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你又謙虛了!不懂還能送我黃級法決啊?再說了,我離築基境遠著呢~你以為人人都像你這樣變態么?就算你擁有儲物戒我都不感到奇怪!」

劉翔宇白了張書一眼,從認識到現在,不到半個月時間,他的修為增長速度令人汗顏,別人都說築基是修真者的一道天塹,他卻好像很隨意的就過去了。

「呵呵……」張書尷尬的笑了笑,心道,我是真的不知道才會問的,而且哪裡變態了?到潯陽城已經快半個月了,到現在才築基中期。一堆黃級法決跟儲物戒都是與死神擦肩,從謝真人那裡弄來的~

「走,帶你去汪記吃燒烤!汪記燒烤可是我們潯陽最出名的燒烤店!保證你滿意!」

接著,劉翔宇帶著張書來到一家燒烤店前。

「來來來!賣烤肉了賣烤肉咯,新鮮的野生鹿肉,現烤現賣!天上龍肉,地上鹿肉,走過路過不要錯過,一串回味無窮,兩串神趕不走,三串停不下來!這位客官,要不要來幾串啊?

喲!翔宇少爺您來了,快快快!裡面請~這位公子也不是第一來吧?看著有些眼熟。」

熟悉的口號熟悉的人,張書差點忘了初來潯陽之時,曾被這家燒烤狠狠的坑了一次!

「這家?」

他怒髮衝冠,狠狠瞪著正在擺弄烤肉的夥計。

「天其怎麼了?這裡就是汪記啊~最近他家又推出了新套餐,味道極好!」

劉翔宇不明所以,看張書樣子,似是與燒烤店的小夥計有深仇大恨。

「怎麼了?!翔宇,快把劉府的城衛召集過來,這家是黑店!上次我吃了一次差點把腸子都拉出來了!」

張書怒斥,直接拔出背後的大刀往地上一插。

「誒!這位客官息怒,您東西可以亂吃,話可不能亂講啊!我們汪記在潯陽城可是百年老店,做生意講究個誠信!不瞞您說,自開業至今,汪記從未出現過客人吃東西吃壞肚子的情況!翔宇少爺是我們這裡的常客,他可以作證!這些是顧客的好評,也可以為汪記作證!」

見狀,客棧掌柜出來笑臉相迎,他不慌不忙,拿出一堆錦旗,它們全為食客所贈。隨後自其身體開始散發濃郁的靈力氣息。

「你是修真者?」看著掌柜,張書將火氣收斂了些,此人釋放出的靈力氣息令他感受到一股深深地壓迫感。內心波濤洶湧:

「強者!絕對是強者!這種感覺似是為凡人時面對趙信,似是蚍蜉仰望巨樹!他最絕對是結丹境往上的修真者!這麼小的燒烤店裡為什麼會有這樣一個修真者!?」

「嗯嗯,小人一介散修,早無成道之志,開了個小鋪養老呢~

公子,可曾記得害您鬧肚子的店鋪為何名?我跟您講,這吃烤肉啊,要認準品牌!汪記燒烤百年老店,童叟無欺,味美價廉!不信,您可以嘗嘗。」

掌柜的說著拿起一串烤肉,遞到張書面前。

「我不吃!」張書沒好氣的拒絕,上次慘痛的教訓歷歷在目,看著熟悉的烤串,他想起蹲坑時被人議論紛紛的話,不由打了個寒顫。

「天其,你認錯了吧?我在這家店吃了好多年了,沒事的!我吃給你看,賊好吃的!」

劉翔宇搞不懂張書為何會有如此反應,從小到大每個月他都會來這家店光顧幾次,但的確如掌柜所說,從未遇到吃壞肚子的情況。

「唉……看來這位公子在別處吃出了陰影!也罷~翔宇少爺,您先入座,我來為這位公子消除疑慮~公子請隨我來!」

「幹什麼?」張書本欲拒絕,卻直接被掌柜的拉走,他的動作太快了,儘管張書有所防備,但還是沒能反應過來。

停住身形時,已經在店中內房。這裡是掌柜自個兒休息的地方,除了床椅,還擺放有一件栩栩如生的野鹿雕塑。

「你要幹什麼?」

張書緊握破刀,後退三五步,想要找個時機離開。

「怕什麼?帶你參觀下我家的烤肉流程。」

「怎麼看?」

說著,掌柜的提著張書鑽進鹿雕之內。

令張書沒想到是,小小的鹿雕,其內竟別有洞天!若說儲物戒的空間是一座楚辻鎮,那麼這裡就相當於整個夷山島了!

大!廣!神奇!這是他內心的第一感受,無數的動植物在這裡生存著野鹿,野豬,野牛,獅子,老虎,老鷹……還有恐龍!除了人,外界有的沒的,這裡都有!他們二人出現在群山之巔,看著下面活動的動物,掌柜的說道:

「你想吃什麼肉?這裡都有!」

「這是什麼地方?另一個世界么?」

感受著鹿內空間的清風,張書不敢置信,除了沒有靈氣,這裡分明就是一個完整的世界啊!

「世界?算是吧,不過也是我的養殖場,這些東西都是我以前抓來的,來源乾淨,純天然食品,綠色無公害不含任何食品添加劑!除了我家,別的地方你肯定是吃不到的!你看那隻恐龍,沒見過吧?別看個頭不小,但是肉不好吃,味兒太重了!還硬!」

眼下出現在不知名的世界里,張書哪裡還有怒氣,他問道:

「添加劑是什麼意思?恐龍又是什麼東西?道友你修為是什麼境界?」

「添加劑,嗯……講了你也聽不懂,就是一種特殊的調料,反正不能多吃,至於我什麼境界,按照你目前的認知來看的話,算是元嬰境吧,我就剛來的時候修鍊著玩玩,現在不修了。

好了,年輕人哪來那麼多疑問!我來給你烤個鹿肉吧,這次絕對不會讓你拉肚子!」

「元嬰境……那我應該稱呼你為前輩了~前輩剛說這次不會讓我拉肚子,那麼……」

「別啰嗦了!老師傅出手,學著點~」

接著掌柜隔空抓來一隻野鹿,然後喚出一把長刀,對著野鹿一陣揮舞。

「看懂了吧?這叫庖丁解牛刀法,你可是這個世界第二個有幸近距離觀此刀法的人!」

一頓操作以後,掌柜的最後以刀面拍鹿體,隨著一聲野鹿哀嚎,它的身體瞬間解體,毛是毛,皮是皮,骨是骨,肉是肉,再觀掌柜的,其身不沾一滴血,刀面光鋥舊如前。

「厲害!前輩的刀功令人佩服!」

解鹿的整個過程,張書看得仔細,主要是手法,快!准!狠!

手起刀落之間並沒有太大靈力波動,其作用主要是加快了手法的速度,野鹿身上的血管極多,但他卻不知用的何種方法,該流出的血不見流出,只有鮮嫩的肉色,單是看肉就充滿食慾。

掌柜的笑著解釋道:

「做到這點可不僅僅是刀功,刀要快!要好!我這把割鹿刀可是連龍都屠過,你看沒到血吧?刀吸收了,我這把刀要麼不出竅,出了竅就必須飲血~」

「厲害!還需要對靈力的控制吧?」

「嗯嗯,這不難,靈力只是輔助,沒有也能做到,就是要慢一些。」

接著他又砍來一堆木枝,將肉細切,一一串上。然後又不知在哪兒弄出一個方形架子,將肉串放上后,輸入一些靈力,烤架就自動的進行燒烤。

「這是我最新研發的自動烤肉機,厲害吧!我以靈力為動力,以靈石為炭木,烤出來的肉鮮美自然,普天之下,絕無第二家!」

靈石燃如薪炭,散發陣陣熱浪,靈力細若遊絲,遊走烤肉之間。剛開始烤,肉香就散發開來,張書的食慾被激活起來。

「好香~前輩,靈石靈力還能這樣用么?」

「當然可以~靈力只不過是這個世界的一種能量,怎麼使用還不得看使用者本身,可以用來滅世誅敵,亦能用來切菜剁肉!至於靈石,主要是我發現用它作燃料節能環保,而且耐燒,單是燒可以燒很久呢~」

「前輩真乃奇人!敢問前輩,節能環保為何意?」

「這……反正說了你也不懂,就是用它烤肉很香就是了~

你聞聞,香吧?別急,還有最後一道程序!

老闆,微辣多孜然的吧?」

掌柜的說著取出一個柱形瓶子,這種瓶子造型也很獨特,與外麵店里夥計用的完全不一樣,他拿起四五串烤肉撒布均勻后,烤了烤,遞給張書。

「真香~什麼微辣多孜然?你這是什麼調料啊?」

此刻,張書早就忘了之前拉肚子的事,拿起烤肉狼吞虎咽,也不怕燙著了嘴。

見狀,掌柜的露出滿意的笑容:「嘿嘿……以前講習慣了~沒啥意思,就是行話,現在,你相信我家烤肉了吧?我這麼用心良苦的做,怎麼可能吃壞肚子呢?無稽之談!」

「相信……相信個鬼!上次也是這麼香!」

聽到掌柜的話,想起上一次的教訓,張書立馬扔了手中烤串。

「你……你這孩子!浪費可恥不知道么!扔掉要付雙倍錢!」

見張書扔了烤肉,掌柜的不樂意了,罵道:

「我尼瑪,講了你不信!這次我又沒放添加劑,吃不壞肚子的!

呸!笨嘴,你這小子太死心眼了!算了,還是直接用這招吧!」

掌柜的話音剛落,張書便瞬間失去所有意識。

隨後他一隻手按在張書頭上,口中念叨著:「該留的留,該散的散!」

「輪迴印……唉……王木,你這冤孽造得可真深啊!孩子,為了還個的承諾,只能委屈你了!」

……

「卬~!」

繁煌界,妖島深處,龍祖突然發出怒吼,整個妖島都顫抖了一下。

「龍祖,怎麼了?」

伏黎見狀,趕緊詢問。

「我留在魔種上的印記被人清除了!」

「這……劍魂乾的么?」

……

張書再有意識時,已經是在汪記烤肉的店裡面,旁邊劉翔宇吃烤肉bia唧bia唧嘴的聲音吵醒了他。

「我這是怎麼了?頭好疼~啊……好香~」

「天其你醒了啊?擔心死我了!剛才掌柜的說你突然暈倒,發生了什麼事啊?」

回想剛剛發生的事,張書有些頭疼,記憶已被更改,之前吃得他拉肚子的店鋪不是這家,而是一家某某燒烤。他能回想到的沒有了鹿內世界,沒有掌柜的新發明,只有一個簡單的故事,掌柜的帶他到內房,房間能很簡樸,養了一隻小鹿寵物,摸了摸小鹿,掌柜的拿出祖傳的燒烤秘籍,大大方方讓他觀看,看著看著,他就睡著了。

「發什麼什麼事……剛剛……剛剛我好像看書來著……看著看著就睡著了~掌柜的呢?」

「這位公子,掌柜的在房間內休息呢,他跟小的吩咐過了,等您醒了把這本秘籍贈給您,希望您下次吃燒烤要認準品牌!掌柜的還說了,為彌補同行對您造成的精神損失,今日您與翔宇少爺的單全免了!」

「汪氏燒烤秘籍……」

「哎呀,天其,別想那麼多了,你定是最近太累了,在哪兒都能睡著!來,吃點肉補補!夥計,多烤一些,一會兒我要打包帶走。」

「得嘞~」

…… 「好吃吧?下次再帶你吃別的,我在潯陽吃了幾十年了,你以為我這身形是白長出來的啊?」

酒足飯飽之後,二人便回往劉府,劉翔宇摸著圓滾的肚子,吃得很滿足。

「嗯嗯,再過幾天就是三宗五門的收徒大會了,入了宗門,想吃到這些東西就難了。」

提著一堆打包的烤肉,張書冥冥之中對於汪記燒烤還存在著許多疑問,但這種疑問註定找不到答案。

「是啊!我聽人說,修鍊到後面要辟穀的,隔個個把月吃吃辟穀丹就行了,想想都難受~」

一想到以後入了宗門可能就吃不到凡間的美味了,劉翔宇從打包的袋子里又抽了幾串烤肉「傷心」的吃起來。

「辟穀丹……」張書摸了摸胸口的儲物戒,裡面正有辟穀丹,原來,是這樣用的。

……

「胖子,你變了,變得不老實了,吃東西現在都不叫我!」

「你們真可惡,跑去吃獨食!」

回到劉府後,二人將馮瑩蔣不凡叫了出來,面對烤肉,他們同樣沒有抵抗力,嘴裡邊吃邊嘟囔著二人不夠義氣,出門吃東西都不帶他們。

「嘿嘿……哪有,都沒怎麼吃就急著給你們帶過來了,我再吃點!」

為了彌補過失,劉翔宇陪他們一起吃了起來,張書有些無語,這傢伙真能吃,在汪記吃的也不少了啊。

「你們這兩天見到過小黑么?不知道它跑哪兒去了……」

剛好幾人都在,張書問道。

「沒有,我這幾日都在修鍊呢。」

「我也一樣,嘻嘻,我已經鍊氣中期了哦~不過我靈石快用完了,天其給我點靈石。」

提起修鍊的事,馮瑩放下烤肉,將玉手伸出,摞起衣袖,只見白皙勝雪的皮膚上,散發著陣陣晶白靈氣。

「瑩瑩真行!不過為什麼你的靈氣顯白色?而我的好像是黑色的……」

蔣不凡也做著同樣的動作,只見其粗糙的皮膚上,散發著淡淡黑色靈氣,雖然淡,但比馮瑩的要深的多,他如今已經鍊氣中期了。

「你們真是妖孽!我接觸修真比你們早,也沒閑多久啊,現在也才鍊氣前期~這才幾天啊,你們就都趕過我了……」

劉翔宇兩串兩串的往嘴裡送烤串,與面前幾人相比,他有一股深深地自卑感,就修鍊天賦而言,他差了太多,根本沒得比。

「嘿嘿,翔宇你也別灰心,鍊氣很簡單的,多思考思考,只要方向對了,很快就能突破的!」

張書安慰他,並為他示範了一次吸靈入體。隨後自儲物袋中取出三枚中階靈石,說道:

「這靈石你們一人拿一個,足夠修鍊到築基期了。修真之途,除了天賦,更需要勤奮,翔宇,你天賦上有著不足,就應該多花些心思研究。」

蔣不凡也安慰道:

「胖子你別灰心!不是有丹藥么?資質不足,靈丹能補!等我修為境界高了,我去給你弄丹藥!」

「丹藥……你看看這些丹藥,能用到的話你就拿去~」

說起丹藥,張書想起謝真人的儲物戒裡面還有一堆,但自己並不知道都有什麼用處,索性就都拿出來分享。

「卧靠!煉體丹!這個我在拍賣會上見過,當時拍出了三顆中階靈石的價格!靈氣丹!這麼多,這個也不便宜啊,前陣子拍賣會上十幾顆低階靈石呢!化氣丹,這個我只是聽過!聽說吃了能夠增加靈氣化液的速度!還有天靈丹……我的天!天其你真是隱形富豪啊!這些丹藥價值都夠買下一座小城了!難怪修鍊速度這麼快!」

「天其,你從哪兒弄得這麼多丹藥?」

剛拿出丹藥,幾人就一瓶一瓶的觀看,不管是內心還是表面,無不羨慕震驚張書的家底。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