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你們好,沒有人受傷吧?」

當警察們跑來,一個隊長模樣的五十歲警察關切詢問,他是駱駝嶺派出所的警察,這次任務還從別的派出所抽調了一批警力過來。

「沒有,沒有,我們還算幸運,沒有被兇手害到。」

……

……

孫子超等人連連回答,一個個看到這些警察才算是徹底安心下來。

「警察叔叔,你們快進去,兇手應該還躲藏在村子里!」扛著隊旗的余庚此刻一臉嚴肅地提出建議。

這名領頭的警察卻是有些疑惑,報警人不是說兇手已經被他們制服了嗎?不過他趕來的路上得知有第二個人打來電話報警,明白可能是有兩撥人在裡面。

由於涉及到案情,他沒有說出此事,留下幾名警察現場給孫子超他們做筆錄,自己帶領剩餘的警察進了眼前的廢棄村落。

.com。妙書屋.com 第二百零一章血炎再現!爆!

從銀色捲軸到手,再到被搶奪而去,期間不過是電光火石間而已。

而在刑天那戲謔笑聲傳出后,萬血終於是從那突如其來的變故中回過神來。臉色陡然陰沉,緩緩抬頭,目光森然的望著樹榦上的黑袍人。在瞧出那是在拍賣場所見過的熟悉打扮后,不由一怔,旋即陰冷的道:「是你?」

在萬血說話之時,那場中還余有戰鬥力的十幾名的傀儡門弟子,皆是極有默契的四下閃掠而開,剛好將刑天包圍其中。

而那名劉長老,也是一臉陰冷,一對冰冷眼瞳中,充斥著殺意。不管來人究竟是何目的,不過既然他撞破了他們的行動,那便絕對不能放任他活著離開。

「呵呵,萬血少宗主,初次見面,多多關照。」黑袍下的清秀臉龐上,划起一抹戲笑容。刑天玩著手中的銀色捲軸,並沒有在意那分四面將之包圍的傀儡門弟子,輕笑道

「傀儡門行事你也敢插手?交出捲軸,留你全屍。」手中如血般鮮艷的長刀遙指向刑天,萬血陰沉的話語有著噴薄而出的陰冷殺意。

刑天聳了聳肩不但沒有理會,反而手掌一翻,那在掌心旋轉的銀色捲軸,便是被收進了儲物袋中。刑天用行動狠狠打了萬血的臉,你傀儡門的名頭在我這,沒用!

「好,好。」

看到刑天的舉動,萬血嘴角一陣抽搐,蒼白的臉色上,湧上一抹鐵青,接連兩個蘊著凌厲殺意的好字,從嘴中吐了出來。

在萬血這兩字剛剛落下之時,那成形將刑天包圍的十幾名傀儡門弟子,陡然齊聲出一道厲喝。手中長刀上,陰森的血色元力自體內涌盛而出,最後將血刀盡數包其中腳掌猛然一踏樹榦,幾道人影,對著刑天暴射而去。

眼角掃過那從四面八方圍攻而的傀儡門弟子,刑天手掌緩緩探出,緊握上了背後藏在黑袍內的無名劍。

微著眼眸感受著越加接近的森寒氣勁,片刻后,眼眸驟然開,一股雄渾氣息自其體暴盛而出。旋即一道龐大的黑影帶起壓迫氣息掀開了黑袍遮掩,猶如一圈黑色風輪般,以刑天為中心點,狠狠擴散而開。

「叮叮叮」

黑色風輪所過處,火花四濺,那傀儡門弟子手中長刀居然直接被其上所蘊含的巨力震脫手出。唯有少數幾位實力較強的弟子,還能勉強握住手中武器,不過那也是在虎口被破裂的前提。

旋轉的腳掌突頓住,黑色風輪就此消散,抬眼望著那沖近面前不過半米距離可卻依然臉兇悍的傀儡門弟子,刑天嘴角掀起一抹冷笑,腳掌猛踏樹榦,隨著一道能量炸響,其身體幾乎化成了一道閃電黑影,穿梭在十幾名傀儡門弟子的攻勢之中。

「嘭」

身形穿梭間不有著悶聲響起,一次的悶響傳出便是有著一名傀儡門弟子口吐鮮血的從茂密的樹枝中落下,重重的砸在的面上,掙扎了幾下,卻依然是無力的軟倒了下去。

「練氣巔峰?還真是有膽。」

抬頭望著半空中的閃電激戰,萬血那原本陰寒的臉色,此刻卻是忽然平靜了許多。腳尖輕挑在的面上的一把染血長刀,手一探,便是將之緊握手中。隨手撕裂衣服,緩緩的拭著刀上血跡,淡漠的道:「練氣巔峰的實力,便是敢來我萬血嘴中搶食,夠膽量,夠豪氣。」

「劉長老,這個人,交給我來吧,你在一旁,萬一他有逃跑的打算,攔住他。不,不用了,我想他連逃跑的機會都不會有了。」

「嗯,少宗主。」六長老盤膝調息,他已經身受重傷,不出手他自然樂意,況且對方還是個乳臭未乾的小子,他們少宗主可是築基巔峰。

一旁的另一名老者微微點了點頭,扶著另外一位暫時失去了戰鬥力的劉長老,退後了幾步。從先前刑天與傀儡門弟子的出手中,他也是大致看清了後者實力,雖然這小子在練氣巔峰,但在力量以及敏捷兩項上,這個黑袍人比築基期強上不少,這也是刑天賴以越階挑戰築基期的依仗。不過管如何說,也僅僅只是築基期戰力,而萬血,卻早是一名真價實的築基巔峰強者。

「嘭。」

半空上,最後一名傀儡門弟子也是轟然砸落,臉龐上被鮮血所布滿,眼睛逐漸閉上。

隨著最後一名傀儡門弟子的落敗,刑天身體逐漸落下的來,手中無名劍斜指,殷紅的鮮血順著尺,逐漸滴落而下。

刑天心中此刻是暢意無比,經過《養劍訣》這麼多天的親和力培養,沒想到無名劍這麼強,僅僅一點點的親和力,就讓他有了越階挑戰的能力,實在是期待,以後完全掌握無名劍的場景,那會是何等強大?

「我想,你一路跟蹤我們,該是為了那殘破地圖的緣故吧?」隨手拋去手中染血的布巾,萬血忽然淡淡的道。

無名劍微顫,刑天黑袍下的那張清秀臉龐,突兀的多出了幾分冷意。

「嘿嘿,看來本少運氣還真的不錯,誤打誤撞下,竟然都能弄到寶貝。既然你如此在意這東西,想必它也不是普之物。等回去后,我會讓父親好生觀察一下,以他的閱歷,應該能夠瞧出這殘破的圖的一些端倪。」刑天的顫動雖然極為細微,不過卻依然被一直緊緊注意著他的萬血收進眼中,當下不由的冷笑道。

「你或許沒這機會了。」黑袍下,平靜的聲音,緩緩傳出,火紅色的元力。自刑天體內急滲透而出,最後將整個身體都是包裹。

「小子,雖然你的體制很特殊,但我還是得提醒你,我的力量你只能承受三分鐘,這已經是極限了。」中年漢子的聲音在刑天腦海想起,之所以和刑天合作,便是看中了刑天的身體,但沒想到的是,原以為只能承受他力量灌注的一分鐘,最後發現遠遠不止如此,真是莫大驚喜。

「三分鐘么?夠了。」刑天心裡點了點頭。

「是么?像你這種被寶物佔據了理智的無知傢伙,我在藥王城見的多了,不過他們最後的下場,貌似都不怎麼好。」一道陰冷笑聲,陰寒的血色元力,也是緩緩自萬血體內湧出,一股血腥味道,頓時間瀰漫了這片空的。

隨著血氣的瀰漫,萬血背部略微有些彎伏,猶如一頭現獵物的猛獸一般,瞳孔中逐漸泛起血絲,也是讓的其看上去多了一分野獸氣息。

腳掌深深的插進的面,下一刻,一道低吼猛然自凌喉嚨間傳出,腳掌一蹬,身形猶如那離弦箭一樣,瞬間出現在了刑天面前,手中被血色元力包裹的鋒長刀,帶起一道撕裂空氣的尖銳勁氣,狠狠力劈而下。

在萬血這記力劈之下,空氣之中,刺耳的音爆聲連綿不絕。

「瞬時步法么?我也有哦。」

隨天行步法啟動,右手執掌無名劍猛的揚起,其上火紅色元力濃郁得宛如粘稠液體一般,最後與萬血的刀重重的交錯在一起。

「轟!」

金鐵相交聲響,在一大股火花濺射間響起,一股兩色元力夾雜的能量漣漪自刀劍交處,擴散而出,反震之力直接是將兩人立腳之地的土,狠狠削飛了將近半尺。

漫天泥屑飛射,感受著那近乎麻木雙臂,刑天黑袍下的臉龐略微有些變化。

不愧是築基強者,這般力量不知過了練氣多少倍。只是為什麼這個傢伙的元力有種虛浮之感?以刑天的實力,在不使用任何武技之下,雖然能夠與築基強者相抗衡幾回合,可卻消耗為龐大的元力,可先前那萬血看似兇悍無匹的一記攻擊,卻並未有著刑天預料中的那般強橫。

「這傢伙好詭異的力量。」接觸之後,萬血與刑天閃電般的互鬥了幾腳,然後在刑天無名劍的橫斜下,退後了幾步,感受著腿部殘餘的淡淡疼痛,心中不由有些驚異。最後只能歸咎於刑天故意隱藏了境界,對方並不是練氣期!

「父親所說果然假,我們血吞功法雖然霸道詭異、修鍊進展頗快,可卻是太過依賴外力,以致體內元力難以達到凝實之境。與人對戰,總是有些吃虧。」

心中快閃過一道念頭,萬血卻是忽然丟棄了手中武器,原本蒼白的臉龐,也是變詭異的殷紅了起來。而隨其臉龐的變化,雙掌上,血色急湧現,最後一絲絲的滲透進入掌心內,僅僅眨眼時間,一對與先前那傀儡門門主擊殺青長老時所相同的血掌,是出現在了萬血手臂上。

「不管你究竟是誰,今天,你都已經沒有半絲後悔的機會。不過為了感謝你給我帶來那殘破的圖隱有秘密的好消息,等你死後,我不會讓你成為乾癟的屍體。」

雙掌間,令人作嘔的血腥味道不斷散而出,萬血抬起頭,沖著刑天森然一笑,腳掌轟然落地,身體化為一陣血霧,旋即對著刑天暴射而去,雙掌揮動間,血霧幾乎瀰漫了此處空地。

「嗜血**掌?」

看到萬血那變得猶如鮮血般的詭異雙掌,場外的兩名傀儡門長老,不由一怔,對視了一眼,道:「沒想到宗主竟然將傳承武技,也是教給了少宗主,那個黑袍,也算是自己撞上槍口了啊。」

「嘿,活該,敢搶我傀儡門之物,若是換作我來,直接活生生抽干渾身血液。」那名失去了戰鬥力的劉長老陰測測的笑道。

黑袍下的一對漆黑眸子,死死盯著那暴射而來的血色霧氣,嗅的那瀰漫的血腥之味,出色的靈魂感知力,讓得刑天清楚的感應到血色霧氣中,那對血掌的兇悍威力。

「小子,只剩一分鐘了,速戰速決。」中年漢子提醒的聲音,在刑天心中響起。

「一分鐘足夠了。」

輕笑了一聲,刑天竟是將眼眸緩緩閉上,體內丹田之處,一縷縷火紅色火焰猶如火山一般,噴涌而出,最後沿著一種玄異路線,在體內高轉而起。

隨著紅色火焰的詭異旋轉,閉目中的刑天,隱隱感受到一股充斥著狂暴因子的雄渾能量,在火焰運轉間,急從身體各處滲透了出來。

鋪天血氣傾盆而來,那血霧中的陰寒勁氣,也是瞬間臨體。

然而,就在血霧將刑天身體包裹而進之時,刑天黑袍下的眼眸,陡然睜開,一道鮮血從掌心濺出,融進紅色火焰中,瞬時間,一股不比場中任何人弱小的雄渾氣息,猛然自刑天體內湧出。

雙掌閃電般的探出黑袍,血紅色火焰繚繞而上,一個血紅色小人奪目而出,刑天心頭響起一道炸雷般的厲吼,雙掌攜帶排山倒海般的熾熱氣息,重重對著身前血霧轟了出去。

「血炎!爆!」 當時司徒玉鳳報警時,她所在地方的定位被警局記錄了,現在領頭的五十歲警察沿著手機導航,順利找到韓渡他們那個廢棄院落。

當大量警察蜂擁而進時,司徒玉鳳和那名五十歲警察一眼就看到對方。

「司徒隊長!」

「王隊!」

兩人都是一臉意外與欣喜,顯然認識彼此,還是老熟人。

「哈哈,司徒隊長,世界太小了,辦個案子都能和你遇見,該不會就是你打的報警電話?」這個被司徒玉鳳稱為王隊的人喜氣洋洋地向司徒玉鳳走來。

「是的,今天我們意外抓到這個製造連環殺人案的兇手,所以我第一時間就打電話報警,只是沒想到,王隊你會帶隊趕來,你什麼時候調到駱駝嶺來的?」

這個叫王隊的五十歲警察以前在古慶城和西荊市交界的一個鄉鎮派出所,當年司徒玉鳳初入警界,還在他手下實習過。

「嗨,不提了,我就個螺絲釘,哪裡有需要我就去哪裡,都是為人民服務,我絕對服從組織安排。」王隊喜悅地搖手,目光注意到旁邊的韓渡,眼睛里冒光道,「不得了,我一看就知道這個年輕人是個厲害貨色,司徒隊長,你是和他一起抓獲兇手的?」

「嗯,主要還是他抓獲的,我只是在一旁協助。」司徒玉鳳看了一眼韓渡,一臉甜甜的笑容。

王隊何其老練,司徒玉鳳這副吃了蜜的表情,一看就是戀愛了,他湊近一點小聲嘀咕道:「司徒隊長,他,該不會就是你男朋友吧?」

司徒玉鳳略顯羞澀地點點頭。

「哈哈,好好好,丫頭你可算是找著對象了,當年我還擔心你這麼優秀,怕是天上地下也找不到和你匹配的,沒想到終於還是讓你找著了。」

王隊笑得很開心,司徒玉鳳越發不好意思了,連連轉移話題道:「好啦,我們還是去說正事吧,院牆邊坐著的就是兇手朱老四,據他交代,十四年間,他總共在這裡殺害了二十五人。」

聽到後面一句,王隊瞬間變得嚴肅認真,和司徒玉鳳一起走到朱老四面前,朱老四那張滿是燙傷痕迹的臉讓他眼皮跳了跳,這容貌毀得也太徹底了。

「你們兩人,過去把他的手腳都銬起來。」

王隊開口就是這樣一句話,指揮兩名警察過去用手銬銬住朱老四的雙手雙腳。

朱老四也沒有反抗,任憑他們銬牢自己,然後主動笑道:「你們很想確認我所說的是不是事實吧,下面我來交代,就在這個院子里,對面那個院牆角落下,大概兩年前我埋了一具十七歲女孩的屍體在那裡。」

王隊只覺得朱老四很囂張,但難得兇手願意主動交代,他也就忍下這口氣,揮手讓另外兩名警察過去挖掘。

他們早知道有挖掘屍體的需要,所帶工具里就有鏟子。

隨著兩名警察在對面角落挖掘,很快一具已經腐爛成白骨的屍體露了出來,通過一些還未腐蝕的遺留物,比如首飾、眼鏡,初步可以判斷出死者的確是一個女孩。

「王隊,他交代的沒錯,確實有一具女孩遺骨埋在那裡!」一名警察立刻向王隊彙報。

王隊親自過去查看確認了一番,最後板著臉走了回來,問朱老四道:「還有呢?」

「我左手隔壁有一棟廢棄房屋,裡面大廳地板下,有一個五年前被我分屍的男人,他的腦袋、手臂、腿腳、軀幹,被我埋在地板下的不同位置。」

「我們五人,過去看看。」王隊繼續發話道。

不多時,五名警察一臉嚴肅地回來,彙報道:「都找到了,屍體確實被肢解,埋在地板下的不同位置。」

王隊和司徒玉對視一眼,他們從業這麼多年,經歷過太多兇殺案,但朱老四的所作所為還是狠狠刺激到了他們。

韓渡在旁邊作為外行人安靜看著,在接下來的一個小時里,他目睹朱老四把自己過去十四年殺害的人都是詳細交代,王隊的手下不斷在廢棄村落的各個地方找到遺體,最後統計下來,剛好是二十五人。

這樣大的案子,已經不是王隊一個人能處理的,他馬上向上級彙報,上級指示他保護好現場,立即給他加派援手。

在等候的過程里,司徒玉鳳把王隊叫到一邊,向他說起朱老四提供的一條重要線索,那個情侶驢友進入駱駝嶺廢棄村落,結果一死一傷的案子有了重大突破,朱老四曾經親眼目睹那名男驢友用石頭襲擊自己的女友,並致其死亡。

王隊也是知道這個案子的,眼神複雜地看了眼院牆下的朱老四,道:「如果他所說屬實,那麼也算是替自己贖了一丁點罪孽。」

「嗯,是這樣的,我建議立即重啟那個案子,裝瘋的男驢友目前在古慶城城區,所以我想把案子從你們那裡調過來,我要親自重審,不能讓他繼續待在外面自由自在。」

唐殘 司徒玉鳳同樣作為女性,對那個慘死的女驢友自然很是同情。

「好,這個建議可以採納,我回去請示一下,應該問題不大。」王隊同意下來。

韓渡在他們兩個談論案情的時候,悄悄把注意力放到腦海里,系統發聲道:「恭喜宿主,再次完成限定場景任務一個,獲贈獎勵,探險百科知識大全!」

韓渡感覺到腦海里不斷有大量信息湧現,真的是五花八門,稀奇古怪的知識點都有,和他自己通過努力獲取的知識完全一樣,一點不適應感都沒有。

這以後要是在探險路上遇到什麼奇怪生物,奇怪石頭,奇怪藥草,奇怪自然現象,他應該都能認識,都能知道它的原理與功效。

比如上一次遇見的螢石,他如果一早就獲得探險百科知識大全,肯定能當場知道它的來龍去脈。

再比如孫子超中毒,如果當時在森林裡,他可以準確認出具有解毒功效的藥草,這對於保命也是一個很重要的知識點。

其實探險百科知識大全相當於「一百種野外生存技能」的升級版,不同的是前者包含的知識堪稱海量,一百種野外生存技能也只是它極小極小的一部分。

.com。妙書屋.com 第二百零二章得手,走人

然而,就在血霧將刑天身體包裹而進之時,刑天黑袍下的眼眸,陡然睜開,一道鮮血從掌心濺出,融進紅色火焰中,瞬時間,一股不比場中任何人弱小的雄渾氣息,猛然自刑天體內湧出。

雙掌閃電般的探出黑袍,血紅色火焰繚繞而上,一個血紅色小人奪目而出,刑天心頭響起一道炸雷般的厲吼,雙掌攜帶排山倒海般的熾熱氣息,重重對著身前血霧轟了出去。

「血炎!爆!」

「轟!」

血霧中,一對血掌與血紅色小人重重對轟在一起,一股恐怖氣浪,自兩人掌心處猛然擴散而出,以至於那一旁的兩名傀儡門長老,都不得不臉色微變的急退著。

血霧中,雙掌對轟后,僅僅沉寂了瞬間,一道凄厲的慘叫聲,便是著許些驚恐響了來:「火?你竟然擁有高階火焰功法?!」

「噗嗤」

慘叫聲剛剛落,又是一道熾熱氣浪自血霧中擴散而出,在氣浪的翻滾下,那繚繞著空的血霧,接是被那股熾熱氣息,熏烤的淡化許多。

逐漸淡化血霧中,忽然響起一口噴鮮血的聲音,緊接著,一道影子貼著的面從血霧中倒射而出,雙腳在的面上插出了一道將近十米距離的深痕后,最後重重的撞在一處樹榦之上。肩膀一震,樹榦利馬被震成了兩截。

背靠著樹榦,人影雙腿一軟,雙掌撐著地面,鮮血順著嘴角滴落而下,嘶啞的急促呼吸聲,猶如那拉箱一般,呼呼的響個不停。

「少宗主?」目光掃向那極為狼狽的影,那傀儡門的兩位長老臉色頓時大變,駭然失聲。他們怎麼也想不到,萬血在施展出了嗜血**掌這等堪稱陰毒詭異的技后,竟然反而被一名實力僅為練氣期的人給弄成了這副凄慘模樣。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