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你.」看到她的淚,心裡的麽個角落一沉,有些不忍心。雙手撫mo著她的臉,好像在安慰她。

「你為什麼總是懷疑我,不相信我就讓我走,我好累,好累,奇.」樂琦抽泣著,已經不能說話,情緒太激動了。

「我.你是我的,樂兒,你是我的。」沒說一次,就在吻去樂琦臉上的淚,慢慢地移動在她的嘴邊,沒有以往的狂掠,而是溫柔的,是疼惜的。

樂琦對於奇突如起來的溫柔嚇到,渾身一僵,心在狂跳,眼睛緊緊的閉著,濃密的眼睫毛在不停的眨動。感覺到樂兒的害怕和緊張,奇慢慢地湊到他的耳邊。

「別怕,樂兒。」溫柔具有磁性的聲音在樂琦耳邊響起,有魔力似的,樂琦沒有那麼緊張。

「我。。我。。害怕,不要可不可以?」對於奇的舉動樂琦還是很怕,她還沒完全的接受。

「樂兒,相信我,我。。愛。。你」奇溫柔的解開樂琦的衣扣,眼神流露著無盡的溫柔望著她,給予她力量。

樂琦被他的話和溫柔迷惑,淪陷了,已經不能自拔。他們一起墜入愛里,一切是甜甜的。

愛是甜美的,心與心最近的距離可以戰勝一切,激情過後,奇緊緊地擁著樂琦在懷中,好想寶貝似的,頭埋在她的髮絲間,吸取著她的獨特芳香。

「樂兒,樂兒,你接受我了是不是?」奇用那種具有男性魅力的聲音問著,吻著。

「不。。不要。」感覺奇有一次看靠近,害怕,想遠離,可無奈,被他緊緊地扣在懷中。

「回答我,樂兒。」沒有過往的霸道,只是溫柔的詢問。

「我不知道,」聽著奇就將手中的勁道加大些,樂琦感覺腰上的力好重「我說過我喜歡你,但我不喜歡你控制我的自由,我也有我的理想,我不希望自己因為原因就迷失自己你懂嗎?奇,我只想和你好好談,不想大家鬧成先前那樣。」樂琦誠懇的和奇談出了自己的想法。

「樂兒,你要自由時,我感覺你好像忽略了一切,不是我要限制你,而是你很讓我頭痛,感覺你好會從我身邊消失一樣,這樣讓我不能接受,懂嗎?」奇也道出了他的想法。

「我們.我覺得我們需要給對方時間和空間去適應這一切,奇,我想回家。」樂琦聽出了奇所擔心的事,自己也需要好好靜一靜,語氣和溫和。

「你還是想從我身邊離開嗎?」聽著樂兒的話,本來和諧的氣氛又打破了,奇總是很敏感,因為在他心裡樂琦好像沒有完全的接受自己。他的語氣又恢復到霸道。

「沒有,我只是想媽媽、爸爸。」這只是其中的一個理由,當然另一個,她不會說,離開他靜一靜,他要是知道一定又會發飆。

「恩,我陪你回家,之後你有陪我回來,好不好?」向大男孩撒嬌似的。奇在樂兒的頸間磨趁著,唇也貼著。

「喂,癢.不要鬧了,我想和他們聚聚不行?」樂琦撒嬌似的回答,聲音軟綿綿的,聽著人骨頭都要酥了!

「奇,不要鬧了,呵呵.癢.」像貓似的聲音,嬌嗔著。奇聽著覺得甜甜的,他不停的在樂琦的白皙的脖頸處磨趁著,手也在「工作」著。

「你的聲音很容易讓我覺得你是在.」性感又有魅力的低沉聲音讓人感覺很夢幻。

「你.」聽出了奇的言外之意,樂琦不禁羞得臉都紅了,想擺脫奇的懷抱。

「你還真是害羞啊!樂兒,我還要.」奇阻止了樂兒的逃躲,翻身將她制服,深情的雙眸火熱熱的望著她,好想要把她吃進肚子,那樣的話她就永遠屬於自己了。想著想著已經付出行動了,在他的要求下,倆個人有一次淪陷了,夜很深了,但愛的感覺還在,一切是甜美的,窗外的月關灑向愛的人,沐浴在愛河裡。

看著暈暈欲睡的樂兒,長長的濃密的睫毛在微微的顫動著,天使般的面貌在月光的洗禮下顯得聖潔不可侵犯,高貴的氣質有內散發出來。奇看著這樣的樂兒,失神了,好美,這都是我的,好在這一切都是我的,沒有任何人能奪走。

「樂兒,洗澡再睡!」奇溫柔的聲音,輕輕地怕吵醒夢中的公主。奇溫柔的抱起樂兒走向浴室,把樂兒放入浴池中,她就像一個娃娃任由他的擺弄,因為好累,不想動,還有這時候可以好好地跟他談談條件。

「奇,我想回家。」貓咪似的聲音請求著這個霸道的男人,這是最好的機會。

「好!」因為樂兒的聽話,相信自己可以完全掌控她,那就不需要對她太過於苛刻。

「奇,我還想工作,總是閑著我很可能會瘋掉!」小心翼翼的尋求著,她可不像把他惹怒,因為最後吃虧的一定是自己,經過幾次交手,她已經得出這個結論。

「好,不過你要去我公司。」是妥協,絕對也是不可以改變的命令。

「不好吧,我.」剛準備反駁的,奇又打斷了接下來的建議。

「樂兒,這是我最後的讓步,你又要不聽話了嗎?」語氣雖是溫柔,但絕對是命令。

「你.」真是霸王,算了,「好,那我可不可以只是普通的員工,我不想要人知道我靠關係,還有,因為在你公司認識我的人不多,那麼,我們的關係我想可以沒必要提,好或不好?」雖然答應了他的要求,但自己的原則還不想丟掉。再說,自己也有打算是不是繼續讀數,教授有跟她說推薦她繼續學習,這段時間可以好好考慮下。

「恩。」知道她已經做了很大讓步,也不好緊逼她,看樣子還有好長一段溝通期,她才能明白自己的用意,將她留在身邊可以保護她,看著她,這是自己一直以來最開心的事。

「謝謝!」樂琦微微的笑了一下,頭靠在奇的肩膀上。

「不要動,我在幫你洗頭!」奇將樂兒扶正,手在清洗著樂兒的秀髮,她的髮絲好柔順,摸上去像絲綢般。奇從來沒想到幫女人洗頭是一件這麼開心的事,只是因為喜歡眼前的人,寵她已經成為一種習慣,這種習慣自己很喜歡,心理總是甜蜜的。這個被屬下稱作「魔帝」的男人,絕對不會相信他會有這麼溫柔感性的一面。

「哦。」不想在理會什麼,只想閉上眼睛休息,接受著他的一切行為。

清洗完,奇將樂兒緩緩的抱起放到床上,生怕打擾到他的公主,吻上她的額頭。

「樂兒,晚安了!」奇靜靜的抱著她入睡。

在奇的交代下,樂琦成為秘書室的一員,因為不想讓她與太多男同事接觸,另外這樣一來她就可以在他的視線範圍內。

因為今天第一天上班,業務上還處於了解。凡事都虛心的禮貌的像其他同事請教。

「喂,你還,我是財務科的,你可以叫我小傑,有事可以找我。」一個很陽光的男同事禮貌的與樂琦打招呼。

「喂,你可以叫我阿冰,我是業務部的。」

「呵呵.我叫.」

一群男同事對這個新來的同事非常的熱情,因為她給人你的感覺青春有活力,美但絕對是那種有氣質的,相當吸引人。

「你們沒事做嗎?」一個中年婦女的聲音有後面傳來,語氣中帶有責備。

「啊,李姐啊.我們是關心新同事。」一群男同事見到她都十分尊敬,慌忙的逃出這樣的局面。李姐可是總經理的大紅人,做事認真謹慎。

「樂琦,總經理叫你去一下他的辦公室。」天知道,總經理剛才怎麼了,大發脾氣,還要她來叫這個新人。

「知道了,謝謝!」看著眼前這個沉穩幹練的女人,心中不由的佩服。

咚咚.「進來。把百葉窗放下,門鎖著。」命令著,語氣中有難以察覺的微怒。

一進門,就看到奇黑著臉,一臉的憤怒。不知道有事誰惹到他,他還真是陰晴不定。

「過來。」奇招手,深邃的黑眸緊緊地盯著她。

對於他的命令,自己越來越鴕鳥,只好乖乖的走過去。樂琦不知道又哪裡惹怒這個霸王了。

「你.」一走過去,奇就將她摟入懷裡,樂琦坐在了奇的身上,被奇緊緊地禁錮在懷裡。

「你還真是不老實,在我眼底下,你居然和其他男同事眉來眼去。」奇把頭放在樂琦的頸間,微微的用力,語氣有些酸味,但說出來的感覺又是君王的口氣。

「我沒有!」聽著奇的話,感覺自己又被他懷疑,很氣,他還是一樣霸道。本以為他會有所改變,沒想到他還是老樣子。

「你又不聽話了!」聽著她的話,覺得她又在叛逆自己,心中又來了火。

「我到底是你什麼?我說了沒有,你還是不信,我什麼也沒做,你也要生氣。」語氣越來越弱,感覺很委屈,不知道自己怎麼越來越感性了。

「好了,好了,看樣子,那些人是不想工作了。」聽出樂兒語氣中的傷感,他的心不禁有點過意不去。怪不得覺得今天這一層的男同事多了起來,總是沒事上來晃一下,真是該死。居然對我的女人感興趣,看樣子那些人都要好好教訓一下。

「不用了,他們沒有其他的意思,只要你不亂想就好了,我知道自己在幹什麼。」美麗的雙眸望著這個總愛誤會自己的大男人。

「這件事不要不管!」霸道、專制的口吻不容改變。

「總經理,沒事的話,我要出去工作了。」樂琦不想在和眼前的人爭論,因為絕對沒有結果,她想掙脫他的懷抱,不想在公司有這種曖mei的舉動。

「別動,讓我抱一下!」奇真的越來越喜歡抱著樂兒,感覺很舒服,心很平靜,沒有繁雜,沒有商場上的爾虞我詐,只有自己和喜歡的人。

「放開,這裡是辦公室。」真的很討厭他的專制,玩全不考慮她的感覺,總是一意孤行。

「不放。」奇緊緊地環住樂琦的腰,讓她完全沒有機會逃走。

「你這樣會讓其他同時誤會,你到底還想不想我在公司工作了,如果你只會這樣讓我難堪,我會覺得好累,我們之間難道一定要這樣嗎?」本不想讓自己像個怨婦,可他的霸道讓人無法容忍了,在退縮,就真的沒路走了!

以前絕對不會再在辦公室是失控的,自己到是怎麼了,只要是關於她的是就容易失控。

不得不承認,只要是關於樂兒的是上,一項沉著冷靜的奇就會霸道、固執。知道現在在辦公室不應該這樣對待她,可是看到一群男同事像蒼蠅夕陽圍著她,就覺得心中有火。

「好了,回家再抱吧!」吻了樂琦的臉頰,放開了她。樂琦馬上起身,逃開了奇的懷抱,真的害怕他會有進一步的行動,因為他真的好衝動,臉紅的退了幾步。

「呵呵.」看到樂兒害羞的模樣心情大好,因為只有他才可以看到這些。

「總經理,沒事我出去了。」不敢看他的眼睛,自己真的是越來越鴕鳥了,雖然很鄙視自己,可是沒辦法,真的很怕他那雙高深莫測的眼睛。

「好。」看著樂兒出去了,他忙撥打了幾個電話,下達新的命令。公司的男同事不要隨便去秘書室,有事打電話請示,不要沒事在這一層亂晃,不要隨便跟公司的女同事搭腔,這裡是工作的地方。其實只要他們不去纏著樂兒就好,他的嘴角露出一絲得意的笑。

過了倆個月,工作還算順利,比較充實,就是這裡的男同事好像都很怕她,總是有意無意的躲著她,自己人緣幾時這麼差了。就拿剛才說吧,一位那同事東西掉在地上,她好心幫他,他就像看到瘟神,急忙的躲開。吃中飯時,周圍的男同事全部走光了,自己真的有這麼失敗嗎?想想挺奇怪的,這樣讓她覺得自己很多餘,因為很少有人會找她幫忙,根本就沒有人。

一定是那個人,他瘋了,真的把自己囚禁起來,居然在辦公室都一樣霸道。想著心裡煩,本來以為工作,他就不會那麼霸道,誰知他根本就是換湯不換藥嘛!在這樣的環境,覺得好壓抑,沒有達到之前的目的,好失望,不行,她不要在這個地方啦!

樂琦氣沖沖的推開總經理辦公室的門,站到奇的面前。倆眼氣鼓鼓的對著他,這一次一定要說出自己的想法,要不然真的要瘋了!

「我要辭職!」樂琦沖奇吼著。

「好!」聽到樂兒的話,他一點也不好奇,因為他早就猜到她不會在這裡呆太長時間,不過她真的堅持太久了,差一點又要對她有新的行動力。

「那我可以要自己的自由了吧!你已經將婚事延遲,我又不在你的公司工作,我可以走自己的路吧!宋、景、奇」本來還想好好說的,但看到他衣服要死不活的樣子就好氣,因為他臉上表現出「我早知道」,看的就有氣,他總是可以完完全全的掌控自己。

「那你有什麼打算?」看樣子,她已經無路可走了,這樣一來,她就會老老實實呆在自己身邊,等這一天好久了,終於她還是成功的被留住了。

「我要繼續讀書!」很自然的脫口而出。

「讀書?為什麼沒有跟我商量?你是幾時決定的?」完全沒想到她居然會這樣說,本來一切在自己的掌握之中的,眼眸中流露出明顯的不滿。

「在工作上我已經沒有自主的權利,讀書您批准嗎?」擺明今天要跟他對著搞,因為真的忍很久了,這一次就全爆發出來,他以往總是以這樣那樣的理由威脅自己,現在她什麼也不怕,只想要可以自由呼吸的空間難道也過分嗎?

「樂兒,你今天態度好像有點過了吧!」這小妮子,原以為已經把她馴服了,沒想到她又來和他對著來,居然都沒和他商量,就自己決定去讀書,他為這一點真的很生氣。

「我是人,是你的未婚妻,不是你的奴隸,用不著事事都想你彙報吧!夠了,奇,我已經妥協很多了,這一次,求你,讓我上學可以嗎?」這一次她不在迴避他的雙眸,就算害怕,為了自己,這一回,她決定勇敢的面對他,不再逃避,因為逃避和退宿,對於那個人,他根本不會有所改變,只會變本加厲的限制,夠了,自己不是他的「囚犯」,沒必要在忍了。

「我是人,是你的未婚妻,不是你的奴隸,用不著事事都想你彙報吧!夠了,奇,我已經妥協很多了,這一次,求你,讓我上學可以嗎?」這一次她不在迴避他的雙眸,就算害怕,為了自己,這一回,她決定勇敢的面對他,不再逃避,因為逃避和退宿,對於那個人,他根本不會有所改變,只會變本加厲的限制,夠了,自己不是他的「囚犯」,沒必要在忍了。

一雙美眸毫不畏懼的望著即將發怒的深黑的雙眸,氣氛很沉悶,感覺下一秒「戰爭」即將爆發。出乎意料的,奇只是哼笑一聲,玩味似的看著樂兒,嘴角露出一絲微笑。看著這些,樂琦更是有些某不出所以然,腦子一片空白。

看著樂兒站在自己對面,奇揮了揮手,「樂兒,過來!」聲音很溫柔,但有絕對的強勢口味。

看著這樣的奇,有些不確定,站在原地的樂琦只是站在那兒,腳步不知是要前,還是後退.

「不要考驗我,你知道後果對吧?樂兒,乖,過來。」奇看著躊躇不前的樂琦明顯有些不高興,因為以前自己太縱容她,寵她可以,她要什麼都行,除了違背他的意願,這一點是絕對沒有商量的,因為只有這樣一切才能在他的掌控之中。

「…。」樂琦沒有說話,看著他有露出君王一樣的霸道,算了,這個土霸王,惹他最後吃虧的一定還是自己,現在不是和他對著乾的時候,再說自由比起向他妥協更具意義。她只好很鴕鳥的朝他走去,真的很瞧不起自己,不知從幾時起已經完全不敢向他挑戰了。

看到走到面前的樂兒,她有氣不敢言的表情很可愛,也感覺她對自己還有點防備,但之前對她做的事他沒有一點後悔,現在的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眼前的蜜唇,水嫩的臉蛋,讓人想咬上一口,看著眼前的可人,奇玩心大起,伸手一拉將她拉入自己的懷抱,雙手緊緊地摟住纖細的水腰。

「你瘋啦!放開,喂…。」樂琦被他突如起來的舉動嚇一跳,不停的掙扎著,想逃脫這個懷抱,心在狂跳,奇怪的「害怕」。

「不要動,只是抱一下,入股你再動,我可不保證會有什麼後果,嗯?」他在樂琦的耳邊說道,吐出來的氣息吹在她的耳後根和臉頰緋紅。

對於奇的警告,效果十分好,樂琦聞聲馬上乖乖的不懂,坐在奇的腿上。

「真的要去讀書也可以,不過你要答應我一些條件。」沒有了以往冷冷的口氣,但也聽不出有任何可以商量的餘地,一樣是霸道。

「我…好吧,你說。」真是好討厭,什麼時候他說什麼就是什麼了,為什麼自己還要聽他的,他有什麼權利,哦,對了,不聽話的後果還真的是很讓自己后怕,真的很想和他的一切從來就沒發生過,那麼和他會不會更好一些呢?不知道,世界上沒有那麼多的如果。

感覺樂琦又在思緒飄忽,肯定是不想聽他的話和反感他的行為,更有可能有想逃出他的屏障,這些都是他絕對不予許的,絕對!此時奇眼中有些微怒,他真的很不喜歡樂琦在自己身邊時忽略他,在他身邊是居然還想離開,這些都讓他很煩躁。可又不能對她逼得太緊,不到萬不得已自己絕對不想在逼她妥協,因為真的很想讓她心甘情願的來到他的身邊,他自信這一天不會很遠了。 「少爺,我有話對您說。」看到少爺高深莫測的表情中流露出一絲傷心,知道他一定很捨不得樂琦小姐,但又不明白他們之間到底是怎麼了,明明是相愛的倆個人卻要互相傷害。

奇沒有說話,只是點了點頭。

「少爺,我知道有些話不該我說,可.少爺就不能放了那位小姐,她的確很吸引人,十分惹人疼愛,可你總是把她禁錮在這,看著她一天天失去笑容,你真的忍心嗎?」怕惹少爺不高興,只好小心翼翼的望著。

「我不會放過她的!」奇揮了揮手,吳媽出去了。

樂兒,你就那麼想離開我嗎?我不懂愛,我是魔鬼,呵呵.那我就要你知道什麼是真正的魔鬼!我說過,你要是敢離開我我會要你付出代價。本來還對你有那麼一絲憐愛,現在已經不復存在了。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