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你……」聽到妖晨的話,任洪哲頓時憤怒起來,他是誰,星河四盜的老三,曾經也是刀口舔血的人物,之前又是被人偷襲重創,又被妖晨敲了悶棍,哪裡能夠受的了。

「大嘴巴,我支持你,將這他撂倒!」貂得助看著任洪哲臉上的憤怒,頓時有些不怕事大,開始鼓勵起任洪哲來。

「對啊,大嘴巴,我也支持你!」顏俊自然也不會落下,總想讓別人也嘗嘗同他一樣的痛苦。

「好!我倒要看看,你有什麼能耐,竟然敢敲任大爺的悶棍!」任洪哲身上的氣勢頓時升騰起來,經過洛天的丹藥的恢復之下,任洪哲身上的傷勢已經好了個七七八八,身形閃動,朝著妖晨沖了過去。

「哈哈,正好我手癢了,征服神魔域就從你開始吧!」妖晨對於打架,自然不會拒絕,掄動著烏黑的長棍,便是掃蕩而出。

大BOSS纔是真絕色 「真是……」洛天有些無語的看著瞬間便是掐在一起的兩人,頗有些頭疼,隨後同孫夢如幾人倒退,給兩人讓出了戰場。

「轟隆隆……」轟鳴之聲不斷的響起,任洪哲和妖晨兩人在洛天等人的目光下,在星星空之下戰鬥起來。

「我出一百萬元氣石,賭大嘴巴不能堅持一刻鐘!」貂得助臉上帶著笑意,看著不斷的戰在一起的任洪哲和妖晨兩人。

「你太瞧不起大嘴巴了,我賭一百萬元氣石,不到半刻鐘!」顏俊抱著雙手,目光看向瞬間便是被壓制的任洪哲。

聽到顏俊的話,洛天嘴角扯了扯,想到了當初那個單純無比的顏俊,這麼多年跟徐離子益,貂得助這些人呆在一起也變的蔫壞起來。

「嘭……」時間緩緩的流逝,半刻鐘之後,任洪哲頭頂之上頂著兩個大包,飛身回到了洛天幾人的跟前。

「小子,服了么?」妖晨臉上帶著得意,扛著長棍嘚瑟的目光看向任洪哲。

「不服!」任洪哲看著妖晨那得意的模樣,臉色頓時更加難看起來,心中驚駭妖晨實力,嘴上卻是大聲反駁起來。

「不服,咱們再來,剛才不過是熱身而已!」妖晨聽到任洪哲的話,妖晨頓時呲了呲牙,活脫脫的就是一隻猴子,沖著任洪哲開口。

「我打不過你!」

「但是我就不服,你能怎麼樣!」任洪哲大聲開口,站到了洛天的身後,目光不屑的看著妖晨。

「哧……」妖晨剛開始還挺受用,但是隨後任洪哲的話,頓時讓妖晨有些暴躁起來,長棍橫掃,朝著任洪哲掃了過去。

「好了!」洛天大喝一聲,伸手一把抓住了烏黑的長棍,臉上露出一絲不耐煩之色。

「嗡……」就在洛天伸手抓住妖晨的長棍之時,一道金色的劍芒,卻是從虛空之中飛出,朝著洛天身後的任洪哲的后心刺去。

這一道劍芒出現的實在是太快了,正好抓到了洛天和妖晨兩人碰撞,而且是其他人被兩人碰撞的所吸引的時候。

「小心!」洛天手臂發麻,眼下他距離任洪哲最近,直接倒轉身形,來不及想其他,另外一隻手再次一抓,抓到了已經沒入任洪哲后心一寸的金色劍芒之上。

「噗……」劍芒陡然停止,與此同時,鮮血也是順著洛天的手掌迸發而出。

「是誰!」洛天感覺到這劍氣的熟悉,臉色瞬間冰冷下來,一把將劍氣捏碎,目光深沉的看向虛空,這劍氣與當初他重創之時,在四聖星域之外截殺他的那道劍芒一樣,蘊含著同樣的氣息。

任洪哲冷汗流淌下來,若不是洛天反應快速,那麼他此時即使不死,也會受到重創。

「洛天,怎麼樣?沒事吧?」貂得助幾人瞬間聚攏在洛天的身前,目光謹慎的看向四周。

「沒事!」手上的傷口緩緩的癒合,洛天雙眼爆發出陣陣的紫芒,腳踏星空,伸手一撕,瞬間出現在了虛空之中。

「又跑了?」洛天臉色難看,依然看到一個虛幻的身影,消失在了虛空亂流之中。

「妖晨,下次你要再對自己人出手,別怪我不客氣!」洛天從虛空之中走出,開口警告妖晨,雖然妖晨沒有壞心,但是這好戰之心卻是讓人有些頭疼。

「嗡……」兩道金光閃動,洞穿虛空,妖晨的臉色也是冰冷無比,沒有理會洛天的話。

「敢偷襲老子,老子不將你的宗門拆了,還怎麼混!」妖晨冷聲開口,隨後手中拎著長棍衝進了虛空之中。 第一千五百五十七章兩方忌憚

「什麼情況?」

「他能找到出手之人?」洛天看著沒入到虛空之中,渾身金光氣勢衝天的妖晨,眼中露出疑惑之色。

「應該可以,猴子這雙眼毒的很!」貂得助和顏俊開口回應,聲音之中帶著一絲笑意。

「猴子雖然好戰但是也是極為護短,誰若是動了他的朋友,那麼必然會與對方拚命!」

「這人若是被猴子追到,必然沒有什麼好果子吃了!」顏俊輕聲開口,聲音之中帶著一絲笑意。

「狗子,聞聞這隻猴子跑哪去了,別吃了虧,這裡是神魔域!」任洪哲沖著貂得助開口,他深知現在的神魔域的水深的很。

「你再罵老子是狗!」聽到任洪哲的話,貂得助頓時跳腳,一副要與任洪哲拚命的架勢。

「別胡鬧,什麼時候了,快點!」洛天一把將貂得助拉了下來,心中頗感頭疼,一個個都是省油的燈。

貂得助吸了吸鼻子,雖然無法尋到出手偷襲之人,但是對於妖晨的氣息,他卻是能夠找到。

「找到了!我們要去追么!」貂得助沖著洛天開口詢問,畢竟南宮御清還在重創,需要看看情況。

「洪哲,你和戰鏢,你們兩個去四聖星域,將紫霄神蓮取來,我們四個去看住那隻猴子!」洛天迅速的做出了決定。

「好!」任洪哲點了點頭,陳戰鏢雖然不願與洛天分開,但是洛天的話,他一向都聽,兩人的身形,再次倒轉回去,進入到了妖域。

「我到要看看,是誰幾次三番的針對我出手!」洛天臉上露出冰冷,總感覺有一張大網在針對自己,針對自己身邊的人還有四聖星域。

貂得助沒有廢話,再次動了動鼻子,身形閃動,華成一道紫芒,朝著神魔域的深處飛去。

「走!」洛天冷哼一聲,同孫夢如還有顏俊一起,跟在了貂得助的身後。

貂得助如今的修為已經是紀元巔峰,他的嗅覺也是變的異常的強大,僅僅片刻的時間,便是尋找到了妖晨的蹤影。

龐大的大陸懸浮在有些發白的星空之下,道道的神紋包裹著金色的大陸,大陸之外,妖晨化身成千丈巨猿,雙手握著金色的長棍,掄動而出,帶著滔天之威,狠狠的砸在了金色的結界之上。

「轟隆隆……」轟鳴之聲,頓時在星空之下蔓延開來,整片大陸都是隨著妖晨這一砸,跟著震動起來。

「到了!」轟鳴之聲過後,貂得助和洛天四人也是瞬間出現在了妖晨的身旁,臉上帶著疑惑。

「猴哥!」貂得助看著那渾身金光,戰意滔天的妖晨,大聲開口。

「你們怎麼才來!」妖晨看到是洛天幾人,眼中露出不滿之色,隨後沖著洛天開口:「那個人跑到這個大陸來了,如果我沒有猜錯這裡應該是神族的大陸吧?」

「沒錯!」洛天看著那龐大的大陸,臉色也是頓時一沉,目光看向那龐大的大陸,眼中露出冷淡。

「猴哥,你確定那個人跑到神族大陸了?神族可不是什麼好惹的!」貂得助收起了不正經,變的鄭重起來。

「怎麼可能有錯,我一路追擊,才追到這裡來,那人剛剛跑了進去,然後就升起了結界!」妖晨臉上帶著肯定,沖著洛天幾人開口。

「真的是神族!」聽到妖晨的肯定,洛天低聲呢喃,雖然洛天早有猜測,畢竟整個九域敢動他的除了太古王族,也只有這些聖地聖族了。

「看來,這些年,神族也是長記性了,當初那場大戰,將整個神族大陸都打沒了,知道給大陸之外布上結界了!」貂得助臉上帶著一絲笑意,看著那金色的大陸。

「猴子,你是誰,竟然敢動我們神族!」就在妖晨的話音剛剛落下之際,憤怒的聲音在神族的大陸之上響起,幾道氣息衝天的身影從神族大陸之上飛了起來衝出了結界,出現在了洛天的幾人的視線當中。

為首的是一黑一白兩個年輕人,身後跟著幾名老者,看到洛天幾人之時,臉色微微一凝。

「洛天?」兩個年輕人隨後便是在洛天的身上打量起來,目光之中帶著一絲玩味。

「洛天,你這是何意,為什麼帶人無辜攻打我們神族的大陣!」不等兩名青年開口,兩人的身後一名老者,便是開口呵斥起來。

「孫展博?」洛天看著老者,頓時認出了老者的身份,乃是神族的一位長老,雖然認識,但是卻也說不上熟悉,也只是知道神族有這麼個人而已。

「孫展博,你算什麼東西,就在這裡指手畫腳的,孫滅辰和孫勝天呢?」不等洛天開口,貂得助的聲音便是在洛天的身後響起。

「神王族長兩人有事,不方便出來,這位是我神族紀元之主的親子孫弘揚,如今的神族他代為管理!」孫展搏臉上帶著恭敬之色,目光看向那個身穿金袍的年輕人。

「你就是傳的那個沸沸揚揚的洛天?」孫弘揚臉上帶著審視的目光,在洛天的身上打量了一翻,隨後輕聲開口,渾身上下都是帶著一股趾高氣揚之氣。

「哧……就是你,敢偷襲我們?」不等洛天回應,化身成千丈巨猿的妖晨,一呲牙,掄起手中的金色的長棍,沒有絲毫的猶豫,朝著孫弘揚狠狠的砸了過去。

「嗡……」金色的神劍頓時從孫弘揚的後背之中升起,金色的華光,割斷了蒼穹。

孫弘揚臉上帶著冰冷,手中掐訣,金色的神劍神在孫弘揚頭頂轟然暴漲,化成開天之劍,朝著那妖晨掄動的長棍碰撞而去。

「咔嚓……」星空震裂,華光閃動,妖晨龐大的身軀倒退了兩步,臉上露出詫異之色。

而孫弘揚的身軀也是被震的朝著星空下墜落,但是轉眼之間便是回到了眾人的視線當中。

「這隻猴子,你真當我們神族好欺負不成,先是攻擊我神族的大陣,之後又對我族紀元之主的親子出手!」孫展博看著孫弘揚雙手有些顫抖,隨後忍不住大聲開口。

「之前偷襲我們,現在還好意思說我們欺負你們?神族真是越來越不要臉了!」貂得助臉上帶著不屑,目光看向孫展博,雖然妖晨經常欺負他們,但貂得助還是站在妖晨這邊的。

「猴哥,把神族大陸踏平了!」顏俊也是站在那裡,沖著妖晨大吼,目光之中帶著興奮。

不用貂得助和顏俊兩人開口,脾氣本就暴躁無比的妖晨,已經掄起長棍,再次朝著孫弘揚碾壓了過去。

「洛天,難道你真的要與我神族為敵不成!」

「你說我們偷襲你,有什麼證據我族紀元之主的親子偷襲你們,你這麼做,是想掀起我們兩大星域的大戰嗎?」孫展博再次大吼,看著一直站在那裡沒有說話的洛天。

「咔嚓……」孫展搏的話音剛剛落下,孫弘揚便是再次與妖晨碰撞了一下,兩人身形再次倒退,相互對視起來,孫弘揚的雙眼之中,隱約間有著寒意閃動。

「好小子,還在這強詞奪理!」雖然與孫弘揚對碰了一下,但是孫展博的話,妖晨還是聽了個清清楚楚。

「妖晨,好了!」就在妖晨要再次動手之時,洛天的聲音也是在星空之下聲響起,讓妖晨的身軀微微一頓。

「為什麼?」妖晨臉上帶著不解之色,雖然跟洛天接觸的時間不長,但是妖晨覺得洛天的人品一定不差,畢竟洛天的身邊圍繞著不少人,比如龍傑,貂得助等,此時他想不明白,都被人偷襲,都快被人騎到頭頂之上拉屎了,洛天竟然讓他停手。

「聽我一次!」洛天沖著妖晨傳音,隨後身形飛起,目光看向神族的幾人。

「神族紀元之主之子,孫弘揚?那這位應該就是魔族紀元之主的親子了吧?」洛天臉上露出一絲笑意,隨後看向另外一個身穿黑袍的青年,輕聲開口。

「沒錯,我叫南宮無敵!」黑衣青年冷聲開口,目光看向洛天,輕聲回應。

「南宮無敵,名字倒是起的挺騷氣,可惜依然是個軟蛋!」妖晨臉上帶著不屑,輕聲開口,顯然對於南宮無敵的這個名字有些意見。

「說說吧,為什麼要偷襲我?」洛天臉上露出一絲笑意,目光再次回到了孫弘揚的身上。

「我什麼時候偷襲你了?」孫弘揚臉上帶著笑意,根本就不承認,認準了在這神族大陸之外,洛天不敢拿他們怎麼樣。

「不過,你們這麼殺到我神族來,是不是應該給我們一個說法?」不等洛天開口,孫弘揚去卻是直接回駁起來。

「姓孫的,你是你爹的親兒子么?紀元之主何等英姿,鎮壓天地,怎麼到你這裡,連做過的事情,都不敢承認了呢?」貂得助大聲開口,聲音之中帶著濃濃不屑。

「看來,神族和魔族真的是要合併了啊?」洛天心中暗嘆,臉上卻是帶著一絲笑意。

「兩位,我不管你們神族和魔族怎麼合併,但是南宮御清是我的朋友,他若是再出現什麼差池,這筆仗我洛天都會算到你們的頭上,當然你們也可以將我洛天的話當成放屁,依然我行我素!」

「不過後果,你們自己要考慮清楚!」

洛天冷聲開口,身上的氣勢開始緩緩的升騰起來,隨後身形閃動,瞬間出現在了站在兩人身後的孫展博的跟前。 第一千五百五十八章噬魂釘

「你……」孫展搏看著已經到了近前的洛天,臉色頓時變化起來,根本沒想到洛天會突然出現在自己的身前。

「咔嚓……」不等孫展搏繼續開口,一隻布滿潔白符文的手便是一把掐在了孫展博的脖子上,潔白的符文順著洛天的手,瞬間沒入有些失神的孫展搏的身體之中。

孫展搏剛要反抗,一股強大的封印之力,便是衝進了自己的身體之中,讓自己運轉的修為緩緩的停滯起來。

「嗡……」洛天腳下勁風閃動,帶著孫展博再次朝著吊貂得助幾人的方向飛去。

「該死!」孫弘揚和南宮無敵兩人的臉色頓時難看起來,手中升起陣陣的光芒,一黑一白,兩條長龍,從兩人的手中飛出,阻擋住了洛天離開的路線。

紙婚厚愛,首席的祕密情人 「滾……你們若是真的想掀起大戰,我隨時奉陪!」冰冷的聲音,在星空之下回蕩,同時洛天一手掐著孫展博,另外一隻手,轟出兩拳,同兩條長龍碰撞在了一起。

「轟……轟……」兩聲轟鳴之聲響起,兩條強大長龍在洛天的兩拳之下轟然潰散,而洛天的身軀也是沖回了貂得助幾人的身前。

「啪……」剛一回到幾人的身前,洛天的手掌便是掄動起來,一巴掌抽在了孫展搏那蒼老的臉上。

「以為找到了靠山就敢對我指手畫腳了?」洛天冷哼一聲,光是無雙的肉身之力,都不是孫展搏能夠抵擋的住的。

一巴掌之下,孫展搏的整個腦袋頓時多了道道的裂痕,使得孫展搏感覺自己的神魂都是被洛天這一抽之下,給抽出來了一般。

「連孫滅辰都不敢這麼跟我說話,你又算什麼東西?」洛天臉上帶著冷笑,絲毫沒有在意已經怒火沖霄的孫弘揚和南宮無敵。

「洛天,你在我的面前打我的人,是真的不把我放在眼裡了啊?」孫弘揚朗聲開口,身上泛起陣陣的神光,金色的神劍,懸浮在了孫弘揚的頭頂之上。

「你算什麼東西,紀元之主的親子很牛逼么,老子也是!」妖晨揮了揮金色的長棍,沖著孫弘揚不屑的開口。

「嘭……」洛天第二巴掌落下,孫展搏的頭顱直接化成了一團血霧,身軀被洛天扔到了貂得助幾人的身前。

「你們真的敢戰么?」洛天臉上帶著不屑,目光在孫弘揚和南宮無敵兩人的身上掃視了一眼。

如今的洛天再也不是那個任人欺凌的小子了,無論是自身的實力,還是身後的勢力,亦或者是靠山,無論哪一個都是洛天的囂張的本錢,無懼任何勢力。

「真以為自己是紀元之主了么?」孫弘揚和南宮無敵兩人臉上帶著冰冷,但是卻沒有動手。

「嘭……」貂得助幾人將孫展搏折磨了一頓,隨後將重生過來的孫展搏扔回了神族幾人的跟前,臉上帶著不屑。

「我跟軒轅穹有些關係,你們兩人按照輩分來說,是他的晚輩,這次就這麼算了!」

「若是再有下次,等著我們四聖星域,妖域還有火域的三域大軍踏平神族吧!」洛天深深的看了孫弘揚和南宮無敵兩人一眼,隨後對著貂得助幾人使了使眼色,朝著魔族的方向飛去。

「唉……」妖晨看著洛天幾人遠走,臉上露出失望的表情,還以為能夠大打一架,沒想到洛天竟然這麼就不了了知了。

「想要打架,我隨時奉陪!」妖晨沖著孫弘揚和南宮無敵兩人開口,隨後便是揚長而去。

「該死!」孫弘揚和南宮無敵兩人臉色難看,雖然沒有被洛天打敗,但是被人當著自己的面把自己的人打了個滴血重生,這也是赤裸裸的在兩人的臉上抽了一巴掌。

兩人是什麼人,紀元之主的親子,此時竟然被人堵到自己的家門口,被人打臉,若是傳出去,兩人在神魔兩族之中,哪裡還有威望可言。

「少主,幫我報仇啊!」孫展搏老臉顫抖,沖著孫弘揚開口。

「閉嘴,今天的事情,誰都不許傳出去,誰若是傳出去,後果你們自己知道!」孫弘揚臉色難看,目光在身後的幾人身上掃視了一翻。

「這個洛天實力的確很強,孫展搏這個紀元巔峰,竟然在他的手下沒有絲毫的反抗之力!」南宮無敵眼中露出凝重沖著孫弘揚開口。

「嗯,若不是如此,他也活不到現在!他的實力雖然強,但是卻還沒有到讓我們仰望的地步,只要我們聯手,絕對能夠壓制住他!」孫弘揚輕聲開口,臉上露出陰沉之色。

「還是先把兩族和二為一的事情定下來再說吧,眼下也沒有什麼能夠阻止了!」

「是,先將兩族合併了,將神魔域徹底統了一再說,至於洛天,只要阻擋我們證道,誰都要死!」孫弘揚臉上帶著冰冷。

……

「洛天,我們為什麼要走,直接揍那兩個王八蛋不就得了么!」前往魔族的路上,妖晨臉上帶著帶疑惑看向洛天。

「猴哥,你以為神族那麼好欺負呢么?畢竟人家也是聖族,曾經出過紀元之主的地方,跟咱們妖域聖城差不多!」貂得助開口,為妖晨解釋起來。

「沒錯,我們沒有紀元之寶,他們若是真的死磕,將神皇劍祭出來,以他們兩人之力催動,我們或許抗不住!」洛天點了點頭,若是以他們幾人之力,能夠將神族打下來,那麼神族也就不配稱為聖族了。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