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你們說話算話」。秦月凝指如劍刺向眉心,噗!血煙爆起,化成一縷青煙。

「秦月」。魑原回身想救她,已經晚了。整個人獃滯了下,眼裡露出凶光,咬牙切齒的吼道:「放了他」。

魑心等也是一愣,她們怎麼也想不到會這樣,那句話只是隨便的說說,自己都沒當真。

「不能吧!說著玩的」。

魑原的臉變得鐵青,好像憋過了頭,大口喘著氣,嘴裡不停地響著聲,從來沒見過他發這麼大的火。紫光迴旋斬去,巨大的風旋劃過一片紫芒,卷向魑心。

魑心早有防備,三女推出戰盾,同時飛出骨刀,狠狠的劈來。

魑原戰盾橫推,硬接三道虛影刀鋒,身影縮去,一閃出現在魑菹身邊,刀尖讓過戰盾,飛速的刺入。

魑菹急速躲開,咔!戰甲被挑掉幾片鱗,嚇得她出了一身的虛汗。

魑原用近身搏殺技,這可把魑心等嚇完了,這可是玩命呀!閃身想逃出戰團。

青色刀鋒迎面斬來,逼得魑心、魑蘿連連爆退。

「原哥,我來幫你」。魑梅加入戰團,五位少主滾殺在一起,瞬間有血氣瀰漫開。

鬼屍站在台上,看著發了瘋的魑者,慢慢的走向石柱。魑心等帶來的鬼奴、鬼屍見他走來,紛紛向後退去,沒有一個敢上前阻攔。

鬼屍到了石柱下,咔嚓!捏碎晶鏈,夾著赤霄就走。

魑心等看到這一幕想跳出戰團截殺,幾次凝術都被魑原和魑梅擋了回去。一打眼,嗯!台下又出現個靈女。秦月?剛才那個。沒時間想了,魑原的骨刀又劈到眼前。

秦月向鬼屍豎著大拇指,接過赤霄。「少主撤」!

嗖嗖!兩道遁影落到台下,嘻嘻哈哈的跑了。

魑心等三個魑女站在台上,鼻子都氣歪了。怎麼也想不明白是怎麼回事,秦月明明死了,怎麼又復活了。化血還魂沒有千年不可能凝聚真元。

「梅妹太謝謝你了,沒有你,這戲演不到這份上」。魑原看到魑梅噘著小嘴,急忙謝道。

「邊去,就把我矇騙了,你們心裡偷著樂吧」!魑梅甩著手,一臉的不高興。

「那不是,所以你才入戲,我都緊張死了」。

魑梅撇撇嘴,確實,她真的很入戲,把三個魑女都騙過去了。心裡那個美呀!

「這個靈士是不是歸我了」。

秦月急忙護住赤霄。魑原鎖著眉頭,看向秦月,魑梅的話提醒了他,他雖然是少主,但不能有男鬼奴。

「秦月,交給魑梅少主,這是鬼魑城的規矩」。

魑梅笑得嫵媚,這靈士,她看得很順眼,還不錯,真相中了,不然,她不會要的。

秦月低著頭,又沒有辦法。少主說的對,如果回到少主殿,早晚被刑殿收走。

「魑梅少主能讓他傷好后再走嗎」?

「怕是不行,我答應,那三個騷狐狸也會告到刑殿的」。

秦月難住了,好不容易救回赤霄伯伯,還不能在一起,她相信,伯伯能帶給她很多消息。咬咬牙!「那好吧」!

魑原等人保護著赤霄到了魑梅的寢宮,認領了奴洞。進了洞后,封閉洞口,開始查看赤霄的傷勢。這一查,魑原和魑梅都懵了。

赤霄身上沒有半點傷,卻無法探到丹海和靈識。轉頭看向秦月。

秦月早就檢查過了,這不是赤霄伯伯的主體,這是分身,根本用不著擔心。「伯伯和我修鍊同一種術法,比我的更精湛」。

魑原點點頭,秦月的分身之術,他見過,以假亂真,即能凝術,又能攻殺,與本體無異。當年他之所以選擇秦月當鬼奴,不僅是因為秦月長得漂亮,更因為族主極力的推薦,並讓其展示了術法。

魑梅瞪著驚跳的大眼睛,第一次看到這麼利害的術法,難怪原哥不放這個小靈女。「讓他休息吧!等醒來時,我叫你們」。

魑梅下了逐客令,魑原拉了下秦月不得不離開。

魑梅看到二人離開,走回床前,歪著頭看著靈士俊郎的面容,慢慢的低下頭,輕輕的吻了下赤霄的額頭。「小子,不論你是分身,還是本體,從現在開始,你是本少主的了」。

鬼魑城外,黑森森的林域里,古木盤根錯節,拱起的粗根動了動,一道鬼影睜開黑亮的眼睛。

「赤霄哥怎麼了」。

另一道影子亮起黑黝黝的眼睛。

「找到月兒了」。

「真的,她在哪兒」。

秦姬激動的跳下樹根。

「與魑原少主在一起,還有那個鬼屍」。赤霄說到鬼屍時,狠狠的咬著字。現在他可以肯定,鬼屍就是魔邪。

「他在,還好,他會想辦法救出月兒的」。

「你怎麼會信他」。赤霄對魔邪成見大了,兩人可是仇家,這次只是為了秦月,不然,不會與他合作。

「赤霄哥,我再進城」。

「不行,上次驚動了城中的護法,差點被抓住,還是讓分身、化身在城裡折騰吧」!

秦姬想想也是,上次九死一生,差點被擒住,好不容易才逃了出來。她和赤霄都受了傷。

「讓分身動手,劫出秦月」。

「不行,還是不時候,等『幽冥節』開始時,那時鬼魑城必亂,動手會更好」。

「好」。秦姬點點頭,赤霄哥說的對,只要找到了秦月,就不急於一時。

「小心,那些笨蛋又來了」。

兩道鬼影消失在樹根下。

一道冰風吹過樹梢,兩道冰影掠過。「來呀!你抓我呀」!

數十縷魑影圍殺過來,刀風形成密網,罩向逃遁的怪影。兩道冰影一閃逃出數百里,消失在黑暗的空域。

「媽的,從那來的怪物」。魑者們罵著,急速的追去。

鬼魑城內,魑梅坐在寶座上,拄著腮幫子,大眼睛骨碌碌的轉著。

空域微動,一位魑宗老走進殿域,看眼魑梅少主,臉色凝重起來。「少主,你找我」。

「魑祖,那個鬼奴是怎麼回事」?

魑宗老心裡咯噔一下,壞了,果然來查這事。苦笑道:「少主,你知道,我們就是個辦事的,魑心少主拿著令牌,我們也沒辦法……」。

「我沒問此事,我問鬼奴從何處來的」。

哎喲!魑宗老緩了口氣。老了,這小心臟受不了這麼折騰。「這事呀!……」。

魑梅咬著尖牙聽著,行呀!本事不小。「打不走,抓不到」?

「是呀!少主,你不知道,這小子還有一堆的同胞兄弟,帶著個冰奴,到處惹事」。

魑梅眼神亮了,立即想到了秦月,看來,這個靈士為了秦月而來。好!本少主要好好的會會你。

奴洞內,秦月急得坐立不安,赤霄伯伯來了,靈母也一定來了。他們能在哪裡?

「你說怎麼辦?母親一定為了救我來的,可是以他們的境界根本做不到,太危險了」。

鬼屍瞪著空洞的眼神,直直的盯著秦月。魔邪當然知道,他也在找機會,如今鬼魑城內什麼形勢,還沒有摸清楚,他是不會動手的。 眾人聽總首領這麼說了,便不再爭執。

當下亞瑟第一個發言道:「老子不同意!就算合艾克斯星管理區域的整個力量殺了那個阿修羅,老子也不願意。阿修羅的命,是屬於老子的!」

吉爾特不禁看了亞瑟一眼。雖然亞瑟選擇不同意,可是吉爾特心中多少有些不爽的感覺。他第二個表態道:「我不同意。我必須堅守我的承諾。」

霍金斯嘿嘿一笑,道:「我同意殺了那幫為害不小的入侵者。」

葛蘭亦冷冷一笑,道:「還用說么?同意!」

排在其後的邦尼冷著臉,道:「不同意!」

一直沒有說話的阿諾德簡簡單單逼出兩個字:「同意。」

此時的身份亦擁有一票權力的亞爾弗列得道:「我不同意。誰同意誰是孫子!」此言一出,遭來霍金斯、葛蘭、阿諾德三人的同時回頭瞪視。

至此,表態的七位隊長,四位反對,三位同意。眾人將目光齊刷刷對向了總首領索菲亞。很顯然,索菲亞若是同意,四對四的票數,就需要餘下的副隊長繼續投票。但索菲亞若是不同意,答案便異常清楚了。

索菲亞笑了笑,緩緩道:「我不同意。」

索菲亞算不上老奸巨猾,卻也頗有乃父之風。實際上,她也早知道台下諸位隊長會做出怎樣的決定。所以,最終的決定權仍是無異於在她個人的手裡。只不過,通過投票產生的結果,她便不需要負太多的責任。

當然,與其父康納德不同的是,索菲亞擁有自己的見解。那便是,做人要誠信,為人要善良。

於是,這場會議圓滿結束。

******

靈魂研究所的會客廳。

再次來到這個地方,回想不久前自己的靈魂在這裡反覆回到另一個時空的情景,何歡竟有恍如隔世的感覺。

從吉爾特這裡得到艾克斯星管理區域最高領導層的最終決定結果后,何歡還是挺感激對方能夠遵守諾言的。若是不然,一番大戰之後,恐怕雙方誰也討不到好處。

吉爾特聳了聳肩,對面前的何歡與趙嚴道:「那麼,兩位,這恐怕是我們的最後一次見面了。當你們的靈魂從這副身軀分離出來,回到你們自己所該有的身軀后,你們也該直接離開了。當然,王城的通道已經封閉,你們只能通過我們的穿梭機去向你們自己想要去的地方。不過,幸好有饕餮帶路,想來你們也不會迷路。」

趙嚴不禁笑道:「你這是著急趕我們走的意思么?」

吉爾特亦笑道:「是有這個意思!」他當然不用告訴對方,因為尚有許多艾克斯星人仇視他們這些地球人,為避免許多麻煩,他們越早離開越好。而趙嚴心中自然也是明白這一點。

兩人四目交對,都是會心一笑。

何歡與吉爾特握了下手,道:「謝謝。」

吉爾特笑道:「不客氣!」轉身向門口走去。忽然,他停下腳步,轉頭一笑,道,「對了,阿修羅。亞瑟隊長已經離開艾克斯星管理區域,前去完成他的任務去了。不過,臨走前他讓我帶給你一句話。他說,總有一天,他會打敗你!」

何歡聳聳肩,笑道:「讓他儘管放馬過來!」

看著吉爾特就此離開,客廳內只留何歡與趙嚴二人。

兩人隔了一會,卻都沒有說話。不知為什麼,何歡不自覺地嘆了口氣。

趙嚴看了他一眼,笑道:「怎麼?阿歡,有心事?」

何歡也看了他一眼,苦笑了一聲,道:「趙叔叔,有個事,我一直想向你請教。」

趙嚴道:「你說。」

何歡想了想,便把在王城那地底下第一次見到真實之心時的情景告訴了對方,道:「如果這一切都是真的,那麼,趙叔叔,我們應該儘快趕回地球了。我不知道那整個向陽市的熊熊烈火是怎麼回事,但總覺得是跟我們有關聯。」

趙嚴面色也是非常凝重,點頭道:「你的懷疑不無道理。我們必須阻止這件事情。對了,你說,你看見了倩倩?」

何歡點點頭,有些尷尬地道:「那王城說道,我第一個看見的人,才是此生真愛,那個……」

見到對方忸怩的神態,趙嚴不由呵呵笑出聲來,拍了拍何歡的肩膀,道:「阿歡,你需要努力一番,或許哪天真能成為我的女婿!」

何歡聽到這話,神色更加尷尬,一張臉憋得通紅,連忙改變話題,道:「若是我所見都是真的,那倩倩此刻可正在忍受著折磨。我們也要快點去救她才是。」

趙嚴擺擺手,道:「若僅僅是黑牢之災,倒是沒什麼。讓那孩子受幾天苦楚也好。」

何歡聽他這麼說,「嗯」了一聲,想想也是,至少對方不會有什麼性命之憂,此時倒是不必太過擔心。

趙嚴道:「我之前還在奇怪,咱們地球人通過那死亡通道的人數,少說也有三四百人,怎麼就會只有百多人了。我本怕他們就此死去,聽你這一說,想來他們竟被傳送去了地球管理區域,我倒是安心許多。」

何歡點點頭,心頭卻是一陣黯然,道:「趙叔叔,我……」

趙嚴凝神看著他,道:「你是想問,關於露西婭的事吧?」

何歡苦澀地點點頭,道:「細想起來,我在地球上的時候,內心深處,果然,還是更在意倩倩一些的吧?只是,我一直以來都自認為是把她當小妹妹看待。然而,露西婭,他不是我最在乎的人么?身為死神,我不是該對她始終不渝的么?而且,我一直都是這麼在意她的啊!……哎!我自己……也弄不清了。」

趙嚴的神情也陷入一種沉於往事的狀態,道:「我理解你的心情。曾經,我也有過你這般的經歷啊!直到後來,我才明白這是怎麼回事。阿歡,死神的情感,至死不渝,那是不錯。但是,我們,曾經都死了!特別是,我們投胎轉世為人類之後,我們的愛,已經不純潔了。人類的愛情,總是多變的。時間,是人類愛情的最好殺手!阿歡,那個露西婭,只是你前世的摯愛,從今往後,卻不再是了!你心裡所有的,不過是前世殘留給你的一種執著之意罷了。」

兩人互相交談著,卻沒有料到,在客廳的大門後邊,一個女子的身形,靠著牆壁,逐漸蹲下身子,將臉埋在雙手內,無聲地哭泣起來。 靈魂研究所巨大的實驗室內。

各種稀奇古怪的儀器設備擺滿其間,玲琅滿目,引起了趙嚴的極大興趣。他在想,若能將這一整套的研究技術搬到地球那邊,那是何等了不得的一件事情。

何歡每每看向露西婭的眼神,總是充滿了猶豫。好幾次想要跟露西婭詳談,可是終究鼓不起那份勇氣。不知道為什麼,露西婭也一直沒有找他說話,就好像對方忘了他這個人似的。

站在一百多名地球人的面前,作為副所長的杜魯博士,滿麵灰色鬍渣,掃了眼前的這些人一眼,清了清嗓子,道:「那麼,諸位,請仔細聽我說。眼前的這個設備,說實話,我們也是剛剛研製出來不到百年,尚未正式投入使用。不過,無數次的實驗證明,這台儀器是不存在任何問題的,請各位放心。」

他一面說著,一面用短小的手指了指身側的由一台一人高的操作台和兩個約兩人高的透明罩組成的儀器,繼道,「我們稱之為人體複製器,倘若是複製靈魂,我們暫時做不到,但是僅僅複製身軀,這項技術已經完全沒有什麼問題。各位需要做的,便是相信我的話。那麼,有誰願意第一個嘗試么?」

人群中走出一個人來,說道:「我先來吧!」

何歡看見這人,一顆心不禁抽了一下。

露西婭!

杜魯博士滿意地點點頭,道:「請你走進這個透明罩內吧!」

露西婭依言走進左邊的透明罩中。圓形透明罩的門逐漸合起,與整個透明罩嚴絲合縫,沒有一絲空隙。

於是,在助手安琪拉和唐恩的協助下,杜魯博士噼哩叭啦地在操作台上一陣敲打,嘴裡說道:「那麼,你的腦海里,只需要想象自己從前的樣子便可。並不需要多清晰。系統會自動在你的腦子裡搜尋出最符合你的那一個形象,然後進行複製。接下來,我將會把你的靈魂從艾克斯星人的身軀內抽離出來,然後依附到複製出來的軀體上。怎麼樣,過程聽起來是不是很簡單?」

他說著話的時候,右邊的那個透明罩,一個身軀正在逐漸形成。

看見這一幕,何歡不禁暗暗吁了口氣。實驗開始前,雖然明知道概率很小,他仍是擔心這個杜魯博士會不會耍什麼花樣,直到看見露西婭的原本身軀被複制了出來,他才確信對方是真的在幫助他們這群地球人的。

當露西婭身著一件黑色緊身衣從右邊的透明罩內走出來的時候,連她自己都有點不敢相信,自己就這麼簡單地回到了自己的身體里。正自迷惑,迎面一個身形走了過來,卻是何歡。

何歡仰面看著她,微笑道:「露西婭,沒事么?」

露西婭亦笑了一下,笑容里卻是頗多苦澀,道:「我沒事。」

何歡點點頭,對杜魯博士道:「博士,多謝你了。接下來,就要多麻煩你了。」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