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你這個龍族的弟弟,龍族血脈如此濃郁,很有可能便是妖域之中的龍族之人,所以我很奇怪,他是怎麼跟你走到一起的!」陸寒天臉上帶著一絲疑惑開口解釋起啦。

而洛天的眉頭卻是深深的皺了起來,聽到陸寒天的敘述,洛天的心中同樣也是升起了深深的疑問,陸寒天所介紹的這八大聖族,分明就是一大安森林的一個擴大版,因為大安森林中,也是同樣以這些種族稱尊,唯一不同的便是大安森林中沒有鳳族的存在。

「看來問題很有可能出現在鳳族的身上啊!」洛天習慣性的輕輕的摸了摸下吧,

龍傑則是雙眼之中帶著迷茫,不過眼中卻是帶著期待之意,龍傑有著一種感覺,這趟妖域之行,應該會解決掉這些天來,自己的所有疑惑。

「好了,不必多想,兩位前輩,那咱們該如何進入這妖域?」洛天拍了拍龍傑的肩膀沖著杜洪濤和陸寒天開口。

無限之盤古的逆襲 聽到洛天的話,陸寒天和杜洪濤四人倆上露出感嘆之色,陸寒天輕聲開口:「這還要感謝古天輸前輩!」

「當年古天輸前輩,作為火域第一個進入到聖人巔峰的驚世大能,意氣風發,一個火域自然是不能令古前輩滿足,作為鄰居的妖域,自然是古前輩的首選,以無上的手段,打碎了這片結界的一塊,開通了妖域和火域,著實讓妖域聖城的聖人們震撼了一把,為了表示對強者的尊敬,妖族聖城決定,不修復這個入口,允許火域超凡境以上的人,進入妖域!」陸寒天的話,讓洛天心中再次升起了震撼,古天輸著實是太過驚艷了。

在陸寒天的指引之下,很快就找到了當年古天輸打開的入口,一個能夠容納近千人的入口出現在了幾人的視線當中,與金色的結界形成強烈的反差,入口周圍還存留著絲絲的裂痕,可以感受到當年古天輸的攻擊力有多麼的強大。

「走吧,進入妖域,咱們就要低調一些,若是碰到其他幾域的強者,盡量不要得罪。」陸寒天再次囑咐了一翻,便是率先沖了進去。

杜洪濤等人緊隨其後,洛天和龍傑臉上露出期待之意,也是跟在了幾人的身後,走進了九域之中排名第三的妖域。

「嗡……」陣陣的波動傳出,洛天只感覺眼前一陣恍惚,隨後一股清新的感覺衝進了洛天的心神,讓洛天心神舒爽無比。

不過之後一股強烈的凶勵的氣息,便是瞬間將洛天幾人鎖定起來,四道寒光,讓洛天等人的雙眼微微一凝。

「你們是火域來的,還真是稀客,火域可是很久都沒人來到我們妖域了!」一聲悶雷一般的聲音在幾人的耳中響起。

視線中,兩名上身赤裸的大漢,站在洛天等人的身前,兩人長相一模一樣,肌肉鼓鼓著,一人手持一跟龐大的狼牙棒,不斷的打量著洛天幾人。

「三名聖人啊!」一名大漢看到洛天三人的實力是聖人境初期,沒有絲毫的忌憚。

「超凡境?」洛天眉頭微皺,沒想到兩個看守入口的都是超凡境的強者。

不過隨後,洛天便是看到了兩人身後不遠處的森森白骨,一個個骷髏頭堆放在那裡,彷彿一座山一般。

「呵呵,這些都是你們火域,還有四聖星域一些不懂事的人,想要混入我們妖域,也不掂量掂量幾自己有幾斤幾兩,區區一些小小的至尊境,也配來我們妖域!」兩名大喊同時開口,聲音重疊在一起,彷彿是一個人發出的一般。

雖然知道,妖域歧視火域的人,洛天卻沒想到已經到了這種地步,僅僅是想進入妖域,便是被人擊殺,洛天心中略微有些不爽。

「好了,你們的實力還可以,你們可進入我們妖域,不過不允許傷害我們的同伴,還有不許對聖城不敬,否則你們就等著我妖族大能的追殺吧,我想勸勸你們,不要打遠古天宮的主意,不要丟了自的小命!」兩名大漢又是同時開口,提醒了一下洛天幾人。

「好,謝謝了!」陸寒天開口,雖然心中有些不爽,雖然眼前這兩人就是自己隨手拍死的存在,但是,陸寒天卻不能,他知道,一但殺了這兩個大漢,那就跟捅了馬蜂窩沒什麼區別了。

兩名大漢點了點頭,表示允許洛天等人進入,但是洛天卻是感覺到身後傳來一陣波動,不由的讓洛天臉色微微驚訝起來。

要知道,整個火域,也只有洛天他們這些人得知了遠古天宮的消息,可是身後明顯是有著人又來到了妖域,這就不得不讓洛天慎重起來。

一道道身影出現在了兩名大漢的視線中,隨後兩人的眼中露出一絲嗜血的光芒:「哈哈,九源天至尊,終於又能殺人了!」

而洛天看到來人,臉上則是露出了又驚有喜的表情,瞬間衝到了幾人的身前。

「洛天!哈哈,我們可想死你了!我跟你說啊……」幾人被洛天這一衝,著實嚇了一跳,隨後看見來人是洛天的時候,都是驚喜的開口 第九百二十二章腦袋疼

妖域入口,洛天臉上是又驚又喜,眼中帶著一絲笑意看著眼前幾個熟悉的身影。

「洛天,我們可想死你了,你想我們不,哈哈,真沒想到啊!」人還沒到,洪亮的聲音便是響了起來,一個健碩的身影出現在了洛天的身前。

「哈哈,真是巧啊,這次說什麼,我們也要暢談個三天三夜啊!」一個玩味的聲音同樣響起,讓洛天腦袋嗡一聲就大了起來。

「就是,就是,沒有你,我們還真是無聊的很啊!」人影重重,幾個人瞬間將洛天包圍起來,七嘴八舌一個個臉上帶著喜色。

不過洛天的臉色卻是難看起來,看著瞬間來到自己身前的幾個人,無奈的拍了拍腦袋。

「停……停……停……」洛天連連說了幾聲停,這幾人這才停下了話音,目光看向洛天。

「你們怎麼跑到妖域來了!」洛天臉上帶著無奈看向身前的幾人,這些人不是別人,正是古雷,鄭欣,徐離子益,還有天羅,還有陳戰鏢五人以及修羅等一個個跟洛天關係不錯的四聖星域的天驕,還有星河四盜的老大南宮御清和老二李天之,以及萬凌空。

洛天怎麼也沒想到竟然在這妖域的入口能夠碰見這些熟人,實在是讓洛天驚喜至極。

「哈哈,咱們先找個地方細聊一下,這裡不是說話的地方!」古雷臉上帶著一絲笑意,拍了拍洛天的肩膀。

一行人七嘴八舌,雖然說不是說話的地方,但是還是不斷開口,又是讓洛天一頓頭大。

「好了,好了,走吧!」洛天無奈再次開口,知道若是讓這幾個話嘮說起來,那是根本停不下來。

洛天說完,便是帶著鄭欣古雷等人朝著杜洪濤幾人走去,打算進入妖域再說。

但是洛天剛剛走路,一道粗獷的聲音便是想了起來,兩道凶勵的氣息傳遞在人們的心神之中:「九源天至尊,也配進妖域?去死吧!」兩名看守妖域入口的凶獸大漢瞬間出現在眾人的身前,兩把狼牙棒,朝陳戰鏢還有萬凌空砸去。

兩名看守都是超凡境的修為,速度快到了極致,力量也是龐大無比,兩把粗大的狼牙棒瞬息而至,到了陳戰鏢和萬凌空的頭頂,讓兩人心神一凝。

兩名看守雖然是超凡境,但是在洛天的面前想要動陳戰鏢還有萬凌空,談何容易。

洛天臉色一變,眼神瞬間伶俐起來,如同兩道驚雷一般,竄進了兩名看守的腦海之中,讓兩人猛然停下了身軀。

「你敢管我們妖域的事!」兩人同時開口,聲音之中震怒,絲毫沒將洛天聖人初期的修為看在眼裡,大聲質問起來。

兩人雖然被洛天的氣勢止住了身軀,但是陳戰鏢卻是不管不顧啊,幾年下來,陳戰鏢的肉身更加健碩,龐大的肉身,完全跟那兩個化成人形的凶獸差不上多少,活生生的一個人形凶獸。

陳戰鏢的腦筋有點耿直,這些年來,也不知道從哪裡弄了本功法,也是能修鍊了,但是實力卻是只修到了九源天至尊,速度雖然很快,但是畢竟修鍊時間短,到現在也是九源天至尊。

看到有人要攻擊自己,陳戰鏢混厚的聲音如同悶雷一般,瓮聲瓮氣的開口:「你要打我,我撕了你!」

話音落下,陳戰鏢的大腳一晃,如同一座黑塔一般出現在了一名看守的身前,大手伸出,一巴掌抓在了那名看守的胳膊上。

「哎……」陳戰鏢打喝一聲,粗壯的手臂青筋暴起,比起洛天的大腿都要粗上三分,猛然一用力,傳出陣陣脆裂的聲音。

「這……」洛天的雙眼之中爆發出陣陣的精光,眼中露出不可思議的神色,看向陳戰鏢,洛天本就知道陳戰鏢的肉身強大,眼下看來,陳戰鏢現在的肉身,甚至讓自己都有些汗顏。

「咣當……」狼牙棒掉落在地面之上,發出沉重的響聲,那名超凡境的看守,臉上冷汗直流,也是同樣震撼的看著陳戰鏢。

他是超凡境的強者,甚至是超凡境的凶獸,肉身本就強大,更是擅長力量的犀牛族的強者。

洛天失神間,身上的氣勢也是瞬間鬆懈,讓那名超凡境的看守恢復到了自由之身。

「小子,你找死!」被陳戰鏢攥住的那名看守,感覺到自己身上那如同山嶽一般的氣勢消失一空,整個人身上渾身上下一松,臉上露出猙獰之色,另外一隻手,大手一張,朝著陳戰鏢的大腦袋轟了過去。

「嘿嘿,好,好,好,看來又能過癮了,好久都沒過癮了,真好啊!」陳戰鏢不慌不忙,臉上帶憨厚的笑意,另外一隻手也是同樣掄了起來。

「轟隆隆……」響亮的轟鳴之聲,在虛空炸裂開來,兩隻黑色的拳頭碰撞在一起。

陳戰鏢後退了兩步,臉上帶著興奮的神色,看向那名看守,朗聲大笑:「好啊,有力氣啊!」

那名看守後退了十幾步,地面一個個寬大的腳印,腳印旁邊有著絲絲的裂痕,目光更是變的不可思議起來。

「這是人類的肉身么,怎麼比我還要強!」那名看守心中暗驚,整個手臂都是失去了知覺。

「你們敢在妖域鬧事!」那個和他們同一個模樣的那名看守,眼中也是震撼無比,大聲呵斥起來。

「洛天這朋友這肉身到底是怎麼長的!竟然以九源天至尊硬捍超凡境的肉身!實在是天賦異稟啊!」杜洪濤和陸寒天臉上也是帶著讚歎,看向肌肉緊繃起來的陳戰鏢。

「你別關心你這個同伴了,還是關心關心你自己吧!」萬凌空臉上帶著一絲笑意,輕飄飄的從手中飛出十幾枚陣旗,化成一道道金光圍在了另外一名看守的周圍。

「陣法!」那名看守臉上露出一絲異色,目光中帶著不屑,看向萬凌空。

妖域之中,崇尚的是武力,對於陣法來說也是有些不屑,也是由於肉身強大大和腦筋的原因,凶獸也對於陣法一竅不通。

「你也給我在這吧!」萬凌空絲毫沒有在意那名看守眼中的不屑,手中微動,九道本源之力瞬間從萬凌空的手中竄出,一串串的本源符文,瞬間衝進一枚枚陣旗之中。

「吼……」金色的長龍瞬間嘶吼而起,剎那間,從陣旗之中飛出,化成一道金色的大網瞬間將那名看守包裹起來。

「呵呵,九源天至尊布置的陣法,能強到哪裡去!」那名看守冷聲開口,沒有絲毫在意已經覆蓋在身上的陣法,狠狠的用力一崩,想要掙脫陣法。

「嗯?」但是下一刻,那名看守臉上便是帶著一絲不可思議,眼中露出震撼,無論自己怎麼動彈,那看起來彷彿隨時能夠隨手崩碎的金色的陣法大網,怎麼都無法崩碎。

「該死,這是什麼陣法!」那名看守內心震驚,感覺到那陣法,鑲嵌在自己的肉身之中,甚至連靈魂都能剿滅,心中驚駭。

「哈哈……暢快!」陳戰鏢洪亮的聲音在天空之上響起,如同一聲聲雷鳴,聲音顯得興奮無比。

人們的視線被被天空之上的兩人吸引,眼中露出一絲感嘆,太震撼了,肉身和肉身的碰撞那是最讓人能夠熱血沸騰的了。

即使是洛天,杜洪濤還有陸寒天三名聖人初期的強者,眼中也是露出陣陣的感嘆之色,天空中的兩人那肉身和肉身的碰撞,暴力到了極致。

陳戰鏢雖然修為有些低,但是那肉身,甚至將那名超凡境的妖獸壓制,每一次砰撞,都有鮮血從那名看守的犀牛一族的口中噴出,從天空之上掉落,撒在地面之上。

陳戰鏢也是累的不清,臉色也是有些蒼白,嘴角不斷的有鮮血滴落下來,但是眼中卻是越來越是興奮,彷彿一頭瘋狂的公牛一般,越戰越勇。

「哞……」終於那名看守承受不住,顯現出了本體,也是其最強的狀態,龐大的犀牛身體,瞬間將整個天空沾滿,朝著陳戰鏢沖了過去。

強大的威壓,凶勵的氣息,不但沒有讓陳戰鏢有絲毫的害怕,反而讓陳戰鏢更加興奮起來:「唉?有吃的了!哈哈,沒想到你竟然還是凶獸,看來又能吃頓飽飯了!哥哥,晚上能吃牛肉了吧?」

陳戰鏢口水橫流目光看向那旁大犀牛,沖著徐離子益開口,目光中帶著祈求之色。

「好好好!」徐離子益太了解陳戰鏢的胃口了,臉上帶著苦澀,沖著陳戰鏢無奈的點了點頭。

「兄弟,我真想你啊,這些年我是一分錢都沒攢下啊!」徐離子益可憐巴巴的看著洛天,想到洛天這些年一定攢了不少錢,也是口水橫流。

「滾……」洛天一腳將徐離子益踢飛了出去,臉上帶著笑意,他當初和陳戰鏢也是經歷過不少,自然知道陳戰鏢那強大的肉身,是靠著吃東西,吃出來的。

「看來大家都有成長啊!」洛天臉上帶著感嘆之意,目光看向站在那裡臉色淡然的古雷幾人,替這些人感到高興,替四聖星域的未來高興。

「差不多了,畢竟初來妖域,還是低調一點比較好!」洛天看著天空上的和犀牛看守不斷碰撞在一起,不落下風的陳戰鏢,輕聲開口:「好了,戰鏢住手吧!」 第九百二十三章妖域中人

洛天的話音落下,天空之上便是響起了炸雷一般的聲音,陳戰鏢雙臂晃動,兩拳轟出,將那比起自己龐大了十幾倍的犀牛轟退,臉上帶著有些不願意的飛回到了人群之中。

「大哥,為什麼要停手,我這才剛剛過癮啊!」陳戰鏢開口,臉上帶著不解看向洛天。

「好了,好了,聽話!」洛天笑了笑,安慰了一下陳戰鏢,看了看天空上那凄慘無比身形龐大的犀牛。

太慘了,一開始犀牛恢複本體的時候,通體青光瀰漫,犀牛角寒光乍現,讓人不寒而立,威武無比。

此時的犀牛卻是凄慘無比,整個龐大的身軀,大部分被鮮血染紅了,那犀利無比的牛腳,全部都是裂痕,彷彿只要輕輕觸碰一下,隨時都能崩碎一般,讓人心顫無比。

「嘭……」龐大的身軀,落在了地面之上,晃動了兩下,實在是有些堅持不住,大口之中,不斷的冒著白煙。

波動傳出,犀牛恢復到了本體,本來有些發黑的臉,蒼白的如同一張白紙一般,不斷的喘氣。

另外一邊,那名被萬凌空陣法困住的看守也是凄慘無比,不斷的哀嚎著,目光渙散,連本體都沒有施展出來,癱軟在地上,虛弱到了極致。

洛天伸手一揮,金色的聖力,從洛天的手指之中飛出,化成金色的刀芒,砍在了那名看守的身上。

「嘭……」陣陣的波動從那名看守的身上傳出,化成一道道金色的符文從那名看守的身上傳出。

與此同時,那名看守也是渾身是血,臉色蒼白無比,目光中帶著一絲驚顫,看向萬凌空。

「兩位,我這兩個朋友的實力,你們也看見了,絲毫不比超凡境差,不知道能否進入妖域?」洛天聲音平淡,臉上帶著笑意看向兩名長的一模一樣的看守開口。

龍隱者 「不來了,不來了,我們妖域崇尚強者為尊,你這兩個朋友讓我們心服口服,我們兩個在這裡看守十年,十年之後,歡迎你們來我犀牛一族來坐客!」兩名看守,臉上帶著敬佩之色,目光看向陳戰鏢還有萬凌空這一群人,微微一抱拳。

「嘖嘖!不錯,妖域這幫人真是有些可愛啊,比起一般的宗門弟子來強上太多了!」古雷臉上帶著感嘆之色,看向兩名臉色蒼白的看守。

其他人心中也是暗自佩服,這兩名看守,若是換成一般的宗門弟子,早就出口威脅,然後記恨在心裡,準備報復了,沒想到這兩人不但沒有記恨,反而還很敬佩他們這一群人,實在是有些可愛。

「好,二位有時間也可以去火域來我們通天門做客,我叫洛天,有什麼麻煩儘管來火域找我們!」洛天臉上帶著笑意對著兩名看守抱了抱拳,伸手送出兩沒聖品初級丹藥。

「丹藥!」兩名看守看著兩名金光閃閃的丹藥,臉上帶著一絲詫異,隨後雙眼瞬間紅了起來,兩雙牛眼睛瞪的老大,看著手中的聖品初級丹藥,呼吸粗重起來,目光看向洛天。

妖域之中雖然對於陣法師和符篆師不屑一顧,但是對於煉丹師卻是尊敬無比,那是真的能提升本身實力的東西,妖獸也是由於身體和心智上的原因,煉丹師極少。

「恩,對的確是聖品初級丹藥,沒什麼大不了的,二位儘管吃下便是,這三枚聖品初級丹藥,二位先收起來,我很喜歡二位的性格,就當交個朋友吧!」洛天臉上帶著笑意,對著兩人開口。

聽到洛天的話,兩名看守也是憨厚無比,洛天可是聖人初期的強者,他們整個犀牛一族,聖人初期的凶獸也是有兩名而已,所以兩人之前雖然對洛天不敬,那是出於整個妖族,有著妖族聖城做後盾。

「大哥,你跟他們交什麼朋友,那可都是吃的啊,我都餓了!」陳戰鏢臉上帶著一絲不甘目光看向兩名看守,讓兩名看守輕輕的顫抖了一下,看向陳戰鏢的目光有些驚恐,陳戰鏢那目光實在是太嚇人了。

「戰鏢,等下一定讓你吃飽就是了!」洛天有些頭疼的拍了拍腦袋,示意徐離子益安慰一下陳戰鏢。

「兩位,能跟我們講講遠古天宮的情況么,兩位應該已經看出來了,我們就是奔著遠古天宮來的!」洛天沖著兩人開口。

聽到洛天的話,兩名看守臉色一變,看向洛天,聲音之中帶著謹慎:「洛兄弟,我們兄弟二人你應該也看出來了,是犀牛一族的,我叫犀震,這是我弟弟叫犀壯!」

洛天看了看兩名長的一模一樣的兩人,心中暗自苦笑,下次即使看見這兄弟二人,洛天也根本認不出來。

「洛天兄弟,我跟你說實話吧,這遠古天宮,你不能去啊,這遠古天宮危機重重,九域所有人的勢力全部都聚集在我們妖域,湧進聖城之中。全部都是聖人初期和超凡境的強者,多少人都數不過來啊,再加上我們妖域之中的勢力,你們就這些人,根本就應付不過來!」犀壯臉上帶著一絲關心之色,沖著洛天開口,不想洛天白白的送了性命。

「還有,兄弟不是我說你,那遠古天宮那麼飄渺的東西,你也信啊,歷代無數的聖人初期,有多少人死在裡面,九死無生啊,所以兄弟你還是不去的好!」犀壯開口,聲音之中帶著真誠。

「對啊,洛天兄弟,你們火域的人一向被其他幾域瞧不起,我勸你,你還是不去的好!以你的性格難免有衝突,倒時候恐怕……」犀震臉上帶著關切,開口補充起來。

「呵呵,他們不好惹,我洛天也不是什麼省油的燈!想要踩我洛天,那就有被我撕下一塊肉的準備!」洛天臉上帶著戰意,目光中帶著無盡的自信。

「好樣的!」犀震和犀壯臉上帶著讚賞,朗聲開口,聲音洪亮,目光帶著敬佩。

「兄弟,我們犀牛一族雖然算不上八大聖族,但是在妖域之中的勢力也不算小,地位僅僅處於八大聖族之下,這是我二人的信物,在天宮之中,若是有什麼麻煩,可以到我犀牛一族去尋求幫助。

犀震和犀壯兩人臉上帶著真誠,將隨身信物遞到了洛天的手中。

「好,兩位兄弟,你們兄弟二人若是有什麼麻煩儘管開口,洛天一定鼎力相助!」洛天也是敞快之人,將自己的信物遞給犀壯兩人,便帶著人們起身告辭。

人多了,洛天將古戰船祭了出來,讓人們全部進入到了戰船之中,控制著戰船,朝著妖域的深處飛去。

一行人坐在了戰船之上,洛天取出了許多的吃的還有酒水,便是開始聊了起來,洛天也是為杜洪濤還有陸寒天兩人介紹了一下南宮御請還有古雷幾人。

有著古雷,鄭欣還有徐離子益,天羅等一干話嘮在,不用洛天開口,幾人便是打開了話匣子,講述了幾人為什麼出現在這裡。

原來這些人都是進入到了超凡境,即使陳戰鏢和萬凌空沒有進入超凡境,也是無懼超凡境,甚至一般的超凡境,也不是兩人的對手。

幾人都是閑不住的人,怎麼可能在四聖星域老老實實的呆下去,相互攛掇了一下之後,便是商量著走出四聖星域,來到了火域,想要追尋洛天,順帶著也尋找一下機遇,讓修為更進一步。

幾人來到火域便聽說了通天門洛天的大名,幾人憑著直覺感覺到這通天門的洛天,便是他們認識的洛天,而且還聽說了遠古天宮消息,就知道洛天一定會去,所以停下了去通天門的腳步,直接打探著去妖域的入口,這才來到了妖域。

「你們啊!」洛天無奈的搖了搖頭,看著這一個個熟悉的面容,心中露出暖意,知道是這些朋友擔心自己的安危,這才追隨著自己。

「嘿嘿,洛天,這次你可跑不了,這次我們可要暢談個三天三夜啊!」鄭欣幾個話嘮將洛天給圍了起來,又是七嘴八舌的繼續開口,讓洛天頭疼不以。

杜玉瑩在旁邊看著面露糗色的洛天,臉上露出一絲笑意,她還是第一次看見洛天吃癟,這種情況可不多見。

杜洪濤和陸寒天臉上也是露出一絲笑意,看著洛天,這時候的洛天才像一個年輕人的樣子。

兩人也是都感覺到洛天這些個朋友都不簡單,假以時日未來的成就絕對很高,一個火域也是容不下這幫人。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