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你這口氣恐怕是大了一些吧!」不遠處的周嘯戰突然道,話語之中還帶有些許譏諷之意。

「一個小小的二劫武帝也敢質疑老夫,簡直不知天高地厚,說出你來路!」雲通炎雖然猜出了這些人不簡單,但是這些最高不過四劫武帝後期的武者還真不放在他眼裡,所以出言難免高傲。

「本家主是誰,你身邊的人知道,本家主就不再做介紹了。但是本家主卻知道你是誰。」周嘯戰眉頭一掀,微笑道。

「哦!你知道老夫是誰?」雲通炎眉頭一皺,有些好奇的問道。

「如果本家主沒有猜錯的話,你應該是雲家的雲通炎吧!」周嘯戰淡淡地說道。

這一下,雲通炎的臉色起了變化,他們這次進入天雲帝國,可是秘密的潛入行動,在明面上行動的人,別人知道是很正常的,但是像雲通炎這樣的負責人一般都是隱藏在幕後,不到萬不得是不會出手。

而這次是雲通炎第一次現身,但是卻被人一口說出了他的身份,這不得不讓他吃驚,他甚至開始懷疑內部是不是出現了內奸?

而這時雲滄海已經來到雲通炎的身邊,對雲通炎低語了幾句,而雲通炎的臉色也變的凝重起來。

「周家家主周嘯戰!」雲通炎抬頭看向周嘯戰,沉聲道。

知道是周家的人後,對於周嘯戰能猜出他身份,雲通炎就不感到吃驚了。因為帝國敵對的原因,周雲兩家一直也是處於敵對狀態,都在密切注視著對方,當然這並不是周嘯戰能一口說出他身份的原因,這最多只能猜出他是雲家的人。

周嘯戰能準確說出他身份的原因是他的屬性,他是一名火系武者,而雲家多是水系武者,所以雲通炎在雲家可以算是少數存在。當然在雲家是火系的不只他一人,但是能達到武帝的火系武者卻只有三人,再結合實力年齡,周嘯戰要猜出他的身份並不難。

「看來你是知道本家主了,不錯,那你也應該想到本家主為什麼會在這裡了吧!」周嘯戰微笑道。

「老夫知道你們周家會插上一腳,但是老夫沒有想到你們周家會來的這麼快!」雲通炎點了點頭,隨即看向下邊的兩衛道:「這些應該就是周家的風雷衛和雷衛吧!不錯!很不錯的一支隊伍!」

「沒錯!這些人正是我周家的風雷衛和雷衛,他們能得到雲家雲通炎長老的褒獎,這是他們的榮幸!」周嘯戰笑道。

「不該啊!你不該出現在這裡!恐怕你也是在老夫出現之後,才知道老大的身份吧!你現在也應該知道,就你們這些人,在老夫面前根本就不夠看。說實話,老夫真不想和周家結下死仇,但是現在看來,老夫只是一廂情願啊!」雲通炎談了一口氣,道。 ?第二十五章鐵雄的自信第三更)

在這句話中,雲通炎對周嘯戰的殺意顯露無疑。

不過雲通炎確實有這樣的實力,他可是五劫武帝巔峰,就算是周家這邊的的五名武帝綁在一起,恐怕也不是他的對手。

但是聽了雲通炎的話,周嘯戰微笑的臉居然變都沒有變一下,這讓雲通炎察覺出了事情沒有他想的那麼簡單。

「哈哈!雲長老能關心本家主的生命安全,本家主就在這裡表示感謝了!至於你的擔心,我想恐怕多餘了,和雲長老比起來,本家主可還年輕的很,可不想這麼早死!」周嘯戰笑道。

言罷,周嘯戰轉頭對遠處朗聲道:「鐵叔,出來吧!你家雲長老都快等不及了!別人來天雲帝國一趟也不容易,遠來是客嘛!你出來招呼一下吧!」

周嘯戰的話剛說完,遠處的一個小山坡上閃出一道人影,人影幾個閃爍就出現在周嘯戰身旁。

暖婚100分:總裁,輕點寵 「家主請放心,我鐵雄一定會讓雲通炎長老有賓至如歸的感覺,讓他就算是死都不想離開!」鐵雄微笑道。

「鐵叔,他什麼什麼實力?有沒有把握?」周嘯戰低聲問道。

周嘯戰能夠通過雲通炎散發出來的氣勢感覺出他的大概實力,他知道雲通炎的實力應該不如鐵雄,但是他還是不放心,所以他必須要核實一下。

「家主放心,雲通炎是五劫武帝巔峰,我還能應付!」鐵雄自信的說道。

周嘯戰暗自鬆了口氣,點了點頭。

鐵雄的出現,讓原本信心滿滿的雲通炎心不由一沉,他能感覺的到鐵雄的實力在他之上,雖然這個差距不大,但是這也讓他生出了一種不好的預感。

雲通炎的變化,雲滄海和賀松也明顯感覺到了,原本露出了笑容的臉開始變得凝重起來。

「你是鐵雄?」雲滄海陰沉著臉,問道。

「哈哈!沒錯,老夫就是你口中所說的那個不值一提的『雄鷹修羅』中的鐵雄!」鐵雄笑道。

鐵雄沒有理會臉色變的難看的雲滄海,而是轉頭看向雲通炎,冷笑道:「雲通炎,你已經是兩百多歲的人了,也活不了多久了,不好好窩在家族裡好好享受最後的時光,居然跑到天雲帝國來折騰。看來你真是老壽星上吊–嫌命太長啊!」

這時從虎豹谷方向傳來了催著聲和嘈雜的腳步聲!

「快!快!…….」

「踏….踏………」

…………………

「哈哈!看來的他們的援軍到了!」周嘯戰向虎豹谷方向看了一眼,笑道:「鐵叔王叔姚叔動手吧!速戰速決!鐵叔和王叔還是就招呼你們自己的對手,姚叔配合我們三人先將最弱的這個解決掉!」

「是!」

不待對方反應,周家一方六位武帝就撲了過去。

「雲通炎,你既然耐不住寂寞,那你就永遠留在天雲帝國吧!」鐵雄喝聲道。

「哼!想要留下老夫,那就要看看你有沒有這個本事了!」雲通炎冷哼道。

「老夫有沒有這個本事,你很快就知道了!」鐵雄沉聲道。

言罷,兩人就戰到了一起。

「雲滄海,我們還是接著練吧!我王鷹好久沒有痛痛快快的打過一場了,希望你不要讓我失望啊!」王鷹說完就沖向了雲滄海。

而剩下的賀松就悲劇了,先前的三位武帝就讓他頭疼了,已經難以招架了。現在有多處了一名武帝,而且還是一名四劫武帝,不說和周嘯戰三人聯手,就算是姚厲一人,他都是必敗無疑。

看著沖向自己的四人,賀松眼神中不單單是忌憚,更多的是恐懼,深深的恐懼。

「雲通炎長老救我!」萬般無奈,賀松只能將目光投向實力最強的雲通炎,就目前情況看,能救他的也只能是這位雲家的長老了。

但是賀松他不知道,現在雲通炎也是自身難保,根本就顧不上他了。

雲通炎這樣的反應,讓原本恐懼的賀松變的絕望了,他好像看到了自己被擊殺的情形。

但是現在已容不得他賀松多想了,因為周嘯戰四人已經攻過來了,不管結果如何,他都必須為自己的性命博上一搏。

……………………………………..

不多時,章武率領的虎豹門弟子趕到了戰場,他們雖然沒有看到他們的門主,但是他們卻看到了滿地的屍體—-虎豹門弟子的屍體!

所以他們沒有多想,直接和兩衛的人幹上了,而兩衛的人馬也不含糊,原本還沒有消散的殺氣再次凝聚起來,和虎豹門的弟子戰成一團。

這一次出來的人確實比羅黑虎率領出來的人多出兩三倍,但是質量上可就相差少,上一批就單單武皇就有十名,而武王更是有近百名,但是這一批武皇就只有一人,武王也只有二三十人。

所以雙方大戰在一起,並沒有出現群狼斗虎的場面,而更像是狼入羊群,虎豹門的弟子傷亡不斷攀升。

………………………………

「歸元一擊!」

「風捲殘雲!」

…………………..

………………………

「噗!」

「啊!」

「轟!」

悲劇的賀松在四人的圍攻下沒有走過三招,就發出了一聲慘叫,從空中落下,砸在地上,腦袋一歪,沒有了生機。

殺掉賀松后,周嘯戰對姚厲道:「姚叔,你去幫助王叔,儘快將雲滄海解決掉,時間不能拖,以防夜長夢多!」

「是!家主!只是這樣王兄弟會不會不高興?」姚厲躬聲道。

「你放心,鐵叔和王叔都是軍人出身,雖然武者的榮譽對他們也很重要,但是他們是不會標榜什麼一對一單挑,因為他們都清楚,時間拖的越長,就預示這死的兄弟也越多。所以他們是不會拿自己兄弟的性命去換並不很重要的面子。」周嘯戰笑道。

寵妻有毒 「那便好!我馬上就去幫助王兄!」姚厲笑了笑道。

言罷,姚厲就轉身一個閃爍,加入了王鷹和雲滄海的戰團。

「王兄,家主希望儘快結束戰鬥,姚某特來助你一臂之力!」姚厲朗聲道。

「那好!我們便聯手殺了雲滄海!」正如周嘯戰所說,王鷹並沒有絲毫的不高興,而是很痛快的說道。

姚厲說的輕鬆,王鷹回到的也很輕鬆,但是雲滄海的臉卻變的鐵青了,同時心中也出現了絕望。

王鷹已經難以對付了,現在又多了一個四劫武帝初期強者—姚厲。

姚厲的修為雖然與王鷹和雲滄海比起來還有一些差距,如果是換一個時間,或者境況,雲滄海連眉頭都不會皺一下。但是現在就算是加入的不是有著四劫武帝實力的姚厲,而是一名一劫武帝強者,都會讓雲滄海感到危險。

那將可能是壓倒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

空中的戰鬥已經與不需要周嘯戰幾人幫忙,有了姚厲的加入,相信雲滄海很快就會步賀松的後塵。

至於雲通炎,可能要麻煩一點,畢竟是活了兩百多年的老怪物了,雖然實力比鐵雄差點,但是鐵雄要想在短時間將其擊殺也不是那麼容易的。

而在賀松被擊殺不久,下邊的戰鬥也結束了。

下邊的戰鬥能如此快結束,並不是因為虎豹門的弟子已經被全部擊殺,而是投降了。

在他們來的時候,兩衛的武皇都從空中降了下來,站在上坡上觀看空中的戰鬥,所以匆匆趕來的章武一時情急,才在沒有看清對方實力的情況下,率人攻擊兩衛。

但是戰鬥一開始,章武就後悔了,兩邊一交手,周家的那些武皇就扇動著鬥氣羽翼出現在空中。看到虎視眈眈的二十名武皇,章武一下就傻眼了,大腦突然一片空白。

兩衛的武皇並沒有給他一問究竟的機會,其中兩名武皇後期強者同時出手,一招就將這位虎豹門內僅剩的一名武皇強者給滅掉了。

看到了這樣的情景,下邊的那些虎豹門弟子,心中出現了恐懼,已經無心繼續戰鬥。

虎豹門的人雖多,但是在這二十名武皇眼中,顯然不夠看,並且下邊的那些人實力也極其強悍。

就僅僅幾個照面,虎豹門弟子的死傷已經超過了兩百。

沒有高端實力的幫襯,虎豹門的那些人根本就只有被屠殺的份,但是他們又不敢停下來,他們擔心就算他們擺手,對面的這些人也不會放過他們!

所以他們只能硬著頭皮戰鬥!

但是如此,原本實力就處於劣勢的虎豹門弟子在士氣渙散了之後,戰鬥力就更不堪一擊了。

這時一名風雷衛一把從地上抓起了羅黑虎的屍體,將其拖在空中,大喝道:「羅黑虎已死!而馮豹也死在歸元山!爾等不要再做無謂的抵抗,放下武器,放棄抵抗,可以免去爾等一死。否則,殺無赦!」

狂少皎皎 殺無赦!

殺無赦!

…………….

這三個字在山巒之中不斷回蕩,給原本毫無鬥志的虎豹門弟子在心理壓上了最後一根稻草!

………………………………..

明天三更繼續!!! ?第二十六章憤怒第一更)

「歸火一擊!」

「鷹擊長空!」

「雲浪滔天!」

雲滄海不費力的接下了姚厲的攻擊,並且還將姚厲逼退了十多丈遠,但是王鷹的攻擊他卻未能接下。

高手對決,一招為能接下,等待他的可能就是會死亡。

王鷹的實力本來就不比雲滄海差,現在雲滄海接下姚厲一擊之後,已經力有不逮,想要再這裡時刻在接下王鷹的攻擊,這已經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王鷹是金系武帝,而雲滄海卻是水系武帝,在攻擊上雲滄海本就不如王鷹,再加上這次又有姚厲在旁協助,雲滄海的處境就更加艱難了。

其實雲滄海的命運在姚厲加入的時候就已經定了!

雲滄海根本無力同時接下兩人的攻擊,在攻擊的時候王鷹有意的慢了半拍,在王鷹的攻擊臨近時,雲滄海的攻擊已經被姚厲的攻擊消耗殆盡。

此時的雲滄海整個人就暴露在王鷹眼前,而且還是在沒有任何防護的情況下,這樣的對於王鷹是一個難得的機會,而對於雲滄海來講,卻是一場毀滅之災。

「噗!」

王鷹手中的利劍急速的刺入了雲滄海的胸膛,劍尖瞬間從雲滄海的後背冒出,一劍刺穿雲滄海胸膛后,王鷹並沒有停留,迅速拔出利劍後退了一丈多遠。

「你以後不要再看的起『雄鷹修羅』了,因為現在是你不配了!」王鷹沉聲道。

雲滄海點頭看了一下自己的胸口,然後看了王鷹一眼,最後艱難的轉頭看向正在與鐵雄激戰的雲通炎,眼神中除了絕望還有淡淡的擔憂。

「轟!」

看了雲通炎一眼后,雲滄海就步了何松和羅黑虎的後塵,從空中掉了下來,重重的砸在地面。

「滄海!」雲通炎怒吼道。

雲滄海的死亡,雲通炎顯然也發現了,此時雲通炎的雙眸變的通紅,顯然雲滄海的死已經讓他暴怒了。

雲滄海的死能讓雲通炎憤怒至此,並不僅僅是因為他們都是雲家的人,更重要的是雲滄海還是他的孫子,而且雲通炎一直很重視培養雲滄海。

這次到天雲帝國執行任務本來沒有安排雲滄海,但是雲通炎想磨練一下雲滄海,並且也希望他能在這次的任務中立的大功,所以才將他帶在自己身邊。

但是雲通炎怎麼也想不到,任務還沒有完成,自己的重視的孫子就先死在了這裡,這讓雲通炎怎能不怒!

雲通炎現在已經有兩百六十多歲了,武帝的壽元是三百年,也就是說他只有三十多年的壽命了。

對於一般人,這三十多年時間不算短,但是對於雲通炎而言,只是多殘喘三十多年罷了。

他自己的情況自己知道,他的天賦不高,不要說在這三十多年內突破到武尊,就是想再進一步達到六劫武帝恐怕都是千難萬難的事情,並且就算他達到了六劫武帝,他的壽元還是不會增多。

正是因為清楚自己的情況,所以雲通炎才將自己的希望都放在了雲滄海身上,一直以來都在全心全力培養雲滄海。他知道只有在有生之年讓雲滄海達到甚至超越他,他那一脈才不會被家族冷落。

雲通炎的子孫不少,但是成就武帝的也就三人而已,處了他和雲滄海之外就是他的大兒子,但是他的大兒子現在還在二劫武帝打轉。

雲通炎知道他這個大兒子這一輩子的成就恐怕也就只能這樣了,所以雲滄海就成了他全部的希望!

但是現在雲滄海死了,他的希望破滅了,這有就預示著他那一脈在家族的地位將一落千丈。

就算他那一脈還有一名二劫武帝,也不會有什麼改變,他那一脈註定要落寞了!

他的希望斷了!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