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刀王前輩乃是刀中翹楚,何不用刀?也讓我等見識一下刀王風采。」白仙兒開口提醒刀王,既然**相搏不是武浩的對手,那就不要客氣了,還是動刀子吧。

刀王默默地點了點頭,既然**力量占不到便宜,乃還是動用兵刃吧,自己沉浸在刀道四十年,不信還比不上一個乳臭未乾的小子。

刀王的刀是一柄金光閃閃的砍山刀,刀刃鋒銳,刀背極為厚實,這種刀講究的是勢大力沉,屏棄了靈活之後,在殺傷力上達到了令人髮指的程度。

「小子,見識一下我的天刀斬吧。」刀王狠狠地吐了一口唾液,將口中的牙齒和血沫子吐出來,而後將天刀高舉過頭,對著武浩的腦袋劈下來。

刀王的刀有一種奇怪的韻律,鋒利的刀鋒在虛空之中劃過,好像是暗合某種韻律,他的身後浮現出一尊朦朧的影像,好像是一個泰坦巨人,在握著戰斧劈下來。

刀還為止,刀氣已經縱橫,從武浩的眉心位置往下,一股凌厲的刀氣將武浩所戰的地面分成了兩半。

武浩手中出現了紅彤彤的赤霄劍,一股嘹亮的龍吟之聲響徹,一條火光閃爍的神龍從赤霄劍之中飛舞而出,裹著凌厲的殺意斬向了刀王的戰刀。

「白痴!」有人看到武浩居然證明對抗刀王的力劈,不屑地說道。

刀的特點就是厚重,講究的是勢大力沉,刀王的刀尤其如此,而劍的特點是空靈靈動,刀和劍相遇,除非劍客的境界比刀客的要高的多,否則不應該用這種正面對抗的方式,因為長劍很容易被擊飛。

武浩選擇了正面對抗,飛舞的紅龍、嘹亮的龍吟、厚重的龍威,武浩證明迎上了刀王的戰刀,一聲轟鳴,武浩飄然而退,而此時九條飛舞火焰的巨龍將刀王包圍。

盛夏九龍劍,帶著朱雀火的巨龍將刀王包圍,在滾滾烈焰燃燒的瞬間,武浩的天罡步發動,來到了刀王的身後。

刀王大吼,他身後的巨人猛的張開嘴巴,居然將九條火龍吞噬了,這讓不少人頗為意外。

獸魂,這尊巨大的巨人乃是刀王的獸魂,這是一種不常見的類人形獸魂。

一股極地冰寒的氣息作用到了刀王的後背,屬於寒冬的氣息瀰漫開來,同時將刀王身後的獸魂給凍上了。

火和冰在短時間之內的交融會產生預料之外的殺傷力,對人類如此,對妖獸如此,對獸魂也是這樣,只聽一陣陣咔咔咔的生意,刀王的獸魂居然像是易碎的瓷器,身上出現了無數道的碎裂波紋。

武浩的身影圍繞刀王旋轉,不知不覺之中,一塊巨大的雲團籠罩在了刀王和武浩的頭頂,一股壓抑的氣息讓不少人頭皮一陣發麻。

「要下雨了?要打雷了?」不少人心中嘀咕,再然後,一聲轟鳴,不少人的耳膜震得瑟瑟發抖,就看到一團閃電從烏雲之中劈下來,向著刀王的腦袋就劈下去。

一聲轟鳴,一股蛋白質燃燒的味道開始瀰漫,刀王整個成了黑炭頭,頭髮跟跟倒豎,這是過電的反應。

武浩不知不覺已經到了刀王的一側,手中的赤霄劍很溫柔地在刀王的脖頸位置劃過。

遭遇雷擊的刀王正七葷八素,因為過電的緣故,身體行動不便,再然後他就感覺一陣冰冷從脖頸位置劃過,再然後……就沒有然後了。

一個碩大的頭顱滾落在地上,伴隨的還是眾人的抽氣之聲。

雖然早就知道武浩有擊殺天武者的實力,但是眼睜睜的看著他輕描淡寫地擊殺了戰刀門的門主,不少人還是感到頭皮發麻,因為武浩的殺手鐧大葫蘆還沒用呢。

武浩哪裡是七雄殺手?簡直應該是天武者殺手,不少人冒出了這樣的念頭,地煞宗宗主納蘭楚才、戰刀門門主刀王、歐陽家族的天武者長老……這一切的一切都說明武浩可以進化成天武者殺手了。(未完待續。。) 湖面清風徐徐,長得高高的蘆葦隨風輕搖,發出細細的沙沙聲,而隨著魏玄的沉默不語,小船上兩人之間的氣氛慢慢的就變得有些微妙了起來。

徐明菲敏銳的察覺到魏玄的氣息有些不穩,可想了一會兒也沒想出原因。

「嘎嘎嘎……」

正待徐明菲琢磨著要不要開口打破沉悶之時,旁邊的蘆葦叢中突然驚起幾隻偷偷在這裡築巢的野鴨,一邊拍著翅膀撲騰,一邊發出刺耳的叫聲。

「小心!」陷入深思的魏玄被野鴨的叫聲驚醒,一抬眼便看到一隻受驚的野鴨直衝沖的朝著徐明菲背後飛來,下意識伸手往前一拉,將徐明菲的身子按下幾分。

「嘎嘎!」一隻黃嘴綠頭的野鴨從擦著徐明菲的頭頂俯衝而過,撲騰的翅膀引得徐明菲頭上的累絲赤金蝶戀花寶石髮釵頂端的流蘇一陣輕顫。

徐明菲被這突發事件嚇了一跳,一時沒反應過來,屏住呼吸任由魏玄的大手壓著自己的頭頂沒敢動彈。

直到受驚的野鴨飛走,蘆葦叢又重新恢復了安靜,她才醒過神,感受到頭頂傳來的溫度,不甚自在的動了動身子。

她這一動,魏玄立即就意識到兩人這會兒的姿勢有些不雅,不過在瞄到對方那早擺脫了包包頭的髮髻,魏玄在心中小小的遺憾了一下之後,這才略帶留戀的收回了自己的手。

徐明菲可不知道魏玄到了這會兒還依然記掛著她的包包頭,一感到自己頭上的大手移開,立即就坐直了身子,偏過頭,理了理因為剛才的動作而稍稍有些凌亂的髮髻,故作輕鬆的道:「嚇我一跳,沒想到侯府的湖中還有野鴨。」

「這片蘆葦叢是曾祖母在世的時候吩咐人栽種的,為的就是每年這段時間供外面飛來侯府的野鴨築巢休息,之前是我疏忽了,忘了提醒明菲妹妹。」魏玄的視線落到了徐明菲頭上那支有點歪了的累絲赤金蝶戀花寶石髮釵上,忍了又忍,最終還是沒能忍住,伸手輕輕一扶,將那隻髮釵給扶正了。

這樣的動作,對於並不是直系親屬的年輕男女來說,已經有些過了。

只是魏玄行動快于思想,而徐明菲早就在潛意識中將魏玄納入了可以接近的範圍之中,不但對於對方這樣看似自然的動作沒有多想,反而被魏玄的話吸引了注意力,略顯驚訝的道:「小侯爺的曾祖母,那不就是宜寧長公主?」

「嗯。」魏玄收在袖口之下的手指無意識的捻動了一下,「據說曾祖母在世之時,除了喜歡侍弄府中的花草,就是喜歡一邊泛舟一邊逗弄野鴨。」

「宜寧長公主居然喜歡野鴨?」徐明菲這下是真的被驚到了。

要不是魏玄這麼說,她怎麼也想不到身份高貴,備受先帝寵愛的宜寧長公主喜歡的居然是既談不上漂亮,更是跟高雅扯不上邊的野鴨。

見徐明菲一副驚訝得小嘴微張的模樣,魏玄不由心中一軟,想了想又開口道:「聽我爹說,曾祖母曾經落水過,差點沒能救上來,是一群野鴨救了她,從那以後她就喜歡上了野鴨。」

「還有這種事情?」徐明菲低呼一聲。

「這件事情乃是宮廷秘聞,外面知道的人不多。」魏玄輕笑道。

何止是知道的人不多啊,是根本就沒傳出過這樣的風聲才對吧!

想當年宜寧長公主在京城何等風光,變著花樣的想討好她的人數不勝數,要是外面的人知道她喜歡野鴨,不可能不留下半點痕迹。

不過驚訝歸驚訝,有了剛才野鴨那麼一打岔,徐明菲和魏玄之間的氣氛又變輕鬆了起來。

魏玄將短篙擱在船沿上,眼眸一轉,掩住心底真實的情緒,看著徐明菲道:「我特意把你引到這裡來其實也沒什麼,只是怕你剛才受了委屈氣悶,想讓你放鬆一下罷了。」

「你是說戚遠侯老夫人剛才的話?」徐明菲抿了抿嘴,順手又在湖面撩起一串水珠,笑道,「我可不是那種小性兒的人,會為了幾句子虛烏有的話委屈氣悶。」

子虛烏有?

魏玄點點頭,輕輕的嗯了一聲,面上不顯,腦海中卻又不禁浮現出肖榮的離開正廳時看向徐明菲的眼神。

只是想到自己的身份,似乎沒什麼資格和立場去關心肖榮的那種眼神到底是什麼意思,不禁心中一堵,平靜的面容之下又添上了一分煩亂。

「看來是我多慮了,明菲妹妹生性豁達,才不會因為這點小事就氣悶。」魏玄穩了穩自己的心神,賠罪般的對著徐明菲拱了拱手。

「小侯爺客氣了,是我該說謝謝才對,多謝小侯爺關心。」徐明菲的視線從魏玄的臉上輕輕掃過。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錯覺,怎麼感覺今天的魏玄有點怪怪的?

「你們這次上京主要是為了參加戚遠侯老夫人的壽宴,今日壽宴一過,不知道你們有什麼打算?」魏玄察覺到徐明菲眼中那點淡淡的疑惑,心中一緊,生怕露了自己心底的情緒,趕緊轉移話題道。

「依著大伯母的意思,難得來京城一趟,自然是要多待一段時間的,不過過年之前還是會趕回信陽府,畢竟我爹還有大伯父都在那邊的。」徐明菲回道。

魏玄聞言,不由在心中默默的估算了一下時間,得出的結論是徐明菲最多還能在京城待一個月,就得回信陽府了。

「這樣的話,也不知道你趕不趕得上京郊圍場的秋獵。」魏玄眉頭微皺,「之前答應了文峰要帶他去秋獵的,要是你們留不到那個時候,就只能單獨提前去轉一圈了。」

「這個你就放心好了,我二哥從信陽府出發開始就一直心念念著京郊圍場秋獵,前幾天已經央求我大堂哥去打聽欽天監那邊的消息。大伯母說了,難得來一趟,就算回去的路程趕一點,也會讓他參加完京郊秋獵的。」徐明菲頓了一下,回想起徐文峰聽到徐大太太這個決定時的模樣,心中就忍不住一陣發笑。 冷情總裁請斯文 當武浩推開唐曉璇的房間的時候,唐曉璇正百無聊賴地躺在床上,似乎是知道來的人是武浩,她僅僅是換了一個睡覺的姿勢,讓腦袋對著武浩,繼續倚在床上。

「回來了?」唐曉璇隨意地問道,那表情,那狀態好像是一個小妻子在問候自己做工歸來的丈夫。

「還是堂堂的逍遙神女呢,就躺在床上迎接客人嗎?」武浩上下打量著躺在床上的唐曉璇,最終將眼睛定格在她那白皙如玉的小腳上,不知道為何,武浩居然升起一種將這雙小腳攔在懷裡把玩一番的衝動,按理說哥們不是戀足癖啊。

「過分!」唐曉璇白了武浩一眼,趕緊將自己的小腳藏在棉被之中,然後給了武浩一個衛生眼球。

「你算是哪門子的客人?如果來的是別人,我早將他扔出去了!」唐曉璇氣呼呼地說道。

「好好好,你有道理!」武浩懶得和唐曉璇爭執。

唐曉璇的房間之中有一個木凳、一個木桌,木桌之上放著一個玉石雕琢的茶壺,有兩個茶杯,其中一個明顯是唐曉璇用過的。

武浩將唐曉璇用過的茶杯拿起來,給自己倒了一杯水,而後一飲而盡。

「喂喂,你就不能換個茶杯?」唐曉璇氣呼呼地對武浩說道,明明其中一個茶杯是專門給武浩準備的,但是他偏偏不用,還是用的自己的,一想到這裡,唐曉璇的臉頰就一陣發紅,這算是間接接吻嗎?

「沒事,我又不嫌你臟!」武浩一句話把唐曉璇噎得不輕。

什麼叫不嫌我臟,明明應該是我嫌你臟好不好?唐曉璇心中暗想,不知道為何,面對武浩的時候,她總是有一種生氣的衝動。但是僅僅是衝動而已。

「對了,看到你那魂牽夢繞的出雲仙子沒有?」唐曉璇眨巴著眼睛,促狹地問道。

「額……」武浩滿腦門黑線,什麼叫魂牽夢繞的出雲仙子?就算是有,那也應該是文凌波而不是白仙兒。

「好了,不鬧了,今天看到白仙兒沒有?」似乎是看到了武浩的尷尬,唐曉璇轉移了一下話題,悄無聲息地避免了武浩的尷尬。

「見到了,和你說的一樣。這人太過狂傲。」武浩點了點頭,對唐曉璇說道。

「還有呢?」唐曉璇的眼睛亮亮的,眼神之中似乎是有某種期待。

武浩一瞬間明白過來,美女嗎?總要是有點好奇心和好勝心的。

「還有就是,白仙兒長的還是很漂亮的。」武浩斜著眼睛看著唐曉璇,口中說道,似乎是感受到了唐曉璇的失落,武浩趕緊又給自己的話打了一個補丁:「不過和你相比差遠了,勉強有你的十分之一吧!」

「滑頭!」唐曉璇輕聲嘀咕了一句。而後看著武浩說道:「今天宴會的主題是什麼?」

「沒什麼,就是楚乾想讓我們團結一心、一致對外。」武浩伸了伸懶腰,對唐曉璇說道,不知道為何。武浩忽然感覺到唐曉璇的床應該很軟才對,要不,今天晚上在這裡睡?

「這怎麼可能?」唐曉璇聽到武浩的話之後一聲冷笑,「寶貝只有一個。誰也不可能放棄,雲夢澤、出雲宗、元帥府、還有你,哪一個是以皇室馬首是瞻的?太子楚乾還沒有這樣的號召力。就算是皇帝楚天龍在這裡也不過是依靠強大的實力壓制而已,現在的楚國,可不是皇室一家獨大。」

「楚乾也不是傻瓜,他也知道不可能,所以只是希望眾人之間可以有限度的合作,不要在寶貝沒有到手之前就互相拆台。」武浩將楚乾的想法對唐曉璇解釋了一下。

「不錯,這樣還算是合理。」唐曉璇點了點頭,「幾個主要的競爭對手注意觀察了嗎?」

「當然注意了,我幹掉了戰刀門的門主刀王,然後給白仙兒下了戰書,我宣告她根本不可能活著回到出雲宗。」武浩將今天發生的事情簡明扼要對唐曉璇解釋了一番,尤其強調了自己和白仙兒的恩怨。

「你厲害!」唐曉璇對武浩狂豎大拇指,心說你真想殺人就殺吧,有必要搞的滿城風雨嗎?悄無聲息地殺人才是王道,你光明正大地殺了白仙兒,出雲宗想不找你麻煩都難。

「對了,告訴你一個不好的消息,萬獸森林也攙和進來了。」唐曉璇開口說道。

聖武大陸可不僅僅是人類的世界,人家妖獸也佔了將近一半的地盤,其中更是有四處極為兇險的地方,號稱是大陸絕地,人跡罕至,分別是萬獸森林、四大絕地,萬壽森林,銀月湖、極地冰原、沙漠的蜃城。

其中萬獸森林就是一處妖獸的樂園,他的地理位置位於楚國和齊國的邊境上,是一處人跡罕至的地方。

二十年前那場征戰之後,倖存的人類強者和妖獸劃分出了各自的地盤,從此過著井水不犯河水的生活,像是萬獸森林就是妖獸的地盤,人類等閑不去,而人類世界,妖獸也很少涉足。

這一次齊州城的異象實在是太壯觀了,方圓幾千里都能看到,所以萬獸森林的妖獸也耐不住寂寞,這也在預料之中。

「來的是一頭天妖獸,是一頭嘯月天狼,我和他交過手,非常棘手。」唐曉璇給武浩解釋道。

同等級的人類和妖獸相比,一般人類是不佔優勢的,因為妖獸的體魄不是人類可以比擬的,連唐曉璇都認為這頭妖獸很棘手,那就是很棘手了。

……

夜色如水,繁星點點,但是沒有月亮。

在一處僻靜的小院子裡面,齊國王爺齊鷹和其他三個人臉色鐵青,其中一個身材矮小,有點微胖的漢子,更是在捂著自己的胳膊,一滴滴的鮮紅血液從他的胳膊上滴下來,落到地上。

「五弟,你沒事吧?」一個身材高瘦地漢子對一個受傷的胖子說道,臉上寫滿了關切。

這四個人正是齊國的王爺齊鷹以及齊國六傑之中的三四五三位,受傷的這個排名第五,而那個細高個則是排名第三。

齊國六傑是類似楚國七雄的存在,他們的第六名劍山莊的謝劍鋒已經被武浩幹掉,第一名是當朝的太子,等閑不會離開齊國精美,所以這幾乎是齊國年輕一代之中最優秀的力量了。

不想過早的暴露自己的身份,所以這些人之間以排名代號來稱呼,五傑,自然就是排名五弟,而排名第三的自然就是三哥。

「我沒事,這頭狼好硬的爪子!」被稱作五弟的傢伙呲牙咧嘴地說道。

這些人悄無聲息地潛入了齊州城,找了一個隱蔽的地方打算藏起來,原本打算等寶貝出土的時候渾水摸魚的,結果他們選中的這個小院子偏偏被一頭狼給徵用了。

對這些強人來說,別說殺一頭狼,就是幹掉一隻老虎也是很容易的事情,誰知道一番交手才明白不是這麼一回事,這頭狼根本就不是普通的狼,不但具備天武者的實力,自身的速度更是快到了極致。

結果僅僅一瞬間,齊國六傑之中的老五就被折斷了胳膊,如果不是其他幾個人見機很快,迅速地出手相救,如果不是齊國六傑的老三已經是天武者,如果不是王爺秦鷹早就晉級了天武者,恐怕今天至少要死兩個人才行。

「真是奇了怪了,天下怎麼可能有這麼厲害的狼?」齊國六傑之中的老四說道,他自認為也算是見多知廣之輩,但是從來沒有想過一頭狼的速度能快到這種程度,就算是他晉級到天武者,也百分之百不敢和這樣的狼爭鋒。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