票推薦票支持!!! 魂宇獨自一人,懸浮在小凌天世界中!

古朋,童子墨、龍坤、風靈兒四人懸浮在對面,四人表情皆是不同。

古朋臉上沒什麼表情,童子墨則是滿臉擔憂,風靈兒臉上帶著疑惑,龍坤則是皺著眉。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