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元統領深夜到訪,有何貴幹?」黑影剛剛站穩腳步,房間內便傳來淡淡的說話聲。

哼!

黑影冷哼一聲,開口道:「廢話少說,有膽量你便跟我來!」下一霎,赫然轉身,向著府外急速掠去。

「真是麻煩!」風天涯不由得翹起了嘴,旋即,身影瞬間模糊,眨眼間,便是消失在了房間之內。

兩道身影急速穿行,那般速度比繁星的閃耀頻率,都是要快上幾分,幾個呼吸后,同時在城外一處僻靜的樹林中停了下來!

出手吧!

我讓你三招!剛剛穩住身形,那元白便是囂張的說道,絲毫沒有把風天涯放在眼裡。

嘖嘖!

「這個二貨,真是不知天高地厚,真以為古玄境大成便吃定小爺了么?」風天涯心裡不禁覺得有些好笑!他已經是看出,這元白僅僅是剛剛步入古玄境大成而已,而且,他並沒有能徹底掌握,這股屬於古玄境大成的力量!

哎!

風天涯無奈了嘆了口氣,心道:「收拾你,小爺現在太綽綽有餘了!」

「不過,既然你這麼囂張,我總的給你些面子吧?話說,有便宜不佔,那是王八蛋。這種事兒,小爺可干不出來!」旋即,手指抹了抹鼻子,露出一副壞壞的表情!

「讓我三招?」風天涯故意驚奇的重複道!

「怎麼,不夠?」那元白以為風天涯嫌讓三招少呢!

「夠了,夠了!」風天涯笑道!旋即,直接便是揮舞著拳頭,向那元白砸去!

「元白啊,元白!這一次你可要吃苦頭咯,」黑暗中,一道身影無奈的搖了搖頭,有些不忍的喃道!

見那風天涯揮舞著拳頭而來,元白投了一個鄙夷的眼神后,便一動不動的站在了原地,連玄力都懶得催動了,因為,他的身上可是穿著一件等階不凡的防禦寶甲!

試問,有什麼寶甲能經得住,風天涯邁入第二重太虛神體的強悍攻擊,當風天涯的拳頭,與那元白的身體有了一個親密接觸后,風天涯便是感覺到其身體上穿著的防禦寶甲,當即,便是將太虛神體催動了起來,在那元白毫無察覺的情況下,一道剛猛的力量,直接便是侵入了防禦寶甲,將那寶甲的防禦掀了個底朝天。

一招!

見到風天涯微微皺起的眉頭,元白得意的說道。

兩招…三招…

隨後,風天涯手掌,直接便是在那元白的肩膀上連拍兩下。

好了,三招已過,開始吧!

風天涯強忍住大笑的衝動,後退幾步,向著那元白勾了勾手指道!

見狀,元白大怒,便要破口大罵,但是,下一霎,他便是感覺到整個玄海之內的玄力,開始不受控制的亂竄起來!

見鬼,旋即,他趕忙靜下心來,開始壓制那不受控制的玄力!

此刻,他就算是在傻,也知道,這是風天涯搞的鬼,當即,臉色便是凝重了起來。

轟!

待將那不受控制的玄力壓制后,元白猛然一步踏出,寂靜的樹林彷彿在這一霎也是顫抖了起來,一種令人感到心悸的氣息,如同風暴般,陡然自元白體內席捲而出。

豪門公子買二送一 流雲印台掌!

渾厚的玄力,猛然自元白體內暴涌而出,旋即,自那元白身前,凝聚成一尊巨大的白色印台!

在那白色印台整體上,流動著耀眼的白色線條,隨著元白揮動著的手掌,白色印台越來越凝實,耀眼的白色線條光芒四射,一股驚人的壓迫氣息,自白色印台緩緩擴撒而開!

元白顯然是重視起了風天涯來,所以一出手便是他施展出這般強大的攻勢!

「去」

低沉的聲音,自元白口中傳出,旋即,兩掌同時重重揮出,那懸浮在眼前的白色印台,頓時呼嘯而出,帶著一股驚人的破壞力,對著風天涯狠狠轟去。

印台所到之處,黝黑的樹林,瞬間便是是被照亮!

看來,這二貨還是有兩把刷子的么,這套掌法,威力卻也不凡,不過,還是不行啊,風天涯口中輕喃著,旋即,雙手陡然結印,猛然間,一頭巨大無比的白色巨虎便是在其掌中成形,一股剛猛霸道的玄力波動,自那白色巨虎上急速放射而開,而後,風天涯雙掌陡然緊握,最後,那白色巨虎猛然自拳頭中衝出!

白色巨虎一聲驚天咆哮,就連空氣都是被震蕩出一層層白色漣漪,帶著一股極端恐怖的攻勢,狠狠的向著飛速而來的白色印台轟去。

砰!

兩者結結實實相撞,頓時間,一股恐怖的能量,便是瘋狂的席捲而開,大地在這波恐怖能量衝擊下,也是有些抖動了起來,就連天空的繁星,在這一刻,也是更加急速的閃動起來!

破!

喝聲一落,那白色印台,便是在白色巨虎的霸道攻擊下,開始一寸寸碎裂,最後,直接便是在元白驚駭的目光下,徹底的爆裂開來!

下一霎,元白的臉色也是瞬間蒼白,嘴角有著絲絲血跡溢出,整個身體,也是急速的後退起來!

以現在風天涯古玄境小成,與太虛神體第二重的實力,就是尋找古玄境圓滿的高手,在他面前都討不到好,更不用說是那剛剛邁入古玄境大成的元白了!

龍吟破地刀!

隨著敗退後的元白一聲暴喝,一柄金色的彎刀便是出現在他手中,緊接著,一陣嗡鳴之聲,與一股異常強悍的氣息波動,便是自元白手中的金色彎刀傳來!

嗯?

「看來這把金色彎刀也不簡單啊!」風天涯嘀咕著,這把金色彎刀所散發出的氣息,讓他有些慎重了起來!

陡然間,天地玄力,瘋狂的向著元白手中的金色彎刀奔涌而去,下一霎,一道道異常凌厲的刀影,劃破空氣,狠狠的劈向那不遠處的風天涯!

「該試試須彌槍的威力了!」自語間,風天涯手掌猛然在身前一抓,須彌槍便是出現在了手中,旋即,對著那飛速而來的數道刀影猛然揮動,一道道金色的光束,便是自那須彌槍中奔掠而出!

叮!叮!

金色光束奇快無比,宛如奔雷,眨眼便是穿過那數道刀影,叮射在元白手中的金色彎刀之上,尖銳的聲音,頓時間響徹樹林!

只見,在那些金色光速的撞擊下,那柄金色彎刀,瞬間便是變得黯然失色起來,就連元白的身體也是在那可怕的衝擊下,直接飛射而出,最後,狠狠的砸倒在地!

嘶!

風天涯一陣唏噓,這須彌槍簡直是酷斃了,僅僅是將灌注的玄力凝聚成金色光束,便有這般恐怖的攻擊力,若是讓本體出去攻擊,那還了得?

元統領,承讓了!

兩番將那元白擊退,勝負已然明了,旋即,風天涯未做停留便是轉身,向著城內掠去,只留下一臉不可置信的元白,傻傻的坐在地下!

風天涯遠去,那黑暗中一直觀戰的卓城主,陡然便是出現在元白面前!

元白,起來吧!

「師尊…我…」

這些年,你一切都太順利了,以至於讓你有些自傲起來了,吃點苦頭,也未免不是好事兒!卓城主輕輕嘆了口氣,旋即,搖了搖頭,道:「你在看看你的驚龍金甲!」

待元白將那卓城主口中的驚龍金甲拿在手中后,他再一次的被震驚了,此刻的驚龍金甲到處都是裂痕,彷彿只要輕輕一觸碰便會徹底碎裂開來!

怎麼會這樣?這驚龍金甲可是宇階中級的防禦寶甲,他怎麼能夠…

元白的話,在這一刻,有些語無倫次了起來!

他的強大,不是你能想象的,就算現在風頭正盛的「天辰三傑」都未必就能穩勝於他,元白,你要時刻謹記,日後切勿與之為敵,他與霜兒,完全是兩條不同道路的人!

言罷,卓城主轉身,向著城內緩緩走去,又是留下了一臉沉思的元白! 「你回來了?」

當風天涯剛推開房門,便是被這突然響起的聲音嚇了一跳,待冷靜下來后,看見那霜兒正座在座椅之上,緊緊盯著他!

此刻的霜兒,明顯是經過一番打扮的,那股冰山美人的氣息,已是徹底的蕩然無存,反而,更加的美麗動人,借著月光,風天涯看見她的臉頰之上有著些許的緋紅!

這麼晚了,霜兒姑娘有事兒?對於突然出現在自己房間內的霜兒,風天涯顯得有些不自然起來。

天涯,你此番前來天都城,肯定不會久留吧?然而,霜兒並沒有正面回答他的問題,只是緊貝齒咬著紅唇,聲音顯得極為輕柔的問道。

「嗯,我也是為了拍賣會而來,待順利拍到神元佛草后,我便會離開,去找雨詩!」風天涯知道霜兒的心思,便直接把雨詩說了出來!

在聽到雨詩兩個字兒后,霜兒的美眸,明顯出現了淡淡的黯然,但她依舊是故作鎮定的道:「是啊,火獄一別,我也是有些想念雨詩妹妹了,那到時候,你記得替我向雨詩妹妹問個好!」

「也許,只有雨詩妹妹那等超凡脫俗的高貴女子,才能配的上他吧」霜兒心裡苦笑著!

「一定!」

風天涯語氣極為果斷!

「那…以後,若是你遇到什麼麻煩,可以隨時來天都城找我,還有,這次競拍恐怕需要大量的紫辰幣…」霜兒試探的問道。

「這次,卓城主邀我前來,便是因為這事兒,已經圓滿解決啦!」多謝霜兒姑娘厚愛,風天涯語氣顯得很是平緩。

喔,那就好!

「既然這樣,那霜兒就不打擾你了,你早些休息吧!」旋即,站起身來,向著門口迅速走去,眨眼間,整個房間內便是只留下片片殘餘的幽香!

……

翌日,當風天涯從修鍊中睜開雙眼時,柔和的晨光,已是穿透白玉般的窗戶,照耀在房間內他的身體之上。

「真搞不明白,你幹嘛要做人,我真懷疑你活這麼大,有沒有真正躺在床上睡過!」小九翹著嘴唇說道,整整一夜中,他睜開眼不下於三回,但每回都是見風天涯在打坐修鍊!

「睡過,我八歲之前一直在床上睡,比你時間長多了…」風天涯想都沒想,便開口答道!

呃…

小九立刻便露出一副「你厲害」的表情,他也是慢慢發現了一個很要緊的問題:「他好像從來都沒有在風天涯身上,討著一點兒好處!」

咯吱!

風天涯剛剛站起,房門便是被人輕輕推開,然後,手端玉碗的霜兒便是走了進來,一雙美眸緊盯著風天涯,俏麗之上,浮現著讓人心醉的笑容。

「起來啦!」

霜兒聲音輕柔如水,隨後,將玉碗放在桌上,將玉勺側放玉碗旁邊,道:「這是廚房做的早膳,你趁熱喝了吧!」

此刻的風天涯緊緊盯著霜兒,他真心有些做夢的感覺,從小到大,凡事他全都是親力親為,從來沒有享受過這麼高的待遇!

別傻站著啦,趕緊吧。

拍賣會結束后,你就該離開啦,下次見面又不知要到何時呢!霜兒笑著道,彷彿是在與一個最為親近的人說話般,顯得極是隨意。

多謝霜兒,我真是有些受寵若驚了,雖然,我們接觸並不多,但是,從上次在天都城我得到紫焰魔甲后,你便是我風天涯真正的朋友了!風天涯凝視著霜兒,鄭重道。

霜兒微微一怔,在與風天涯對視片刻后,緩緩開口道:「除了雲碟姐姐,你將會是我霜兒第二個真正的好朋友!」

霜兒一夜沒睡,在一夜中她想了許多,她並不清楚,風天涯是何時走進了她的心裡,但是她知道,她可能永遠也無法以戀人的身份,走進風天涯的心裡,因為,在風天涯的心裡有個誰人都無法替代的雨詩。

她真真切切的記著,當初在煉神火獄,危難之時,雨詩擋在風天涯面前說的每一句話,這一點她自問不能做的那麼洒脫。

在霜兒一眼不眨的注視下,風天涯將整整一碗都是吃進了肚子里,隨後拍了拍鼓鼓的肚子,便是走出了房間內!

……

告別了城主府後,風天涯便帶著小九,直奔那雲商會而去。

今日便是拍賣會的開啟之日,當風天涯到雲商會的時候,便發現整個雲商會門口,都是站滿了拍著長長隊伍,等待進入的人群,然而,也有些人是從那側面的大門,暢通無阻的走了進去!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