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何止有消息,貨都聯繫上了,再過幾天,就有幾車低檔玉送來,後續還有不少,總共價值五億,滿意嗎?」

顧銘大喜的說:「敏姐,你這太給力了,我愛死你了。」

說著,顧銘動嘴了,趁機在胡敏絕美的臉蛋上親了一口,還調皮的舔了一下,別提多滿足了。

胡敏拿出濕紙巾,嫌棄的擦拭著臉蛋上殘留的口水,一邊擦還一邊說:「噁心死了。」

顧銘:「……」

他覺得胡敏是不喜歡他的口水留在臉上,而是想要留在她嘴裡,所以他再次湊上去,這一次他打算親嘴。

「不要!!」

胡敏把他推開,顧銘臭不要臉的說:「敏姐,讓我好好感謝你,你這不讓我感謝你,我心裡難受。」

「你真想用親嘴這種方式來感謝這一次幫助你進貨的人?」胡敏挖坑道。

顧銘不知道,也沒有認真去聽胡敏說了什麼,聽到親嘴兩個字,他就激動了,急忙點頭,還恬不知恥的說:「敏姐,你難道不覺得用這種方式最能表達我的誠意?」

「確實有誠意,就這麼說定了。」

見胡敏點頭,顧銘那叫一個急不可耐,趕緊的又把嘴湊了上去。

「別親我啊!!」胡敏再次推開。

顧銘埋怨說:「敏姐,你都答應了,怎麼又不讓我親了?」

胡敏偷笑道:「是,我是答應了,但你親的人不應該是我。」

「是誰?」

「古爺爺!!」

顧銘:「……」

顧銘的臉色急劇變化,最後變成苦瓜臉。

看到這一幕,胡敏大樂,「咯咯」笑了起來,動聽的聲音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

可惜,顧銘無心去聽,苦著臉說:「敏姐,你別告訴我,替我辦成這件事情的人是古老爺子。」

胡敏肯定的說:「沒錯,就是古爺爺,所以……」

胡敏幸災樂禍的說:「你要親的人是古爺爺,而不是我。」

漫步洪荒 「這個還是算了,我們還是說買古董的事情,我覺得這樣答謝古老爺子最好。」

顧銘明智的選擇了花錢,而不是把他的熱吻送給一個老頭。

「德行!」

胡敏白了顧銘一眼,數落道:「現在不心疼錢了?」

「不心疼了,我們走吧!別讓古老爺子在家久等。」

「嗯!!」

兩人上車。

一邊開車前往萬口園古董交易市場,顧銘一邊詢問古藍楓為何如此牛~逼。

聽完胡敏的解釋后,顧銘才明白,感情古藍楓這個玉石協會名譽會長不是白當的。

高檔玉不說,那玩意有價無市,不好買,需要運氣。但是低檔玉,只要有錢,古藍楓就有本事搞來。

這無疑解了他的燃眉之急。

不過,相比玉渣,使用低檔玉補充靈氣的成本要高很多,但顧銘覺得還能接受。

玉渣為主,低檔玉為輔,為了早日激活慈悲手,這點浪費還是值得的。

半個小時后,兩人抵達萬口園古董交易市場,開始選購古玉。

地攤上的東西兩人沒看,不是怕走眼,而是地攤上的東西品質參差不齊,假貨也多,挑太浪費時間。

兩人進入一家名為祥林齋的老字號古玩店。

店員殷勤的上來接待,知道兩人需要古玉后,滔滔不絕的介紹起來。

顧銘和胡敏沒有搭理他,自給上前看去。

他們雖然認識古董的眼力有限,但是分清玉品質好壞的這點本事他們還是有的。

然而,令他們失望了,沒有什麼好玉製成的東西,乃怕是古董,他們也不稀奇。

胡敏問道:「有沒有比這更好的東西?用上等玉雕刻的玉器?」

「有!!」

「那趕緊拿出來。」

「這個需要老闆親自做主。」

「老闆人呢?」

「來了,來了,讓二位貴客久等了。」

祥林齋老闆景祥從裡面出來,笑容滿面的說:「二位貴客想要哪個朝代的古玉?」

胡敏說:「朝代無所謂,關鍵是玉的品質要好,要乾淨,有收藏價值、觀賞價值,你有滿足這四點要求的古玉嗎?」

「二位這是要送人嗎?」景祥反問。

https://ptt9.com/23442/ 「送給一位長輩。」胡敏明言說。

景祥笑著說:「那巧了,本店正好有一樣適合送給長輩的古玉製品,我這就給二位取去。」

很快,景祥就取出一個盒子,打開一看,裡面放置著一隻通體雪白的玉蟬。

景祥介紹道:「這是西漢時期的玉蟬。」

說著,他小心翼翼的把玉蟬拿了起來,指著玉蟬接著說:「二位貴客請看,這造型多逼真,這神情多維妙維肖,這雙睛多有神,還有這尾巴,上翹而欲鳴,堪稱玉蟬中的極品貨,極具收藏價值。」

「而且這禪,意寓高潔,乃是送禮的不二人選,二位滿意嗎?」

景祥微笑著看著胡敏和顧銘。

胡敏沒有搭話,接過玉蟬仔細看了起來,認出了這是一塊用極品和田玉雕刻的佩玉蟬。

佩玉蟬是指佩戴在身上的玉蟬,寓意很多,古人視之為高潔。如果是琀蟬,那就不能送人了,那是西漢時期流行的一種殯葬禮儀,琀嘴裡的。

不僅如此,她還發現,雕刻這隻玉蟬的人水平相當之高,比之時澤有過之而無不及,精品玉蟬無疑。

同時,她還認出了玉蟬的雕刻手法,典型的漢八刀,刀法矯健、粗野,鋒芒有力。

不過,儘管如此,她還是不敢肯定這是西漢時期的老物件,怕是後人臨摹的漢八刀。

「你看看。」

「嗯!!」

顧銘接過胡敏手中的玉蟬,仔細看了起來,發現憑藉他那點微末的古董知識,肉眼實在很難斷定這隻玉蟬是不是老物件。

所以,他只能藉助慧眼。

凝神靜氣,慧眼開啟,這隻玉蟬的一切暴露在他眼前。 首先是玉的質地,極品和田玉無疑。

其次就是這隻玉蟬的氣海,源遠流長,有著厚重的歷史氣息,確實是老物件。

但是,他卻在這隻玉蟬身上發現了一點黑氣。

不多,但有就不行,送之不祥。

沒有想過立馬驅除,他打算用這個跟老闆討價還價,所以關閉慧眼后,他立馬說:「老闆,你這玉蟬有點問題啊!!」

「問題?什麼問題?」景祥不慌不忙的說。

干古玩這行,這種話他聽多了,都是為了壓價,他一點都不在意。

但胡敏不這樣覺得,她**得顧銘用他那雙神奇的雙眼看出了什麼問題。

有問題的東西,豈能送人,她立馬說:「既然有問題,那我們就不要了。」

胡敏拉著顧銘走,顧銘搖了搖頭,示意等他把話說完。

胡敏儘管不知道顧銘想幹什麼,但還是選擇了聽話。

看到這一幕,景祥以為胡敏和顧銘是在演戲,露出不屑的笑容,更加認定剛才顧銘的說辭是為了壓價。

兩個小年輕,在他面前搞這些小把戲,那不是關公面前耍大刀嘛。

他戲謔道:「小哥既然說我這隻玉蟬有問題,不知道能否說說它的問題在哪裡?」

「這應該是一隻陪葬品。」顧銘篤定道。

古董他了解不多,但有問題的古董,大多都是這種情況,沾染到了死者的氣息。

當然,不排除其它情況,比如有些物件因為在一些特殊的地方埋久了,同樣會受到影響,附著上一些邪氣什麼的。

不過這隻玉蟬上面的氣息跟昨天他見過段宇那個玉扳指上的氣息有些類似,所以他才敢這樣肯定。

「什麼?陪葬品?那就更加不能買了,我們去別家看看吧!沒有必要這麼著急。」

作為玉石珠寶商人,胡敏知道,玉既能辟邪,但同時也容易沾染邪氣。

陪葬的玉,別說買,送給她們都不能要。

景祥的臉黑了下來,不悅道:「小哥,不懂別亂說,這可是正兒八經流傳下來的老物件,都沒有下過土,怎麼可能是陪葬之物?」

「它的確是一塊陪葬之物。」顧銘堅持他的說法。

景祥更加生氣了。

昨天他才遇到一塊陪葬之物,差點砸了金字招牌,今天又有人說他出售陪葬之物,簡直……

如果有憑有據,他認栽,可對方無憑無據,憑什麼說他的玉蟬是陪葬之物?這擺明了是往他身上潑髒水嘛。

他忍不住嘲諷道:「你以為你是誰啊?顧大師?一眼就能看出一件古董是不是陪葬品?你還沒有那個本事吧!!」

景祥永遠想不到眼前這位年輕人就是他想要拜訪、想要找他看相的顧銘,顧大師。

太年輕了,別說風水行業,在任何一個行業,像顧銘這樣的年輕人都不可能是大師級別的人物。

學徒,不能再高了。

言者無心,聽者有意,聽到景祥突然冒了一句顧大師出來,胡敏好奇心瞬間被勾了起來。

顧銘也姓顧,也有資格被人稱為大師,難不成對方口中的顧大師指的就是顧銘?

不敢斷定,她好奇的問了一句,「老闆,不知道你剛才說的顧大師是誰?他很厲害嗎?」

「當然厲害,否則豈能被稱作大師?至於顧大師是誰,給你們說了你們也不知道,別在這裡瞎打聽。」

胡敏微笑道:「這可不一定,沒準我還認識顧大師,可以替老闆你引薦引薦,免得老闆你看到顧大師連人都不認識。」

景祥不服氣道:「誰說我不認識顧大師?我還跟顧大師喝過茶、吃過飯、喝過酒,關係可好了。」

「你認識他?」胡敏輕聲問顧銘。

「不認識!!」顧銘搖頭。

「這……」

胡敏不信,申海市一下子冒出好幾個厲害的顧大師出來。

她不死心的說:「老闆,既然你跟顧大師那麼熟,你能告訴我他今年多大,長什麼模樣,平時都在哪裡嗎?『

「這個……」

景祥傻眼了,他哪知道這些,他就那麼隨口一說,往自己臉上鍍鍍金。

當然,承認不可能,那是打他的臉。

他自以為是的說:「顧大師乃是得道高人,今年少說也有一百歲。模樣嘛,仙風道骨這個詞知道不?那就是專門用來形容顧大師這種高人的。至於平時顧大師在哪裡,也不怕告訴你們,顧大師乃是夢家重金請來的風水大師,一般人壓根見不著他,你們就死了那條心吧!!」

撲哧!!

胡敏瞬間笑噴了出來。

剛才聽到前面兩點,她死心了,可是聽到最後一點,她可以肯定,對方口中的顧大師就是指顧銘。

當著顧銘面說他們關係好不說,還說什麼以為自己是顧大師那種話,簡直笑死個人。

「哈哈哈……」

胡敏清脆悅耳的嬌笑聲在祥林齋回蕩,景祥傻眼了,納悶道:「我說的難道不對?」

胡敏沒有回答,把目光投向顧銘,打趣道:「顧銘,你說老闆說得對嗎?」

顧銘還沒有搭話,景祥有些不淡定了,不淡定的說:「你也叫顧銘?」

胡敏幸災樂禍的說:「他不止叫顧銘,還在夢家上班,想來應該比你更加有發言權吧!!」

「這……」

景祥有些懵。

同一家公司,出現兩名同名同姓的人,天底下有這麼巧的事情?

一個大膽的想法在他腦海中滋生,他忍不住的詢問道:「你就是夢家請來的顧大師?」

「這個……」

顧銘謙虛道:「你想要在夢家找顧大師,這個找不到,但你要是找顧銘,那就只有我這一個。」

「唉呀我的媽呀,還真是顧大師。」景祥大跌眼鏡的同時,還有些懷疑,問道:「你認識天宇地產老總段宇嗎?」

「昨天我跟段總見過。」

「什麼時候?」

「上午十點多鐘吧! 女權世界的真漢子 具體多久記不清楚。」

「幹什麼?是替段總解決睡不著的問題嗎?」

「你是那位賣給段總玉扳指的老闆?」顧銘猜測道,覺得這個可能性非常之大。

「就是我!!」

景祥苦著臉說,心裡凌亂的一P,因為此刻,他已經可以肯定,對方就是他想要拜訪致謝的顧銘顧大師。

人站在面前,他沒有認出來不說,還嘲諷人家,他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這丟人丟大了啊!!

不過,這個時候他顧不得臉面問題,趕緊邀請顧銘和胡敏坐下,同時還不忘讓店員送上等的好茶過來。 態度比之剛才截然不同,不過顧銘和胡敏沒有任何意外之色,顧銘的本事確實當得起這樣的禮遇。

顧銘猶豫一下,最後還是坐了下來。

當然,不是為了享受老闆的阿諛奉承,而是那隻玉蟬真心不錯,值得購買。

見顧銘坐下,胡敏自然不會獨自離開,但指望她這樣輕易放過老闆,那不可能。

胡敏打趣道:「老闆,現在你能告訴我,你這隻玉蟬是陪葬之物嗎?」

景祥對天發誓道:「天地良心,我真不知道這隻玉蟬是陪葬之物,如果我知道,我不得好死。」

見老闆如此,胡敏也就放過他了,看著顧銘說:「現在我們可以走了嗎?」

「不急!!」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