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你的情況很特殊,治療方法也很特殊,你接下來不要多問,只要乖乖按照我說的去做就行了。」范浪說道。

「好。」餘燼應了一聲,僅此而已,沒有過多表示。

「我接下來要布置一些陣法,你在一旁看著即可,會花費一點時間。」

「嗯。」

范浪開始布陣,餘燼在旁邊等著,一動一靜。

在很早之前,范浪就已經成為了布陣師,後來斷斷續續的布陣刷經驗值,如今已經是九星級布陣師。

如果配合一些陣法類的法寶,他甚至可以擺出更為高級的陣法。

武道方方面面都是互通的,萬法千途,大道歸一。有的陣法被人煉製成為了寶物,可以當成寶物一樣使用,非常的方便。

像是這類陣法寶物,普通人其實也能使用,只不過落在布陣師的手中,威能效果會更大,可以充分發揮。

轟隆隆……

范浪取出了一個大傢伙,重重的放在了正北方。

這是一尊人形雕像,高達十丈,渾身鍍金,但不是那種明晃晃的金色,而是沉穩的暗金。

相同的金身雕像,范浪一共取出了四個,擺在了東南西北四個角落。

這四尊雕像就是陣法本身,屬於一種陣器,裡面奧妙無窮。

除此之外,范浪還在周圍布置了好幾重的陣法,把這裡圍的水泄不通,形成了層層防禦,與外界完全隔絕。

餘燼起初冷淡,越看越覺得一頭霧水,不是要給他治病么?布置這麼多陣法是要做什麼?

那些旁觀者,同樣看的摸不著頭腦。

「準備的差不多了,接下來我會給你做一套『大保健』,幫你根除問題。」范浪撣撣手道。

「大寶劍?」餘燼茫然。

「你就當這是我的獨門秘方好了。」

「隨便你折騰吧。」

「來,這有一粒丹藥,你閉著眼睛吃下。」

范浪手掌一翻,手心之中多出一粒丹藥,用光芒包裹住,看不清真容,顯得神神秘秘。

餘燼死馬當活馬醫,也不問丹藥種類,直接張開了嘴。他已經是個廢人,還有什麼可怕的?最壞的結果,也不過是一死而已。

范浪將神秘丹藥貫入了餘燼的口中,收回了手。

片刻后,餘燼暴斃而亡!

他猛然睜大雙眼,心臟驟然停止跳動,摔倒在了地上,僵住不動! 從方方面面的跡象來看,餘燼都已經死了,人死如燈滅,甚至連靈魂都已經消散。

對於這個結果,范浪並不意外,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

這叫做置之死地而後生,餘燼非得走這一步不可。

范浪安頓了一下餘燼的「屍體」,將其放在陣法的正中心,層層保護起來,然後盤坐在餘燼對面,靜靜等待。

百丈之外。

眾多旁觀者三五成群的聚集,站在四面八方,看著范浪在那裡給餘燼治病。

由於陣法的層層阻隔,影響了人們的探查能力,大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還以為餘燼只是昏倒而已。

誰能想到,范浪是個殺手大夫,竟然把餘燼給弄死了。

「怎麼回事?餘燼怎麼昏倒了?」

「不清楚。這個治療方法也太奇怪了,要布置這麼多的陣法,更像是在打架,不像是治病。」

「哼,裝神弄鬼,連院長都治不好的病,范浪豈能治好?他以為自己的本領能超過院長?」

「再怎麼折騰,也是白費功夫。」

眾人議論紛紛,大部分仍是抱著不相信的態度,畢竟之前已經有無數人曾經診治過餘燼,全都以失敗告終,其中甚至包括高高在上的院長。

餘燼的病,已經被當做了絕症。

白鱗混在人群當中,雙手環抱於胸前,一副尖酸刻薄的容貌,冷冷一笑道:「餘燼註定要當一輩子的廢物,別指望鹹魚翻身,別人的修為都在進步,而他卻在退步,只要再退一步,他就會被掃地出門了。炎龍學院里,再也沒有他的位置。像他這樣的廢物,不配留在這裡!」

「他躺在那裡,就像是一條死狗。」

「搞不好,他真的死了,我已經感覺不到他的氣息了。」

「哈哈,要是范浪把餘燼給治死了,那可真就有趣了。」

旁邊幾人應和,全都是白鱗的朋友,以前跟餘燼有過衝突。

外界的紛紛擾擾,全都干擾不到陣法當中的范浪。

他盤坐在地,等待著一樣東西。

寄宿在餘燼體內的東西!

此物就像是一隻寄生蟲,寄生在餘燼體內,吸食他的生命力。一旦他死了,這隻寄生蟲就會棄他而去,尋找下一個目標。

在離體而出的短暫過程,就是解決一切的關鍵。

接下來,只要等就行了。

如果等的太久,餘燼就真的死透了,必須在他死透之前把問題解決,否則事情會變得更加麻煩。

這件事,有一些變數,全看餘燼的造化。

時間緩緩流逝。

在外人看來,范浪在那裡僵坐,餘燼更是一動不動,世上哪有這樣治病的?

簡直莫名其妙!

既然是治怪病,當然要用古怪的方法。

旁人等的枯燥,范浪本人更是等得心焦,他剩下的時間越來越少了。

時間的刻度,是用餘燼的生命來衡量的,閻羅王正在給他做倒計時,一刻鐘,半刻鐘……

平靜終於被打破!

一切來的很突然,餘燼的心臟有所變化,有一個小東西從中鑽了出來,接著刺破肌膚,飛到了體外。

此物悄無聲息,幾近於無,肉眼難辨,只是空間有微弱的波動。

幸虧范浪的琉璃照天功已經修鍊到了第三層,對於空間極為的敏感,立即感應到了空間上的微弱變化。

來了!

范浪猛然睜開雙眼,鎖定神秘物體的位置,施展出琉璃照天功,身前的空間摺疊變化,泛起了琉璃色澤,就好像幾面琉璃鏡彼此相連。

他伸出了手,穿過一面琉璃鏡,手掌重重摺疊投影,化為了千百個,出現在四面八方。

神秘物體震蕩了一下,哧溜一下鑽入了空間裂縫,在裂縫之中穿梭,這是一個超然物外的地帶。

如果不會關於空間一類的手段,拿這個神秘物體根本沒轍。

一隻手掌穿透空間壁界,從上方落下,抓向神秘物體。這小東西猶如受驚的老鼠,猛然拐彎逃走,在空間之中暢遊穿梭。

不管它穿梭到空間何處,那隻大手始終緊隨其後,窮追不捨,雙方的距離逐漸縮短。

小東西一路溜出很遠,硬生生的撞在了一道無形的陣法結界上,被擋了下來。

范浪之前布置的陣法可不是擺設!

那四尊金人雕像的眼睛亮了起來,沖射金光,貫斗雙龍,還抬起巨足,重重踩踏地面。

小東西連連衝撞幾次都沒能成功,耽擱了時間,那隻大手趁勢而來,將它一把抓住。

「落到我的五指山,你還想跑么?」

范浪微微一笑,將小東西從空間裂縫之中硬生生的抓了出來,放到了眼前。

小東西劇烈掙扎,力道不小,被一層琉璃光芒阻擋下來。

范浪的手掌猛然一握,將小東西表面的空間保護捏破,揭開了一層神秘面紗。

原來這是一塊血紅色的玉佩,比拇指大不了多少,呈現水滴形狀。

小小的玉佩當中,有著一個人形的內核,相貌猙獰,造型兇惡。

此物名為「殺生紅玉」,壞事就壞在它的身上!

殺生紅玉是一件很古老的寶物,會尋找宿主寄生,要求很嚴格,必須是餘燼這樣的天才強者才行。

寄生之後,它會躲藏在層層的空間縫隙當中,停留在宿主的心臟位置,在這裡蠶食宿主的生命精華。

吸干一個宿主,它就會尋找下一個宿主。

那些吸收到的生命精華,全都注入到了玉佩之中的小人體內,用這些生命精華來塑造強大的血肉之軀。

其實這個「小人」並不小,一旦釋放出來,比普通人都要高大。

殺生紅玉就像是一個會吸血的搖籃,吸血之後孕育生命,這個生命一旦孕育完成,剛出生就有玄神的境界,可謂生而為神!

這個生命體沒有父母,屬於異類,非人非魔非妖非鬼,算是怪物,一旦降生,會是一場災難。

當然,凡事都有代價,這個怪物想要長成,所需的生命精華十分龐大,需要漫長的時間去孕育。

殺生紅玉裡面的怪物,現在只不過孕育了七八成,距離完美還有很長一段距離。

獨家蜜愛:老公,請節制 現在這塊殺生紅玉落入了范浪的手中,自然不可能再讓它逞凶。

范浪用各種手段封印住殺生紅玉,強行塞進了一件寶物器皿,然後急忙忙的取出一粒解藥,貫入了餘燼的屍體口中,用玄力來催化。

剛才給餘燼吃下去的是一粒「假死丹」,有令人死亡的效果,只要及時吃下解藥,即可死而復生。

只有死了,才能騙過殺生紅玉,讓它脫離餘燼。

解藥入腹,發揮藥效,已經冰涼的屍體,開始恢復溫度,僵硬的心臟,重新跳動起來。

餘燼,重燃! 楚含語安靜的盯著安南軒,沉默來數十秒,淡淡的說了一句,「安南軒,你不愛我,我不要嫁你。」

這句話裡面包涵來太多情緒,有著她對安南軒十年的感情,有著她失望透頂的心碎聲,有著她學著放下的心。

愛著你的人,心裡眼裡都是你,會包容你的所有,會照顧你的所有,你的一點小情緒在他眼裡都是大事。

不是安南軒這樣的,他對自己真的沒有愛,她看不到。

總裁,我們離婚吧 安南軒眉頭緊蹙的盯著楚含語言,他雖然不喜歡小丫頭,但是絕對不會看到他往火坑裡面跳,陳北青那個男人絕對不是一個可以託付終身的人,看著小丫頭自己亂來,那不如把她留在自己身邊,看著她,以後能過他眼的男人,他才能把這小丫頭放出來。

「這件事情由不得你決定,我自會去找你爺爺,至於陳北青你就別想在跟他見面聊,我會派人跟著你寸步不離。」安南軒殘忍的說出自己的決定。

楚含語完全沒想到安南軒會跟傅辰修是一種性格的人,他居然要控制她的人生自由,這是她無法接受的,「安南軒,你瘋了嗎?」

「瘋沒有瘋,我自己知道,把這個吃下去。」安南軒乘著楚含語分神對瞬間,就把手裡的葯丟到她嘴裡,還給她灌了一杯水。

邪帝狂妃:廢材逆天三小姐 等楚含語反應過來,立刻開始狂吐,用手摳著喉管催吐,眼淚都乾嘔出來,怒瞪著安南軒,吼道,「你給我吃了什麼?」

「避#孕#葯。」安南軒臉色冷峻,冷漠的說道。

楚含語瞳孔放大,簡直氣瘋了,瘋狂的摳著自己喉管,想把葯吐出來。

安南軒冷漠的聲音再次響起,「沒用的,這個葯遇水立刻化,你吐不出來的。」

楚含語乾脆就不為難自己了,眼睛裡面通紅,臉色慘白的盯著安南軒,語調冷漠的就跟一個陌生一樣,「我可以走了嗎?」

安南軒眯了眯眼,眉頭擰的死死的,凝視著楚含語言的眼眸越發的陰冷,「怎麼現在要跟我生分了?』

「我們本來就沒有什麼關係,不是嗎?如果我們家族不是世家,你我本來就是陌生人。」楚含語越過安南軒身邊走到門口。

最後還是說一句,「安南軒,不要讓我們的關係比陌生人還不如。」

安南軒雙手握拳,上面的青筋有弧度的跳動著。

……

楚含語不知道自己是怎麼離開安南軒的家裡,心中那唯一的愛戀,在她走出安南軒的家裡,徹底的化為烏有。

陳北青找到楚含語的時候,小丫頭哭的傷心的坐在馬路上,心臟就跟被撕裂一般疼的要命,把後備箱裡面的啤酒拿出來,在走向楚含語,把自己身上的羽絨服披在她的身上,在打開一罐啤酒遞給她,嘴角含笑的說道,「小姐,我有酒但是卻故事,你願意跟我講嗎?」

楚含語抬眸雙眼紅腫的看著陳北青,接過他手裡的酒,嗓音沙啞的說道,「我的故事有點長,你能聽到最後嗎?」

「自然,是會把故事聽到最後。」陳北青跟她酒杯相碰。 一雙眼睛豁然睜開。

餘燼醒了。

他剛才稀里糊塗,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其實他在鬼門關前面轉了一圈,一旦靈魂徹底熄滅,就算吃十粒解藥也救不回來。

醒來后,他發現自己的心臟以及胸口隱隱作痛,低頭一看,身上隱隱有點血跡。

「這是怎麼回事?」餘燼茫然問道。

國民男神離婚吧 「無需多問,你現在立即進行修鍊,看看身體情況如何。」范浪吩咐道。

「修鍊?」

「對,修鍊。打拳踢腿,施展武學,也可以,只要能試驗出你的身體狀況即可。」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