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你先下去!」

船的輪廓出現在視線時他加快了速度,將她放在船綁上,往小狐狸寄川他們身邊一放,便要飛身而上,被夢尋拉住了胳膊

「你幹嘛去?」

「上去找他!」

似乎理所當然,只是他還沒來得及上去,就襲來一陣陰風,直衝夢尋而來,卻被立在她身前的夜瀾反手擋下,兩股氣流震蕩間,他們周圍的霧散了不少。

夜瀾收了手飛身而上,便向朦朦朧朧中的人影衝去,一道火光炸開,掃清一大片霧靄。

看的夢尋提心弔膽,一是夜瀾壓制毒的解藥用完了,毒又發作了,不能動蠻力,二是,她不想夜瀾傷了那個王爺,那個生的可憐,死的更可憐的人。她喊道:

「夜瀾,你別打了!他是個好人!」

若那王爺是個壞人,那將軍負了他,他大可以回去要了那負心人的命,畢竟他是君,他的臣!

可是他沒有,熬不下去,他要了自己的命,成全了那個負心漢!

沒人聽她的,漸漸的風停了,霧散了!寄川飛身要上被夢尋一把扯住衣服扯了下來,夜瀾也身子一旋,落在了船帆的帆桿上。

那個王爺白衣飄飄,落於船頂,下落間,抬手扔了個東西,砸向夢尋,她只覺得眼前一閃,只能伸手接住,一看原來是一顆珠子,碧綠的顏色,泛著流光,躺在掌心,小巧可愛,將掌心印出一片綠色。

夜瀾遠遠掃了一眼,便收了內力。小狐狸歡天喜地拿着珠子看的正起勁,就被夜瀾過來從她手裏拿去了,看了看收了起來,夢尋倒也沒在意,越過他往那個王爺走去。

想着他給自己東西,不像壞人,應該說本來就不是壞人,他和夜瀾動手似乎是在試探什麼,若真是壞人,早把船掀了。

知道了他的故事,她堅信他是好人,死了也是個好怨靈。

「一直沒請教王爺尊姓大名,不知可方便告訴?」

夜瀾也跟着她腳步過來,向船頂那個王爺問:

「如不嫌棄,下來同席對飲一敘!」

氣氛轉變有點快,夢尋看了看夜瀾,見他是真心實意的,就眉開眼笑,想着他挺通情達理,只是沒想到人家不領情。

「何談嫌棄?只是本王還有別的事,只說幾句話,希望二位記住,相逢相知是前緣,風雨散、飄然何處?相遇不易,願你珍惜!相知很難,願你相守!執手相看眼前人,莫遲珍惜待來生!」

夢尋腦子想着這些話的意思,看夜瀾緊緊盯着她,似乎問她記住了沒?她笑笑,點點頭,他也笑了。

兩個人從對方臉上收回視線,那船頂上立的人,已經沒有了,夢尋急的大喊:

「有沒有什麼要我轉達的?或者有沒有什麼要我辦的?聽見了嗎?」

身邊男人輕呲一聲,問她

「你是替人辦事,辦上癮了嗎?」

她沒理他,想他又沒有親眼所見不明白,等有時間說給他聽聽,讓他也難受難受。

眼睛掃一圈,四周寂靜無聲,彷彿那個多情的王爺從來未曾出現,現在還是夜瀾不顧病體,抱着那個女子從她身邊經過,進那船艙去,想到這些心裏突然有點難受。

有些東西她好像明白了一些!讓她悵然若失,低頭就想進去睡一覺,想醒來忘了這一切,卻被夜瀾拉住了胳膊。

「哭什麼?捨不得?」

夢尋抹了把眼睛,看了看,分明什麼都沒有!

「就是有點捨不得!」

「捨不得找他去!」

他說完賭氣似的先轉身走了,往船艙走去,夢尋看着他的背影,他越過寄川,越過小狐狸,沒越過那個人,他立在那女子面前問:

「你怎麼出來了?」

夢尋想問:為什麼就不能出來?自己可以被派去找怨靈,雖然沒被傷害,可是當時他們都不知道會不會有危險,難道他就不擔心自己的奴僕會不會有危險?

他情願冒天下罵名,情願冒生命危險,做那些有違倫理道德的事,做一個被人指指點點的人,為的就是那個女子,他對那女子如何都正常。

此刻那女子拉着他看了又看,問他:

「你怎麼一點不顧及自己身體?現在解藥沒了,你若再┈┈」

她似乎不敢想,不敢說了!又似乎生氣了,生氣卻也是笑着的,讓夢尋不明白,在自己喜歡的人面前,為何也如此小心翼翼?你就拉下臉試試,看他能如何?

小狐狸早和寄川去安排行船的事了,夢尋也看不下去了,直接從夜瀾身後擠進門去,一頭扎到床上,被子一蒙,睡覺去了。

迷迷糊糊還在想那個王爺,活着時候,岸的兩邊都是地獄,他只能選擇中間,中間那片海也是地獄,死後去的地方。

岸那邊的島上,守着火熱的愛,卻無法給那炙熱的感情找到它的主人。岸這邊,他滿腔熱情等著給付的人,卻在娶妻生子,建功立業,讓他成了全國的笑柄。

本生已經是個笑話,那個無情將軍再背叛他,找個女子安了家,讓他如何能接受這個事實,他拋下臉去了,哪還有臉回來?

回來有不被人接受的感情,不被人接受的理想和偏執,只能選擇中間那條路,一直守下去等下去!

他說感受到了將軍的氣息,這船上怎麼會有將軍的氣息?一定是他弄錯了。 第553章

盯著濃煙和大火,他一遍遍吶喊,同時搜尋著慕安安的蹤跡。

「慕安安!」

「安安!」

宗政御一遍遍喊著,可除了大火的聲音,以及木頭砸落的聲音之外,無任何回應。

他卻不斷吶喊,「安安!」

「我在這……」

宗政御原本前進的腳步猛的頓住。

一回頭,便聽到一道虛弱的呼喊,「我,我在這……」

「慕安安。」宗政御喊了一聲,捂著嘴,在現場努力辨別。

耳邊是很虛弱的聲音,「御叔叔……」

「我,我在這裡。」

宗政御掃了一圈,最後在一個角落的位子發現一個模糊的聲音,他直接衝過去。

越近,便越能看到慕安安此時的狀態。

她趴在地上,整個人已經有些昏沉,卻還努力的舉著手。

宗政御衝過去,直接把人扶了起來,抱到了懷裡。

在這一刻!

在將安安抱緊的那一刻,宗政御才感覺渾身的血液開始流動。

從御園塆飆車至江都會,哪怕是在這一刻之前,宗政御都感覺整個人被掏空。

一直到將慕安安抱緊在懷裡這一刻,才感覺到了安心。

他低頭吻了下慕安安額頭,「乖,沒事了,我們回家。」

「御叔叔,對不起,安安不乖。」

「我家安安最乖。」

「御叔叔,你別生氣。」

「不生氣。」

他哄著慕安安,直接把人橫抱了起來。

「七爺!」

「七爺!」

外圍御園塆保鏢喊了起來,其中一人發現了宗政御這邊位子,當即朝著這邊靠攏,為宗政御保駕護航,順著安全通道往下走去。

江都會大廈外。

御園塆那位爺衝進火海的消息,已經傳開,炸開了周圍所有人。

周圍人圍成一圈又一圈,盯著大廈外。

顧醫生已經等瘋了。

在這時間裡,每一分每一秒,對於顧醫生都是焦灼的。

他開始後悔。

後悔一開始沒讓七爺知道這件事。

後悔今晚讓慕安安面對陳花。

後悔,從一開始就不應該過於聽慕安安的話,過於支持她。

慕安安是聰明,有自己計劃,可是她性格太烈,有時候做出的行為非常烈。

像這場已經控不住大火一般!

「出來了!」

就在顧醫生焦灼下,有人高喊了一句。

顧醫生渾身緊繃,猛的朝江都會大門走去。

熊熊烈火下,一男人橫抱著女人走出來,背後幾名消防員保駕護航!

大火燒的猛烈瘋狂,讓人看不清男人的面容,只能看到他沉穩的姿態!

那一刻,顧醫生熱淚盈眶!。 夜無痕若想滅了鳳燕國,亦是輕而易舉。

若非如此,他怎會讓自己的兒子去他身邊為跟班?

皇后淺皺着眉心:「陛下,若想要留下攝政王,有個最為簡單的辦法——」

「什麼辦法?」

「聯姻。」

皇后淡笑着揚唇:「用聯姻牽扯住他。」

容耀冷笑道:「皇宮裏的那些公主各個都是胭脂俗粉,夜無痕能看得上他們?」

「陛下,你忘了清月了嗎?其他的公主,攝政王自然是看不上,可那清月向來清冷,無欲無求,唯獨這般女子,才能擾亂攝政王的心,」

雲皇后微微一笑,提議道。

這雲皇后並非是容華太子的親母,按理說他只是容華的小姨。

當初先皇后難產而死,臨死之前,祈求皇帝迎娶自己的親妹妹為後。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