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你想做什麼?不會是想把它烤來吃了吧?」厲無極不解。「問題是你也吃不了啊!」他接著嘀咕了一句。

「閉嘴!」小盤一頭綠線,大老爺我什麼時候成吃貨了?

「好吧,我被你打敗了。」厲無極很無奈。心念一動,將蛋移出了輪迴盤。

南明離火隨即浮現,掌控權交給小盤后,威力陡然大增。

「十方寂滅第六重還是第七重?」厲無極不確定,也許有空的話,是該修鍊神術第五重功法了。

小盤滿臉凝重,全力操控南明離火炙烤著那個巨蛋。看那情形,大有一付不將之烤熟絕不罷手的架勢。

一個時辰,兩個時辰,三個時辰……

三天後,厲無極已經變得非常不耐煩了,「小盤,好了沒有!你到底要烤到什麼時候?」

「嘻嘻,馬上就好。我說你怎麼這麼沉不住氣,看看我,這才叫高人的風範!」小盤一臉笑容,得意非凡。

話音剛落,喀嚓!耳邊傳來一道細微的開裂聲,堅不可摧的蛋殼上竟然裂開一條縫。

「哎呀,終於破了!」小盤大叫一聲,喜形於色,轉眼便將沉住氣,高人等話一起拋諸腦後。

咯咯……

隨著第一條縫隙的裂開,很快,蛋殼上便裂開了更多細小的縫。

「這裡面究竟是什麼?」厲無極很好奇,將脖子探得老長。

「噗!」當蛋殼上布滿了無數裂縫后,一隻尖長而略粗的鳥喙輕啄數下,破殼而出。

「哇,哇……」鳥喙伸出后,張嘴叫了數聲,一隻黑色的怪鳥抖動著翅膀,立在蛋殼中。 「竟然是這麼一個黑不溜秋的東西,我還以為是哪位遠古大能呢!」見到怪鳥,小盤神情疑惑。

「小盤,不要說得這麼難聽,說不定它真的是哪位大能。」厲無極反駁道。

「遠古大能……笑死我了,這分明就是一隻烏鴉嘛!」小盤嗤笑道。

聞言,厲無極仔細一看,怪鳥的模樣還真是和烏鴉很像。此刻,他心中也不禁大失所望。本來他暗中猜想過,這會不會是一隻鳳凰蛋,神獸鳳凰啊,無敵的存在,光是想一想,便讓人覺得心潮澎湃。沒想到,最後居然會是一隻烏鴉。

怪鳥停下叫聲后,立即張嘴啄食裂開的蛋殼,一副甚為享受的樣子,吃得津津有味。

這蛋殼堅硬無比,即使是厲無極也不能在上面留下痕迹,可是此刻在怪鳥的嘴下,就好像是紙做泥捏的一般,吞食起來毫不費力。

等吃完了所有的蛋殼,怪鳥抬頭望了望四周,隨後拍打著翅膀,飛上了厲無極的肩頭。

「怎麼會是一隻烏鴉?而且還是一隻吃貨!」小盤喃喃自語。

厲無極接話道:「雖然它是一隻烏鴉,但是,我認為它肯定不是一隻普通的烏鴉!」這樣奇怪的一隻蛋,裡面孵出的鳥兒能簡單嗎?他決定,帶上怪鳥一同出發。

「小子,是你把我帶出來的嗎?」烏鴉立在肩膀上,突然出聲道,把厲無極嚇了一跳。

「你可以說話?」厲無極很吃驚,只有五級妖獸才能口說人言,這隻烏鴉竟然如此怪異,生而能言。壓下心中的疑惑,他點頭道「不錯,是我把你帶出來的。」

「你為什麼要這麼做?」烏鴉很生氣,「不行,你得想辦法再把我送回去。」

「想回去?你又不是沒翅膀!」厲無極搖頭拒絕,他哪有這個功夫返回截雲谷。停頓了片刻,他有些好奇的道:「你回去做什麼?那裡好像除了金子,什麼都沒有。」

「我要回去找一棵草,一棵很特殊的草,它的樣子有些像蓮蓬,閃閃發光。小子,你見過嗎?」烏鴉答道。

聽得這話,厲無極不由頭大。烏鴉口中描述的這棵草,分明就是九死還魂草,可是九死還魂草已經被忘晴川服下了,即使烏鴉真的回去,也不可能如願以償。

「這個……烏鴉啊,九死還魂草已經被我的朋友服食,你就是回去,也沒有任何作用。」厲無極非常抱歉的說道。

「什麼!你個臭小子,竟敢偷拿大爺的寶貝。」烏鴉大怒,隨後又罵道,「你剛才說什麼,誰是烏鴉?大爺我這麼英明神武、儀錶不凡,像是烏鴉嗎?」

厲無極沒有說話,只是斜眼瞥了過去,眼神中的意思不言而喻:像,你就是烏鴉嘛!裝什麼大頭蒜。

「好吧,大爺我就不和你計較這個了。你趕緊將九死還魂草還給我!」烏鴉哇哇啼叫,糾纏不清道。

「這個,剛才不是說了,九死還魂草已經被我的朋友服食了,我可沒有辦法再還給你。」見到烏鴉的這副模樣,厲無極覺得有些好笑。這難道是一隻傻鳥,理解能力有問題?

「我不管,臭小子,快帶我去找你朋友。」烏鴉聲音急促,把頭搖得有如撥浪鼓。

「見我朋友做什麼?你是不可能見到她的,就是真見到了也已經來不及……這樣吧,我可以拿其他東西給你做補償,怎麼樣?」厲無極沉吟道。

「這……」烏鴉有些遲疑,片刻后它搖了搖頭,「不行,就是龍肝鳳膽也沒有大爺我的九死還魂草珍貴。」

厲無極皺眉道:「那就恕我無能為力了。」

「臭小子,竟敢與人聯手昧大爺我的東西,看我不烤了你!」烏鴉勃然色變。

見狀,厲無極不禁有些好笑,這絕對是一隻頭腦有問題的鳥。

小盤此時突然傳來一道訊息,「小厲,揍它!這隻傻鳥,張口大爺,閉口大爺的,真是目中無人。」

「呵呵,隨它去!」厲無極笑了笑,毫不在意。這隻烏鴉確實搞笑,簡直有些傻的可愛。它一直自稱大爺,應該是習慣使然,並沒有什麼其他的意思。

就好比小盤,也一直是張口大老爺,閉口臭小子的,說來說去,也成了習慣。

不過對於小盤而言,他確實是小子,是一個才修鍊了幾年的小修士而已。

「這裡還有第三個人?」烏鴉突然飛起,圍著厲無極繞來繞去,狐疑道。

「你有感應?」厲無極大為驚奇。這還是第一次有人察覺到小盤的存在。

「是誰?」烏鴉追問,「不會是什麼老妖怪吧?」

「呸,呸,呸!這隻死烏鴉,自己才是老妖怪,竟然好意思說別人。」小盤非常惱火,「等我出去后,一定要狠狠教訓它!」

厲無極沒有理睬他,而是很認真的看著烏鴉,鄭重道:「沒有誰,只不過是我朋友留下的一縷氣息,你多慮了。」隨後,他臉上露出一抹笑容,問道,「喊你烏鴉你不高興,那我該怎麼稱呼你呢?」

「我不是烏鴉!」烏鴉斥道,「你可以叫我金大爺。」

「那不行!太猥瑣了。」厲無極幾乎快要笑出聲來。

「臭小子,不要藉機轉移話題!」烏鴉出聲喝道:「快帶我去找你朋友,今天不拿到九死還魂草,大爺我絕不罷休!」

「呵呵,胡攪蠻纏,不知所謂……」厲無極不由莞爾。如果九死還魂草沒有被忘晴川服食,他絕對會還給對方,可是現在,要上哪裡去找這樣一株靈草?

「如果你接受我的建議,那我可以給你補償,否則……請自便!」厲無極聲音陡然重了幾分。

「你個臭小子,敢這樣和大爺我說話。今天我什麼都不要,就和你耗上了……」烏鴉一副憊懶的口吻,撒起了潑。

厲無極懶得理它,抬腿一邁,身形向著遠方飄然而去。

「臭小子,竟然敢如此無禮!是覺得我好欺負嗎?喂……喂,你跑什麼跑……我是出門不利哦,遇見了你這麼個渾小子……」烏鴉慌忙飛起,尾隨在後面,罵罵咧咧。

「哈哈,這廝還急眼了。小厲,你看它那傻樣。」小盤哈哈大笑,樂不可支。

厲無極心中無奈,不願理會這兩個奇葩,大奇葩!

他已經被徹底打敗了。

……

一條一望無際的大山脈,橫亘東西,將極北之地攔腰分成了兩半。

這條山脈,坐落在這片荒涼大地的中部,是一道高不可攀的天險。

大岷山脈,這是當地原著民和大陸各派對它的稱呼。然而所有的巫修卻把它稱為聖山,因為最神秘的聖巫殿便隱藏在山脈的某一處。

厲無極走出戈壁后,又花費了不少時日,來到了大岷山脈深處一座山嶺的腳下。

根據書中所述,大岷山脈的後面,是大片的沼澤和不毛之地,極其難行。普通人若想通過,幾乎沒有可能。

沿著山腳的小路,厲無極進入了山嶺中,他準備尋找一個隱蔽的山洞,吸收那條殘破的靈脈。

「臭小子,你一連走了好幾天,不累嗎?」烏鴉站在厲無極的肩頭,喝道。它這段時間一直跟在後面,每天不厭其煩的討要九死還魂草,非斥即罵,混了個臉熟。

「我就當這是在修鍊。」厲無極目光平靜。

「哇,哇!很有大爺我當年的風範啊!」烏鴉叫了幾聲,明顯言不由衷。

「是嗎?」厲無極笑了笑,漫不經心的道:「小烏,你是一隻什麼鳥?」

這些日子以來,他一直稱呼烏鴉為小烏,對方雖然不滿,但也無可奈何。

「你想幹嘛?」烏鴉很緊張,「如果你把九死還魂草還給我,我就告訴你。」

「故弄玄虛!」小盤非常不屑,翻了一個白眼。當然,他的話只有厲無極能聽見。

「你不說就算了,我並沒有別的意思,只是隨口問問。」厲無極在一個山洞前停了下來。

「小子,你準備在山洞裡過夜?」見狀,烏鴉不解的問道。

「不是。」厲無極搖頭,「我準備留下來修鍊一段時間,然後再出發。」

「出發?臭小子,你準備去哪裡?我和你說,我可不想陪著你四處瞎逛!你那個朋友現在在哪裡,什麼時候……」烏鴉哇哇亂叫,說個不停。

厲無極直接對它選擇了無視,開始在山洞前布置隱匿陣法。

等隱匿陣法成形后,他徑直走進了山洞中。 蒼瀾大陸,無盡大山。

一個身形修長的黑衣中年在大山深處緩緩穿行,只見他一步跨出,身影卻出現在數百丈開外。這等身法,其中的神韻和厲無極的幾乎完全一樣。

「怎麼這裡面都是低級妖獸,那些五級六級的妖修呢?」黑衣中年目光閃爍,腳下卻是絲毫不慢。

「也許我應當到大人們當年的洞府去看看。」黑衣中年口中呢喃道,轉身向著無盡大山更深處走去。

……

三天後,黑衣中年的身影出現在一個雲霧瀰漫的深谷中。

這個山谷,深邃幽靜,耳邊能夠聽到潺潺的流水聲,但是卻看不見溪流山澗究竟在何方。

兩側的山峰,陡直峭立,高聳入雲。山腰雲霧繚繞,恍如仙境一般。

黑衣中年立在谷底,周身的氣息散發而開,竟然是一隻強大的七級妖獸。

如果厲無極在這裡,就能發現,這個黑衣中年正是他在永恆沙漠時的結拜大哥黑風。在這一年的時間裡,黑風消滅了沙家堡外圍的那隻骨魔,然後穿越永恆沙漠,來到了蒼瀾大陸。

「道友,你是何人,怎麼以前從未見過你?」山谷上空,不知道從何時開始,出現了一匹白馬。

這是一匹非常獨特的馬,馬身潔白如雪,額頭正中間長著一隻長長的獨角,獨角之上,似乎隱隱閃爍著銀光,最奇特的這匹馬的身軀兩側,各長有一隻長達五六米的翅膀。

前任爹地:媽咪好新鮮 白馬踏立虛空,一對翅膀輕輕地扇動著,一股流動的風旋在它的周身上下縈繞循環,氣息強大而驚人。

「你是老斷角?」見到白馬,黑風脫口問道,片刻后,他搖了搖頭,「不對,你的角是完整的,而且氣息也太年輕了。」

「你認識老斷角爺爺?」聞言,白馬大為驚奇,它疑惑的問道,「前輩,你到底是什麼人?」

這匹白馬便是幾年前將厲無極從萬蠱毒魔手底搶下的踏血無痕獨角仙,已經半隻腳踏入了八級妖獸的行列。雖然黑風只是一隻七級妖獸,但是他卻沒有等閑視之。

「原來你是老斷角的後人,這就難怪了。」黑風略微頷首,接著道,「我叫黑風,當年與老斷角是很好的兄弟。」

「這怎麼可能?老斷角爺爺八千多年前已經衰弱而亡,你的境界比他還低,怎麼可能活得比他還久?」白馬的神情將信將疑。

老斷角是獨角獸種群的老族長,當年與魔戰鬥時,額頭的獨角斷去了一截。雖然他後來修鍊到了八級妖獸,但是終因身體與壽元衰竭而溘然長逝。不成仙獸,難逃大道輪迴!

「這我何須騙你!」黑風正色道,「我來這裡是為了求見獸王大人,不知道友是否知道獸王大人現在在何處?」

「我自然知道。」白馬點頭,停頓了片刻后,疑惑道:「前輩,不知你求見獸王大人所為何事?」

「嗯……也沒有什麼很重要的事情,只是心中有很多疑惑,打算向獸王大人請教一番……」黑風沉吟道。

「不方便說嗎?」見到黑風的神情,白馬聲音盪起一絲漣漪,接著又道:「前輩,獸王大人很少接見外人,就是我們這些人,也不是輕易能夠拜見的。這樣吧,你在這裡稍等片刻,我去去就來。」

「好的。」黑風點頭應道。此刻,他的心裡很焦急,今天無論如何,他都要見到這位獸王大人。

望著白馬消失的身影,黑風呢喃道,「等見了獸王大人,我便去尋找厲兄弟,不知道他是否已經出發?」

半柱香的功夫不到,白馬出現了,與他一同來的,還有一名頭髮蒼蒼的老者,老者面容枯瘦,佝僂著腰背,一襲棕黃sè的衣袍顯得略長,拖在了身下。

白馬落下后,也幻化成了一個身穿白衣的瀟洒中年,立在老者的身後。

「你是……黑風大人?」望著黑風半晌,老者遲疑道。

「不錯,想不到還有人認識我。」黑風點頭,隨後問道,「看你的樣子,莫非是馬留兄弟的什麼人?」「你真是黑風大人!」老者突然變得很激動,背佝得更凶了,「大人,我是小黃毛啊!」

「小黃毛。」黑風眼中閃過一絲光彩,旋即嘆道:「唉,這麼多年過去了,當年的小黃毛都已經垂垂老矣!」

這一幕實在有些滑稽,一個有若風燭殘年的老者,站在一個中年跟前,就好像是孩子一樣,但是兩人都覺得理所應當,絲毫沒有覺得不自然。

見到老者這付模樣,無痕上前,「前輩,您別激動,有什麼話慢慢說。」

「小子,你別插嘴。」老者眼睛一瞪,身上的氣息稍稍外露,此時才能發現,他竟然是一隻強大的八級妖獸。

「黑風大人,您來這裡,是想尋找神凰前輩的嗎?」老者轉頭看向黑風,接著道。

「你知道大人的消息?」黑風神情激動,急聲問道。

「大人,自從你離開后,發生了很多事情,有些事三言兩語也解釋不清楚……我現在就帶你去見獸王大人,我想她應該也很樂意看到你。」老者聲音唏噓,緩緩說道。

「如此甚好!我也很好奇,這位獸王大人到底是誰。」黑風猛然點頭。

隨後,由無痕在前面帶路,三人的身影消失在了雲霧之中。

深谷,又恢復了寂靜。

******

極北之地,某個不知名的山洞。

山洞極深,出口藏於山嶺腹地,外面有隱匿陣法,十分的隱蔽。

一名青年男子盤膝閉目,坐在山洞的後面,身下是一個畫有八卦圖案的法寶。法寶裡面,一股濃郁到實質的靈力氣息散發而出,在青年的周身快速流動。

青年的身體好像一具漏斗,永遠不會被填滿。無數的靈力在他的周身形成了九道漩渦,最後悉數注入了他的體內。

「他ma的,這個臭小子,竟然有靈脈這等好東西。」在青年的不遠,一隻黑色的怪鳥忿忿罵道。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