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你,你!」王顧氣的說不出一句完整的話。

江天皺眉看著王優。

何時竟也腐爛到這種地步?

這就是所謂未來光明的希望嗎?

還是許多人寧願沉睡在更為純潔的黑暗之中?

如果惡不能用善去化解的話,那是否只能同樣用惡來終結它?

這便是那個兇手想的嗎?

王顧也知道自己完了,於是將王優五人所乾的事和盤托出。

五個人都是政商大佬的女兒,權錢互相交結的利益十分巨大,使得她們有了緊緊抱團的想法。

於是五個人秘密組成了一個名叫麗人幫的組織。她們約定,無論發生什麼事都必須站在一起,一方有難四方支援,每個人都要如此。

為了能夠使五個人絕對緊密,她們一起做了很多違法犯罪的事。聚眾吸毒,辦淫亂派對,合夥親手殺人等等,一榮俱榮一損俱損,五個人成了鐵板一塊,凝聚在一起,為以後共同謀取利益奠定基礎。

省公安廳親自派人把王顧和王優抓了回去。

看著遠去的警車,江天眉頭緊皺。

「看來會有一場大清洗啊。」申森感慨道。

「申哥,那些不是我們該管的事情,我們現在還有一件事情要做,這是抓到那個兇手。」

申森點點頭,「不管怎樣,就算他是為民除害,也是殺人兇手!小天,你覺得該怎麼查?」

「剛剛從王顧這裡,我們也了解了很多,兇手肯定是了解麗人幫內情的人。要查那個兇手的話,我想我們要先查麗人幫所犯的那些事。」

「好。」 ?古莩坐在電腦桌前,與「飄搖」在聊天。

古莩:「在嗎?」

飄搖:「嗯?」

古莩:「結束了。」

飄搖:「王優死了?」

古莩:「沒有,不過警方抓走了她和她父親,自有法律去審判她。」

沉默許久。

飄搖:「那你,解脫了嗎?」

古莩:「或許吧,只是我也回不去了。」

飄搖:「不,能回去的,她們都死了,一切都結束了。」

古莩:「可是我還活著,有些東西就沒結束。」

飄搖:「你想幹什麼?」

古莩盯著電腦屏幕許久。

飄搖:「你想幹什麼?」

飄搖:「你想幹什麼?回答啊!」

飄搖:「你說啊!」

「對不起。」古莩說。

他深吸一口氣,在電腦屏幕上打下四個字。

「連根拔起。」

古莩的嘴角是一絲決絕的甜蜜。

……

很快,一天時間過去了,夜的黑,漸漸蒙上了天,留下病態的月亮和幾顆並不耀眼的星星,看著霓虹燈下喧鬧的塵間。

「這幫人可真敢做啊!」申森看著報告恨恨的說,「要是真讓麗人幫這麼發展下去,以後肯定是個大毒瘤!」

「麗人幫很多活動,她們邀請了很多富家子女參加,目的可能是藉此套牢他們,有了個把柄,可以使其以後為自己服務。而所邀請的這群人當中,應該就有兇手,他目睹了這一切,便想將這五個害群之馬除掉。」

「真是讓人不敢相信,區區這五個小姑娘,居然能搞出這麼大的事情來!」江天搖搖頭。

「根據這份名單來看,一共有19個。除卻王優等五人,還剩下14個人。這14個人當中應該有我們要找的兇手。」

經過排查,警方鎖定了一個叫古莩的人。他是H市一個房地產公司的老闆,四個被害人被殺時他都沒有不在場證據。

當警方趕到古莩家的時候,他端坐在沙發上,看著眾警察。

「王優被抓后,我就知道你們一定會找到我的,幸好我要做的都已經做完了。」

就在剛剛,古莩通過公共網路上傳了一段視頻和一份文件,裡面詳細記錄了他們的一些犯罪事實與證據。

此事引起巨大的社會關注,當外界輿論都在爭相報道的時候,古莩坐在審訊室里,在江天和申森面前,慢慢講起了自己的故事。

「本來,我應該不是這樣的,可是我母親死後,我就變了。母親是個水性楊花的女人,沒嫁給我父親之前,她就和村裡的很多男人有染,父親是一個老實巴交的農民,那年他35歲,母親28歲,不知為何母親就是看上了父親,托媒婆說親。」

「爺爺奶奶當然是打死也不同意的,可是母親後來和父親發生了關係,生米煮成熟飯,爺爺奶奶也只能同意了。我出生后,母親依舊是老樣子,時不時給父親帶幾頂綠帽子。村裡人都把父親當成笑資,爺爺奶奶也氣的雙雙撒手人寰,可是父親就是認死理,認為總有一天,母親會變好的。」

「可是,7歲那年,不知從哪裡得來的消息,村裡面都說我不是父親的孩子,因為我和父親一點都不像,倒像村裡面的一個大戶。父親半信半疑的和幾個同鄉偷偷的去城裡做了DNA鑒定,結果出來,我真的不是父親的孩子,父親當時就快瘋了。」

「原來,母親之前流產多次,懷上這個孩子后,就不能再打胎了,否則會有生命危險。可是這件事那個孩子的父親不知道,因為要是他知道的話,他的老婆肯定會想害了這個孩子,那麼自己也會死的。所以,她就選了我父親,將孩子生到父親家。」

「父親知道后,怒不可遏,自己竟然幫別人養了這麼多年的孩子,還害死了父母。一怒之下,就殺了我母親……清醒后,父親很害怕,也自殺了,只留下我一個。村裡人見我可憐,那個大戶也抵不過流言,就把我送到城裡讀書。後來我自食其力,沒有要過他一分錢。終於,我考上了大學畢業后創業辦了一家公司,一步步走到了現在。」

「之後我認識了飄搖。很神奇的相遇,鬼使神差般她加了我的QQ,我們成了好友。她是個很善良的女孩,我們聊得很開心。和她聊天,我感覺我放下了心裡一切的包袱。不管是工作的壓力,還是生活的壓力,只要能跟她在一起聊天,就感到一切就都是美好的。」

「可是這些美好很快就被打破了。那天,王優邀請我去參加她們的聚會,那是個……我想走,可是已經沒有機會了。她在我們的酒水裡面下了葯,我們每個人都失去了理智,成為了一群野獸。」

「清醒過來后,我突然想起了我的母親。王優楊婷她們,在我的眼中像極了我的母親,我的腦袋裡都是當年父親殺了母親的畫面。」

「那時,我好像不是我自己了,腦海里只有一個想法:她們是母親,她們是蕩婦,去!殺了她們!像父親當年一樣,殺!」

「殺了第一個人後,我很害怕,把這件事告訴了飄搖,當時也不知道是怎麼想的,第一個想到的就是她。告訴她后我就後悔了,我怕她離我而去。可是她沒有,她說她知道其實我還沒有真正走出童年陰影。她不停地鼓勵我,希望我能忘記過去的一切。可是我做不到,我一次次的殺人,卻又一次次的向她乞求原諒。我不知道我到底是怎麼了。」

「我知道我罪孽深重,但她們確實死有餘辜,她們不僅是『母親』,她們也將更多的人變成我『母親』,她們是罪惡的根源。我知道我逃不了法律的制裁,但我問心無愧。罪惡如果不能用善良來化解,那就用更強大的罪惡去終結它!」

當江天和申森離開審訊室前,古莩又說:「人都是我殺的,飄搖雖然知情,但不是我的幫凶,我一個人承擔!」

古莩的眼角泛著淚光,「我其實好喜歡飄搖,不僅喜歡她的人,也喜歡她的這個名字,因為這是我最喜歡的一首歌。我從小父母雙亡,在這天地間無休無止的飄搖。等有一天,我終於找到了自己的那塊土地時,卻發現自己已經無力生根了。」

古莩輕聲哼唱起來:

風停了雲知道

愛走了心自然明了

它來時躲不掉

它走的靜悄悄

你不在我預料

擾亂我平靜的步調

怕愛了找苦惱

怕不愛睡不著

我飄啊飄你搖啊搖

無根的野草

當夢醒了天晴了

如何再飄渺

啊愛多一秒恨不會少

承諾是煎熬

若不計較

就一次痛快燃燒

古莩嚎啕大哭起來,也不知他是在哭什麼。

他是在哭自己的原本幸福的未來?

還是在哭是自己親手葬送了它?

飄搖一生,傷痕纍纍的落在了夢寐以求的土地,卻已是無力深種。

該怪麗人幫,還是該怪這個社會提供她們滋生的土壤?

誰心中那份飄搖,又憑何燃燒?

沒有答案,無人知曉。

……

小楊坐在電腦桌前,滑鼠輕點。

帶著淺淺詭笑,他刪光了「飄搖」這個賬號所有的好友信息和個人資料。

當刪到古莩時,他遲疑了幾秒鐘,然後將他徹底刪除。

小楊看著「飄搖」這兩個字,思緒萬千。

「現在才是結束了。」

這場大洗牌,他們是很滿意吧。

這樣H市也就不是鐵板一塊了吧。

我的任務也完成了吧。

誰又不是棋子呢……

誰又不曾飄搖呢…… ?引子

「爸爸媽媽,看啊,好大的牛啊!」一個十歲左右的小男孩拉著他父母的手,興高采烈地叫喊。

約莫是晚上七點,寧鎮的街上卻是人潮湧動,熙.來攘往。

不寬的街道兩側,均是人頭攢動,路燈發出的黃光,暖暖地照著人們。行道樹上掛滿了五顏六色的彩燈,有規律的在變換顏色閃耀著。中間的街道上,有一條長長的隊伍不緊不慢的走著。

這支隊伍各由十幾人組成一組,一齊推動的一個大花燈前進著。花燈的造型全是形態各異的牛,均有五六米長。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