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你在召喚路亞之後是不是就昏過去了?」亞撒抬起手托住下巴,伊凡注意到,黑色星辰又回到了他的手指上,「之後發生的事,還有,之前發生的事。想知道什麼就問吧。」

「我——」伊凡猶豫了。

想問的事情太多,反而不知道從什麼地方問才好,之後發生的事,之前發生的事,很多事情都想知道。他想了好幾分鐘,以他們兩人的身體狀況來說,還是盡量別說太多話比較好吧。

「亞特爾.赫爾諾斯他……」

「他不見了,沒有死,可能。回去了吧。『天穹神殿』被卷進我們那個空間之後,封閉的狀態就維持不下去了。」亞撒說著,停了幾秒鐘,「莫琳詩只見到了他一眼,之後就,趕過來救我們了。」

「那,那聯盟那邊是不是也都知道了?」

「我不清楚,不過。亞特爾到羅密薩來,並不是聯盟的決定。」亞撒搖了搖頭。「最後世界樹有沒有發現我們,我不確定,至少,我們從海上一路過來,沒有遇到任何聯盟的人。」

「魔偶是亞特爾.赫爾諾斯的么?」

「可能吧。」亞撒苦笑,「他倒不是事先就知道我會去那裡。我想羅密薩可能有很多那樣的魔偶,斯蒂芬.艾斯梅德拉以前做過很多類似的事情,大概是亞特爾利用了他留下的工具。」

利用……工具?

伊凡忽然感到一絲寒意。眼前驀地浮現出一把血紅色的鐮刀,以及又一個人影……一個令人難忘的女孩。

「安,安琪兒……那個。不是,安琪兒……吧?」

亞撒愣了一下,僵住。

「是安琪兒,安琪兒.維多利亞.伊萊克里克斯。」他收起了最後一絲微笑,「我把她殺了。」

「哦。」

無言以對。

兩人又陷入了沉默。

安琪兒應該在好幾個月之前就被烏鴉殺死了。伊凡有些頹然地想,他親眼看到的,烏鴉的匕首刺中了安琪兒的心臟,她也刺中了烏鴉一刀,然而烏鴉並沒有死。伊凡和艾夏、秀琳以及卡洛一同埋葬了安琪兒。之後,斯洛斯找到了安琪兒的墳墓,似乎是想把安琪兒的屍體挖出來。

死人是不可能復活的,如果她真是安琪兒,那她恐怕早就不是人類了。

等了好一會兒,一直等到安琪兒死去的畫面慢慢在腦海里隱去,伊凡重新抬起頭。

「有關那艘船,就是,『天穹神殿』,莫琳詩一直在船上修船是么?」

「嗯。」

「那個,能不能把那艘船交給莫琳詩處置?既然她,她救了我們……」

這是當初他對莫琳詩的承諾。莫琳詩沒有違背她的承諾,所以伊凡,也想遵守承諾。

幾乎有一分鐘,亞撒一句話都沒說,好像有些驚訝。伊凡屏住呼吸。

「可以啊。」亞撒的表情恢復了平靜,「我只是對可以飛翔的船感興趣而已,那是我的憧憬。把『天穹神殿』交給莫琳詩來處置,很合適。羽族已經拋棄了它,芙蕾婭陛下也沒有要回它的打算,何況,能讓它重新飛上天空的,恐怕也只有莫琳詩。只是,伊凡,我原本以為你想用那艘船去魔族森林。」

「我是想過……」伊凡語塞了。

最開始,他是因為什麼想要去那片大海里尋找羽族的船隻呢?因為,艾夏所在的地方,是他們很難到達的。只是,沒想到尋找船隻的旅途中發生了那麼多要命的事。

對莫琳詩,也有那麼一縷虧欠感。

「芙蕾婭,不打算要回它了?」伊凡想確認一下。

「目前,只有黛芙妮.雪靈和茱蒂絲的少數親信知道那艘船的存在,船已經被結界隱藏起來,這就是芙蕾婭陛下的決定。」

「這樣,那,那可以……去見莫琳詩么?」一個人留在城堡一般的船上,剛剛失去朋友的魔族女孩,伊凡忽然很想去看看她的情況。

「可以啊,現在要出發么?」亞撒像是早已料到伊凡會這麼說似的,瞭然一笑。

腦袋還是暈乎乎的,睡了那麼久,渾身一點力氣都沒有,也沒能將透支的魔力恢復過來。不過——

「嗯,想儘早過去看一下……」伊凡小聲回答。(未完待續。。)

ps:p.s.謝謝支持~

… 阿爾卡蒂亞城由於特殊的魔法影響,無法在城內使用空間魔法,兩人離開阿爾卡蒂亞城之後一路向西,一直走到看不清城牆塔樓的地方,亞撒在地上畫了一個巫師的魔法陣,視野很快被染成白色,然後慢慢浮現出灰色的粗糙的輪廓,最終,呈現在眼前的是光禿禿連綿的灰色岩山。⊥,

沿著山谷間的小路往前走,風聲里攜著海浪的回聲。亞撒解釋說,「天穹神殿」也有一定的空間屬性魔力,莫琳詩想要將它的功能修復,因此就不把落腳點定在「天穹神殿」附近了,免得影響到莫琳詩。

已經很累了呢,但還是得走上一段路,而此時的天色都有些黯淡了。

到達海岸的時候,海浪正愈加洶湧,海天相接之處泛起了霞色,狹窄的海灣隱藏在山壁之下,遠方,大海無限蔓延。

由於結界的緣故,伊凡完全看不到船的影子,不過亞撒顯然知道該怎麼走。他們又沿著海岸走了一會兒,亞撒停住腳步,朝著大海的方向眺望。

彷彿是肥皂泡上的彩色花紋一帶而過,淡紫的輝光以漣漪的形態旋開,腳下憑空出現一條砂石堆成的小路,再往前,銀色的鐵壁上掛著鐵鎖懸梯,一直通往看不見的地方。

「打擾了,莫琳詩。」

「怎,怎麼這個時候……」

順著旋梯攀上甲板,莫琳詩就在那裡等著,還是一襲黑色長袍,戴著誇張的黑色大檐帽。[想看的書幾乎都有啊,比一般的站要穩定很多更新還快,全文字的沒有廣告。]見到伊凡和亞撒,她好像並不高興。

「如果不方便,我們就改天再來。」亞撒說。莫琳詩連忙搖頭,背過身去。

「不是不方便。就是,快天黑了啦。」她似乎有點喪氣,慢慢地走向城堡式樣的船艙。

乍看上去船艙並沒有什麼變化,傾斜的桅杆與斷裂的鎖鏈失去了海下那種華美的光彩,反倒有種幽靈船一般陰森森的感覺。唯一有光的地方在船艙的上面一層,光線很暗。是淡淡的金色,彷如墜落的夕陽。

「哦,這沒關係,稍微說幾句話我們就回去。」亞撒轉頭看了一眼伊凡。莫琳詩也回過頭,眼睛里是藏不住的失落。

他想說什麼來著?

只是想看看莫琳詩現在怎麼樣么?莫琳詩現在,恐怕也稱不上很好,她看起來很沒精神。伊凡默默地看著莫琳詩,莫琳詩也默默地看著他,過了好一會兒。

「我說過。希望伊凡你去救艾夏,所以,我會儘快把船修好,然後飛到森林那邊……的……」莫琳詩說起話來也顯得有氣無力的樣子。

「呃,那個……」有點讓人無言以對啊,伊凡點了點頭,「謝謝。」

這艘沉沒了數千年的舊船,並不是什麼適合居住的地方。芙蕾婭帶來的物資也不多,可是莫琳詩還是決定要留在這裡。伊凡的目光掃過曾經如霓虹般絢爛多彩的甲板和船舷。如今只有殘陽透過淡紫的帷幕,留下很淺一層紅酒的顏色。他又抬頭將視線投向船艙里的金光。

「裡面還很亂,有些功能恢復不了,我想把這艘船改造一下。」莫琳詩似乎覺得伊凡想到船艙里去,「羽族的女王陛下她……會同意么?」她垂下耳朵。

「羽族已經放棄『天穹神殿』了,你按照自己的想法改造就好。」亞撒說。

伊凡還記得剛看見「天穹神殿」的時候。莫琳詩是怎樣歡呼雀躍,然而如今她得到了自己最想要的寶物,卻還是高興不起來。莫琳詩仰起頭獃獃地凝視著那片金色,長長地嘆了口氣,招了招手。

「進來吧。」

從外面看上去船艙似乎很高。其實甲板上面的部分只有兩層而已。通往第二層的樓梯已經壞掉了,莫琳詩搭上了懸梯,他們從一條昏暗的走廊里穿過,到達位於船艙正前方一個寬敞如大廳般的房間里。

銀色的支架固定著一個透明的水晶球,裡面一圈一圈飄浮著金色的符號,這就是金光的來源。那個水晶球很大,上方也有銀色支架,支架與天花板上銀色線條組成的圖案相連。一眼看去,彷彿是枝繁葉茂的樹冠,又像是重疊的盛開的鮮花,而地板上則是很有規律的網格。位於中央的水晶球足以將三個人全都裝進去,此時此刻那些符號全都一動不動,僅僅是靜靜地閃爍著。

「這個……」亞撒的神色忽然間有些恍惚。

「是控制室,核心的結構和你們的魔導秘器非常接近,不過它需要消耗的魔力很多,不是人類可以使用的。」莫琳詩低著頭從水晶球的下方拾起一件東西,「下面有補給系統,如果能提供足夠的魔力,那麼,由人類來控制也就沒有問題了,前提是——」

「……」亞撒的臉色驀地陰沉了下來。

「我想拿給你的是這個,伊凡。」莫琳詩並沒有把剛才的話題繼續下去,她攤開的手掌中,托著一顆有花紋的紅色石頭,圓圓的,像鵝卵石一樣,沒有光澤。

「這是什麼?」

「已經沒有魔力了呢。」莫琳詩閉上眼睛,低下頭,「伊凡說過你曾經把安莉的魔核交給魔導聯盟的世界樹吧?我不知道魔核對你們來說是不是有什麼用,總之……這是羅莎的魔核。」

伊凡呆住了,一時間竟忘記了呼吸。他知道羅莎,也就是拉絲特不在了,可是,莫琳詩想把拉絲特的魔核交給他這是怎麼一回事?

「為,為什麼給我?」他不安地問。

「哎,就是,不知道是不是有用啊……」莫琳詩皺起了眉頭,「伊凡答應我的事情做到了呢,可是,我暫時還沒辦法把船修好,不能去艾夏那裡,如果魔核對伊凡來說有用的話——」

「莫琳詩她把拉絲特的屍體留在那片海域了。」就在這時,一直不吭聲的亞撒小聲對伊凡解釋,「魔族沒有葬禮,屍體對他們來說只是一種食物,莫琳詩所做的……已經算是比較特殊了。」

「哎?」莫琳詩很納悶地眨眨眼睛,「難道,我這麼做不對么?」

「不,沒有。」亞撒回答。(未完待續。。)

… 心臟彷彿亂跳了一拍,伊凡艱澀地喘了口氣,不由地有種心酸的感覺。

原來,魔族就是這樣子的,該說是太冷血,還是太實際了呢?好吧,這樣也好,拉絲特的好朋友,斯洛斯的屍體一樣是沉入了大海,無論帕蘭大陸北方還有羅密薩,大海終究是相連的。

沒必要為拉絲特而難過,但是,莫琳詩手中的石頭……

伊凡的視線重新回到那顆紅色的小石頭上,難以想象啊,即便是可怕的強敵第三魔將,失去魔力之後的魔核也不過就這麼普通,甚至比不上一顆稍微漂亮一點的寶石。伊凡訥訥地盯著那顆石頭端詳了好一會兒,石頭上的花紋,宛如金色的百合生長綻放。

「莫琳詩。」伊凡很認真地注視著那個一臉無辜的魔族女孩,「我不需要這個,你留著它吧。」

「啊?可是,我也——」

「你留著它吧,就當作是紀念。」伊凡不自覺地打斷了莫琳詩的話。完全沒有魔力的石頭,對莫琳詩來說一定也沒有用,可這本不該是有用沒用的問題。

拉絲特會保護伊凡,沒有殺死他,難道不是因為……莫琳詩和拉絲特是朋友么?雖然拉絲特說了不少莫琳詩的壞話,不過仔細想想,那都是關係很近的人才會說的話吧?

魔族應該是有感情的,就像艾夏的母親那樣。

「紀……念……」

微微歪著頭的莫琳詩,面對著神色凝重的伊凡,她也神色凝重。

「紀念是用來做什麼的?」

「紀念就是,就是……為了不要忘記那段經歷……那個人……所以……」伊凡心煩意亂地解釋。這什麼解釋啊,簡直是太笨拙了,可他就是那麼不善言辭。

「我。我想說的就是,雖然拉絲特她死了,但是。只要看見這個,就會想起她……如果什麼都沒有留下就從這個世界上消失了。就好像從來沒有存在過一樣……」

莫琳詩似乎還是沒有聽明白。

果然不行,僅僅是解釋一個詞都這麼累。不知不覺中,心底一直埋藏著的空洞隱隱約約又浮現了出來。伊凡的手腕上,也有一份屬於他的紀念,那是他死去的母親溫蒂送給父親的禮物,一直陪伴著他的魔導秘器,萊特吉爾。伊凡現在很想給莫琳詩說清楚,偏偏什麼都想不出來了。喉嚨也好似哽住一樣發不出聲音。

良久。

「啊,原來是這樣,為了記住羅莎嗎?只要我記住羅莎,羅莎就不是從來沒有存在過,是這個意思嗎?」

莫琳詩像是恍然大悟似的,猛地握緊了那顆很小的石頭。

「嗯,留著吧,至少不會忘記她的死。」亞撒輕聲補充了一句。莫琳詩的表情頓時肅然,她看著亞撒,緩慢地點了點頭。

「好的。那,我會留著它的。」

……

在船艙里稍微轉了一圈,許多奇怪的裝置和花紋已經殘破不堪了。不知道要多久才能修復好。回到甲板上的時候,天色已轉成寶石般透明的幽藍,海潮漲起,浪花四濺。沿著砂石小路淌過海水回到岸邊時,衣服都被打濕了。

「……那個。」莫琳詩也跟著他們上了岸,「我,我還有一個問題想問,伊凡,你見過安莉。對么?」

伊凡停住腳步。

「嗯,見過。」聲音好像不屬於自己似的。

「安莉她。是亞特爾殺死的吧……」莫琳詩低著頭喃喃。

「……」

海風格外寒冷,尤其在這一刻。自從與莫琳詩相遇之後,伊凡便時常回想起那片久違的寒冰之海,刺骨的寒意與記憶里的畫面一齊涌了上來。

莫琳詩扭過頭去,好像她剛剛只是自言自語似的。

「是……我。」伊凡的目光空洞地望向昏暗的山壁,「我,我記得不是很清楚,總之……那個,因為之前,和她交過手,魔導秘器里有她的魔力,所以才……」

莫琳詩一句話都沒有說。等待心緒平靜下來了,伊凡接著說了下去。

「我母親是因為她才去世的,我的父親還有我……都差點死在了她的手裡。斯洛斯她……不該攻打人類的土地的。」

莫琳詩仍舊不發一語。三個人在海岸上一動不動地杵著。

「是啊……哈哈。」忽地,莫琳詩乾笑了一下。伊凡猛地回過頭,莫琳詩眯起眼,嘴角帶著勾起略顯凄涼的弧度。

「其實呢,安莉不是很喜歡打仗的性格啦,她老是覺得做什麼事情都很麻煩。不過,她還是到人類那裡去了呢……」莫琳詩說,「她走的時候,我什麼都不知道,但是其實不是這樣,應該,早就預料到了呢……因為,是我帶亞特爾去倉庫的……」

伊凡愣了一下,想要追問,不過莫琳詩慢慢地垂下頭來,耳朵也耷拉著,他想要問出口的話就這麼咽了回去。

「沒關係啦,我又不會因為這種事情記恨伊凡,本來嘛,本來就應該是這樣……那個時候的安莉,跟伊凡是敵人嘛……」

她說著說著,眼睛里,似乎有些朦朧了。

「我想回去了。放心吧,我是不會背叛你們的。天快黑了呢,需要燈么?」

「沒事,天黑之前估計可以走出山谷,到城門之後借羽族的馬車回去就行了。」亞撒說,神色複雜。莫琳詩忽然轉過身。

「好——那麼下次再見了。」她故意裝作一副打起精神來的樣子,說完便朝著「天穹神殿」走去。她彷彿很想逃避什麼,越走越快,最後乾脆小跑起來。伊凡遲疑了片刻,看向亞撒,亞撒搖了搖頭。

等兩人走進山谷,最後一次回頭時,海面上就只剩下海浪了。

……

回到天空官邸時,整座阿爾卡蒂亞城籠罩在茫茫夜色之中,羽族的傭人為他們準備了一些晚餐。宛如話劇的帷幕落下,此刻此刻,彷彿一切風浪都就此結束了。

「可以安心休息了嗎?」亞撒問。

「嗯。」伊凡有些出神。不止是疲憊,也有一些別的東西沉積在胸膛里。和莫琳詩見過了面,也談過了話,他卻並不感到有一絲釋然。

穿成年代文里的女炮灰 「那麼,休息好之後,想跟你一起去一個地方。」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