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你要做什麼?」賀蘭煊明知故問。

「換衣服,製造假現場啦!」孟慕思很鴕鳥的用低吼隱藏自己的羞澀。

賀蘭煊穿好褲子,睜眼說瞎話:「嗯,閉上了。」

真的?她要親眼確認。

於是孟慕思慢慢蹭過身,結果這一看,四目就對到了一起。

賀蘭煊半眯起眼睛,興緻勃勃地看着她玩起變臉;孟慕思可愛的臉蛋猶如走馬燈一般,赤橙黃綠青藍紫七色走了一圈。

「男人,果然都是騙子!」孟慕思恨恨地說。

賀蘭煊聳聳肩表示無辜:「我只是聽到異響,好奇睜眼看看。」

「我再信你,我就是個傻瓜。」孟慕思忽然撿起身邊地上的錦被,就往床上丟。

賀蘭煊伸手去抓,輕易就將她的攻擊粉碎。

孟慕思不以為然地嘟嘴,轉身大大方方去衣櫃里翻衣服。找到合適的后,她抱着衣服走到外間。

為了保險起見,她還將外間的門鎖上,防止會武的某人悄無聲息走過來偷窺。

很快換好了一身清爽的衣服,孟慕思再走進內間里。

賀蘭煊看到她后眼前一亮,果然她不適合那樣濃妝艷抹,過分穿金戴銀的妖冶打扮。此刻一身簡單的紅梅衫裙,乾淨清爽,沉得她氣質如華。

孟慕思走進來后將脫下來的衣服隨意扔在地上,又把賀蘭煊的外衫扔到一起。

「這樣看起來應該很像了。」

賀蘭煊看到孟慕思的一番舉動,再聽到她的自言自語,又想笑了。

孟慕思恰好看到賀蘭煊偷笑的舉動,當即皺起眉頭:「今晚我就發發慈悲讓你睡床,我在外間。你不準趁我睡覺偷跑,還有我們之間的約定你也不準忘。明天我放你離開之後,你就要立即把金子送到王府去。」

「一言為定。」賀蘭煊露出好看的微笑。

那瞬間,孟慕思看得有些晃了神。

賀蘭煊看着她臉頰好看的紅雲,忍不住再次開口逗樂:「莫非王妃改變主意,決定同我假戲真做,同床共枕?」

「哼,嘴賤。我們可有約定我保全你清白,你給我金子。」孟慕思跺腳反駁。

賀蘭煊露出結實的胸肌,笑得如同劍三中的毒哥:「我改變主意了。不介意成為你的侍妾。美人在懷感覺是……」

「閉嘴!本王妃說一不二,不準改變注意。否則……我,我,我叫人把你做成人彘。」孟慕思氣得牙痒痒,小聲咕噥一句,「男色都是禍。」

轉身,氣呼呼地沖向平時丫鬟們休息的外間。

賀蘭煊看着孟慕思遠去的背影笑得更加開懷。

他有多少年沒有像今天這樣真心開懷大笑呢?

如果她不是在演戲,那麼放棄這樣一個寶,他捨得嗎?後悔嗎?

賀蘭煊心中有種莫名的慌亂。

這個畫面,怎麼看都讓人浮想翩翩。

佩雪咧嘴笑:「小姐,昨晚玩的可好?」

「一般般,空有其表敗絮其中。不太合我胃口。」孟慕思心裏將孟府的人都罵個遍,面上還要裝作不滿意的模樣,「把人送走吧,順便跟爹爹和哥哥說一聲,下次再送我這種爛貨我就再不理他們了。」

佩雪像是習以為常,偷笑着下去喊人。

賀蘭煊卻整張臉都拉黑了。

什麼叫不合胃口?什麼叫空有其表敗絮其中?什麼叫爛貨?

昨晚他們若真要那個啥的,他保證她今天直不起腰,爬不下床!

可惡的女人居然質疑他身為男人的能力。

這一刻,賀蘭煊居然忘記目前他們正在演戲,忍不住想要嘴賤指責孟慕思。

可他話到嘴邊,佩雪就帶着人回了。

賀蘭煊只好假裝虛弱,任由人把他像豬一樣抬出府。

孟慕思看着一臉憋屈的賀蘭煊,糟糕的心情稍稍疏解。

「真像被抬去屠宰場的豬。」孟慕思故意大聲說。

賀蘭煊的臉更黑了。

孟慕思「撲哧」笑開,覺得自己終於在同毒舌男的對戰中佔據了上風。

她故意趁著賀蘭煊還沒遠去,沖着身旁的佩雪又說:「佩雪要學會識辨這種中看不中用的男人。男倌館都不收的男人還好意思送到我身邊。食色性也!色不僅要顏色美,還得食得有味。嘖嘖,這種男人只適合被男人壓,不適合壓女人。」 秦楓取出一瓶玄丹古葯,倒出一枚墨綠色的丹藥給戰天服下。

這是在之前丹藥房獲得的諸多玄丹古葯中的一種,有着極佳的治癒之能,不僅可以療傷,還能恢復損耗。

如今,青幻仙翁的兩份傳承都已有了傳承者,幻之一道是秦楓,而另外的卻是被祿敏所得,至於煉丹術卻是沒人可以繼承,秦楓只是將那些幻之一道中參雜的煉丹之法全部記下,準備日後傳給楊宇浩。

而宮殿內各處收藏的寶物也幾乎都被搜颳走,此處已是沒有太多值得搜尋的寶物,各路人馬紛紛準備向外撤離。

在一處寬敞的石殿內,兩批人馬相互對立,氣氛顯得有些凝重,隨時可能爆發激戰。

一方是秦楓以及花蝶谷的諸多強者,另一方正是靈影宗的強者。

秦楓已是獲得傳承,能夠稍稍利用青幻仙翁坐化前留在此處宮殿的一些後手,探查到靈影宗的行蹤,便帶着花蝶谷的強者們快速趕到了這裏。

至於戰天,已是讓人先帶着離開了,他身受重傷,無法戰鬥,而且需要快些治療。

「哼,木風,你很好,竟然找到花蝶谷給你撐腰,你可真是有能耐啊,靠女人幫你。」靈影宗中一名中年男子盯着秦楓冷哼道,他乃八重天巔峰靈尊,在靈影宗之中位高權重,之前就是他打傷了戰天,奪走了啟靈草。

「洛華尊者,你特指女人,這話本尊可以理解為對我花蝶谷極為輕視甚至歧視了?靈影宗是想與我花蝶谷開戰了不成?」花蝶谷中一位看去三十來歲的美艷女開口道,絲毫不懼對方,甚至露出不滿之色。

「花妍仙子這是在歪解本座的話嗎?本座絕無此意。」那中年男子說道,面對那美艷女子卻是露出一絲忌憚之色,因為對方可是九重天靈尊!

「哼,你打傷戰天,奪走了他的東西,我自然要來找你算賬!」秦楓冷冷地望着對方,完全沒有畏懼之色。

「哼!憑你還不夠格!你雖位列百魔榜第一,但你現在畢竟還太嫩了,絕非本座對手!那戰天也是一樣,若非花蝶谷的諸位仙子恰巧出現,誓要保下他,本座不介意扼殺天才。」洛華尊者冷漠道。

「木風與戰天曾救過我花蝶谷的人,我等自然不會坐視不理,今日,你必須給個說法!」花妍仙子也再度開口。

「既然花妍仙子如此開口,那本座就給這小娃一個機會。」洛華尊者望向秦楓,說道,「木風,本座滿足你,就與你一戰!若是你能勝過本座,從戰天那取走之物便全部還你。」

「好!一言為定!」秦楓立即應道,並轉身沖一旁的花妍仙子拜道,「請花妍仙子為我等作證。」

「這是自然,你儘管放手去一戰,他不敢耍賴。」花妍仙子點了點頭。

洛華尊者在那冷哼一聲,盯着秦楓滿是殺機。

二人走出幾步,相對而立。

「木風,刀劍無眼,若是傷了你,甚至殺了你,可怪不得本座!」洛華尊者喝道。

「哼,就看你是否有這本事了!」秦楓不甘示弱地回應道,魂煞劍已是出現在其手中。

面對一名八重天巔峰靈尊,他不敢大意。

戰鬥一觸即發,秦楓沒有絲毫保留,將控獸立即召喚而出。

經過這些天的休養,以及依靠獲得的玄丹古葯,麾下控獸大多已經傷勢痊癒。

不過面對一名八重天巔峰靈尊,一般的靈獸可沒什麼用,秦楓只召喚出了中品荒獸以上的控獸。

聖麒麟、寒霜聖龍、火麒麟、水麒麟四大荒獸出現在場中,最弱的都是六品荒獸,散發出驚人的氣息。

在秦楓的增幅之下,它們都提升了兩品左右,都達到了高品荒獸之境,實力更強。

「嗯?看來你這控獸師的手段很不一般啊。」洛華尊者眯起了眸子盯着聖麒麟四獸,似乎露出了一絲興趣。

他也沒有閑着,瞬間召喚出自己靈體以及本命靈獸,他擁有光水異靈體,在他所處的那一代,算得上靈影宗第一天驕,如今已經千餘歲。

他的靈體乃是一面橢圓形的鏡子,鏡面之上閃爍著光芒,又有着水汽瀰漫,隱隱有着強大的能量波動。

而本命靈獸則是一種蛙類靈獸,體型極為巨大,足以令洛華尊者站在其上,這是出自無垠海域的一種兩棲類靈獸。

「光影魔蛙?擅長速度與防禦的靈獸?」秦楓望見那隻靈獸立即認了出來。

作為控獸師,自然要多多熟悉靈獸,魔靈大陸盛產靈獸,對於靈獸的認知也是極為發達,有着不少靈獸圖鑑,其中也有介紹無垠海域內靈獸的。

「能達到這一步的果然不簡單。」秦楓暗忖。

兩大分身出現在其身畔,一件件強大的仙器以及天品奇寶也隨之而現。

隨着那些寶物出現,所有人都是一驚,不由為秦楓的富有感到震驚,特別是那些仙器,隨便一件都驚天動地。

「好小子,仙器不少啊!連我宗靈仙老祖恐怕也就一人一件,你竟然獨自擁有如此之多,真是令人嫉妒啊!」洛華尊者的目光不僅透露著殺機,更是顯露出貪婪之色。

秦楓沒有答話,直接展開了攻擊,四大荒獸結成「四仙天羅陣」,率先發起攻勢,而兩大分身則是來到兩旁,呈夾擊之勢,衝擊而去。

「就讓我來領教下八重天巔峰靈尊的實力吧!」秦楓大喝一聲,自己也是召喚出劍靈體,令其與魂煞劍合二為一,手擎著長劍殺出。

「不自量力!」洛華尊者冷哼,下一刻,一道藍色光幕瞬間擴散而出,竟是化為一道領域,將秦楓與其分身以及控獸全部籠罩。

他的意境領域範圍極廣,令得秦楓無法避開,在其內竟是五光十色,四周還有着一個個水泡出現。

「哼哼,在本座的光影領域之中沉淪吧!」洛華尊者冷笑道。

秦楓快速移動着,一個個水泡被其戳破,發出響亮的爆炸聲,竟是從中射出一道道光束來。

隨着被戳破的水泡不斷增加,光束越來越多,充斥在這領域之中,對洛華尊者毫無影響,卻對秦楓帶來了一定的威脅。

這光束之中蘊含着可怕的力量,若被擊中,必會受傷,而且光束的速度極快,若是一兩道憑藉秦楓的身手還能閃躲開,可現在足有數百道,卻是避無可避。 余染被救護車接走之後,現場人員陸續離場。

王藝琳也恨不得趕緊離開,瞥見台下不遠處還沒有離開的褚臨沉,她像是看到了依靠,朝他走去。

只是剛走一步,便被秦舒拽住了手腕。

「挪用我文章的事還沒說完,走什麼?」

王藝琳扭過頭,驚怒地看着她,「你到底想幹嘛?」

「我要你刪文道歉!既然你現在簽約出道了,那應該有官方賬號吧?發一篇官方道歉函,把事情說清楚。」

秦舒要求很簡單明確,就是要挽回常教授的名譽。

王藝琳憤然地看着她,要是自己真的按秦舒要求去做,那她在公眾面前的形象就徹底毀了。一出道就糊?這怎麼能行!

「只是一篇文章,你就這麼肯定是我搬用了你的?」王藝琳厚著臉皮狡辯道。

秦舒皺眉,看到褚臨沉也走了過來,心裏更是沉了下。

她毫不懷疑,褚臨沉是來袒護王藝琳的。

首發網址et

沒想到,他走過來之後,卻直接問王藝琳,「那篇文章是不是她的?」

秦舒看着他,唇角忍不住勾了下,看來是她低看了這個男人。

王藝琳在褚臨沉銳利的目光下,一句謊言都編不出來。

這個男人的氣場太強大了,那自然流露的威懾力,讓人無法抗衡。

王藝琳心裏一慌,動了動唇,差點就要說出真話,「我是……」

「是我!」

一道聲音卻突然插了進來。

褚雲希踩着高跟鞋,大步走過來,緊張地看向褚臨沉,竟然主動把事情攬了下來。

王藝琳看着她,暗暗鬆了口氣。

「哥,今天的發佈會策劃是我親自做的,這篇文章,也是我找來打算包裝藝琳,打造學霸人設用來宣傳的。只是沒想到這麼不湊巧,這文章居然是秦舒的。」

褚雲希快速說完,又轉向秦舒,歉意道:「鬧出這麼大的誤會,真不好意思,我會把文章刪掉的。」

「誤會?」秦舒覺得好笑,她幾乎篤定是王藝琳偷了她的文章,可褚雲希卻站出來說這麼一番話。

「褚小姐,你知道我這篇文章,是在什麼情況下弄丟的嗎?」

秦舒反問,看着褚雲希,說道:「我被人下了葯,帶進酒店,這文章就是那時候不見的,難道算計我的人是你?」

褚雲希愣了下,然後惱羞道:「胡說八道!我怎麼會算計你?哥,你看她——」

「夠了!」

褚臨沉冷喝了一聲,不悅地看着褚雲希,撂下話:「既然是你惹的麻煩,你給我好好解決!」

說完,竟然拉住了王藝琳的手,帶她離開。

王藝琳很快回過神,臉上忍不住露出了笑意,亦步亦趨地跟上。

經過秦舒身旁時,驕傲地看了她一眼。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