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何凡!」三人一走,秦空怒火再也壓制不住,低吼一聲,進化之力爆發,寶庫一片狼藉。

「秦家主息怒,炎神道畢竟事關先祖。」炎玄心連忙說道。

「我氣的不是聖火明先祖,而是何凡,若是這酒被先祖所飲,我深感榮幸,只是現在,何凡明顯是想套話,那進化法,絕對不能讓他得到。」秦空面色陰沉地道。

「那是真是風族進化法?」炎玄心面色微變,凝重地道。

「失傳的天人篇。」秦空沉聲道:「北方聖祖的進化法。」

炎玄心心頭凜然,北方進化法,天人級有,但北方聖祖的,天人篇早已失傳,留下的只是殘缺的。

「秦家主,他不是喜歡吃么,讓他一直吃下去,順便讓秦月和玄心去服侍炎神道,我們去聯繫使者。」馮家主說道。

「只能如此了。」秦空嘆道。

「玄心定會服侍好炎神道,探聽先祖消息。」炎玄心保證道。

「不要心急,等元老他們出關,何凡不足為慮。」秦空低聲道。

「我明白。」炎玄心沉聲道。

「南方元老,應該也會來吧。」王家主低聲呢喃。

秦空沒有多言,南方元老來不來,他不清楚,只知道北方元老,已經有一位出關了。 回到宅院,何凡直接將何修扔回房間休息了,自己帶著炎神道繼續喝。

雖然基因數據增長不了,但他的廚神之軀,還能增強,這酒的藥力很強。

北方聖祖是蘿莉這件事,對於三大家主衝擊還是很大的,只是因為天人篇的出現,讓他們轉移了重點。

現在不是研究聖祖是不是蘿莉的時候,天人篇才是重點。

感受最大的,還是秦月,她拜了那麼久蘿莉,此刻聞言,直接就懵了,聖祖真變成蘿莉了?這麼多年,拜的都是假聖祖?

不管是不是假聖祖,何凡讓炎神道休息了,順便封鎖他全身,防止排出藥力。

時間過去兩日,何凡正要帶炎神道繼續出去搞事,炎玄心和秦月搬來一大堆東西。

「你們這是幹什麼?」何修看著兩人,眉頭緊皺。

「供著廚神。」秦月說著,取出一張巨大的黑白照片,掛在牆上,然後上三炷香。

何修:「……」

你們這是當著何凡的面,咒何凡死?

「上供品。」秦月又取出一頭頭凶獸,堆得老高,還有好幾個空間包,裡面裝的全是凶獸:「這些,都是供奉廚神的。」

炎玄心沒有說話,打不過你,至少也要讓你噁心一下。

「廚神,他們要找死。」何修叫道。

「供著就供著吧,帶酒沒有?」何凡擺手道,他不介意,反正自己死不了:「本神要與火神開懷暢飲,一醉方休。」

「帶了。」秦月遞過去一個空間包,裡面全是酒,當然不如寶庫的好,也不算差。

「火神,出來喝酒。」何凡一揮手,將一頭頭凶獸做熟,招呼炎神道一起喝酒,將何修也拉上:「你少喝點,酒量太差。」

「多謝廚神。」何修連忙取了個碗,跟著何凡的日子挺不錯的,好酒好菜,還有外快。

「火神……」

「跪下說話。」炎神道喝道。

炎玄心跪下了,這次跪的心甘情願,就當跪先祖了。

喝酒吃肉,日子愜意無比,炎神道忽然來了句:「廚神,本神又夢見那個蘿莉了,她長大了,還對本神說什麼愛本神,可惜,本神是誰?堂堂火神,一個小娃娃,怎麼可能配的上本神?」

「不是長大了么?」何凡挑眉。

「是身體長的太大了,本神不喜歡,本神喜歡青梅竹馬的感覺。」炎神道說道。

「青梅竹馬的感覺?那蘿莉,不是和火神一起長大?」何修詫異地道。

「你還是太單純了。」何凡看著何修,嘆道:「你這麼多年,怎麼活過來的?青梅竹馬,就是從小玩到大,發育那麼好,火神沒有成就感。」

「懂我者,唯有廚神。」炎神道激動地道。

何修:「……」

秦月和炎玄心一臉懵逼,這特么是聖火明?你莫不是在逗我?

何修一臉羞愧地低下了頭,神的思維,果然不是凡人能理解的。

「秦月,風族還沒有聯繫你?」何凡看向秦月,出聲問道。

「沒有。」秦月搖頭道。

「食材早晚會送上門的。」何凡自信地道,不再追問。

秦月和炎玄心安靜跪著,不再多問,靜靜看著三人喝酒吃東西,聽何凡和炎神道吹流弊。

「風之道……」炎神道再次念了出來。

秦月心頭一喜,連忙凝聽,將之默默記下。

「以身入風,承天載道,無風無我……風道歸源……唔,還是沒想起來。」炎神道搖頭道。

秦月:「……」

你特么多說一個字怎麼了?

「想不起來慢慢想,不著急,那蘿莉想害你,也不是那麼容易,你放心,你身邊有天下第一的廚神。」何凡安慰道。

你個混蛋,你能不能不忽悠他了?

「咦,楊庭找我?」何凡的腕錶響了,楊庭聯繫他:「廚神,請出來一敘,有重要事情商議。」

「何修,照顧好火神,本神出去一趟。」何凡起身離開。

「廚神放心,我一定會看著火神將葯吃下去。」何修說道。

看著何凡離開,兩人沒有動作,等了片刻,他們腕錶響了,才抬頭看向依舊在喝酒的炎神道。

何修已經醉了,秦月低聲道:「火神,何修醉了,該回去休息了。」

「是啊,火神,容我送他去休息,這樣,您就不用吃藥了。」炎玄心低聲道。

炎神道眼前一亮,看了眼已經醉的不行的何修,道:「叛神餘孽,你第一次讓本神開心了,送廚神後人回去休息。」

「我來吧。」秦月起身道。

看著兩人離開,炎玄心手中出現一縷紅芒,是一顆火珠,口中吐出古老語言:「炎玄心叩見先祖。」

「你有心了。」炎神道一臉嚴肅地道:「等本神回歸,封你做元老。」

「多謝先祖。」炎玄心大喜,手中火珠散發著絲絲火光,沒入炎神道體內。

火光進入,炎神道眉頭一皺,體內一股道邪之力流轉,將火光盡數吞沒,面上一本正經地道:「很好,本神甚慰。」

「先祖,那風神族天人篇,能否還給風神族?」炎玄心小心地道。

「它們沒有么?」炎神道皺眉。

「天人篇早已失傳,現在的只是幾位元老合力補全的,威能遠不如先祖做掌握的天人篇。」炎玄心恭敬地道:「風神族拜託玄心,懇求先祖,賜下天人篇。」

「那你且聽好。」炎神道沉聲道。

「玄心聆聽。」炎玄心激動地道。

「風之道……風道歸源。」炎神道再次念了一遍。

「剩下的呢?」炎玄心愣了愣,你繼續念啊,不是說歸還么?

「你是不是傻?剛才本神就說了,沒想起來。」炎神道一臉鄙視地道:「本神要是記得,早就念出來了。」

炎玄心微微一呆,這是又瘋了?不對,還是古老語言,難道是真沒想起來?

「請先祖好好想想,風神族正在竭盡全力,幫助先祖脫困。」炎玄心急道。

「都說了,本神沒……唔,又想起來一點。」炎神道思索著道:「有神器嗎?」

「神器?」炎玄心獃滯,茫然道:「沒有。」

「沒有本神憑什麼告訴你?」炎神道冷哼一聲,譏諷地看著他。

炎玄心:「……」

為什麼感覺,這不是先祖?

好在,炎神道又開口了,道:「取神器來換,本神最近被何凡欺壓,需要神器,才能逼出藥力。」

原來如此,炎玄心鬆了口氣。 何凡接到楊庭的信息,離開宅院,一路七拐八繞,轉的他都有些迷糊了。

「你在哪?你說個具體位置,本神直接飛過去。」何凡聯繫楊庭。

「突然想起來,沒事了。」楊庭聲音傳來。

何凡:「……」

你是在消遣我?掛了?

「秦家的人,是把本神當傻子忽悠?」何凡翻了翻白眼,楊庭早就走了,而且不會和他說什麼商議重要事情,因為何凡從來不關心這些,只關注食材。

返回宅院,炎玄心和秦月已經離開了,炎神道還在喝酒吃肉。

「廚神,你回來了。」炎神道略微有些興奮。

「嗯。」何凡點點頭,低聲道:「有收穫沒有?」

「風族的天人篇失傳了,想求本神賜予,本神依照你的交代,要神器。」炎神道興奮地道:「答應了,說下次就拿來。」

「幹得漂亮。」何凡誇讚道。

「廚神,本神有個疑惑,炎玄心好像覺得本神是聖火明那個餘孽?」炎神道眉頭突然皺起,嚴肅地看著他:「這是為什麼?」

「火神,你知道叛神餘孽,當初對你做了什麼嗎?」何凡嘆息道,炎神道醒著的時候,完全不記得寄體的事情。

「做過什麼?」炎神道皺眉。

「那叛神餘孽,不僅竊取了你的火焰之道,還想得到你的身體,你是火神,拿了你的火焰之道,再得到你的神體,就能完全吞下火神,取代你,成為新的火神。」何凡沉聲道。

「叛神餘孽!」炎神道語氣發寒:「本神這就去滅了他們。」

「不要急,當初聖火明那孽神,在你身上做了手腳,正好偽裝成聖火明,索要神器,進化法,來提升實力,畢竟你還未完成最終進化。」何凡拍著炎神道的肩膀,道:「拿著叛神餘孽的東西,對付叛神餘孽。」

「廚神說的有道理,那你要告訴本神完整的廚神篇。」炎神道皺眉道。

「當然,不過,不能全部說了,再告訴你一段,一次只告訴炎玄心他們一小段。」何凡可不敢將全部說出來,炎神道是個智障,萬一被忽悠了,一股腦全說了,自己還拿什麼東西糊秦空這些人?

「好。」炎神道點頭。

「讓他們將基礎到釋靈的進化法拿來,這樣可以刺激一下,說不定你就想起更多了。」何凡盡心安排著,只要操控好了,至高進化法就完美到手了。

炎神道聽話地點頭答應:「等拿到神器,就滅掉叛神餘孽?」

「對。」何凡面色冷厲道:「等拿到了,風族那些人,也該出來了。」

「這次,不能放過任何一個餘孽。」 奶爸的肆意人生 炎神道面色陰冷。

何凡暗自翻白眼,又道:「還有,你說說,那隻蘿莉當初的事情,殺戮多少人,血祭多少人,做了多少邪惡的事情,都說給秦月聽。」

「為什麼要說給秦月聽?」炎神道不解地道:「這些有什麼好說的,反正到時都要統統弄死的。」

弄死個屁,到時我們未必能打得過,神像大陣,再加上神器,我們綁一塊,也特么不夠人家打的。

至於神碑?那是聖火明的身軀,拿出來自動削弱隊友炎神道大半實力,而且此次南方元老也肯定會出來,神碑拿出來,會不會出現什麼變故,何凡還真不敢說。

何凡還想讓炎神道,再要點神之傳承,但想想算了,要這些東西已經夠多了,聖火明畢竟是神,要別的神之傳承也沒用,反而讓人懷疑。

只要將北方聖祖塑造成邪惡的形象,摧殘一下秦月的內心,埋個種子,看能否發芽,崩潰信仰,若是這還堅定信仰,何凡就算是殺光風族,都沒用。

「廚神,你看本神都答應你這麼多了,能不能讓本神尿一次?」炎神道看了看自己下面,很難受啊。

「你是不是忘記吃藥了?」何凡從空間包掏出一瓶養魂丹,直接塞了進去:「你看看你,何修一喝醉,就忘記了,本神要是不在身邊,你的日子會很難啊。」

炎神道:「……」

本神後悔了,下次堅決不和廚神說,想撒尿的事情。

不能撒尿,炎神道只能睡覺,何凡再次封鎖炎神道全神,在炎神道體內留下的手段,也讓他知道,對方有引動聖火明神智之法。

「南方,還藏有不少好東西啊。」何凡低聲自語一聲,繼續吃東西去。

第二天,何凡再次離開了,這次是炎神道主動讓他走的,說是火神之道,不能讓人看見,讓他帶著何修離開。

「火神這就是不想吃藥啊。」何修嘆息。

何凡很平靜,這也是一個原因,不過沒關係,回去塞一大把進去就行了。

秦月取出神器,交給炎神道,這是求風族進化法,當然是風族給神器,南方已經很慘了。

炎神道藉助神器,成功想起一段進化法內容,順便給秦月科普一下,北方蘿莉聖祖,當初多麼邪惡。

「當初,因為知道本神喜歡青梅竹馬的感覺,那隻蘿莉,就血殺千萬人,利用秘法,將自己變的瘦弱。」炎神道陷入回憶,面上滿是嘲諷:「可惜,她把身體變的更大了,本神更不喜歡了。」

秦月:「……」

為什麼感覺,北方聖祖,在你嘴裡就跟個智障一樣?這是死活要追求你?你們當初真的是盟友?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