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你們是怎麼管理的?有人闖進了我們的房間——」秦洛大聲的叫嚷著說道。「你看看,你們快來看看。這些人假裝是聯邦調查員騙我們打開房間門,沒想到打開門后竟然會發生那樣的事情——美國的治安怎麼這麼差?這是星級酒店嗎?難道就沒有一點兒安全保障?」

秦洛一上來就把帽子給扣在了美國治安和『酒店的安全保障』上面,這樣才能夠佔據主動權。

聽了翻譯的話后,萊恩說道:「先生,請不要激動。有什麼事情慢慢講,我們一定會妥善處理的。」

「慢慢講?再慢的話——-我同伴的貞操就保不住了。他們打人,企圖非禮我的朋友——這些人是流氓,是人渣,是色鬼。他們都應該拉出去安樂死——」秦洛根本就沒有息事寧人的意思,扯著大嗓門吼道。

「這是五星級什麼酒店嗎?為什麼會讓這樣的人進來?我們的房間門剛剛才被人打開,我們最珍貴的物品丟失——結果你們給的結果卻是視頻被人替換。你當我們這些客人是白痴嗎?一定是你們的工作人員監守自盜。」

秦洛倒不是非要和這家倒霉的酒店過不去,而是因為他不這麼做的話—–又怎麼解釋這些惡棍進入酒店的事實呢?酒店的安全差,後面發生的一些事情才順理成章。從心理上,大家也更容易接受一些。

越來越多的客人涌了過來,甚至上面一層樓的客人和下面幾層的客人也有人過來,他們有人帶來了翻譯,翻譯將秦洛喊出來的話用英語講了出來。

於是,眾人看向大鬍子萊恩的眼神就越發的不善。

「天啊。這家酒店竟然這麼危險——」

「原來他們已經丟失了貴重物品啊。以後大家出門可是要小心一些——」

「哦。他的同伴被人非禮了嗎?酒店的安全工作太不像話了——他的同伴在哪兒呢?」

如果可能的話,萊恩真想一棍把秦洛這個長舌婦給敲暈。

可是,在這麼多人的注視下,他是不可能做出這樣的事情的。

「先生,請先讓我們查清楚事情真相。」萊恩努力的壓抑著心中的火氣,說道。他知道,如果今天處理不好這件事情的話,他的這份工作將要就此到頭了。

「你們去看看——」秦洛像是個受了委屈的小媳婦似的,狠狠地跺了一下腳,然後小腰一扭,轉身便往房間里走去。

之前萊恩還擔心這小子是故意說謊,可是,當他看到房間里躺在地上的兩個黑衣大漢后,就有種頭皮發麻的感覺。

看來事情確實不是那麼簡單——

一個身穿黑色皮衣的漂亮小姑娘黑著張臉坐在沙發上,看到別人進來了也沒有看上一眼。低垂著腦袋,長發披散下來讓人沒辦法看清楚她的表情,可是,從她那皺巴巴的外套和白色T恤胸口的破洞讓人浮想聯翩——剛才她一定掙扎的很辛苦吧?

「經理。」一個保安從黑衣大漢身上搜出證件以及手機等物品遞了過來。

萊恩接過去一看,差點兒一頭栽倒在地上。

這是兩份FBI的工作證件,雖然他沒辦法辨別真假——但是從入手時的第一感覺他就已經信了六七分。

而且,他們兩個人都有槍和軍拷一類的東西。如果他們是騙子的話,這家什也太齊全了吧?

「好了。」萊恩阻止他的同伴們繼續在這兩個『暈倒』的傢伙身上摸索。如果讓這些心狠手辣的傢伙知道自己在這家酒店受到這樣的待遇,一定會對他們這些人特殊關照的。

「他們怎麼了?」萊恩看著秦洛問道。

「他們對我的朋友動手動腳,我們當然很生氣,然後就發生了衝突——」秦洛氣呼呼的說道。

「因為發生衝突,然後他們就倒在地上了?」萊恩問道。

這個問題沒有人回答,因為聽的懂的人全都會心的笑了起來。

FBI的人闖進別人的房間調戲良家,卻被人打暈在地。這事兒要是傳出去的話,這個全世界最神秘的部門不是丟臉丟大了?

萊恩看著一個傢伙手裡捏著的衣服碎片,心想,他們一定是假的FBI。因為受到好萊塢電影的影響,就連美國人都認為FBI是無所不能的。

不說開著飛機勇闖奪命島,你闖個酒店都被人敲暈,這也太廢物了吧?

「報警。」萊恩對自己的下屬說道。

然後他走到秦洛面前,說道:「先生,我們的人已經報警,警察很快就會趕來確認他們的身份。如果他們是假扮FBI探員的話,將會為此付出代價——」

當然,他沒有說如果他們確實是FBI探員的話會怎麼樣。如果他們真的是的話,這件事就不是他能夠參與的了。

他希望他們真的是啊。

沒想到,秦洛這個不要臉的傢伙卻抓住了他的語病。

「如果警察確認他們是真的FBI探員,那麼他們就可以無罪釋放了?我知道他們在美國無所不能——但是這包括侮辱其它友誼國家的女人嗎?如果是這樣的話,我現在就要向國際人權組織提起上訴,控告你們的這種罪惡行為。」

「不不不。」大鬍子連連擺手。他真要跪下來抱著這小子的腿叫爺爺,只要他別再找自己的麻煩。「我沒有這樣的意思——只要他們犯了罪,也同樣要受到懲罰。法律面前,人人平等。」

「那我等著。我們大家都等著—–看看你們能不能還給我們一個清白。」秦洛氣憤的說道。

他走到離的身邊坐下,伸手把離摟在懷裡,暗地裡使勁兒,讓這傻女人把腦袋靠在自己肩膀上。他輕輕的拍打著離的肩膀,柔聲說道:「不要怕不要怕。沒什麼的,就當是被狗咬了一口——如果沒有人願意娶你的話。我娶你。」

秦洛沒察覺躺在他懷裡的離身體猛地一僵,轉過身對著萊恩吼道:「我們華夏女人最注重名節,遇到這樣的事情——你讓她以後怎麼嫁得出去?」 「科恩城每年因為周圍盜匪們襲擊商隊造成的損失在500萬金幣以上,包括但不限於進城稅、交易稅、商隊消費收入以及科恩城作為諾頓北部貿易中心的形象損失。為了保證科恩城的長期發展,有必要集中力量對科恩城周邊的盜匪團和他們背後的勢力進行一次徹底的掃蕩,以此來震懾那些暗中覬覦科恩城財富的人。」

————————————————————————————巴姆對小科恩子爵的一次報告

庭院里冒險者們還在低聲討論著這次小科恩子爵將他們召集過來是有什麼事情。這次居然要跳過冒險者協會直接向他們這些冒險團發布任務,而在場的冒險團團長們也有著幾分機靈,絕大多數都猜出了這次的任務可能會面臨較大規模的戰鬥,不然也不會將科恩城幾乎所有的冒險團召集過,單獨的冒險者在這種戰鬥中起不到太大作用。

此時正午的陽光已經撒在了庭院內所有人的身上,當艾比被這股暖洋洋的陽光曬得想要睡覺的時候,小科恩子爵終於登場了。

小科恩子爵緩緩走到前廳的陽台上面,俯視著下面的冒險者們。在人群中小科恩子爵看到了艾比等人,想起自己兒子羅蘭的話,小科恩子爵心中有些苦澀。自己兒子遇見了艾比,有了艾比做榜樣之後,羅蘭更加想要成為一名冒險者了,或許自許就不該讓艾比三人過來?

「罷了!這次的行動讓羅蘭跟著艾比他們一起,讓他體驗一次冒險者的生活吧,別像當初的我一樣留下遺憾。」小科恩子爵心中想到,「到時候給艾比他們安排一些沒那麼危險的任務。「

想到這兒小科恩子爵轉頭向自己左手邊的巴姆低聲說道:「等下告訴羅蘭,就說那件事我同意了。」猶豫了一會兒,小科恩子爵繼續說道,」跟他說就只有這一次…….還有….注意安全。」

小科恩子爵最後一句「注意安全」已經低不可聞,但是作為相伴了40年的老朋友,巴姆知道小科恩子爵的脾氣,眼前這位科恩城之主不過是一個寵溺自己兒子的傲嬌老父親罷了。

此時在庭院中討論的冒險者們也發現小科恩子爵的出現,下方的冒險者們安靜了下來,靜靜地看著這位科恩城的主人。

艾比突然覺得眼前這位身穿貴族長袍的小科恩子爵有些彆扭,也許是之前小科恩子爵一副騎士的打扮給艾比的印象太過深刻,總之艾比覺得小科恩子爵更適合穿一身鎧甲,而不是這件束手束腳的華貴長袍。

小科恩子爵掃視了一圈下面的人群之後緩緩地說道:」今天將諸位冒險團的團長們召集過來,是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委託給各位,那就是讓各位配合科恩城軍隊前去剿滅周圍的盜賊團。」

說道這兒小科恩子爵停下來看了看下方眾人的反應,在現場的冒險者們除了艾比等人以外都接受過類似的委託,所以並沒有顯得有多驚訝。倒是有一部分冒險團的團長有些疑惑,一般來說這種任務是不需要當地領主親自發布,派個手下前往協會直接發布任務就,所以這次小科恩子爵親自出面發布的任務恐怕不簡單。

小科恩子爵接著說道:「這次的剿滅任務我會派出衛隊與各位一起行動,另外手下的」鐵刺』騎士們也會同行,屆時各位的冒險團務必配合科恩城軍隊的行動。」

小科恩子爵這段話一說出來,下方的冒險者們就低聲討論起來。小科恩子爵說的衛隊就是那隻花費了科恩城大量心血和金錢的軍隊。

而所謂的「鐵刺」騎士則就是艾比他們已經見過的諾伊等人,作為小科恩子爵的絕對親信,這些小時候就被小科恩子爵收養的孤兒成長為守護休伯特家族最為堅固的利劍。

整整10名白銀下階的騎士,從小就相互配合戰鬥他們如果拼盡性命的話甚至能與一名黃金下階的高手糾纏一段時間。

至於這十位騎士是否願意為了休伯特家族的人獻出性命,從羅蘭·休伯特稱呼諾伊等人為哥哥就知道了。

其實小科恩子爵將諾伊等人派出去也是臨時起意,因為自己已經決定讓羅蘭在繼承休伯特家族的財產之前,完成他成為一名冒險者的心愿,諾伊他們更多的任務是保護隱藏身份的羅蘭。

「這次的最終任務目標很簡單。」小科恩子爵緩緩開口說道,「跟隨科恩城軍隊前往圍剿正在科恩城附近集結的盜賊集團,尤其是為首的血浪盜賊團。」

小科恩子爵此話一出,瞬間引爆了下方的人群。血浪盜賊團成名已久,從5年前開始便一直在科恩城周邊地區活動。

他們襲擊商隊不光搶走貨物,也會試圖殺掉商隊所有的人,除了大宗的無法帶走的貨物被燒毀之外,血浪盜賊團拿走了商隊所有值錢的東西。

科恩城之前也想要圍剿這隻趴在自己身上吸血的水蛭,但是大規模的軍隊出擊總會被血浪盜賊團察覺到,當軍隊到達目的地時只留下一片殘破的營地。而小規模的部隊或者零散的冒險團去的話只不過是徒增傷亡。

據估計血浪盜賊團內部至少有著12名白銀級的高手,至於更具體的階位倒是不清楚。與一般的盜賊團不同,這隻盜賊團行動迅速,從不拖泥帶水,並且配合有序,分工明確。

據倖存者描述,這些人說是一夥盜賊,其實他們更像是一隻訓練有素的軍隊。因為他們在搬運貨物時根本就沒有那種繳獲戰利品的笑容,彷彿只是在做一件工作而已。

人們紛紛議論這隻血浪盜賊團其實是某位貴族的私軍,是為了滿足這位貴族的私慾而襲擊商隊進行斂財。在順便練兵的同時噁心一下小科恩子爵。

因為王國內部世襲的大貴族們一直看不起像小科恩子爵這樣出身草莽的軍功貴族們,哪怕很早就達到白銀中階的小科恩子爵一個人能打趴他們其中十個。

小科恩子爵將下面這些人的反應看在眼裡,除了早就知道內幕,被巴姆從依米爾城邀請過來的黑曜石冒險團一行人顯得很平靜之外,就剩下對這些事情不太了解,一臉懵逼的艾比等人。

小科恩子爵看到艾比三人那一副你們說的我都不知道的表情便有些想笑,但是為了維持住自己的形象,還是咳嗽了一聲掩飾自己的情緒。

小科恩子爵接說道;「我知道大家對血浪盜賊團早有耳聞,但是這次我們的實力是足以碾壓對方的。諸位請放心,在勝利凱旋之後,我將給予各位豐厚的賞賜。」

下面的眾人立馬安靜下來,豎起耳朵準備聽小科恩子爵接下來的話,這正是他們此行來的目的。

「擊殺血浪盜賊團三位首腦的冒險者,我將允許他們進入我休伯特家的寶庫挑選一件物品。而參與這次戰鬥的其餘冒險者我將視其表現給予獎勵,包括科恩城的官職。唔…這個你們可能不感興趣。」

小科恩子爵嘀咕了下接著說道:「財富、地位、武器裝備、稀有材料等等你們所能想到的一切,而最後你們還將得到我科恩·休伯特和休伯特家族的友誼。」說完之後,小科恩子爵便離開了陽台。

底下的眾人在一陣短暫的沉默之後爆發了巨大的歡呼,他們來到這裡的目的就是為了抱上休伯特家族的大腿。如今小科恩子爵已經主動將腿伸了出來,這怎麼能不讓他們高興。

莫雷在一旁靜靜的站著不說話,他知道事情沒那麼簡單,不然僅憑科恩城的那隻精銳部隊加上諾伊他們就足以剿滅血浪盜賊團了。但是科恩城以前一直沒有這樣做,而現在小科恩子爵下定決心準備覆滅血浪盜賊團肯定有理由,最關鍵的是還叫上了冒險者們。

莫雷嘆了口氣,他想明白了:血浪盜賊團背後的確是站著一位諾頓王國中心圈子的某位貴族,而且小科恩子爵也知道是誰。之前血浪盜賊團的存在是被小科恩子爵默許,如今可能是發生了什麼事,小科恩子爵準備掃清自己地盤上的外來力量了。

這隻血浪盜賊團最後應該會留給冒險者們,畢竟小科恩子爵再怎麼也不會讓自己的軍隊和對方直接起衝突,哪怕只是無關痛癢的血浪盜賊團。但是貴族之間有些時候臉面要比血浪盜賊團這幾百號人的性命重要的多。

想通了的莫雷並沒有生氣,對他和他的黑曜石冒險團來說,只要完成任務拿到報酬就行了,而他的目的則是休伯特家族吧寶庫中的某件物品。

霸氣側漏:婚萌女王 「小科恩子爵為什麼準備和那位貴族攤牌了呢?」莫雷開始思考這個問題,接著他的眼光瞥到了不遠處的艾比三人。

「難道和這三人有關?」莫雷心中有了個大膽的想法。

此時小科恩子爵這邊,巴姆和迪奧正在和小科恩子爵交談。

「準備的怎麼樣?」小科恩子爵向巴姆詢問道。

「這個你放心,諾伊他們隨時都準備著。」巴姆回答道。接著他猶豫了一番向小科恩子爵開口說道,」我們真的要和喬治伯爵攤牌嗎?這會不會有些…….「

「巴姆,你應該明白喬治伯爵的慾望有多大,血浪盜賊團很快就不能滿足他了。我們的魔晶石礦脈即將要開採,到時會一定會引起他的貪慾,不如現在我們就和他攤牌,表示出我們的態度,到時候科恩城才有機會吃下那片魔晶石礦脈。哪怕我們上交了一半的利潤給皇帝陛下,剩下的一半也足以讓那些大貴族們眼紅了。」出聲的是迪奧,他替小科恩子爵回答了巴姆的疑問。

小科恩子爵並沒有任何錶示,只是向兩人問道;「羅蘭人呢?」

巴姆回答道;「在聽說你同意他參與這次行動之後,他就高興的回去準備了,說不定現在正和外面的那些冒險者們打成一片呢!對了!就是維基魯村的那三個年輕人,叫艾比是吧?」

小科恩子爵聞言扶了下額頭嘆息道:「這小子真是隨我。「

迪奧和巴姆相視一笑。

而外面正如巴姆所說,一身戎裝的羅蘭正在和艾比三人興奮交談著。

「啥子喲?你也要去?」艾比三人異口同聲地說道. 」休伯特家族的每個人都是一名優秀的戰士!「

羅蘭·休伯特在擊殺了一名敵人之後說道。

——————————————————————————————————————————————

「什麼?你也要去?你就是小科恩子爵說的精銳?」艾比一臉狐疑地看著眼前的少年。

羅蘭換脫掉之前穿的侍從衣服,換上了一身輕便的皮甲,腰間別著一把單手劍,左手小臂上還配有一面小盾,身上斜跨著的背帶上插著幾隻藥劑。

德克看了一眼羅蘭說道;「好傢夥!兩支治療藥劑、一支體力藥劑、一支速度藥劑。我去!還有一支光輝神殿出品的聖水,你這比我們還要像個冒險者啊!」

羅蘭不好意思地說道;「我父親同意讓我加入這次的行動了,不過我是負責後勤巡邏保證物資的安全,真正的戰鬥還是要交給你們冒險者和諾伊騎士他們。」羅蘭依舊沒有透露出自己的身份,哪怕剛剛他告訴了艾比等人自己叫羅蘭。

小科恩子爵對自己兒子的保護做的很嚴密,羅蘭從小就一直扮演著科恩城主府的一名侍從,他沒有過上一天貴族紈絝子弟的奢靡生活。這一切都是為了防止小科恩子爵現在唯一的繼承人被暗中的敵人算計,甚至外界都不知道小科恩子爵有著這麼一個兒子,世人都還在議論沒有子嗣的小科恩子爵會怎樣延續休伯特家的榮耀。

「我說羅蘭啊!科恩城連後勤保障人員都是這種配置嗎?」艾比有些酸溜溜地說道,看著羅蘭身上精良的裝備、配置齊全的藥劑,艾比覺得自己三人混得是真的慘。

艾比三人身上一共就4支藥劑,除了每人一支的治療藥劑外,還有給愛德華準備的魔力藥劑,這就是三人的全部配置了。要不是三人上次得到了小科恩子爵贈予的裝備,不然三人這幅窮酸樣真配不上冒險團的身份。

羅蘭說道;「其實也不是啦!只不過是我的父親不大放心我的安全才給我準備了這些東西。」

「看樣子你父親不是個簡單人物。」德克說道。

羅蘭笑呵呵地說道;」是啊!我父親可是在城主府工作了近40多年了,算是一名老人,所以城主府很多人都挺照顧我的。」

「哦!原來是這樣。」艾比點了點頭,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

」到時候你向我們這邊靠攏一點,真發生了戰鬥我們也能護著你!」艾比對羅蘭說道。

「我給你說,尤其是這個黑大個德克·派拉蒙,他可是一名非常厲害的盾戰士,他都救過我兩次。」艾比指著德克說道,」厚皮豬知道吧!之前我們遇到過一隻厚皮豬王,當時那隻豬王向著我和愛德華衝過來,眼看我倆就要喪命於豬蹄之下,是德克舉著盾將那隻足足有兩噸重的豬王給擋了下來!而德克他居然只是晃了晃!」

「還有這位愛德華·肯威,你別看他一副弱不禁風、腎透支的模樣。其實他更加厲害!魔法師知道吧?他就是一名魔法師,而且還是最為神秘的亡靈法師。」艾比放過了滿臉通紅的德克,轉而開始吹捧愛德華。

「那隻厚皮豬王被德克擋下來之後,愛德華一發魔法下去,整隻厚皮豬王就變成了一具骨架,現在那副骨架還在原地放著的,要不要我帶你去看看?」

聽到艾比那毫無底線的商業吹捧,德克和愛德華都不好意思的別過臉去了,但是在羅蘭眼中覺得德克和愛德華兩人就真的如艾比所說的那樣。

尤其是愛德華胸口的青銅上階的徽章還掛著的,羅蘭覺得這麼年輕就是青銅上階的魔法師,未來肯定不可限量!

艾比說得意猶未盡,還想要繼續吹噓一波,突然羅蘭問道:「艾比你的實力怎樣呢?」

艾比聞言臉色一變,轉身看著之前的那株星屑花,留給羅蘭一個高深莫測的背影。

艾比低沉著聲音說道:「我只是一個普通的冒險者,努力成立冒險團只是為了尋找志同道合的朋友,與他們一起為這個世界做點什麼。我既不強大,也不夠聰明,有的只是一顆赤城勇敢的心。也許未來我會死在一場普通的冒險里,但是我希望當有人提起我艾比·克拉克時候會說一句」那小子是個不錯的冒險者」。這樣我就心滿意足了。」

德克兩人強忍著吐意不去拆穿艾比的話,只是不停地給羅蘭打眼色。然而羅蘭沒有注意到兩人的暗示,當艾比說出那番話之後,羅蘭整個人陷入一種對艾比瘋狂的崇拜中,羅蘭聲音顫抖的對艾比說道;「艾比….你…..你說的是真嗎?」

艾比只是看了眼羅蘭便說道;「我不需要向誰解釋什麼,只有默默的前行。」說完接著看著那一株搖曳的星屑花。

羅蘭愣在原地,抿了抿嘴沒有說話,向著艾比鞠了一躬,轉身向城主府深處走去。

在看到羅蘭的身影消失在遠處拐角之後,德克直接給了艾比一拳,而愛德華也忍不住捶了捶艾比的胸口。

艾比笑嘻嘻地揉著胸口,深吸了一口氣之後說道;「舒服!」

「行了吧,你小子就這樣騙人家這個單純少年?」 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 德克忍不住說道,「主要還是他見識太少了,應該一直都呆著這裡面沒有出去過。」

「什麼叫欺騙,我的志向就是如此遠大呢!」

「切!」德克和愛德華給了艾比兩隻中指。

一旁的莫雷等人則在使勁憋著笑意。

「姐姐,你說他們三個是不是好好玩?」芙蘭的臉因為憋笑顯得有些通紅。

伊絲揉了揉妹妹芙蘭的頭沒有說話。

就在艾比三人嬉戲打鬧的時候,前廳大門被打開從中魚貫而出兩隊侍從,皆是一身戎裝。艾比看到他們的手裡都捧著幾卷羊皮卷,而羅蘭也赫然在列。

這些侍從們不斷的將自己手上的羊皮紙交到各位冒險團的團長手中。過了一會兒艾比看著羅蘭徑直走到自己面前。

不妻而遇 「艾比,這個是給你們冒險團的任務。」說著羅蘭將自己手上的羊皮卷交給了艾比。

艾比接過羊皮卷展開看了起來,羊皮卷上寫著關於這次任務的安排。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