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你們幹嘛突然打起來了?回答我!」沐溪楠強忍笑意的假裝嚴肅的問。

「主人啊,你才有了萌萌兩天多,你就有了新寵,萌萌我不開心了,哼!」萌萌被她的語氣嚇了一跳,然後突然很委屈。

它才和主人相處了兩天,主人就有了新寵,真的很鬱悶誒。

「明明我有了新寵,你就可以有了小弟,為什麼要不開心啊?」她不懂的看著萌萌。

萌萌呆了一會兒,傻傻的看著她,「誒,這麼說也對啊,有小弟我就可以使喚的了。」

至於獃獃,還在糾結它們打架的原因,它還在想它們倆究竟是因為什麼兒打起來的。

沐溪楠蹲下,鬆開手,把倆小傢伙放在了地上,讓他倆好好的「交流交流」。

萌萌一副老大架勢的拍了拍獃獃的腦袋,豪邁的說了一句:「從今天開始,你就是我的小弟了!」

獃獃雖然聽懂了萌萌說的什麼,可是它卻不知道「小弟」是什麼意思。

於是它又「啾」了一聲,表示它不懂什麼是小弟。

古樂嘴角又抽了,獃獃的智商果然令人捉急。 「……」萌萌又沉默了。

聽不懂外語這是要鬧哪樣啊?認個小弟都這麼痛苦,我這要如何和自己的小弟交流?

萌萌很不爽,不爽到突然想起了零落里的那隻獸,好歹那隻獸是可以跟它交流的。

萌萌這麼一想,馬上屁顛屁顛的跑到了沐溪楠的腳邊,伸出爪子,抓住她的衣服,搖了搖,蹭了蹭。

撒嬌的叫著:「主人,你把空間里的那隻獸給契約了吧!」

沐溪楠看著萌萌撒嬌喊她契約空間里的獸,不明所以。

低頭,「為什麼要現在契約?還有萌萌啊,不要撒嬌了,你主人我真心剋制不住親你的衝動了。」

萌萌一聽她剋制不住親它的的衝動,馬上捂臉,害羞的扭了扭。

古樂無語,萌萌也太會利用自己的優勢了吧?

「主人,你把它契約了我就又有一個小弟了。」萌萌可愛的說,「而且還不存在交流問題。」

「萌萌你這是要當大哥的節奏么?」挑了挑眉,戲謔的看著它。

「萌萌不是當大哥,萌萌是當大姐,萌萌我可是女孩子呢!」萌萌反駁。

「大、大姐?女、女孩子?我的天哪!原來萌萌你是女的!」所有人都驚訝了,一臉的不可思議。

實在是萌萌除了撒嬌賣萌像女孩子,其他方面么,嘖嘖,比漢子還漢子。

萌萌被他們這突然的驚訝聲嚇了一跳,好無辜好天真的抬頭看著他們。

「萌萌我還以為你們知道我是女孩子呢。」

「呵呵,這隻能說明萌萌你隱藏的太好了。」嘴角抽抽,眉頭跳跳,黑線滿頭,說的就是他們。

甚至是空間里的那隻獸也很驚訝,它和萌萌呆了這麼久,居然都不知道萌萌是女的。

不過他可沒驚訝太久,他可是對萌萌叫她的主人契約它表示很開心,這混蛋器靈終於想起讓它的主人契約它了。

太開心了有沒有?太激動了有沒有?馬上就可以出去了有沒有?

它在空間里撒歡兒的到處亂竄,興奮的讓人看見了可能就一巴掌拍飛它,實在是太鬧心了。

沐溪楠可沒驚訝太久,她現在只是想空間里的那隻獸是什麼品種。

「那隻獸是什麼?」看著萌萌就開始發問。

萌萌揉了揉臉,回憶了一下,開口「貌似是一隻九尾狐,如果我沒記錯的話。」

「九尾狐?很厲害?」沐溪楠不知道這隻九尾狐有多厲害,感覺會很弱的說。

九尾狐在空間里聽見她的話,內心此時是崩潰的。

它究竟給了這個女人什麼映象啊?才會讓她覺得它很弱?明明都還沒見過的說。

九尾狐在空間里各種打滾,各種不爽,各種悲憤。

沐溪楠不知道她的話究竟給九尾狐造成了怎樣的傷害,她現在還在等萌萌的回答。

「九尾狐是很強的,因為它們種族是天生的超神獸,光是它們的血脈威壓就可以讓那些低於它們的獸好好吃一壺的了。」萌萌仔仔細細的從頭到尾的回憶了一下九尾狐究竟強在哪裡。 萌萌表示其實它就是忘了九尾狐是神馬來著了,所以才會想的這麼仔細。

「看來很強,怎麼契約?」沐溪楠知道九尾狐有多麼強之後,立刻決定契約了它。

「要契約它的話需要進去到空間里哦,畢竟那個倒霉的九尾狐是出不來的。」萌萌幸災樂禍的說。

哈哈,那傢伙估計都快瘋了,如果再出不來,它可能都會拆了零落呢。

「哦,知道了。」沐溪楠點點頭表示自己知道。

下一秒就一個念頭進入了空間,把一群圍觀的人嚇了一跳。

一群可憐兮兮的原本是來求救的獸獸們也是一驚,可是它們馬上就興奮了起來。

可以裝活物的空間可是很少的,有這種空間的人一般都是強者啊,就算不是強者也是天賦異稟的人,要是被這樣的人契約了,它們晉陞就會很快了。

一群獸在這裡打著好算盤,而剛剛進入了空間的沐溪楠卻是一臉的憂傷。

誰能告訴她這個正在滿地打滾的獸真的是九尾狐嗎?

在她看來九尾狐應該是高傲的,可是這隻九尾狐卻完全打破了她的想法。

高傲是不存在的,有的只是傻缺,這個世界究竟是怎麼了。

九尾狐現在是異常以及非常的興奮,馬上就可以出去了,啊,好開心啊!

萌萌快看不下去了,不就是可以出去了么?至於這麼興奮嗎?興奮到滿地打滾,到處亂跳。

「白痴,你確定還要這麼興奮的到處打滾?你確定你不想先出去?」萌萌好嫌棄這個樣子的九尾狐,真的是傻得沒話說。

「啊,不了不了,我要出去!我要自由!」九尾狐一聽,馬上就停止了打滾,大聲的告訴萌萌它要出去的願望。

沐燁溪楠用牙齒把右手食指咬出了一個小口,一點點的血就冒了出來。

伸手把手指上的血點在了九尾狐的眉心,霎那間契約光環亮起。

由於九尾狐是超神獸,所以沐燁溪楠晉級了,精神空間里的彼岸花由原本的紅色變成了淡淡的紫色。

零落也神奇的晉級了,只見原本只有土地的零落中多了一眼清泉,充滿靈氣的泉水正源源不斷的流出來。

流出的泉水都聚集在了一個池塘中,波光粼粼,美不勝收。

沐溪楠突然想起了還在空間外的人,正準備出去,九尾狐抓住了她的衣服,渴望的看著她。

「主人,你還沒給我起名字。」九尾狐幽怨的說。

「額……我忘了……」她不禁揉了揉太陽穴,「那就叫玖卿吧。」

「嗯嗯,那主人我可以出去嗎?我已經在零落呆了不知道多久了,我想出去。」玖卿可憐兮兮的請求著。

「這……好吧,不過你要變成擬態。」她被玖卿看的妥協了,雖然同意帶它出去,但還是說了自己的要求。

「嗯嗯嗯,只要能讓我出去,幹什麼都沒問題。」玖卿一聽,只是讓它變成擬態這麼簡單,馬上點頭如敲鼓,就同意了。

她見它同意了,就把它一起帶出來了。

玖卿出來的第一句話就是:「我終於出來了!」 玖卿是開心了,但是萌萌就苦逼了。

因為它居然看見了雷雲向它飛來,這真的不美好啊。

「額,」古樂突然感覺到了一股很壓抑的氣息,抬頭一看,被嚇了個半死,「我滴媽呀!這誰的雷雲啊! 總裁太霸道 居然往這兒飛!」

萌萌默默地捂臉,不好意思的說:「那是我的雷雲。」

「你、你的?你不是器靈么?怎麼還會有雷劫?」帝宸殤也嚇死了,顫顫巍巍的發表自己的問題。

「因為零落不是一般的空間,它是可以升級的。而且是一升級我就會被雷劈。」萌萌看著雷劫快開始了,就從沐溪楠的懷裡跳了下來,悄悄避開了眾人。

「這雷劫你扛的下來吧?」沐溪楠不確定的問。

「扛的下來,就是被雷劈很不爽。」萌萌鼓著臉,不爽的看著那朵雷雲。

沐溪楠又想說什麼,可是一道驚雷就這麼落了下來,把她嚇了一大跳。

萌萌左閃右避,上躥下跳,一會打個滾兒,一會兒跑兩步,暫時還沒有雷砸在它身上。

一刻鐘過去了,雷雲終於要散去。

萌萌叉腰,正要得意它沒被雷劈到,誰知還未完全散去的雷雲又劈了一道雷下來。

「噼里啪啦」的一陣聲響過後,所有人看見萌萌的樣子,紛紛哈哈大笑。

「哈哈哈哈……」聲音響徹雲霄,把還在地上趴著的獸也嚇了一跳。

它們抬頭望去,只見原本雪白一團的萌萌現在已經變成了黑漆漆的一團,身上的毛都直了起來,在它們看來這就是一個炸毛了的肉糰子。

萌萌憂傷了,挪了挪身體,用爪子順了順自己直了起來的毛,然後拍了拍身上黑漆漆的灰,可惜沒能成功。

「嗚嗚,萌萌變黑了,萌萌成黑糰子了,嗚嗚……」萌萌見變不回白色了,一下子就哭了,眼淚就跟噴泉一樣,到處飛。

沐溪楠見萌萌哭了,趕緊止住笑,上前把萌萌抱起來,哄著它。

「沒事兒,沒事兒,用水洗洗就變回來了。」說著她就從空間里去了一些水給萌萌洗澡,直到把萌萌從頭到腳都洗白了為止。

「好了,看看,這不就洗白了么?」她找帝宸殤要了一小塊布,把才洗了澡濕漉漉的萌萌擦乾淨了。

萌萌的毛又變的蓬鬆了,它又變成了一個毛茸茸的白糰子。

沐溪楠看著毛茸茸的萌萌,忍不住伸手去戳萌萌那軟呼呼的小肚子。

萌萌被她戳的痒痒的,拚命的用爪子阻撓她,好讓她戳不到,可是它的爪子實在是太小了,根本就擋不住她的手指,它就只能求饒了。

「主人,哈哈,主人,不要戳了,哈哈,好癢……」萌萌不停的在沐溪楠的手上打滾,整得沐溪楠戳的更歡快了。

「咳咳,小丫頭夠了吧,我們還要繼續歷練呢!」帝宸殤看她越戳越開心,似乎不打算停下來了,他就不得不開口提醒了。

「額,我忘了,馬上就走,」沐溪楠停了下來,馬上回答,「不過貌似秋冥大森林外圍里的獸都在這兒了吧?」 趴著的獸獸們一聽這話,瞬間它們就覺得會有不好的事發生。

果然下一刻沐溪楠又說,「既然所有的獸獸在這兒,那麼我就可以不用到處找了,直接在這兒打就是了。」

所有獸獸都淚奔了,它們就不應該過來的,它們這是作死啊!被揍的感覺很不好,尤其是面對這麼一個小魔女的時候。

一群獸面對著正興奮的沐溪楠,一致決定,裝可憐,博取同情。

「我可以告訴它們裝可憐其實是沒有用的嗎?」沐溪楠對著癱軟在她手上的萌萌詢問道。

「我覺得吧,行動可是比語言有用的多,所以主人直接揍吧。」萌萌翻了個身,有氣無力的說。

點點頭,然後一個火球術就放了出來,直接就朝那群裝可憐的獸砸了過去。

「嗷——」「卡卡——」各種慘叫此起彼伏,一群獸到處亂竄。

九尾狐玖卿看著眼前所發生的一切,默默的在心裡發誓,以後惹誰也不能惹主人,要不然肯定會被燒的,自己這一身潔白的毛若是被燒了豈不是難看到死?!

獃獃則是傻眼了,好兇殘的主人,看來獃獃未來的生活就只能靠賣萌來過日子了。

古樂雖然也很想去放放火,但是帝宸殤死命的拉著他的手不讓他去。

「幹什麼不讓我去?」古樂不爽的看著自己的主人,話說放火其實是很好玩的誒。

帝宸殤無奈,看了一眼正在歡快的單方面毆打獸群的沐溪楠,「你不覺得她正玩的開心么?你現在過去,豈不是也想挨揍?」

「……」古樂發現他竟然無言以對,「她不是來歷練的么?」

「據目測,主人是不需要歷練的。」玖卿現在是擬態,所以顯得很可愛。

它看了看被揍的獸,又看了看揍獸的人,發表著自己的看法。

被揍的獸們心裡很崩潰,可不可以不要這樣子?它們只是很本分的獸獸啊!

「萌萌,萌萌,我覺得我可以以後再去歷練歷練,去那些危險係數高的地方歷練,現在我都可以單方面的毆打靈獸了,不如我們先回將軍府教訓那群找死的如何?」幾個時辰后,沐溪楠終於打煩了,詢問了下手中趴著的萌萌。

萌萌抬了抬眼,它實在是太困了,可它還是要回答自己主人的問題。

「主人,其實你早都可以不歷練了的,你可是七系合一誒,輕而易舉就可以幹掉比你弱的人,所以我們還是回去吧。」

「那好吧,那我們就回去吧,」她停下了揍人的步伐,轉頭朝古樂叫道,「古樂我們要回去了,你快變回原型,我們要坐!」

古樂一聽,馬上不爽的抗議:「明明那隻九尾狐也可以帶你們走,幹嘛一定要我?」

「騎玖卿的話,實在是太招搖了,騎你就不會那麼招搖了。」

玖卿聽了它主人的回答很開心,不用當坐騎,心情是無比的美好啊!

古樂現在的心和剛剛被揍了的獸獸們是一樣的,可不可以不要這樣子啊?!他真的真的不想當坐騎啊啊啊! 玖卿很開心,主人就是好啊,不把它當坐騎使喚,哈哈,那隻朱雀可真倒霉。

玖卿還在這兒對著古樂幸災樂禍的,萌萌就開始打擊它了。

「玖卿,你在得意什麼?不知道作為我的小弟是需要伺候我的么?」萌萌撇了玖卿一眼。

玖卿本來站的好好的,被萌萌這麼一說,「砰」的一聲就栽倒在地上了。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