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傳令,三日後朝會,召義士進殿受賞。」

陳玄目送秦王從側面離開大殿,這才躬著身一步步倒退而出。

殿外的秦王耳朵動了動,微微一笑。

「倒是個忠心的。」

與此同時,陳玄也在微笑。

「大王應該體會到我的忠心了吧。」

他遙望遠方。

……

飛雪躺在殘劍懷中,她的傷勢已經基本痊癒了,只是此時臉色還有些蒼白。

「你願意刺秦了?」

飛雪抬頭,伸手摸了摸殘劍的胡茬。

殘劍回憶起自己講給無名的那兩個字。

「嗯。」

殘劍輕撫飛雪散亂著的的青絲。

殘劍抬起頭,透過窗戶遙望遠方。

……

無名坐在來自秦宮的馬車之中,他將劍橫放在腿上,面色堅毅。

沒有人能夠阻止一個死士去殺人。

只不過無名的腦中始終迴響着那兩個字。

無名拉開馬車的窗帘,遙望遠方。

……

長空照舊來到棋館,這一天天氣很好,他的心情也不錯,畢竟今天可沒有那麼多劍客。

老者抱着一份琴譜,陳玄分不清宮商角徵羽的區別,不過他會吹口哨。

所以,陳玄給了老人這份琴譜,老人交給他蓄養劍勢之術。

這一曲叫笑傲江湖。

老人撥弦,曠遠逍遙,彷彿棋館就是一座江湖。

長空閉眼傾聽,許久才落下一子,屠掉了對方的大龍。

他睜開眼,側着頭,遙望遠方。

……

在秦人眼中,秦王是無敵的神,在六國眼中,秦王是無道暴君。

無論他是神也好,是人也罷,幾乎所有人都清楚,他是唯一能夠終結這個亂世的人。

「其實,我從沒想過要刺秦。」

初見的那一天,陳玄這樣告訴殘劍。

「只是有一些道理,需要用拳頭來講。」

陳玄看了看他畫的勇士與惡龍。

從頭到尾,一心想要刺秦的只有三個人。

無名,長空,飛雪,為了家國之恨,他們甘願犧牲一切。

陳玄和殘劍則不同,雖然他們的肩膀上也有着各自的執念,但他們知道這個世界,至少是現在的這個世界,不能沒有秦王。

不過,這並不影響陳玄幫助無名刺秦,因為他需要藉助這一份力量,去達到他想要的目的。

陳玄看着劍架上那把沒有劍鋒的劍,陷入沉思。

「如果我是勇士的話,那惡龍一定很厲害吧。」

陳玄臭屁地笑了笑。

……

秦王面前的矮几上擺着一封密信。

這封信在陳玄抵達咸陽前就到了。

「大秦劍士於萬軍前敗逆賊飛雪。」

秦王笑了笑。

「王翦,帥才也。」

攻趙主帥,正是王翦。

「敗?殺?」

秦王摸了摸藏在袍服下的寶甲,笑容玩味。

「就讓寡人看看,我大秦劍士的厲害。」

秦王起身,背對着矮几,看着那副囊括七國的地圖。

……

殘劍與飛雪再次來到咸陽。

不過這一次,他們低調了和很多。

至少,沒有直接殺入秦宮。

「所以,你們的計劃就是圍攻?」

飛雪詫異地看着殘劍。

「陳玄說,只有勇士會傻乎乎的獨自面對惡龍。」

殘劍笑了起來,似乎是想起了某人畫的那隻醜陋的大蜥蜴。

「他是個很獨特的人。」飛雪喃喃。

已經入夜了,秦宮屋頂上風有些大,飛雪順勢靠在殘劍的懷中。

秦宮建成這麼多年來,從來沒有哪對眷侶在屋頂看過星星。

「等到這些事情結束了,我們倆就去一個沒人認識的地方,那裏沒有劍,沒有劍客,只有一個男人和一個女人……」

飛雪的聲音很沙啞,但是在殘劍聽來,卻是世間最美的天籟。

殘劍的笑容有些複雜。

但願你不會恨我。殘劍這樣想着。

……

陳玄做了一個很長的夢。

夢裏他回到了征戰韓國的戰場上。

陳玄從來不怕戰場。

他總是沖在最前面,當然,也沒有人能擋在他前面。

任何敵人,不需要第二劍。

說起來,陳玄是百人之中唯一上陣用劍的人。

黑娃那孩子打小就聰明,那個時候,他就知道跟着陳玄不僅可以活命,還可以撿軍功。

百夫長是個老兵油子,老是喜歡對着陳玄和黑娃說葷話。

陳玄往往充耳不聞,但是黑娃總是聽得很起勁,這不,黑娃比陳玄更早成親。

要是沒有發生那件事,陳玄沒準能夠撈一個不小的爵位,黑娃沒準能回鄉當個小吏,百夫長沒準能變成千夫長,他們那一百號兄弟沒準都已經過上了安生日子。

這件似乎和秦王沒什麼關係。

這件事的確和秦王沒什麼關係。

秦國的崛起源自商君變法,只不過犧牲了一個商君。

一個將領的崛起源自軍功,只不過犧牲了一群小兵。

可惜,不是死在敵人手中。

「冒功。」

陳玄和黑娃回到營地時,腦海里冒出來這麼兩個字。

遍地的屍體,準確的說是赤裸的屍體。

更準確的說,是近百具無頭屍體。

那時,最後一戰已經結束了。

那時,他們所有人的軍功還沒來得及上報。

那時,陳玄的劍術也不弱,只不過不可能勝得過成千上萬的秦軍精銳。

「那個人好像是王翦將軍。」

角落中,黑娃顫抖著指著正在查看屍體的一個人。

他們在大軍開拔之時見過王翦。

王翦是一代名將,準確的說是創下豐功偉業還沒有被君王猜忌的一代名將。

秦王疑心極重,朝會之時,群臣都只能立在殿下。

所以如果王翦想要做踏平六國的將軍,那麼他需要消除秦王的疑心,或者說送給秦王一個足以置他於死地的把柄。

自污是個好手段,只不過王翦的心很大,他想要的功大的驚人,那麼他就必須犯一些可能犯禁忌的錯。

即使這個錯他並不想犯。

這個錯,知道的人不會多,但是秦王絕對會知道。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