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但是,我更討厭欺負弱小的傢伙。」

朱雀斬釘截鐵地說道。

孩子相互對視了一下。

就這樣閃人實在是很遜,但是,對手很可怕——周圍漂浮着這樣的空氣。

朱雀看穿了他們的想法,稍稍壓低聲音說。

「……我真的要生氣了。」

在場的所有人都嚇得肩膀一抖。之後,朱雀想到「啊啊,這下又被討厭了。」明明是大戶人家的公子,卻是個難以管教的野孩子——朱雀也知道有人背地裏說他的壞話。最先這麼說的,大概是和自己打架時被揍過的傢伙的父母吧。現在連同年齡的孩子們之間也已經傳開了。不過,因爲自己基本上是無論主動、被動都難以合羣的性格,在學校和外面都是一個人。所以也沒甚麼大不了的。只有沒用鬼才會需要別人的幫助。自己可不一樣。

「快走啊。我不會告訴老師的。」

朱雀又加了一句。在圓圈中間個頭最大的孩子轉了轉眼睛說。

「老師也說過討厭不列顛的。」

「不要隨便篡改老師的話。老師只是說不列顛的做法不對而已。」

「那不是一樣嗎?」

「誰知道呢。」

老實說,朱雀對此也不明白。

「不管怎樣,在這裏的不是老師,是我。」

那句話成了最後通牒。

再繼續糾纏下去,朱雀大概會真的發飆吧。

孩子們無言地交換了一下眼神,然後就這麼散開了。不過,這也只限於離開朱雀的身邊爲止。孩子們落敗般走下神社的石階,朝回家的道路走去——那傢伙——是間諜——再強壯一點——總有一天都教訓他——就算沒有直接聽到也能夠猜得到。很容易想象的。

也罷,管他呢。

反正,都是些一個人就不成氣候的傢伙。

這麼一想,現在眼前的笨蛋也許反而比他們強多了。至少,這個笨蛋一個人也沒有認輸,沒有屈服。他的眼睛是這樣告訴自己的。

「……爲什麼?」

自己也不想聽到別人說「幫我」之類的話。

所以,朱雀搶先說道。

「我甚麼也沒做。」

「……」

「只是你妹妹一直拜託我,我纔過來看看情況。」

「!娜娜莉?向你?」

只有談到那名少女的時候,這傢伙的表情纔會變化。

「沒錯。」

朱雀不高興地點點頭,而對方不知爲何露出一副更加不高興的表情。

「騙人。」

真的讓人火大了。

「不是騙人。」

「騙人。」

「不是騙人!」

「騙人!」

「不是騙人!」

「騙人!」

兩人就這樣一直重複着無限循環的爭執。

直到回去同住的家裏爲止。

直截了當說的話,那就和儲藏室差不多。

雖然如此,建築本身是兩層構造。而且在本宅之外擁有的這種東西,自然也不會顯得寒酸。不過,就算這樣畢竟還是儲藏室。

支撐四方的柱子因爲風雨的侵蝕變得烏黑。

模糊的玻璃就好像故意在拒絕外界似的,將建築陰暗地封閉起來。

後面是雜亂地長滿樹木的小山。而且,正面也是生長着各種樹木的樹林。

白色的牆壁看來還是經過一定的維護的。

但是,那與其說是風景,說是讓人不快的表現還比較正確,搞不好還會被當成鬼屋的建築。

然後,被驅趕到這種住處,說起來真的很過份。

這就是少年少女二人的境遇。

對娜娜莉?V?不列顛來說,世界很狹小。

當然,這也有娜娜莉身體狀況本身的原因。

娜娜莉雙目失明,腿也無法活動。似乎是某種事故的後遺症。

只是,對娜娜莉來說,世界狹小這件事其實並不只是這樣。

純粹的她的世界很狹小。

與其這麼說,不如說她自己想要世界變得狹小。她這樣希望着。

因爲。

廣闊的世界到處都是可怕的事物。

那壯麗的不列顛宮殿就是典型的例子。

在沒有失明時,那裏是既漂亮,又華麗,一直很明亮的地方。但是,同時那裏也是非常醜陋、昏暗、陰森的地方。

不是東西。

而是人。

當然,並不是所有人都是那樣。但是,有好多可怕的人。有好多可怕的東西。冷酷的異母兄弟們的視線、明顯鄙視自己的義母們的言語、只是機械地進行應對的侍女們。

無論哪一個都好可怕。可怕得無以復加。

就算來到日本,那也沒甚麼改變。

人們好可怕。無論誰都好可怕。可怕得好想逃走。

所以,世界最好變得狹小。

如果是狹小的世界、其它任何人都無法進入的世界的話。

自己就可以生存下去。

和唯一一個對自己溫柔的哥哥,單獨二人……

在往常的黑暗中,娜娜莉聽到外面傳來啪嗒啪嗒的腳步聲。

——哥哥?

因爲眼睛看不見,所以娜娜莉的其它感覺變得敏銳。特別是聽覺最靈敏。因此,她只靠腳步聲就能很快分辨出自己認識的人。

只是,問題是此時屋外傳來的腳步聲不止一個。

很快,她就可以聽到說話的聲音了。

「……爲什麼連你也跟來了。」

「你是笨蛋啊。我一開始不就說了嗎。這地方本來就是我的東西。」

「現在是我們的房間!」

「自大甚麼啊,明明就是人質。」

「我們纔不是人質。是正式的留學生。要說幾次才能明白。」

「這句話原封不動的還給你。這裏是我的基地。來拿忘記的東西有甚麼不對。」

「哈,這個年紀就有健忘症了嗎。日本的首相還真是不幸啊。有這麼個沒用的兒子。」

「……你時不時會說些莫名其妙的事情呢。健-忘-症?」

「就是指你這樣的傻瓜。」

「你說甚麼,臭小子!」

腳步聲變成了跑步聲。

而且,一邊跑一邊繼續爭執着。

娜娜莉記得那聲音。

一個是自己的兄長,魯路修。然後,另一個人是叫做朱雀的少年。

現在收留他們的家庭——樞木家的孩子。

對娜娜莉來說,那孩子也是有些可怕的人。

畢竟在一週前,初次和他們兄妹見面時,他……

「……我不會原諒你所做的事。」

「先出手的是你纔對吧。」

「那是因爲你想對娜娜莉動手!」

「只不過是覺得她很漂亮。摸摸她的頭髮而已,爲什麼要氣成那樣?」

「傻瓜、野蠻人。你再敢做一次試試。我要把你倒過來沉到東京灣去。」

「……你啊,想要再被揍一次嗎?」

就是這麼回事。

「總之,問問娜娜莉的話,你的謊話馬上就會被戳穿了。」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