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他要是不念阿彌陀佛,佛祖能夠保佑他胡牌嗎?」

唐玄奘:「打牌靠的智商,唉,這群里也就群主可以和我打打牌,你們,」

猴王:「玄奘,那你走吧,讓我來玩兩局。」

朱悟能等人這才扭頭去看一旁站著的猴王。

「哎喲,猴子,你怎麼有空過來啊?」

「猴子,你還是專註你的修仙大道,不要玩什麼麻將,我現在後悔死了,玩物喪志啊,連開傢具店都沒有心思了。」

「就是,我現在念經也總是走神,昨天方丈講課,說了一句『西天』,我聽成了西風,冷不丁喊了一句『砰』,結果被方丈師傅罰我抄寫了十遍佛經。」

「哈哈….」

眾人大笑。

……

烏合宗山上,二胖正在準備一些行李和生活用品,慶陽城一年一度的宗門聯合招聘大會三天之後就要開始了,二胖要陪著少宗主張浩去慶陽成,估計這次要去半個月的時間。

張浩坐在半山腰的涼亭內喝茶休息。

這個涼亭已經成為了張浩在烏合宗最喜歡的地方,除了睡覺吃飯打獵釣魚,其餘的時間張浩都喜歡坐在涼亭內休息,

喝著茶,吹著風,睜開眼睛便可以看到連綿的青山,風景甚美。

練功是不需要練功的。

靈力訣每天自動吸收周圍的靈氣,這也是張浩喜歡坐在這個涼亭休息的原因之一,這裡靈氣充沛。

張浩現在已經突破了洗髓境四段了,再過三天,他便可以拿100貢獻值在聊天群的商城內購買1顆靈力丹。

一個月前他吃了一顆聊天群贈送的靈力丹,提升了2段境界,張浩很期待再次吃一粒靈力丹,提升靈力修為的境界。

靈力不用修鍊,功法秘籍更不用修鍊,所有聊天群內的功法秘籍,張浩只需要提取出來,便可以立即學會,運用自如。

「日子很無聊啊,希望這次的慶陽城宗派招聘大會,能夠帶給自己一些驚喜和刺激,否則,人生就這麼躺著贏了,很沒有意思呢。」

「我還是要給自己豎立一個小目標,這樣才能打法時間。」

想了很久,張浩才確定了自己的小目標,

「二胖,我要把烏合宗建設成為縹緲大陸第一強大的宗派,這個目標不過分吧?」

二胖正好跑到涼亭內給少宗主送洗好的瓜果,聽了之後,笑道:

「不過分,只要是我們少宗主想要去做的,就一定能夠完成。」

二胖心裡想,見了鬼了,少宗主最近也不知道中了什麼邪,說話的口氣總是那麼大,

你見過只有2個人的天下第一宗門嗎?

(PS:二胖:各位書友,請投票支持我們家少宗主,幫助他完成小目標啊) 虹口道場的社長鈴木寬召集了全體會議,整個虹口道場有將近一百名日本武士,個個都是身手敏捷的高手。

所有人集合在虹口道場的大院裡面,鈴木寬站在前面,在他的身邊站著一個俄國人。

鈴木寬介紹道:

「這位是我的俄國朋友,也是一名非常有名的俄國大力士,你們有誰願意上來和他切磋切磋?」

俄國大力士嘿嘿一笑,走到大院中間,大刀金馬一站,說道:

「你們有誰能夠推動我,就算我輸了。」

一名日本武士走前,使勁推動俄國大力士的身體,俄國大力士紋絲不動。

無論是抱他的腿,還是抱住他的后腰,都無法撼動俄國大力士分毫。

俄國大力士哈哈一笑,

「來,多來幾個人,一起上來。」

又有三名日本武士跑上來,四人合力抱住俄國大力士,仍然無法撼動。

俄國大力雙手一甩,便將四名武士給甩飛了。

眾人齊聲喝彩。

緊接著,俄國大力拿出一根比大拇指還粗的鋼筋,就像擰麻花一眼,在手臂上纏繞。

然後,再拿出一個手臂粗的鋼棍,雙手握住兩段,一聲爆喝,將鋼棍給折彎了。

「好!」

眾人鼓掌。

社長鈴木寬笑道:

「這段時間,我的俄國朋友暫時住在我們虹口道場,你們可以向他好好學習,另外,這幾天誰都不許離開,你們也好好準備一下,應戰陳真的挑戰,誰第一個殺了陳真,獎勵100大洋。」

「好!」

「社長,殺陳真還不是小菜一碟,您放心好了,只要他敢踏入虹口道場半步,我們保證讓他有來無回。」

「就是,精武門的人都是東亞病夫,哈哈…」

……

三天之後,虹口道場大門前聚集了數千人,除了普通的市民之外,便是武林界,新聞界,以及社會各個部門的代表人物,其中也包括好幾個國家使館的代表。

他們將共同見證陳真挑戰整個虹口道場的事件。

在陳真的極力說服下,精武門內部召開了全體會議,多數人贊同陳真的提議,暫時撤離精武館。

除了現場的二十多名精英弟子外,精武門其餘的上百人已經秘密撤離出了租界。

陳真在前一天晚上,找到了給師傅霍元甲下毒的內奸,混入精武門的一個日本人,將其殺死。

整個精武門也都知道了,師傅霍元甲是死於日本人的毒害,一個個義憤填膺,吼著要給師傅報仇。

陳真說道:「各位師兄弟,我此次去挑戰虹口道場,就是要給師傅報仇,你們都去了,反而不安全,你們相信我,我一定會斬殺所有人,給師傅報仇。」

陳真和大師兄等二十名精武門的弟子來到了虹口道場前,此刻,這裡已經是人山人海,擠滿了數千人。

大家看到陳真來了,一個個激動地高呼:

「陳真,好樣的!」

「陳真,你是我們的英雄!」

「打敗虹口道場,振我國威!」

「陳真必勝!」

…..

大批記著爭先恐後地跑過來,對著陳真拍照,鎂光燈不停閃爍。

有記者問道;

「陳真,你為什麼要向虹口道場提出挑戰?」

「因為虹口道場污衊我們中國人是東亞病夫,所以,我今天要找他們要一個說法。」

「陳真,你不怕死嗎?虹口道場高手如雲,你估計無法取勝?」

「這位記者,你是中國人還是日本人啊?怎麼沒有一點信心?」

「陳真,聽說虹口道場的社長鈴木寬,武功非常了得,而且他還有一個俄國大力士的朋友作為幫手,你擔心嗎?」

「我既然敢來就做好了充足的準備,不管他阿貓阿狗,神擋殺神,佛擋殺佛。」

……

此刻在虹口道場的正門外搭建了一個簽約台。

日本領事館的官員代表,巡捕房的警察代表,英國領事館的官員代表,虹口道場社長鈴木寬,武術協會的代表等社會各界,都等著陳真的到來。

社長鈴木寬看到陳真走過來。臉上露出了一絲邪笑,就好比老鷹看到自己的獵物一般。

生死文書已經擺在了簽約台上,就等著兩人去簽約。

陳真沒有絲毫猶豫,直接坐到了簽約台,拿起上面的筆寫上了自己的名字。

鈴木寬面帶微笑,也拿起了筆寫上了自己的大名,然後對陳真說道:

「陳真,你如果現在跪下來向我求饒,我可以饒你一死。」

陳真冷笑一聲,對後面的大師兄招招手,精武門大師兄拿著一塊匾額遞給陳真。

陳真拿著匾額對鈴木寬說道,

「來而不往非禮也,我有一份禮物送給你。」

「是嗎?我很好奇,你有什麼禮物送給我?」

「我滿足你的好奇心,你馬上就知道了。」

陳真「唰」的一聲撕開了匾額上的包裝紙,

「東洋病夫」4個大字,赫然出現在大家的眼前。

鈴木寬和日本的幾個代表,看到東亞病夫4個大字,臉色瞬間就變了,氣憤不已。

「陳真,你這是找死!你我已經簽訂了生死挑戰協議,現在就請吧,看我怎麼弄死你。」

社長鈴木寬說完,甩手走向了虹口道場的大門。

按照生死挑戰書的規則,陳真將單身一人進入虹口道場,挑戰裡面所有的日本武士,最後的結果只有兩個,要麼死,要麼生。

現場外面的數千人都將成為這場挑戰賽的見證人。

陳真看了一眼有些冷森的虹口道場大門,傲然的走過去。

「陳真!」

精武門大師兄喊了一句,擔憂的看著陳真。

陳真微微一笑,對大師兄揮揮手,

「放心!」

全場鴉雀無聲,所有人目送著陳真走入了虹口道場的大門,絕大部分的人都相信,陳真一定是一去無復返。

司禮監 陳真進入虹口道場大門之後,大門緩緩合上。

所有人的心都跟著往下一沉。

陳真進入虹口道場之後,掃了一眼,發現院子裡面站著上百名日本武士,每個人手中拿著一把日本刀,用一直可憐第眼神看著自己,彷彿自己很快就要死在他們手上了一般。

陳真打開腦海中的聊天群,開通視頻直播。

「@群主,我馬上要開始戰鬥了!」

「叮,群主給陳真發了一個紅包。」

陳真一愣,

「紅包?」

點了一下紅包。

「哐當」一聲,一把一米長的長劍掉落下來。

陳真撿起地上的長劍,發現長劍寒光閃閃,殺氣陣陣,內心大喜。

「群主,好劍!」

群主:「陳真,我也沒什麼能幫你的,這把劍送給你,祝你殺敵快樂!你儘管放手去殺,以你的能力完全可以橫掃整個虹口道場,我會通過視頻直播看到你的,祝你好運!。」

(兩章連發,推薦票越多,更新越快!) 張浩在聊天群的系統商城花費了10點貢獻值購買了一把青鋒劍,通過紅包的方式,傳遞給了另外一個世界的陳真,也算是給他一個支持。

陳真見過無數的兵器,但是像青鋒劍這樣如此鋒利,充滿一種攝人心魄的殺氣的兵器,他還是第一次見到。

陳真拿著劍,如虎添翼,信心滿滿地走向院子中央。

一名日本武士雙手握著武士刀,對著陳真衝過來,猛然一刀劈向陳真。

陳真有意試試這把神奇的青鋒劍,當即舉著青鋒劍正面對劈過去。

「當」地一聲,

武士刀瞬間被青鋒劍劈成兩截,青鋒劍去勢不減,直接劈在了日本武士的胸口,日本武士當場死去。

陳真沒有想到這把劍如此犀利,大喜,對著周圍的上百名日本武士吼道:

「來啊,一起上啊!」

鈴木寬、俄國大力士,以及上百名虹口道場的日本武士都震驚了,他們也沒有想到陳真手中的劍如此鋒利。

眾人一愣,前面的幾個日本武士有點猶豫,沒有立即衝上來。

遠處的鈴木寬大聲吼道:

「一起上,他的劍再怎麼鋒利,能夠打過這麼多人嗎?上!」

日本武士原本就是崇尚武士道精神,不怕死,勇猛無比,聽了社長的命令,一個個舉著日本刀瘋狂地衝上來。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