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你放屁!你還敢提她?旋風領域,夜魔領域,合二為一!凝聚風魔領域!」

洛白水一聲清嘯,如鷹隼般直衝雲霄,身軀一震,一道道黑色旋風,向四面八方飆射而出,構成了一道風魔領域,強橫無雙。

張天師法身綻放金光,如明燈,如磐石,在呼嘯而來的黑色旋風之中巋然不動。

「幻魔拳!」

洛白水一拳轟出,黑色旋風領域分開,一道黑光激射而去,穿透了張天師的玄力法身。那金光閃爍的法身眉宇間,居然籠罩上了一絲詭異的黑氣。

「你……大膽!」張天師怒喝,聲音如雷霆,他口中念誦真言,一陣陣清輝涌動,流轉身軀,要將黑氣驅離。

「哈哈,老張,你老了,現在是年輕人的天下!」洛白水威風凜凜,大吼一聲:「幻魔勁,爆爆爆!」

轟隆一聲巨響,張天師金光法身的頭顱,轟然爆散。

許陽心中好笑,師父自詡年輕人,其實他也已經六十歲了。當然,以其兩百多年的壽元來看,洛白水年齡倒也不大。

鎏金一般的光芒,自下而上涌動,張天師法身重新凝聚成形。

「洛白水,我倒是低估了你,」張天師靜靜說道,「你在滄瀾府潛修多年,實力已經增長到這個地步。看來,我要早日尋找機會,將你擊殺,免成後患。」(未完待續。。) 聽到張天師法身的威脅,洛白水嗤笑:「張天師,你以為我是被嚇大的?要打就打,不打就滾。」

張天師法身淡淡說道:「這具化身,有我十分之一的力量。下面我會施展一招天階玄術,你如果能夠接下來,我自然會走。」

洛白水沒有說話,他的神色有些凝重,風魔領域呼嘯旋轉,他的身軀掩映在旋轉的黑色颶風之中,若隱若現。

張天師法身左手豎起,捏出一個龍形印訣,右掌成爪,一陣濃烈的金光從他的掌心迸發出來,化作一龍一虎,都有百丈大小。

「龍虎降魔大手印!」

張天師法身沉聲喝道,頓時一龍一虎,猛然張開了眼睛,四道金光透出,它們宛若真正的龍虎一般,呼嘯著向洛白水襲殺而去。

許陽僅僅是看著這一招「龍虎降魔大手印」,就有一種心寒的感覺,這一龍一虎,勾動天地威能,力量強大的不可思議。儘管許陽面前有洛白水擋著,他仍然能感受到令人崩潰的重壓。可想而知,正面面對的洛白水,會遭受多大的壓制。

風魔領域被金光摧枯拉朽一般的衝擊,變得支離破碎。這一招龍虎降魔大手印的真正威力爆發了,金龍長吟,環繞在洛白水的身軀之上,緊接著猛虎咆哮,兩隻山嶽般的巨爪,重重向洛白水拍擊而去。

「滅絕大手印,吞噬!」

無盡的黑暗之潮,從洛白水的身軀上狂涌而出,化作一隻饕餮巨口,將一龍一虎,一口吞下。

「大膽!」張天師手掐印訣,沉喝一聲。「貪心不足蛇吞象!龍虎合一,真龍破界之力!」

饕餮巨口彷彿遭到了重創,渾身被無窮無盡的金光貫穿,一頭龐大的金龍將其猛力撕扯成兩段,破界而出。

「哈哈,痛快!滅絕大手印。擎天!」

一道黑暗巨劍,仿若由無盡的黑風凝結,自天穹之中,撕開雲霧,轟然貫穿而下。

那金龍狂吼,龍尾向天抽擊,帶起無邊罡力,將黑暗巨劍轟擊成碎片。

「沒用的,洛白水……領域境界。和法象境界,根本就是兩個不同的概念,你再怎麼努力,也勝不過我,哪怕只是一尊法身!」

張天師法身掐動印訣,巨大的黃金真龍,嘯吼如雷,一口咬住了洛白水的肩頭。

「風魔領域。聚攏!」

洛白水的身軀,陡然間漲大。變成了千丈之高!他腳踩山嶽,頭頂青天,呵呵笑道:「什麼龍虎合一,不過是條小泥鰍罷了!」

百丈長的金龍,被洛白水捏住尾部,兩手一撕。直接斷成兩截。

「好一個風魔法身,洛白水你已經擁有了堪比玄皇初期的戰力!我一道法身前來,的確收不下你,」張天師的法身冷冷說道,「希望你一直躲藏在滄瀾府。永遠不要出來。不然的話,我定會真身前來,將你徹底滅殺。」

「隨時恭候。」洛白水滿不在乎地說道。

「哼。」張天師法身化作一道金光,向西南方向飄然射去。

「師父,你怎麼樣了?」看到洛白水收了風魔法身之後,臉色蒼白的樣子,許陽連忙上前詢問。

「沒啥,老子好得很。」洛白水輕輕咳嗽一聲,「乖徒弟,你得小心。張天師這個老東西,最是不要臉,說不準就會親自來尋你。你以後在海雲上國境內行走,一定要謹慎,不要輕易暴露行蹤。」

「是。」許陽答道。

洛白水帶著許陽等人,一路飛遁,不多時就返回到海雲上國境內。

「滄瀾府的那些個長老、副院主,都在等你。」洛白水帶著許陽等人,在雲都之上降落下來,邊走邊說道。

「他們在等許陽?為什麼?」采籬嘀咕道。

「你以為百族古戰場的名額,滄瀾府會白送給我?」許陽微笑說道,「各位副院主,還有長老們,只是看重了我的實力,認為我參加古戰場,生還的可能性比較大,會給他們帶來好處罷了。」

「是啊,對於那些玄王高手來說,隨意一件百族古戰場的玄皇遺寶,都能讓他們受用不盡。要是能拿到皇者傳承,他們突破境界的可能性便會大大增加。」御玄雨也清楚這點。

「嘿嘿,乖徒兒到時候可不要手軟,該敲一筆的時候就要敲一筆。對付那些老東西,可不要像對待為師一樣實誠。你在古戰場中奪得的寶物,隨便拿出來幾樣下等貨色,就夠他們看直眼了。」洛白水嘿嘿笑道。

「這話說的……那些玄王高手,應該看不上我從百族古戰場搶到的天階下品,甚至是中品玄器吧?」許陽撓撓頭。

「不然,同樣是天階下品、中品的玄器,也有高低之分。尤其是百族古戰場中取得的珍寶,都是十萬年前,蠻荒時代的玄器,光是上面銘刻的玄紋,就是極其珍貴的研究資料,那些老東西誰不動心?要是能有蠻荒時代的玄術甚至是功法,那些老傢伙肯定會發瘋的,」洛白水聳肩說道,「更何況,你也不會白白拿出來,總要敲一筆貢獻值才行。」

一對無良師徒,將補衣等人安排在海雲院的外院等候,他們和御玄雨、采籬一起走進了滄瀾府大陣之中。

「洛長老,你終於回來了,恭喜啊!」

一個個長老圍上來,臉色都有些尷尬,但掩飾不住的是激動。

「唉,我早就知道,許陽是一個絕好的苗子,如果不是洛長老搶先,我怎麼說都要收他做弟子啊。」說話的是蒙長老。

眾位長老心知肚明,許陽肯定會把好東西孝敬給自家師尊,留給他們的,不過都是殘湯剩水罷了。

以各位長老的架子,本來不會看上這些湯湯水水的,但百族古戰場出品,就算是垃圾,也是罕見的古物,說不定其中的哪一件東西,上面銘刻的符文就蘊藏了突破玄王領域境界的契機。這些長老,都不得不放下和洛白水的矛盾,一個個忍耐著,誇讚洛白水師徒。

「好了,既然許陽回來,我們就到長老潛修區詳談吧。」方同華副院主發話了。(未完待續。。) 長老潛修區,洛白水的黑牆院落中。

「凳子不夠,各位自便吧,嘿嘿。」洛白水這個無良主人,大馬金刀地坐在椅子上,指揮許陽和御玄雨坐下。

眾長老面面相覷,到了洛白水的潛修處,居然連一個坐著的地兒都沒有。

「洛長老,這可不是待客之道啊。」一名長老忍不住說道。

「嫌站著累啊?你看看外頭……」洛白水嘿嘿一笑。

屋子外面,還有不少玄王長老翹首以盼,想要擠進屋子之中。

那個說話抗議的長老,頓時感覺無比的幸福,因為他離許陽面前的桌子很近,只有三個人的間隔。

光輪王方同華,作為德高望重的副院主,坐在離許陽最近的一張椅子上,捻須說道:「許陽,這次我們滄瀾府共有十個名額,參與到了百族古戰場,可最終生還的,只有你、御玄雨和采籬三人。按照規矩,每一個生還的學員,都應該上繳部分收穫給院方,換取一定的貢獻值。」

「部分收穫,應該是多少呢?」采籬眨了眨眼睛,嘀咕道。

「咳咳,之前也與許陽說過,應該是等同於一件天階中品玄器的價值。」方同華副院主看了看一旁的洛白水,有些小心地說道。他知道洛白水護短,可不想惹這老痞子不痛快。

結果大出方同華副院主,以及眾位長老所料,許陽很利索地取出三件天階中品玄器:「遵守約定,乃是許陽的本分。這三件中品玄器,就是我和采籬、玄雨所應上繳的部分,請方副院主觀看。」

「呃……」沒料到許陽這麼痛快,方同華副院主頗為滿意。呵呵笑道:「放心,許陽,院方肯定不會虧待你。一件天階中品玄器,我給你十點貢獻值。如何?」

「方老頭,你別欺負我徒弟不懂行情。一件傳承自蠻荒時代的完整玄器,本身就代表了極高的研究價值。上面銘刻的蠻荒時代玄紋,更是能和如今的玄紋相互印證,很有可能成為強者突破的契機!你用現今的天階中品玄器的價格,來衡量我徒弟帶來的蠻荒時代天階玄器,不厚道啊。」

洛白水在一旁哼道。

許陽倒是看得開,他微微一笑:「師父,話也不能這麼說,學院為我、采籬和玄雨,爭取了三個名額。這本身就是一種付出。而且在東萊國,韋副院主曾經在彭家老祖彭元海的手下救過我一次,弟子一直非常感激,這三件天階中品玄器,就算是免費送給學院,弟子也絕無二話。」

一眾玄王,包括方副院主,都紛紛點頭。滿意地誇讚許陽。有的人還在心裡嘀咕,這麼一個好弟子。居然是洛白水的真傳,簡直就是歹竹生好筍。

「嘿嘿,不錯不錯,我徒弟就是好,知恩圖報,仁義無雙。哈哈哈哈。」洛白水毫無形象地大笑。他心中看中許陽,那麼許陽不管怎麼做事,他都會覺得有道理。如果換了旁人這麼做,洛白水多半要諷刺兩句。

「許陽,在古戰場中。你的收穫,應該不止三件天階中品玄器阿賓。」一位長老小心翼翼地詢問道。

「嗯?」洛白水的眼神刀子一樣戳了過來。

「我沒有別的意思,」說話的是羽天琦長老,在邪王的壓力下,他頗有些不自在地說道,「我是說,你如果有多餘的古物,不管什麼,我都願意高價購買……」

「對啊,我也要買。」

「不錯,如果能得到一件十萬年前的古物,我就算出天價,都不皺眉頭。」

一句話驚醒了所有長老,頓時屋中人聲鼎沸。沒辦法,許陽雖然拿出了三件天階中品玄器,但僧多粥少,這三件古玄器,放在滄瀾府上百位長老之中,連個影子都尋不見。思前想後,還要從許陽這個「寶藏」身上下工夫。

許陽剛從古戰場出來,眼睛都不眨一下,就掏出三件天階中品的古代玄器,只能說明一個問題,他身上藏貨更多。

許陽和洛白水對視一眼,心照不宣地露出了笑容。

「各位長老,還請稍安勿躁,」許陽一本正經地拱手,「小子雖然得到了一些古物,但數量不多,除了孝敬恩師之外,還要留一些自己研究……」

「哎呀,你自己研究,又能研究出來什麼?我願意用畢生的陣法心得,交換一件古玄器……」說話的是滕王圖長老,他是名聲響徹瀛洲的陣法大師,號稱「萬陣王」。

「說的對,只要能得到一件古玄器,我願意出高價!什麼絕品玄石,甚至是玄晶……我賠上老本也要買一件。」

這些長老們,大都一百多歲了,有十來個甚至近兩百歲。他們都踏過了玄君後期的「知命」境界,清楚地知道自己的壽元大限。不突破境界,幾十年後就要壽終正寢,什麼財富都是虛的。

這倒也不是說,擁有一件古玄器,就一定能突破境界。只不過古玄器上銘刻的蠻荒時代符文,會給這些老古董們一些靈感,會給他們晉陞玄皇境界,提供一絲機遇。不要小看這一絲機遇,這些困擾在玄王境界近百年的老人,對於任何一絲微小的可能,都會發狂地追求。

許陽心中暗笑,隨即正色說道:「許陽明白各位長老的心情,雖然對於古物,許陽也很不舍,但是為了諸位長老,許陽還是決定,將它們拿出來。」

「好么,這才是我滄瀾府的好學生。」

「快些拿出來,保證不會虧待你。」

許陽朗聲說道:「事先說明,許陽拿出的這些古物,將採取競價方式,價高者得。學生不接受錢幣、玄石或者玄晶,只能以物易物。各位長老可以用玄器、功法、玄術或者是修鍊心得等等寶物,來換取許陽手中的古物。」

「什麼,玄晶都不要?」一名玄王長老瞪大眼睛。玄晶,是高階玄者之間交易的硬通貨,幾乎就等於高階玄者使用的錢幣,沒想到許陽竟然不要。

許陽笑而不語,他拿出的第一件古物,就讓所有人吃了一驚。

「這,這是聖器碎片!」(未完待續。。) 這件聖器碎片,只有手指大小,已經失去了靈性,暗淡無光。

但是,聖器碎片上蘊含的一絲難以言說的聖威,卻是實實在在的。越是實力強橫的玄者,就越能清晰地感應出,這塊碎片的不凡之處。

在普通人看來,這就是一塊廢鐵,銹跡斑斑。但是在諸多玄王看來,這塊碎片卻比絕世美女還要有吸引力,一旦除去上面的銹跡,展露它本身的玄奧紋理,這塊碎片就會恢復它的聖人榮光。

「不錯,就是聖器碎片,」許陽不動聲色地說道,「請各位長老,拿出相應的交換物品吧。」

「我有一道『星屑旋轉功』,是天階玄術,換你這聖器碎片如何?」一名長老笑眯眯地說道。

「行了老孟,星屑旋轉功只是天階下品玄術,上不得檯面,我這裡有一瓶『龍虎大力丹』,乃是八品寶丹,可以錘鍊肉身。許陽,你如今是玄宗境界,正是大力增長潛力,為將來拓寬道路的時候。換我這一瓶『龍虎大力丹』,你肯定不吃虧。」又一個長老說道。

「諸位讓一讓,你們擋著我了……」又有一個長老擠進來,「看我的,天階中品玄術,『幻影分神劍』! 辣手總裁VS帶刺校花 許陽你身上有一股劍意凌人,應該是主修劍術吧?這道『幻影分神劍』正是你的絕配!」

……

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這滄瀾府的諸位玄王長老,一個個出手豪闊之極,平時難得一見的天階玄器、八品寶丹,都好像大減價一般往外掏,許陽簡直挑花了眼。

「這件聖器碎片,就換取魯長老的『龍虎大力丹』。」許陽做出了決定。

其他長老。全都發出了不滿的嘆息。唯有那位魯長老,興高采烈地接過了聖器碎片,完成交易。

其他長老向魯長老投出羨慕的目光,許陽卻呵呵一笑,繼續說道:「諸位,古代玄器的碎片我還有一些。你們看這些碎片如何?」

許陽手一翻,又有五塊碎片被取了出來,每一塊都散發迫人的威嚴,和第一塊碎片的氣息相距不遠。

「好傢夥,竟然有這麼多聖器碎片。」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