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你要喜歡的話,我讓家裡多捎幾瓶過來

「以後再說吧。」裴承毅坐了下來。「處理得怎麼樣了?」

「高級軍官挑選出來了,海軍二十八人,空軍三十七人。6軍十九人、其中6航十一人,另外還在6戰隊、天兵與電子兵里挑選了二十四人。」袁晨皓把列印好的個人檔案交給了裴承毅,「總共一百零八人,是不是太多了?」

「看看再說,多了就別掉一部分裴承毅迅翻了一下。「低級軍官有多少?」

「還在處理

「你先處理,我看看高級軍官的詳細資料

整個下午,兩人都在忙這伴事情。

經過裴承毅的第二次篩選。只有五十六名少校被保留了下來。

袁晨皓總共挑選出符合條件的低級軍官七百多人,最後又被裴承毅砍掉了三百多人,只保留了三百四十二人。

「把資料整理一下,按照軍兵種劃分

「等下就送過去?」

「對,下班前我送過去裴承毅看了眼手錶。說道,「快下班了。你收拾一下。晚上沒別的事,明天我們再討論作戰計劃的問題。」

「要我來接你嗎?」

「不用,項總幫我安排了勤務兵。打手。裴承毅掏出煙盒裡最後一根香煙。遲疑了一下。還是遞給了袁晨皓。

「抽我的吧。」袁晨皓馬上掏出煙盒,「中羊吃飯的時候買的。」

裴承毅笑了笑,把最後一根煙塞到了嘴裡。

趁袁晨皓整理個人檔案,裴承毅出去上了個廁所,順帶到樓下的小賣部買了一條香煙。

雖然總參謀部會按照軍銜級別配給香煙,但是裴承毅剛剛回來,而且一整天都在忙著處理重要的事情,沒時間到總務處去領煙。再說了小賣部賣的煙也比外面便宜多了,像裴承毅這樣的將軍還可以除賬。

等裴承毅趕回來的時候。袁晨皓已經整理好了文件。

跟袁晨皓打了招呼,裴承毅帶著文件去了項鋌輝的辦公室。

在處理人事問題上。項鋌輝非常認真,這與他一慣重視手下有很大的關係,畢竟調到總參謀部之後,這些軍官都是項鋌輝的手下。

項鋌輝逐一詢問了每個軍官的情況,裴承毅也不得不跟著項鋌輝吃盒飯。

「看來,你把能想到的都想到了。」

「沒辦法,我也是當參謀出身的。」

「是啊,你比我更清楚參謀的能力

「項總,沒別的事,我就告辭了。」

「好吧,早點回去休息,你也兩天沒合眼了

裴承毅苦笑了一下。準備起身。

「對了,等一下,還有一件事項鋌輝突然叫住了裴承毅,然後摁下了桌上的通話器開關,小張,去把余維平上士叫來。」

裴承毅微微皺了下眉頭,這才想起勤務兵的事。

「我親自幫你選的。」項鋌輝呵呵一笑,說道,「小余心靈手巧,做事認真,特別細心,特別適合給你這樣的人當勤務員。」

聽到這話,裴承毅總覺得有點刺耳,因為那幾個形容詞有問題。

不多時,秘書帶著一名士兵來到了項鋌輝的辦公室。

見到士兵的樣子,裴承毅差點從椅子上跳起來,因為那是一名女兵,準確的說,一個水靈靈的大姑娘。

「怎麼樣,還不錯吧?。

「項總,你」你這是

小余,你過來項鋌輝沒理會驚慌失色的裴承毅,朝站在門邊的上士招了招手,說道,「你來認識一下,這位就是裴承毅中將。今後你就是他的勤務兵了。」

「是!」大姑娘立即立正敬禮,動作很規範。

裴承毅瞪了眼項鋌輝,狠不得撲上去給總參謀長几拳。

「好了,時間不早了,有事明天再說。」項鋌輝似乎沒注意到裴承毅的神態,說道,「小余,記住我吩咐你的話,裴將軍有晚睡早起的習慣,雖然在業務上很細心,但是在家務上很粗心,你要多用點心。」

「是!」女兵又是一個標準的立正敬禮動作。

「項總,那我先告辭了。」裴承毅不想多留,因為看到項鋌輝,他就有股想打架的衝動。

回家的路上,裴承毅坐在轎車的後排位置上,沒跟開車的余維平上士說一句話。

他不是不能接受女性勤務兵,在共和**隊中,女兵的比例已經過了糊,女兵不但是護士、軍醫的主力,還出現在各個崗位上。各軍兵種內不乏女戰鬥機飛行員、女特種兵小甚至還有幾個名女將軍。但是讓女兵給男將軍當勤務兵,確實讓裴承毅難以接受,因為他不是袁晨皓那種未婚軍人,而是已婚軍人。就算裴承毅沒有任何非分之念,也不怕別人說閑話,家裡出現另外一個女人,總會鬧出很多煩心事。

項鋌輝做事從來都是粗心大意的,竟然搞出這麼一處名堂。

想到這,裴承毅心裡就不是個滋味。

不管怎麼樣,得趕緊換個勤務兵! ps:看《官榜》背後的獨家故事,聽你們對小說的更多建議,關注公眾號(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眾號-輸入dd即可),悄悄告訴我吧!

蘇沐對這座書房是一點都不陌生,他都不知道來過這裡多少趟,所以熟門熟路的很。

在吳清源落座后,他也就很自然的泡好了茶,穩穩坐在對面的藤條椅子上,這個位置是屬於他的,每次過來他都會坐在這裡。

「知道這次為什麼非要讓語嫣將你喊過來嗎?」吳清源臉上的激動情緒已經是得到很好控制,這時候的他心情變的平靜下來,隨意端起茶杯溫和道。

「不知道,老師,您不會是對我興師問罪的吧?」蘇沐嬉皮笑臉道。

「少貧嘴。」

吳清源對自己這個關門弟子是真的無可奈何,看似荒誕不經的外表下,隱藏著的是一顆尊師重道的赤子之心。只要他能做到這個,吳清源從來都不會在其餘禮節上有過多要求。自己前面幾個弟子像是一個模版刻出來的古板,要是蘇沐也那樣,吳清源非要悲嘆幾聲。

「我今天喊你過來是有三件事情需要和你說說,第一件事情是老師真的要謝謝你,謝謝你冒著生命危險將語嫣從米國帶回來。老師知道這次任務對你來說有多危險,所以你也不要說什麼老師吩咐的事,你就要去做這種話。咱們是師生關係這不假,但再深厚的師生關係,也沒有到老師一句話就讓學生去送死的地步。」吳清源臉色變的凝重起來。

「老師,這事您就不要再多說什麼感謝話了,就算沒有您的吩咐,我也會照做不誤。莊語嫣對咱們國家的重要性我清楚的很。即便說沒有這個重要性,只要她是咱們天朝人,只要她想要回國,不管她是被誰囚禁著,我都會將她帶回來。在我心中,從來就沒有說過咱們國家的人想回國。卻回不來這個說法。誰敢阻攔,我就滅誰。」蘇沐臉上浮現出一抹冰冷殺意。

米國華盛頓之行讓蘇沐心中的殺意宣洩掉不少,但這也讓他越發堅定一個信心,國家必須強大。只有強大的祖國,才能保證你在全球做任何事都會受到重視,不得不承認人家米國現在的每個公民只要在外面行走,絕對會比其餘國家得到的照顧要多。而這個就是蘇沐要奮鬥的目標,他要讓全球所有國家都知道,犯我中華者。雖遠必誅。

吳清源倒也沒有矯情,將這個事放到一邊繼續說道:「第二件事就是我之前給你說過的,你現在是中央政策研究室的副局長,你手中相信每期都會收到研究室送過去的政策文件吧?但你是怎麼做的?知道你忙碌,但你好歹也要照顧下自己的身份好不好,這些政策文件你竟然敢全都不給予任何批複,你到底是怎麼想的?」

「老師,這個我真的是冤枉啊。我怎麼敢不批複啊,我只是感覺那些文件都很好。根本不必由我來進行批複。不過我這次過來,倒是帶著一些文件,全都是您之前給我安排下去的任務,我都已經做好,您抽時間看看。還有順便我將近期研究出來的三篇文章也拿過來,同時還有一個從趙密趙老那裡。整理文稿時我的一點心得研究。」蘇沐趕緊將身邊的檔案袋拿出來遞上前。

蘇沐比誰都知道吳清源對學術研究是如何痴迷,因此只要自己認準這點就絕對是百分之百命中目標,吳清源是不會再計較。

事實的確如此。

吳清源將檔案袋拿在手中后,便問道:「你說這裡面有老趙的文稿?」

「是我根據趙老的文稿總結出來的研究心得,這次我工作要調動趙老那邊還不知道。所以說我想明天回家后,後天就動身回紫州市,這幾天就全都留在趙老那裡,將他的文稿全都幫著整理出來,也算是讓自己閉次關。」蘇沐笑道。

「嗯,學業不能荒廢啊,你啊,早就該這樣。」吳清源這下總算滿意的點點頭。

蘇沐如釋重負。

「我要給你說的第三件事就是你的工作調動,你要前往的西都省是西部地帶,你也清楚那裡的經濟發展速度一直都不算快,而且你前往的嵐烽市湊巧我也知道點底細,因為當初我曾經在那裡進行過調研,所以我這裡有點關於那裡的經濟發展資料。以前我給過當地政府這些,但他們根本就沒有重視起來。既然他們當我的研究是廢紙,你就過去讓他們見識下什麼叫做專家眼光。」吳清源說起這個的時候,臉上不由自主的帶出一種尖銳的不屑。

蘇沐神色有些愕然。

「老師,您的意思是說當初您在那裡調研的時候,給過當地政府如何發展起來經濟的計劃書,結果嵐烽市的領導們就沒有誰當回事,竟然將您的計劃書給束之高閣嗎?」

「不錯。」吳清源漠然點頭道。

蘇沐是真的服氣了。

嵐烽市的那些領導們是有多麼自負,才能做出這種事情來,難道說你們不知道全國各地多少政府,都求賢若渴地想要得到吳老的經濟發展計劃書嗎?你們得到了卻不重視,我真的是對你們無語。或許吳清源當時還沒有像現在這麼有名聲,或許吳清源當時也是隱瞞身份的,但這些問題重要嗎?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們的態度就不對。

「老師,您放心吧,我這次過去絕對會將您的發展方案淋漓盡致地展示出來,我會讓嵐烽市以前的那些領導幹部都知道,他們當初是錯過了多麼好的一次崛起機會,在他們眼中一文不值的計劃書是什麼樣的寶貝建議。」蘇沐許諾道。

「你倒也不必全都原封不動的照搬,經過這些年的發展,嵐烽市肯定是有了自己的特色,你要結合實際情況來糅合,可不是生搬硬套,知道嗎?」吳清源囑咐道。

「這個我知道。」

「吳老。我能進來嗎?」就在兩人聊天的時候莊語嫣很快敲門。

「當然能,正要說到你。蘇沐,語嫣手中有幾個項目是在你的嵐烽市要進行研究設計的,因為你那裡就有咱們國家的一個實驗室,因此要是說有機會的話,你一定要幫助語嫣完成所有項目。當然語嫣。假如說你們研究出來的項目有可能的話,就落戶在嵐烽市。怎麼說蘇沐都要成為嵐烽市的市長,他空手過去上任的話,也沒辦法樹立**不是。」吳清源笑著招呼莊語嫣坐在旁邊后說道。

「吳老,您都發話了我能不同意嗎?其實這次我和蘇沐過來,就是想要當著您的面給他說道說道。我過來之前已經跟他提過,以後少不了要和他打交道,說的便是這事。蘇沐,我們研究室在嵐烽市那邊有一個秘密研究所。從事什麼研究的你就不必知道。我能告訴你的是,你既然擔任了那裡的市長,就要對我們的研究所進行重點保護。雖然說研究所是有警衛力量在,但我想給你說下還是會很保險的。

作為回報的話,我記得研究所那邊上報的材料中,有幾項已經研究出來的成果,是能運用到民營企業中的,只要運作的好。是絕對能帶動當地的經濟發展。以前我們沒有拿出來,是因為當時的市長有點問題。不過換做你當市長,這個也就當作是我們送給你的禮物。這裡有那幾種材料技術的相關說明,你可以研究下,也當作是我這個當姐姐送給你的上任禮物。」莊語嫣說著就從兜中拿出來一個u盤,隨意遞出去后,雲淡風輕的說道。

蘇沐心中大樂。

這可真的是意外之喜啊。

要知道他就這樣空手空腳的去嵐烽市上任。和他隨身帶著幾項重要技術成果,能夠有效促進經濟發展的方案過去上任,中間的差別是很大的。有這份禮物在,蘇沐就有絕對信心能在最短時間內打開嵐烽市局面。再說有周奉前給的官場資料,有吳清源拿出來的經濟發展方針計劃書。蘇沐要是說再沒有辦法將嵐烽市經營好,就太過無能。

「姐,太感謝了。」蘇沐滿心笑道。

「感謝的話就不要多說,晚上請我吃飯吧。」莊語嫣撥弄著發梢有些凌亂的髮絲,柔聲道:「我從回來后還沒有怎麼出去轉悠過,對這京城也是陌生的很。你不在我也不好意思驚動趙大哥他們,既然你回來了就陪陪我吧。」

「沒問題,多大點事。」蘇沐拍著胸脯保證道。

吳清源看著兩個人有說有笑的畫面,心底涌動起來一種幸福感。他比誰都清楚莊語嫣的悲慘人生,最開始他還擔心她回國后能不能適應,不過現在看來,有蘇沐在身邊,是能解決掉這個麻煩。

三個人就在書房中愉快閑聊起來。

晚上蘇沐和莊語嫣想要離開時,田貞卻是死活不讓他們就這樣走,來都來到家中怎麼能不吃飯?

今晚田貞是包餃子,莊語嫣看到正在忙活的田貞,趕緊上前幫忙。至於說到在外面等候著的趙無極他們,蘇沐則是讓他們回去就是,這邊有他在,是絕對不會有任何危險的。這點趙無極他們倒是相信的很,但他們同樣是任務在身,除非接到上級通知不然他們是不會離開的。趙無極讓蘇沐不要管他們就成,他們的使命需要認真完成到底。

晚飯後,蘇沐便帶著莊語嫣離開,兩個人今晚有其餘活動。(天上掉餡餅的好活動,炫酷手機等你拿!關注起~點/公眾號(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眾號-輸入dd即可),馬上參加!人人有獎,現在立刻關注dd微信公眾號!)(未完待續。。) 清風小說網歡迎再來!

火清早起床,裴承毅就噢到了油條臣漿的與見到整齊疊放在床頭柜上的內衣。掛在門邊衣帽架上的軍裝,裴承毅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猛然間。裴承毅回過神來。老婆還在伊斯蘭堡。為他做這些事情的肯定是那個叫余維平的勤務兵。

真是麻煩!

穿好內衣,拿起軍裝的時候。裴承毅才現是昨天定製的新軍裝。

裁縫的動作也太快了吧。

仔細檢查了一番,沒有現什麼問題,裴承毅才穿好軍裝,來到樓下。

「將軍,早點準備好了。」

「衣服是你洗的吧?」

余維平點了點頭,把油條豆漿端了過來。

「以後這些事情我來做就行了。」裴承毅暗自嘆了口氣,「還有。這套軍裝是什麼時候到的?」

「裁縫打電話過來,我清早去取回來,清洗棋干,沒什麼問題吧?」

「早上去取的?」裴承毅看了眼天色,網天亮,余維平肯定是天亮前去取回來的。又看了眼勤務員。裴承毅搖了搖頭,說道:「坐下吧。一起吃早飯。」

「將軍,你先吃,我去檢查轎車。」

「你

沒等裴承毅開口,余維平已經離開了餐廳。

等裴承毅吃完早點,余維平已經替裴承毅做好了出門準備。

「將軍,項項總昨天晚上打來電話,讓你今天一早過去。」

「昨天晚上什麼時候?」裴承毅現余維平次說到對項鋌輝的稱呼時有點生疏,雖然那幾個字沒有聽清楚,但肯定不是參謀耳熟能詳的「項總」作為總參謀部的勤務兵,余維平應該非常熟悉大家對項鋌輝的稱呼。

難道余維平與項鋌輝有什麼特殊關係?

「你網睡不久,項總讓我不要打擾你。」

裴承毅點了點頭,通過車內後視鏡觀察了余維平的表情變化。

肯定有什麼不合常理的地方,說不定兩人真有特殊關係,得找項鋌輝問個清楚。

來到總參謀部,讓余維平把公文包帶到已經翻修一新的辦公室,裴承毅單獨去了項鋌輝那裡。

「那些軍官的事情已經幫你處理好了,兩天之內到達,吃過早飯了吧?」項鋌輝把網泡好的毛尖端了過來,「有兩件事情,一好一壞。好的是,你的家人已經在回國途中了,大概中午就能到,我讓東方聞去機場迎接

「項總,東方聞是總務處的吧?」

項鋌輝坐下來看了裴承毅一眼,點了點頭。

「把他調給我吧,我需要他這樣懂人事的軍官。」

「調給你沒問題,是不是」項鋌輝略微有點緊張,「是不是小余做錯什麼了?」

「不是,我總覺得不方便,畢竟我是有家室的人,身邊有斤。女勤務兵總覺得彆扭。」裴承毅笑了笑,說道,「當然,我也不是趕她走。青青過來之後,我讓她留在家裡幫我照顧妻子女兒,特別是小丫頭才過一歲,正需要有人照顧。你也知道。我老媽癱瘓在床,更需要有人照顧。把家裡的事情料理好。我才能安心工作。」

項鋌輝似乎鬆了口氣,說道:「也好,等東方聞回來,我就讓他到你那裡去報道。」

「另外一外事情是什麼?」注意到項鋌輝的神色,裴承毅肯定了心裡的猜測,沒再追問余維平的事。

「昨天晚上你走後不久,元打來電話,外長已經在聯合國大會上起表拜」項鋌輝看了眼手錶,說道,「表決大概在一個小時前結束。差不多該收到消息了。」

裴承毅微微皺了下眉頭,掏出了香煙。

不多時,袁晨皓趕了過來,替兩人打開了電視,調到了國際新聞頻道。

外面的世界已經鬧翻天。

刀百年6月羽日,共和國外交部長閻尚隆在聯合國大會上提出恢復錫金的聯合國成員國身份,該提議的到巴基斯坦、尼泊爾、不丹、孟加拉國、緬甸、斯里蘭卡等舊個國家支持后,進入表決階段。

可以說,這次表決創造了一項新的紀錄。

從閻尚隆起提案,到進行表決,再到表決通過,僅僅用了打手時。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