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你要我幫什麼?」凌青鳶問道。

「跟我出去就是。」

……

香汗早將修鍊衫打濕,凌青鳶換了身便裝,出來時就讓龍辰看傻了一秒。青花藍水的裙衫,窈窕身材的曲線,微微紅潤的臉頰,還有些不好意思的用食指卷著秀髮,清純美麗十分可愛。

「去哪,傻子。」凌青鳶冷哼的說。

「地靈閣,弄卷武決。」

凌青鳶白了他一眼,這種事自己可以去的,聰明的她猜到龍辰不想暴露自己,想隱藏在暗處,「看在你說要教我兩招的份上,我就陪你去好了。」

「青鳶,你可是我未婚妻,這點面子都不給呀。」

「不給,誰同意你叫我青鳶的?」雙手往胸前叉,「叫我青鳶大小姐。」

「是是是,青鳶大小姐。」

青靈鎮非常熱鬧,能看到不少其他勢力和宗派的人,只有些出名的宗派龍辰認得,凌青鳶邊走就簡單的給他講述。地靈閣在青靈鎮西南角是座墨青色樓閣,門口有赤墜銀鏈,閣頂有鍍金飛雕,看上去十分高檔。

地下黑市、拍賣協會、地靈閣,以及驛站樓蘭,都是背後有著恐怖的勢力支撐,不管你是一等世家還是大宗流派,都不敢招惹這幾個地方。

地靈閣什麼都有,上到鱗毛鳳角的絕跡之物,下到一等的普通藥草這裡都有,而他們不收錢財只能用東西換取,用高於所想物品的東西來交換。

「為什麼要來這換武決?去黑市買我可以借你些紫金幣。」地靈閣的交易是虧本買賣,她也沒來交易過,依稀記得龍辰手中只有一枚,「六等邪靈核換武師武決太虧了吧?」

「那是血虧!我有其他東西能換。」龍辰記得在重生前,自己呆在青靈鎮時無意間聽到龍凱峰說到,地靈閣新運來幾卷稀有的武師武決,所以他想來看看。

「隨你便是。」

兩人走進地靈閣,左右都是玻璃展櫃與展架,三四五等的妖核,錯落擺放的武決捲軸,以及玉盒放置的靈藥,牆壁上有掛著上等精鋼甚至星隕石打造的刀劍槍戟。

好東西的確不少。

「這不是凌青鳶小姐嗎?什麼風把您吹來了。」

地靈閣管事是為看著幹練成熟的女子,放下手中的「武尊筆錄拓本」說著。能在地靈閣工作,都是有著不簡單的關係,而在右邊角落的長凳處坐著位背著半月長刀的男子,眼凝神,陽穴凸,脖正鎖骨依稀有齒痕,最明顯的右手大拇指根部「合谷」「陽溪」兩穴有些綠印。

乃是正宗的「老武宗」。

這是世人對一個修鍊者的初步評價,不是說年齡,而是此人到達該層次已經不少時日,其實力同層次之間絕對不能小看。

只對凌青鳶打了招呼,至於龍辰?對不起,地靈閣的人不認識他。

不過龍辰認識地靈閣的大老闆啊,不過是重生前。

「徐姐姐你太客氣了。」凌青鳶對著女子回禮,龍辰跟手禮。

「凌家想要來換東西?」女子問道。

凌青鳶搖頭,「不是,我是私人來換卷武決。」

「哦?你用?」

凌青鳶看向龍辰,有詢問的意思。

龍辰笑道,「是在下想換。」

女子眨巴眼睛,龍辰看著似乎有些眼熟,凌青鳶小姐陪同之人?她粗略猜測到可能是龍辰,不過沒怎麼見過,龍家來人也是龍凱峰。

「公子你想換什麼?」

「武師武決!徐姐姐我聽聞貴閣最近正好周轉有堆武決好貨,所以想來換取。」龍辰開門見山,地靈閣的消息本就有故意放出給一些當地的大家族或勢力,而且凌青鳶在此她知道也不奇怪。

「消息倒是很靈通,一堆稱不上,幾卷倒是有。」

因為周轉的貨物,都不會在這些小地方放很久,說著女子從柜子中取出一方梨木雕花方盒,裡面整整齊齊的放著四簡武決,包裹精細,慢慢的拿出來。

凌青鳶對武決沒有較大研究。

金絲簡卷赤紅硃砂刻著「黃極決」。

「黃極決是武師上乘武決,其中是至鋼至猛的武技——黃極掌,威力很大。」龍辰給凌青鳶說道。

第二卷墨色簡卷硃砂印刻「綠玉決」。

「綠玉決是罕見輔助類武決,能夠調理對方和自己的傷勢,加快靈氣的短時間凝聚,作為一位修鍊者的長期打算,特別是大家族此武決絕對是最搶手的存在。」

徐露對龍辰另眼相看,「這位公子倒是學識不錯,居然連綠玉決都這般知曉。」

「徐姐姐贊謬了。」

第三卷是翠綠色的簡卷硃砂所刻「月綠決」。

「好東西啊。」龍辰有些忍不住了,「徐姐姐,這月綠決什麼東西能換?這個夠嗎?」

龍辰直接從腰間的口袋拿出了四菱角的妖核。

「四等妖獸紫鱗地莽獸妖核?」徐露略驚,「如果是這妖核可換,紫鱗地莽獸的妖核是上乘好貨。」

「龍辰,這是什麼武決?」凌青鳶忙問。

龍辰手捏著妖核,十分猶豫,紫鱗地莽獸的妖核在黑市少說要賣三萬多紫金幣,而就算是上乘的武師武決也就一萬紫金幣價,這是比巨虧的買賣才對。

「月綠決是非常優質的防禦絕決,武技月之風衣能夠抵擋武王的遠程攻擊,而且月之風衣在展開情況下沒有受到攻擊,可以持續小半個時辰,在混沌區域,凡塵塔的範圍能夠避免邪獸發現。」

「這麼好?」這句話是徐露說的,「我就說這卷武決怎麼要求這麼高,原來有這效果,換這一卷嗎?」

「徐姐姐再看看最後一卷。」龍辰獨自在外,矢風斬更是遠程手段,對於他而言黃極決可能更加合適,不然殺招威力不夠。

第四卷蒼藍色簡卷硃砂刻著「滄海決」三個字。

凌青鳶看著龍辰,表示不懂,美麗的眼睛看著等「講解。」

「這個夠嗎?」龍辰如此誇讚月綠決,但妖核依舊握在手中,但是這滄海決一出,他直接妖核都放在桌子上,都不討價還價了。

徐露和凌青鳶都是一愣,看著箱子里要求的價目,「這卷比月綠決還稍稍便宜,你確定要換。」

「換!」

從地靈閣出來,龍辰小心翼翼的將武決放好,就像是捧在手裡怕化了一般,凌青鳶的語氣帶著帶你酸味,「這什麼武決,你這般看重?地靈閣肯定不儍,這卷應該沒有那月綠決划算才對。」

龍辰解釋道,「他那四卷都是稀罕貨,只是因人而異,如果沒有這卷我應該會換黃極決。這滄海決,霸氣無比,武技威力碾壓前者,便宜的些許的是因為武技難學不說,使用速度極慢。」 「大試煉你會去嗎?」站在凌府的門口,凌青鳶側頭輕聲的問,她那雙月玉般美麗的雙眼之中,帶著一些歉意和希望的模樣,她真的想和龍辰組隊。

「去,怎麼不去?」突然臉靠近凌青鳶,極低的聲音,「你去我怎麼能不去呢?」

瞬間凌青鳶臉大紅,都要快滴出血來。

再看龍辰他已經走了,凌青鳶跺著腳,「那你跟誰組隊啊?」

龍辰擺了擺手,「到時候隨意組組。」

混沌區域對小輩一切都是未知的,但是龍辰不一樣,在那廣袤無垠的混沌區域,黑暗與瘴氣還有陰冷的混沌區域,龍辰去了太多太多地方。

……

滄海訣,上乘武師武決,是千年前的強者滄海武聖留下的招式,其中「滄海訣」「山河飄搖決」「裂海九千決」是那位前輩流傳至今的瑰寶,滄海訣之中武技蒼龍出水,威力至鋼至猛,蒼龍出水是將氣息以螺旋水紋的方式從小臂積攢到拳面,不管是武技難度和氣息消耗很大。

對於龍辰來說難度並不大。

武聖本就是心態,武學,修為,還有對天地的理解到達大乘的達者。武決有著略詳的講解,龍辰細讀數遍,再用自己對武學的理解半日他就理解的此招的靈感和創造的思路。

「海龍出水,果然是同層次之間是霸道的存在。」

氣息要擰成螺旋,尖要銳利,從拳面打出去時此招的威力甚大。

最簡單形容,修鍊者以十六為一周天,也就是十六大穴位開啟,武師則是三十二穴位。

大多數下乘武技出招時要二十穴位左右的氣息供給;中乘武技二十四穴位;上乘武技在二十八穴位,而這蒼龍出水居然要滿滿的三十二穴位全開。

對修鍊者本身要求高的同時,還需要對氣息的控制。

四天時間,龍辰都一直窩在房間內修鍊和學習,第五日摸出青靈鎮在山脈之中去找一等妖獸練手。

而這幾日。

最氣的莫過於庄之雲,第二天他派去抓龍辰的八個人都沒回來他與王振浩就有些不相信了。立刻派人去青巒山脈查看,同時還打聽到龍辰就在家中,還與家人一起吃了午餐。

庄之雲恨不得將龍辰碎屍萬段,而王振浩還好沒有損失人手,在旁邊勸說,「庄哥你放心,只要那小子敢參加大試煉,到時候我們有的是機會懲戒那蟑螂般的小子。」

想到大試煉,庄之雲才沉下心來。

大試煉是個機會,是帝國選拔與獎賞年輕的機制。

當清晨的陽光散向玄武大陸時,青靈鎮已經還是喧騰熱鬧起來,鎮中心廣場完全空出來。還好青靈鎮街道比較寬敞,換做其他城鎮早就已經是水泄不通。

龍辰跟在龍家的隊伍最後,最前面龍麟威備受關注,看熱鬧的也好,其他宗派的人也罷都對其指指點點,有誇讚也有不屑。龍麟威已經有武師初階,而旁邊是俏皮可愛的龍菁菁,旁邊那看著堅毅沉穩的青年便是龍興義,龍家旁系中的翹楚,也有武師初階的實力。

而後面龍凱峰保持這他趾高氣昂的走了姿勢,龍清風的風波過去后他現在家族旁系之中混的不錯,不少旁系對他巴結「凱峰」哥叫得親熱無比。

旁系估計有二十多人在隊伍之中,相互間也是有組合之意,不過沒有人來管龍辰,都知道家裡人都沒安排人和他組隊。

「龍辰?」龍項雨看到隊伍最後的龍辰。

「五姑?」

龍項雨手拍著龍辰的肩膀,「家族也沒想到這次大試煉如此聲勢浩大,各方二等實力你也看到來了很多,你實力偏低家族也沒考慮到……這……也是好事,不去至少生命安全。」

她的確是找不到什麼理由,作為家族嫡系沒被安排,這完全是個笑話,真的是丟人丟到家了。

龍辰沒有說話,若是曾經的他的確感覺到寒冷,不過現在的他足夠成熟,這是一個實力為尊的世界,哪怕是自家人沒有實力都難有任何地位。

「五姑你去忙吧,我自有打算。」

龍項雨剛走,旁邊凌家的隊伍之中鑽來位倩影自然是凌青鳶,「五姑給你說啥了?要不你露兩手,我再配合你一下?」

「我有那麼憋屈?」龍辰看著她那俏臉,甚是美麗。

「哼,本小姐大發慈悲幫你還不領情,看你和誰組隊。」說完凌青鳶回到凌家那邊。

人越來越多,在中心廣場的對面王家的人來了。

凌家與龍家的人全部看過去,敵視之下彷彿空氣之中摩擦著火花,「王振閻回來了?」

「站在最前面的那是王振閻?」

王振閻穿著黑紫色的修鍊衣站在王家的最前面,黑髮盤繞,左右鬢髮如墜螺般到面頰處,冷峻的沾沾那裡,臉如刀切般的稜角分明。身材算不上挺拔但也有一米七出頭,雙手交叉在胸前,給人以強大的氣場。

「原來是他。」龍辰看著眼熟。

前面龍家幾個旁系不屑的轉過頭來,然後在那交頭接耳道,「龍辰那傻子在那裝模作樣認識王振閻。」

「王振閻聽說是與凌青鳶一樣靈根皇品的天才,根本不屑知道龍辰這樣的垃圾。」

他們自認為龍辰是聽不到他們的細語。

王振閻是個人物,龍辰對他有些印象。

在王家旁邊,鎏金宗的人來了,全部穿著整齊的黑底金絲衣衫,走在最前面的兩人就是大少庄之風與二少庄之雲,鎏金宗總共來了十二人,兩人似乎各自要帶個隊伍。

青靈鎮雖然是三家的地盤,不過這次大試煉包括了數十家族,貴族,還有宗派,林林總總各色衣衫標誌,能讓人看的頭暈眼花。

所有人都彙集在這廣場附近,等待著帝國派來的御風使。

「御風使?」

龍辰聽著耳熟,「我想起來了,就是當年那追著我,叫我去當御風統領,就是指導這幫傢伙?」

噌——破空金屬的劍音,廣場的中央一柄金色大劍插在地上。

天空之上飛翔而落,眨眼的瞬間,所有人都沒看清時,在那金色大劍的劍柄上站著一位穿著半身鎧甲的男子。遮擋住半邊臉的飄逸藏藍色長發,穿著白色的衣衫,胸前有白紋甲胄印有帝國——金墨升日展月徽,肩膀上有白鎧墊肩,圍著脖子上圍著一圈白色落腰圍巾,下腰間有展裙白鎧,穿著白色的騎士長靴。

成熟,穩重,英俊!

不少豆蔻少女,差點驚呼出聲,還好家族早有吩咐。

那淡淡的青色的氣息光芒,武!皇!強!者!

震懾多少人,而在他身後又從遠處跳來四人,兩男兩女,除了沒有那白色淡印圍巾,裝束基本一致。

「譚烽?」龍辰低呼,立刻捂住自己的嘴巴。

「恭迎御風使大人(所有人)!」

龍辰立刻跟著鞠躬喊道。

譚烽擺了擺手,看了人山人海的一圈,再點點頭,「本次青靈鎮大試煉就由本使主持。」

說著立刻龍項雨拍了拍手,龍家執使早有準備,立刻飛躍進去搬上桌椅,馬上準備開始報名。

「有勞了。」譚烽對著龍家執使行個手禮,頓時後者數人受寵若驚。

四位手下已經拿出捲軸準備登記,而譚烽站出來,他的聲音能傳遍整個青靈鎮,「本次大試煉是帝國發起,對所有家族,宗派,甚至是其他的年輕的修鍊者共同的選拔。在混沌區域呆上五日,才是修鍊者的入門,而因為青巒山脈外混沌區域廣闊,附近有有近百座近幾年新生的凡塵塔。」

「而你們的任務就是摧毀凡塵塔,獲得這紫色的糙元石。」說著譚烽手中拿著一把糙元石展示,這是沒有提煉的元石,不適合修鍊者吸收,糙元石除了山礦之中能發現外,就只有混沌區域,新生不到十年的凡塵塔底通常有十至二十粒糙元石。

「上交糙元石的量決定豐厚的獎勵,而也會對所屬的家族宗派添加積分,獲得帝國的獎勵。」其實規則很多人都提前熟悉了。

「御風使大人。」青靈般的女子的聲音。

譚烽看向凌青鳶,「有何疑問?」

「御風使大人如果三人小組不屬於同一家族或者勢力,家族的積分該如何計算呢?」

全場安靜,都看著凌青鳶與偉大的御風使對話。

譚烽不到三十歲,能成為御風使都是年輕時所謂的天才,願意為帝國效力,而御風使權利不算小,能成為其一都是通過層層的審核的。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