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倩妹妹,這兩位是—?!」特麗從慕容倩的反應已經能看出三人以前必定相識。

「以前水球霍爾魔法學校的同學!」慕容倩解釋過後,產生一絲懷疑,因為之前並沒有見過這兩人,「但你們怎麼會在這裡?」

「這裡是jing靈族本部,我們不在這裡,在哪裡啊?」帕爾迪絲答道。

「對啊!在哪裡?」蘭普若斯接話。

「那我換個問題,之前jing靈族變動的時候你們在哪裡?」慕容倩追問道。

「因為難得學校停課,而我們在坐飛船回來的路上就順便閑逛了一下,但沒想到居然遇上了流星雨,雖然憑著飛船的xìng能躲了過去,但還是受損嚴重,不適合繼續飛行,所以就停在了附近的星球上補給,我們也順便度假!」帕爾迪絲說著,還拿出了一個墨鏡,戴在了臉上,看來日光浴沒少享受。

「而我們今天才回到jing靈聖地,但出於我們意料的是居然看到了暗夜jing靈的美nv,在詳細追問的情況下,得知了一切,所以嗎?」蘭普若斯沒有再說下去。

「那招呼也打過了,我和特麗還有事情要忙,再見!」慕容倩居然直接轉身走去。

「喂喂喂,我們話還沒說完呢?」帕爾迪絲喊道。

「那就說啊!不要吞吞吐吐的!」慕容倩轉過身,笑道。

「好吧!算我們敗給你了,其實啊,我是聽說風水兩元素jing靈空缺,而我和弟弟又正好分別是風和水兩種屬xìng,所以就想來試試!」帕爾迪絲解釋道。

「對,來試試!」蘭普若斯接話。

「哦~~!是為了這個啊,也可以,正好一直找不到適當的人選,試試也無妨,但前提是你們要通過我和倩妹妹的實力考驗才行!」特麗發話了。

「既然姐姐這樣說了,你們商量一下,自己選擇對手,下午兩點的時候我和姐姐都有空,在遠古之樹的頂端等著你們!」慕容倩想了一下,指了指自己的上方。

「明白了,那我和弟弟先告退了!」帕爾迪絲點了點頭。

「先走了!」蘭普若斯跟在了帕爾迪絲的後面。

「這下風水兩元素應該有著落了,接下來就是—!」慕容倩看向特麗。

「放心,我的繼承人我自有打算,不過妹妹你對他們這麼有信心嗎?在學校的排名可並不能代表什麼哦!」特麗問道。

「沒有一定實力的人是不敢親自來挑戰的,特別是他們這種自尊心很強的男人!」慕容倩給予帕爾迪絲兩人的評價倒是出人意料。

「自尊心很強,我怎麼沒看出來?!」特麗不解,因為那兩人從頭至尾也沒有lù出一絲傲氣。

「自尊並不是表現在臉上,或許說是自尊,不如更像是榮譽吧!」慕容倩嘆氣似的搖了搖頭,看來她既然明白也無法理解。

天外要塞「克隆得」—西南方向——「哈!呼!—!」克摩拉跌坐在地上,不住喘著氣,看上去已經jing疲力盡。

「到底怎麼樣了?」美琪凝視想看清場中的情況,但無奈煙塵彌天,完全遮擋住了視線。

「克摩拉,你怎麼樣?」異靈蹲下來問道。

「稍作休息便可,但是天體之眼至少一個月不可能再次動用!」克摩拉說著,戴上了眼罩。

「那是—?!」一直注視著場內的奧特拉斯一聲驚呼,讓眾人不約而同的把目光投向了那裡。

「這—!王天刑的實力居然到了這種程度?!」克摩拉也不禁動容。

場中的結果——兩敗俱傷,流影和王天刑同樣失去意識倒在了地面之上!

「我去治療流影,我的魔法屬xìng是光!」何麗茹跑了出去。

「喂,麗茹妹妹,我們不能確定王天刑他—!」霍雅的意思好不能確定王天刑是否真的失去了意識。

「如果接下流影的那一招,他還能保持意識,即便我們逃也沒有用了!這恐怕就是麗茹的想法!」奧特拉斯搖了搖頭,在她的計算中流影單論力量,不談整體實力,可能已經是陸天羽五人之中最強的了,但和他硬拼蠻力的王天刑居然和流影打成平手,這是她始料未及的,看來星際政fu並不如她們想象中那麼簡單!

「話是這麼說!但是—!」霍雅還沒說完,便傳來何麗茹冰冷的聲音。

「你要幹什麼?!」何麗茹的冷聲呵斥,因為一個面容略顯滄桑的男子不知何時已經出現在了流影和王天刑身旁,她居然靠近流影五米之內才發現他的存在,即便受了凌霄布在克隆得陣法的影響無法感知能量,但氣息總是可以感覺的,但這個男人如果rou眼沒有看見他,任誰也不會感覺那裡有個人!

「不用這麼緊張,簡單的說我不是你們的敵人!」男子面對何麗茹的警戒絲毫不以為意。

「你憑什麼讓我相信你?」何麗茹自然不可能因為一句話就放鬆警戒。

「你不相信也沒辦法,當下我也無法拿出什麼證據,但是馬上就會有大批的人造人成品趕過來,現在的你們可以應付嗎?」男子反問道。

「你是誰?即便幫助,也總該有個理由吧!」奧特拉斯走了過來。

「九魔帝jing靈nv王,失敬!至於我的身份嗎?應該算是戰神的大舅子吧!」男子笑了笑,接著說道,「我的名字叫做慕容齡,是慕容倩的哥哥!」

「什麼?你是倩妹妹的哥哥—?!」陸天羽五人的nv人雖然感情所依各不相同,但相處還是比較融洽的,故以姐妹相稱。

「你是慕容齡?!傳言中你不是—?!」克摩拉長期身處公正星球,當然知道這裡的傳言。

「已經死於尹靜輝的實驗了,是嗎?」慕容齡微微笑了笑。

「恩—!」克摩拉沒有說話,算是默認了。

「雖然我現在很想向你們解釋這一切,但如果可以的話,大概還有三分鐘就會有一百號人造人的成品來到這裡,我們可以換個地方談話嗎?」慕容齡側目注視這周圍。

「恩—-!」克摩拉沉默了,看了看慕容齡,又看了看地上的流影。

「你帶路吧!」克摩拉說道。

「克摩拉—!」何麗茹還是不太信任這個人,因為她的直覺總感覺這個人身上有什麼令人生厭的東西。

「我們別無選擇,麗茹,暫時先跟他走吧!而且從我感覺到氣息,他不像是壞人!」奧特拉斯拍了拍何麗茹的肩膀。

「恩—!那好吧!」何麗茹點了點頭。

「那請各位跟我來!」慕容齡一手一個把王天刑和流影都抗在了肩膀上。

「你—!」對於慕容齡救起王天刑的舉動,霍雅不滿。

「王天刑大人本意只是和戰神jiao手而已,長期以來他幾乎沒有參與星際政fu的任何決策,包括他的家族在內,名為八大世家,實則早已分離,而我能一直活到現在,也是拜這位大人所賜!我言盡於此,人造人馬上就要到了,跟不跟來隨便你們!」慕容齡原地消失了。

「恩—!額!」眾人相互對視一眼,點了點頭,跟了上去。

而就在霍雅眾nv、克摩拉跟著慕容齡離開的一分鐘后,一百多號人造人出現在了這裡!

「沒找到—!」

「沒有—-!」

喃喃自語著,傻笑著,向他們身後的男子彙報!

「已經離開了嗎?沒關係,反正只要他們還在這座要塞之中,就不可能逃脫我的掌握!」戴著眼鏡的儒雅男子,嘴角輕輕勾起一絲弧度,「尹靜輝,我真要好好感謝殺了你的傢伙,你一死,一個軍隊的人造人盡入我手,放心去吧!我會把你的人造人創造出最大的價值!」

而這個男子正是——葉軒,星際政fu名列八天王葉氏家族首領兼任星際調查局的男人! 都市星球「PreriyLnd」(繁榮土地)—薩特之塔—地面上——「你是什麼人?!居然敢擅闖薩特之塔?!」達拉領著一隊士兵攔住了軒轅的去路。

「恩—!」軒轅淡淡的看了達拉一眼,閉上眼,沒有說話。

「喂,大個子,我勸你最好不要再說話了,軒轅的脾氣不太好!」月靈從軒轅身後探出腦袋,看著達拉。

「什麼意思?!你—!」

「達拉,退下!」達拉還想說什麼,但是已經被從身後傳來的夢情的jiāo喝制止了。

「夢情大人—?!是!」認出來人,達拉對於命令不像以前還會存在質疑,現在則是完全服從命令,「收隊!」

一揮手,很快,達拉帶著士兵撤離現場!

「軒轅,你怎麼來了?」在現在的軒轅面前,夢情也不敢嬉笑,直接切入正題。

「陸天羽人在哪裡?」軒轅睜開眼,命令式的語氣沒有讓夢情感到不快,反倒覺得理所應當。

「人在公正星球,軒轅你—!」夢情本來想問為什麼你感應不到?!

「有人阻礙了我的jing神力感應,既然人在公正星球,那我也明白是誰了!」說完,軒轅轉身便要離去。

「軒轅,你—!為什麼探聽關於天羽的事情?」夢情有點不放心。

「夢情姐姐,是我啦!因為我感覺不到天羽的bō動了,所以就讓軒轅帶我過來問一下!」月靈再次探出腦袋,說道。

「你對天羽—?!」夢情顯然沒想到是因為月靈。

「因為他很有意思,我還是第一次有人敢用那種態度面對軒轅!」月靈回答得很乾脆,而夢情的表情也瞬間放鬆了幾分。

「那就jiao給你了!月靈!」夢情笑了笑。

「放心吧!夢情姐姐!」月靈拍了拍自己的xiōng脯,一副很可靠的樣子,「那我們去公正星球吧!軒轅!」

「恩!」微微應聲,軒轅和夢情消失在原地。

「夢情,你的最後那句『jiao給你了』是什麼意思啊?為什麼我聽不明白?」一直躲在暗處的陸天翔走了出來。

「喲!原來你還活著啊,我還以為你已經羽化成仙了呢?」夢情不住調侃道,「其實軒轅不可能沒有注意到你,你這樣躲著有用嗎?」

「你如果想那麼早變成寡fù的話,下次我就大大方方出來,不過說真的,你是怎麼想的?」陸天翔沒好氣的回了兩句之後,話鋒一轉。

「天翔,難道你沒有想過軒轅和月靈的關係嗎?」夢情也不再開玩笑,反問道。

「這嗎?還真沒想過,軒轅一向喜怒無常,全憑自我喜惡做事,讓人無從猜測,雖然我也好奇過,但隨即想到這些,便不再細想了,因為不可能會有結果!」陸天翔苦笑著搖了搖頭,以前他可沒在軒轅的手下少吃苦。

「那我說一些關於軒轅的往事,你有興趣聽嗎?」

「關於哪方面?」陸天翔要先問清楚,因為有些事不該知道,還是不要知道的好。

「他的感情方面和一萬年前他yù血洗宇宙的原因!」夢情的目光移向天空,「而那個月靈如果我的感覺沒錯的話,應該就是軒轅的nv兒!」

「什麼?!軒轅有nv兒,你嚇我啊?!」陸天翔的表情很誇張。

「嚇你對我來說有好處嗎?雖然我不能百分之百確定,但是從軒轅對她的縱容上面來說已經屬於匪夷所思了!」夢情白了陸天翔一眼。

「幾乎是有求必應才對吧!而這些又與你要講的那些往事扯上了關係!」

「沒錯,而且還會牽扯出一個已經幾乎滅絕的種族!」夢情點了點頭。

「是上個世紀,還是這個世紀?」一萬年前宇宙兩個文明的jiao點,也難怪陸天翔會問出這句話。

「不清楚,這個種族彷彿就是憑空而來的一樣,而且無一例外的都是nvxìng,並且在化為人形之後無一不是禍國殃民的典範!」夢情顯然是想起來了往事,嘴角挑起一絲輕笑。

「真的?我怎麼沒有聽說過?!」陸天翔來了興趣。

「怎麼?你還想去看看嗎?!」夢情泛起mí人的笑容。

「恩—!」陸天翔頓時感覺背後涼颼颼的,「還是算了!」

「這才對!」夢情笑著點了點頭,「至於這個種族的名字則很容易讓人產生聯想了,名叫『月龍』!」

「龍族嗎?」

「沒有龍族那麼大的體型,如果要用一個詞來描述的話應該是『修長』吧!」夢情想了一下,說道,「本來的姿態是藍白相間,沒有鱗片,取而代之的是如水的皮膚,沒有爪子和翅膀,但是卻能憑空飛翔,雖然不會說話,但是只要你看著她的眼睛,就不可能不對她產生想法,因為實在太惹人憐愛!」

「真有這種種族,聽上去tǐng玄的!」陸天翔感到匪夷所思。

「不相信你可以別聽!」夢情哼了一聲,繼續說道,「而且就因為在原身的情況下不會說話,所以無論有什麼要求,她就會用她的身體在你的身上輕輕磨蹭,並且發出一種如泣似怨的聲音,讓你完全無法拒絕!」

「恩—!」陸天翔低著頭沉yin著聽夢情繼續說下去,但就在這時沒了聲音,讓他不由抬起頭,「沒了?!」

「恩,沒了,這些就是我對這個種族的看法!」夢情點了點頭。

「那這些和軒轅有什麼關係啊?!」陸天翔還是無法將月龍和軒轅聯繫在一起。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